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梵清涵上门道歉
    “快快快,小嫂子快来看,那女人被人带去科研院了。”

    这一天,梵芊菡依旧好心情的在厨房里研究一道清凉消暑的糯米红豆糕,就被客厅内回来休息的闵律风几人的喊声给吸引了过去。

    “科研院?”梵芊菡皱着眉头,擦了擦手就从厨房内走出来。

    一边端着已经刚做好了的糯米红豆糕,一边快速的走到了那摆放在客厅内可以随时观看的电脑边上,视屏内播放过的,果然,如闵律风所说,梵清涵昏迷着被人带走了。

    而从影像的周围环境看来,森白的一片,充满着化学机质气息的廊道,可不就是科研院嘛。

    梵芊菡柳眉微蹙,“他们将她带去科研院干什么?难不成是青博士又要开始人体解剖了?”

    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梵清涵也算是少数稀有的珍贵异能者,而且还是对病毒大有裨益的治愈系异能,青博士那个研究狂,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研究素材。

    南方基地内三个治愈系异能者,莫展离已经在南方基地颇具声望,并且还有不小的势力,不宜动手;灵仙,她之前也关注过,被她的那个经纪人辉哥进献给了林堂主,正好补了之前那个被处理掉了的林妙人的缺,也算是军火商的人了,自然也不能动手。那么唯一的一个,已经被军火商放弃了的梵清涵自然就成了他们的下手目标。

    只不过,他们要做怎样的实验呢?要是不折磨梵清涵那她可就不干了。毕竟让梵清涵过的凄惨无比才是她的目的。

    “那要不要我们把她带出来?”显然这几天,几人也了解了梵芊菡的目的,这不,就开始出主意了。

    “先不用,等等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再说。”梵芊菡一手捏着一块糯米红豆糕,唔,味道还不错。

    一边,看着屏幕上,两个男人将昏迷了的梵清涵带进了一间有床的房间内。

    她双眼就是一眯,这样子可不像是要用来解剖的——

    随后将手里剩下的半块全都塞进了嘴里,开始切换镜头,既然科研院里的监控器齐全,就不用飞蚊监视器出马了,毕竟一只飞蚊监视器的的寿命有限,之前她从修辰那里弄来的几只已经是他手里最后的几只了。要是还想要的话,还是得麻烦修辰进货了,所以,能省则省吧。

    不过,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他们吃完饭的时候了。

    幽闭的小房间内,梵清涵被咕噜咕噜叫的肚子给闹醒了。

    刚睁开眼睛,却被周围的环境吓了一跳。

    “啊——你……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梵清涵一骨碌的迅速从床上坐了一来,害怕的抱着双腿,满脸惊恐的看着房间内的另一个身影。

    “呵呵呵……”就见那人在那惨白的白炽灯房间内,桀桀的发出两道笑声来,显得格外的渗人。

    “嘶——这是要上演恐怖片了啊。”

    “这青博士装神弄鬼的到底想要干什么?我还以为实验室的解剖尸体才是他的最爱呢!”

    “难不成我们之前的想法都错了?这年轻少女的**才是他的最爱?”

    闵律风几人被屏幕上的那个景象也吓得鸡皮疙瘩起来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别装神弄鬼的——”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整个房间,惊恐的双眼瞪大,像是爆发了似的,梵清涵一伸手就将床头的枕头直接扔了过去。

    “吧唧——”的一下,直接砸中了刚转身的青博士。

    围观几人:“……”砸的好,砸的秒啊!

    那青博士原本惨白的笑瞬间一僵,脸上顿时变得阴鹫了起来,任由着那枕头从脸上滑了下去。

    那双带着阴森的眼睛瞬间射了过去,“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我……”等看清了他的庐山真面目之后,梵清涵原本瑟瑟发抖的身子这下子反而不害怕了,双眼诧异的瞪大,“是,是你,青博士——”

    “哼。”青博士脸上的笑意退散殆尽,一脸不屑的在她脸上扫过,“小姑娘,我看你还是好好跟我合作的好,不然的话——”

    “合……合作什么?”梵清涵一脸懵逼,确定刚才没听清楚青博士没说什么要让她做的事啊。

    额……。青博士原本的脸上微僵,略显的暴躁了,“哼,好好的一个小姑娘耳背可不是什么好事。我是说,听说你说梵芊菡的姐姐,我让你去帮我拿到她身上的一件东西。”

    “啊——可,可是,她不承认我是她姐姐。”说着,还委屈兮兮的脸上一垮,挤出两颗眼泪来。

    心里却十分怨毒的想着,怎么又是那个小贱人,阴魂不散的。

    “哼,这就不用你担心可,只要你们有这个身份在就好了,而且这件事我也已经打听清楚了,只要你能接近那女人身边,把我要的东西拿到手,我就能帮你恢复从前在基地内的声望怎么样?”青博士那双阴鹫的视线在她脸上扫过,这卑劣的演技还要放在他面前作秀,要不是这女人和那个梵芊菡有关的话,哼——

    原本还装作伤心的梵清涵瞬间双眼一亮,那个小贱人还藏着青博士想要的东西啊,果然天助她啊,她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了,这件事对她来说正好。

    于是,就怕青博士反悔,赶紧的点点头,“好,既然是博士想要的东西,必定事关人类美好未来的,我那个妹妹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居然私藏博士的东西,真是太不应该了。要是我,我肯定就直接拿出来了,不过,博士,怕是我现在很难接近她——”

    “哼,这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不管是死皮赖脸,还是亲人相认,只要你把东西拿到手。”青博士的声音格外的冷酷,这个小姑娘心里的歪歪绕绕实在太多,要不是为了那东西,她还是直接用来解剖最合适。

    对上她那双有些不甘愿的眼神,青博士的双眼瞬间冷了下来,“还是说你没有那个本事,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先把你——”

    青博士那双手,在白炽灯的照耀下,青筋暴起,看着诡异十分,怕是下一秒,这只手就会出现在她的脖子上。

    梵清涵瞬间就是一个哆嗦,心脏狂跳,“不不不,我有本事,我有,我肯定能将东西拿到手的。”

    “哼,那就好,今天你就先在这里休息,明天开始行动,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

    “什么,三天——”梵清涵心里发苦,梵芊菡那个小贱人防备心那么重,怎么可能让她那么快的就能接近。

    “怎么,嫌多,那就一天。”青博士一双眼睛阴沉的看着她,那管关键的药剂,他可是一天都等不了了。

    “不不不,三天,就三天。”梵清涵咬了咬牙,发狠了的道。

    随后,青博士这才满意的出门了。

    而梵清涵也因为同意了,所以也得到了一点食物。

    最后,画面定格在她囫囵慌张的将东西往嘴里面塞,满是狼狈焦急的摸样。

    而此时的梵芊菡这边——

    “那个青博士又在打那个药剂的主意了,啧啧啧……要是他知道那药剂早就被小嫂子用掉了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哈哈哈哈……”越想,闵律风越好笑。

    楼炎枭侧头看过来,“你打算怎么办?”

    梵芊菡也回头看了他一眼,唇边就带起了一丝神秘的笑意,“既然她想接近我,那就让她先尝尝我小时候体验过的心酸滋味吧——”

    第二天一早,闵律风就臭着一张脸,带着个人回来了。

    她一张白皙漂亮的脸蛋儿,柔柔弱弱的小表情四处看着,一副小心谨慎的摸样。

    这个可不就是他们昨晚还关注的那个梵清涵嘛。

    梵芊菡拿着楼炎枭早上出门前特意给她做的了绿豆糕。一边吃着,一边视线就看向了那门口。

    “小嫂子,这女人说是你姐姐,非得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来说是道歉的。”一进门,闵律风迫不及待的就想将后边的女人甩锅了。

    早上他运气不好,去给莫展离送了个东西,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就遇上她了。

    而这女人也似乎是认出他了,非得说要给梵芊菡赔罪道歉,这些年是她错了……那声泪俱下的表演可谓是下足了功夫,简直能堪比某些一线演员了。当然,在闵律风的眼睛里只有一个字——假!

    要不是昨晚上小嫂子特意提点过了,他早特么让她滚蛋了。

    可惜啊……。他还得硬着头皮带着人进来了。

    而此刻的梵清涵内心也是十分的丰富,虽是一副怯怯的摸样,但是那双带着精光的眼睛却四处乱转着。

    一进来就看到了这别墅里面富丽堂皇的别墅装饰,还有梵芊菡身前那一盘一看就非常高档的绿豆糕,这可比她在末世前的大酒店吃的还要精致啊。她心里瞬间就涌起了一股疯狂妒意,凭什么这个从小被她踩在脚下的小贱人能享受这一切,而她差点被饿死,凭什么,梵芊菡那小贱人不配拥有……

    “喂喂,说话啊,刚才不是还哭着喊着让我小嫂子原谅你嘛,怎么现在不说话了,哑巴了——”闵律风大着喉咙的吼道,再一次哀叹自己今天运气真不好,简直比踩了狗屎还让人心情烦躁。

    “啊……啊,我没有,对,对不起啊这位大哥,我刚才只是一时失神了。能看到妹妹住在这么好的地方我就安心了。”梵清涵赶紧的回过神,讨好的笑笑。

    她可是还记得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的,只要将梵芊菡那小贱人手上的东西拿到手,她就又是那个高高在上,受尽追捧的治愈系异能者了,而这里的女主人,也迟早要换成她的。

    怀着这样的野心,那双眼睛也迸射出了一点精光。

    梵芊菡抿了一口花茶,心中冷笑,这梵清涵还是这副德行,总是把自己看的高高在上的,还喜欢抢她的东西。

    这边梵芊菡还能淡定的喝茶,但是那边的闵律风和就忍不了了,这女人简直是看一眼就辣眼睛,实在不想看第二眼了,当即脾气暴躁了,“什么大哥大哥的,看你这脸,皱纹都快出来了吧,叫什么大哥,没准你这年龄比我大不少呢。”

    “额……。”梵清涵那张带笑的脸明显的一僵,眼睛带着讶然臊红,显然没想到这男人这么没风度。

    闵律风下巴一抬,他就是没风度怎么了?而且风度也是要看人的好吗。

    “行了,别磨磨唧唧的了,不是要道歉忏悔,下跪请罪吗,赶紧的。”

    “我……我……”梵清涵显然没想到还有男人会这么为难一个女人的,心里暗自恨了一声,早知道就不拿这个男人做突破口了。她可看见了,梵芊菡那小贱人队伍里的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看起来脾气很好,长得也斯文的男人,而且还有那个娃娃脸的也不错,要是让他们带她进来的话,必定不一样……

    闵律风要是听到她这话,估计得笑翻天了。

    大鸟那家伙装模作样,就知道维护外在形象欺骗世人,要是他带人上来的话,分分钟冷嘲暗讽的语气就能把你气哭了。还有元童那家伙,整一个唯恐天下大乱的,怕是比闵律风要更直接多了——

    ------题外话------

    感谢姝s姝的月票!么么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