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糊了她一脸
    ,精彩小说免费!

    心里想象了一番自己飞黄腾达了,坐在那豪华的别墅内指使那小贱人干活的样子,梵清涵瞬间心情腾腾腾的好上了一倍。

    有了这动力垫底,于是她赶紧牵起了笑意,朝着身边的人道,“不不不,我可以的,就算是妹妹让我干这么苦的活儿,我也不会放弃的,只要她能原谅我。这位……先生,还请你多多关照。”

    “呵呵……我会好好关照关照你的。”语气拉长。

    闵律风唇边带起一个嘲讽的笑意,哼,这个连小嫂子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的女人,哪儿来的那么大脸还让自己关照她,不过也好,既然她让关照,那么他就好好“关照关照”她吧,反正最近闲着也是闲着。

    其实,没有林鹤轩衬托,他也还是很聪明阴险,很有主见的。

    “好了,进去吧。”无视那女人特意装弱小,扮可怜的样子,闵律风直接推开大门就让她跟上了。

    看着他那一点都不受她的影响,潇洒开门的背影,梵清涵脸上一僵,带着十分的尴尬。狠狠的磨了磨牙,眼中爆发出一丝不甘的恶毒,小贱人,你等着,迟早这些男人都会站在我身边的。

    这么想着,面上又恢复了之前那柔弱却倔强的样子。

    但是她这表情维持不到两秒,才刚一脚跨进门,却看见一条白毛巾兜头而来,然后吧唧的一下,糊了她一脸——

    “……”梵清涵顿时脚步停下了,身体微僵。

    就听着那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哝,这个是抹布,今天的擦洗就用这个了,要用水的话就去院子里的大缸里打,不过,那个水你可要小心了,不要弄脏了,那可是小虎子他们还要用来做菜的,要是你给弄脏了,这后果嘛,啧啧……估计他们会很愤怒。”

    刚一脸阴沉的将糊在脸上的毛巾揭下来的梵清涵听着这话有些暴躁了,该死的,拿抹布扔她脸上,一定是那个小贱人指使的,一定是……

    心中愤恨怨毒的想着,却完全没把闵律风的话放在心上。

    然后她又跟在闵律风的后边,听着他高谈论阔,指手画脚的指挥着她该怎么怎么干。

    一路从楼下到顶楼五层,一轮的走下来,走的梵清涵都气喘吁吁了,闵律风这才意犹未尽的拍拍手,“好了,就按照我之前说的打扫,你现在可以选择去楼下打水上来,也可以选择去楼下开始扫,不过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我劝你还是先提着水打扫楼上,以免先扫了下面,等上面打扫的时候又把下面弄脏了。”

    好不容易爬上来,站在五楼喘着粗气的梵清涵:“……”还要走下去再去提水上来?你怎么不让我去死啊……

    娇娇女,手不能挑,肩不能提的梵清涵此时是崩溃的,连脸上的表情差点就控制不住了。

    “怎么还不动手,现在已经八点半咯,离十点还有一个半小时。”闵律风敲了敲手上的手表,那张阳光帅酷中带着点痞气的脸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显然一副看好戏的摸样。

    梵清涵气到想吐血,原本她还想要拉拢这男人呢,可是,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这男人就是来看她好戏的,这恶劣的态度比那个小贱人也差不多了。

    狠狠的咬了咬牙,但她还是不得不挤出来一点笑意,“好,我马上就去……”

    不能半途而废,不能半途而废,她一定要重新拿回之前的荣耀让那个小贱人被她踩在脚底下……

    愤恨怨毒的在心里咒骂了两声之后,她赶紧的拿起毛巾就往楼下走。

    等她的背影消失在廊道里,闵律风顿时就笑了,嘿嘿,没想到还挺好玩儿的,小嫂子指派的任务他一定会好好完成的。

    随后,就从一个房间内拖出来一把椅子,像大爷似的就坐在了窗边上,手里还捏着几块刚才特意拿的绿豆糕,唔,好吃,真好吃,老大的手艺又进步了……。

    等梵清涵气喘吁吁的,总算提着一桶水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靠着椅子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恨不得上前就捏死他,但是却在他睁开的双眼下,顿时一个激灵,原本怨毒的脸瞬间扭曲出了一个笑意的对他笑了笑。

    “啧……。行了行了,本来就不好看的脸,你笑起来是打算去吓死丧尸啊。”闵律风一脸嫌弃的扭过头,都是同一个爹生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虽然小嫂子性子恶劣女魔头了一点,但是那张脸确实漂亮的没话说,找不出一点瑕疵,可眼前这个女人……啧啧,啥也不说额,真是辣眼睛。

    “我……”梵清涵感觉自己要疯,这该死的男人居然还嫌弃她的脸了,她引以为傲的脸啊。

    狠狠的咬着牙,这该死的男人就说存心在挑刺,而且这末世了谁还浪费水的要拖地,擦墙啊。要知道,她之前在楼下看到的那一大缸的水可是能换上好几十枚二阶脑核了好吗。这几个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时候,她才感觉到跟梵芊菡在一起的几个男人好像不一般,独占一个山头,而且别墅还豪华漂亮;别人连粒米都吃不到了,但是那个小贱人却吃着那么精致的绿豆糕;现在还这么奢侈的用水……。一切的一切都表示着,现在的梵芊菡比她这个连饭都吃不上,差点饿死的人,过的好上不止一点。

    顿时,梵清涵那张白皙的脸上就黑了,该死的,这一切都应该是属于她的,那个小贱人凭什么?

    “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干什么,你这提水就花了半个小时了,还打算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干下去了,不想干的早点滚蛋。”闵律风略带着暴躁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这女人看来不折腾到半夜三更是打扫不干净了,哼,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回去吃饭。

    “干——”梵清涵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个字,就为着将来能取代梵芊菡那个小贱人,成为享受这一切的人,她就绝对不能放弃。

    这么一来,原本还有些舒散的态度瞬间的认真了起来,将毛巾往水里一放,一拧,就赶紧的开始擦起了廊道尽头的窗户——

    闵律风勾勾唇就是一笑,果然这一句威胁百试不爽,没想到这女人为了达到目的还挺能忍的啊。

    于是,又朝着她那边走了几步,美其名曰监督——

    “手再伸高一点,高一点,没看到上面有灰尘没擦干净啊……。”

    “你能不能干好了,看看毛巾上的毛都黏在玻璃上了,比不擦的时候还脏,就说你这个女人不行嘛,不行就别浪费时间了,赶紧的滚蛋。”

    “啧啧啧……。这么大一个垃圾没看见啊,你怎么扫的地的,不干不净的还浪费时间浪费水的,这都干不好的,赶紧的滚蛋吧你……。”

    一个个“滚蛋”压下来,梵清涵的脸上羞恼的通红,一个男人怎么嘴巴就这么毒呢,她差点一把扔了扫把找他撕逼,可是,还真就怕他让她滚蛋,所以,还是只能咬咬牙,忍下了。

    一个娇滴滴的娇娇女能忍到这地步,怕是所图不小啊。所以,闵律风一边继续挑刺,一边开始暗暗的戒备了。

    而这一切也被梵芊菡看在了眼底,她那双漂亮潋滟的桃花眸饶有兴趣的看着里面的梵清涵,这辈子的她可比上辈子出息多了,至少上辈子的她必定不会这么能忍,一以言不和恐怕就要干架了。

    而且,正如闵律风戒备的一样,她也不得不稍稍提起了点戒心,这样的梵清涵绝对不能留着。眼中,瞬间就迸射出一道寒光——

    随后垂眸微敛,就看向了门的方向,正好对上了刚跨步进来的楼炎枭。定了定神,她那红润的唇瓣就勾了勾,“回来了——”

    “嗯。”楼炎枭也扬起了一点笑意,在家有人等着自己的感觉真好。

    随后,一双大长腿一迈,就来到了梵芊菡身边,“怎么样?今天那人来了吧?”

    “嗯,来了,闵律风正指导着她打扫卫生呢,现在……。呵呵……应该正在适应中。”梵芊菡说着,唇角就是一样,显然心情还算不错。

    “嗯,那就好。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要不是昨晚特意提过,并且还是媳妇儿要报仇的人,楼炎枭才懒得理会其他女人,这不,只是问了一句,他就不再关心了,反倒是一心想要喂饱媳妇儿。

    “唔……来个焗烧凤尾虾吧,其他的随便。”梵芊菡也像是早就习惯了,想了想就直接的道。

    ------题外话------

    感谢slp、木子希、柠檬茶唔加冰、舒雨辰、ng小小兔的票票,么么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