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莫展离的交易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落日夕阳,空气中的灼热沉闷感渐渐褪去,这为数一天的训练就这么结束了。

    这一天他们过的可谓是既痛苦又欢乐,以至于他们顶着身上那些被抓的、伤的,血迹斑驳的身躯,但是脸上却还带着笑容。

    当然,造成这么一个结果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因为他们的异能都有了质的飞跃。

    临门一脚进阶的现在已经全数进阶了,没有进阶的,也对异能的使用多了几分熟练,就像是一个从什么都不会的打铁学徒,现在已经进步成了会烧火溶铁的打铁学徒了。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喜人了。

    以至于梵芊菡宣布说结束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拖着疲倦的身躯,却犹有些恋恋不舍。

    “芊菡妹子,今天的训练效果很好啊,你看,能不能明天也继续啊?”吴军卓露着一口大白牙,虽然笑的正义凛然,但是那眼中却带着几分讨好之色。

    “嗯——”梵芊菡柳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吴少将这是进阶了?”

    “是啊是啊,托福托福了。”吴军卓立马露出个感谢的笑容。“对了,别叫什么吴少将了,多生疏啊。叫一声大哥就行了,你看就咱们和上将的关系,都是一家人了,以后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芊菡妹子有什么事尽管说。”

    “是啊是啊。”他身后的一群大兵们也是双眼亮晶晶,一双双黑眸中都带着讨好和感激。

    “喂喂,你小子还想当大哥,这不是在占我家小嫂子和老大的便宜嘛。”因着之前的患难共处,闵律风的语气熟稔了很多,这不,嫌弃的语气张口就来。

    “额……”吴军卓噎了一下,话说,让那大醋缸叫他大哥,他还真有那么一点小兴奋,不过,这才没多久,小兴奋就这么被戳穿了。

    他也不恼,一张脸上带着爽朗的笑意,“哈哈哈……。还真是啊……”

    打着哈哈的,即没说不好意思了不用叫了,也没有强制的,这一趴就算是这么过去了,不过他依然还是芊菡妹子,芊菡妹子的叫的欢快,让人拿他没辙。

    这军痞子要是痞起来,他们还真扭转不过来。

    闵律风在纠正几次后,也就不管他了。

    “好了,你们这些伤先治疗一下吧,我特意给你们请了莫少来,不过这疗伤的脑核自己付。”梵芊菡见着这群人还在热热闹闹的处在兴奋中的样子,无奈了一下。

    随后看了一眼那边站着的,不知道来了多久的莫展离,他依旧一副笑眯眯,斯文俊秀、风度翩翩的摸样,让人见了也不由的感慨一下,好一个翩翩浊世贵公子——

    “哦哦,这个是应该的应该的。”一个个大兵们和大胡子们表示没问题,他们提升了实力,花点脑核来疗伤那自然是完全没问题的。

    “呵呵呵……大家好。”见着他们的视线,莫展离唇边噙着笑意的就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

    “真是麻烦莫少了。”吴军卓打头儿的上来点头致敬。

    “哈哈哈……不麻烦,今天能见到这么有趣有效率的训练,也不枉费我今天走一遭了。”莫展离也跟着十分客气的寒暄着。

    他眼中属于那奸商的精芒就是一闪,“其实这一次来也是为了一个小小的交易,不知道梵队长能不能同意啊?”

    “嗯——说来听听。”梵芊菡饱满的樱唇一勾,扬起了几分感兴趣的弧度。

    “我见着今日的这训练十分有效,所以也想加入一下,好提升一下我小队的实力,毕竟在这个末世,实力才是最好的保证不是。为此,我愿意在训练期间,免费给大家治疗,梵队长觉得如何?”莫展离说话之间,带上了几分真诚。

    “哦——听着好像是我这边占便宜了。”梵芊菡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其实就她和楼炎枭、闵律风几人而言,这个交易并不优惠,反正他们手里有小苹果,治愈效果一个见效。多了几个人训练那就是累赘。

    不过——

    现在这多了大胡子他们,还有吴军卓他们,这多出来的人可没那么多小苹果,这么一来,还是治愈系异能者来比较便利一点,所以,也就有了她请莫展离来的这一幕。

    而他提出来的这个交易于她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

    没有直接回答,梵芊菡反倒是侧面笑了一句,“你们小队?莫少的小队人数那么多,我怕是这个小树林都装不下吧。”

    “哈哈哈……梵队长说笑了,我小队里的人可没有这么多人可以填满这小树林的。不过,若真的全都来的话,确实人数还是挺多的,要不这样吧,只要你们训练,我小队里的人每次都派出二十个人来参加如何?”莫展离依旧笑的斯文,显然,这场交易他已经势在必行了。

    梵芊菡唇角一勾,“五个——”

    莫展离也跟着薄唇一抿,“十个,这已经是少的了。”

    “好,成交。明天我们继续训练,你直接带着人过来吧,在早上七点之前到。”梵芊菡果断的拍板。

    “好,那就先谢谢梵队长了。今天的治疗也算你们免费。”说着,莫展离已经笑呵呵的招呼起了其他人排队治疗了。

    被第一个抓准了治疗的吴军卓还有点晕乎乎的,他们训练没给费用,现在治疗费用也不用了,这么说起来,好像他们占了大便宜了。

    半夏等人双眼亮晶晶,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一个个的看向梵芊菡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感激。

    啧……。梵芊菡撇开脸,哼,她不过是为了那群叫她大姐大的大胡子们着想而已,吴军卓他们只不过是十几个人,算是顺带的了。

    夕阳下,映照着她白皙的脸上多了几抹橘红,本就绝色的脸上格外的明丽动人。

    楼炎枭薄唇微扬,那张霸道的俊脸上也多了几分暖意。

    另外,那被晒得黝黑的大兵们一个个扬着灿烂的笑意,也显得格外的神采飞扬,就连身上的伤都没了多大的痛楚。末世的压力和恐慌在这一刻彻底的消散了,给了这一群被责任压弯了腰的军人们多了几分喘息的机会,也多了几分真实畅快的笑脸。

    治疗完了之后,送走了吴军卓等一群的兵。

    落日的余晖渐渐的散去,只剩下几许橘色的光芒依旧洒满了大地。

    莫展离并没有着急着走,而是跟在梵芊菡几人身侧,“这几天,我见着林修栾那边的人和蓝博士带了的人走的有点近,不知——”

    “哦,具体是和谁走的近?”梵芊菡柳眉一挑,差点忘了这林修栾还在蹦跶呢。

    “是那个叫钟召云的还有一个叫华斌的。我的人几次看到他们走入林修栾的地盘。”莫展离说着,眉头渐皱起。

    之前钟召云失踪,林堂主一方的掌权人也无故的开始对林修栾小队的打压,林修栾避其锋芒,小队繁荣不再,而是逐渐沉寂了下去。

    这一变故,他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是却知道这必定和眼前这个女子有关,所以这一次一查到消息,就直接说出口了。之前她说过,林修栾是他们共同的敌人,这点,他是庆幸的。取和舍之间,莫展离有着绝对的理智,能和她连手干掉林修栾,让自己小队少损失一点,将利益扩大化,这就是作为商人必备的素质和天性。

    所以,说他太信服一个女人也好,说他缺少了骨气也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才能用最小的损失达到最大的利益。这一点,之前跟她合作之后,已经充分的证明了,她有这个投资的潜力。

    “哦——钟召云,呵呵……他一回来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吗。”梵芊菡唇边划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想要找林修栾合作,呵呵……。看来这一步棋他是走错了。钟召云估计还不知道吧,林修栾也看过了那个视频了,要说本就心存阴狠猜疑的林修栾就对钟召云带着戒备,那么在见到之前那一个林妙人被钟召云收拢的视频之后,他必定就更戒备了,甚至连杀了钟召云的心都有了。

    之所以之前林堂主动手的时候他没有跟着凑一脚去截杀钟召云,那是因为他趋利避害的本能,再大的仇恨,都不如他的利益优先。而现在这个被他仇视的钟召云回来了,最不能容忍背叛的林修栾又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呢?她很期待——

    当然,换了一张脸的钟召云也没什么疑虑,别人认不出来也就罢了,但是掌握着精神系异能的林修栾必定是能把人认出来的。

    “梵队长有什么高见?”莫展离见着她这声冷笑,心里也多了一点儿底。

    梵芊菡轻瞥了他一眼,随后唇角一勾,“莫少不必猜了,钟召云就是你认为的那个钟召云,至于他和林修栾走的近,啧……还是静观其变吧,现在杂掺和一脚可不是什么好事。”

    两个互相防备的人,林修栾显然更多了几分仇恨,这样的两个人能合作的起来吗?

    到底是所要利益占据高点,还是欺骗背叛的仇恨更甚一筹,她拭目以待——

    “哦——”听到她的话,莫展离一双丹凤眸闪了闪,“既然梵队长这么么说了,那我就放心了。明天我会准时带着人来的,现在就先告辞了。”

    “嗯。”梵芊菡点点头,目送了他的背影一会儿。

    “好了,人都走了。”一直憋着声音的楼炎枭总算是有了开口的机会,一只大手伸过来搂过她的腰,强势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

    梵芊菡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今晚想吃什么?我下厨。”

    “嗯——”楼炎枭双眼跟着就是一亮,“想吃什么都给吗?”

    “对啊,你想吃什么?”梵芊菡像是放羊的小牧童一般,前面的一群“羊”走着,她和楼炎枭却优哉游哉的走在最后,任由着那橘色的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

    “那我想吃你呢?”楼炎枭凑近她的耳边,就吹着暖气。温热湿润的气息吹到她小巧的耳垂一下子就红了。

    梵芊菡嘴角一抽,显然没想到这男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耍起了流氓。

    但她怕吗?自然是不怕的。

    就见她眼中狡黠戏谑一闪,“吃我,我可不是人参娃娃,吃了可没长生不老的效果哦。”

    楼炎枭见着她难得的几分真切的调皮,脸上原本的失落全数化成了宠溺,“你啊——”

    低低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弥漫回荡,低下头对着她那张饱满莹润的樱唇就是一啄,将人往自己的怀里更搂紧了几分。也不提之前的话题了,媳妇儿还小,现在他每天晚上抱着她,闻着她的香味道入睡已经很满足了。

    前面的欢笑声传来,就连这橘色刺眼的光芒也显得柔和温暖了许多,等多年后回忆起这既满足又快意的傍晚,一个个的脸上流露的尽是怀念——

    ------题外话------

    感谢伊伊仇、圆圆的球的月票,爱你们哟,么么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