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郁棋的嘲讽
    ,精彩小说免费!

    晚上,即使太阳落下,但是地上依旧还残留着热度——

    梵芊菡几人吃完了饭,正围坐在沙发上,开始了每日的看“电视”时间,看电脑上接收到的那些视频画面,勾心斗角的,阳谋阴谋的,还别说,那可比看电视剧还有趣的多了。

    而今晚,梵芊菡他们看的正是下午林雨辰几人被蓝博士叫回去的那一幕。

    冰冰冷冷,带着冷色调的实验室内,到处都是杂乱破碎的玻璃碎片,烧杯、烧瓶、玻璃试管……还有被扫落在地的各种颜色的液体——

    显然是已经发泄过一轮了。

    元童抿着唇,心里嘀咕着,果然博士一般的人物,脾气都不怎么的好,即使之前一贯伪装的温婉浅笑的蓝博士也一样。

    “我告诉你们,明天无论是偷也好,抢也好,骗也好,只要你们把那贱丫头手里的小箱子拿到手了,我就会给你们三个月份的舒缓药,不然的话——哼,你们就等死吧。”蓝博士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尖锐,再不复之前在南方基地门口时见到的那个人了,此刻在屏幕上的她更是暴露出了本性的狰狞之色。

    航拍最新器材,梵芊菡给它取了个小名叫做“小苍蝇”,小苍蝇特意给她那张脸弄了个特写,屏幕中,她那张温婉典雅的脸愤怒扭曲,纤瘦的额上还露着青筋。再仔细一看,几人还能看见她脸上暴露的细纹,和一道道看似不起眼的白粉堆起来的小沟壑。和之前见到的保养精致的蓝博士简直判若两人。

    “嘶——”几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齐齐的往后仰了几分。

    “该死的苍蝇——”就听得阿蓝博士那尖锐的嗓音一喊,顿时原本稳定的镜头晃动了几下,不过好在,在几人担心的眼神下,慢慢的又恢复了稳定。

    显然蓝博士之前只是烦躁的将小苍蝇赶跑了,并没有继续追究,而是发泄过后,气恼的直接往外走了。梵芊菡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视频的镜头又回到了实验室内,那十六个还站在原地的人。

    森冷的白炽灯下,映衬的一个个的脸上都透着青白,看上去十分的难看。

    “呵呵呵……郁棋,我看你们还是听博士的话吧,和蓝博士作对,可没什么好下场。”依旧是瑞洪那张讨厌的脸,在蓝博士走后,正嚣张得意的走到他们前面,放肆的看着他们。

    此刻的他,哪儿还有在外绷紧的冷色啊,在这个私密的研究室内,显然也和那位蓝博士一样,暴露了他最为真实的面孔。

    “呵——就算是听她的话也没什么好下场。”郁棋那张漂亮的桃花脸上毫无遮拦的就是嗤笑了一声。

    “郁棋,你这是什么意思?”瑞洪暴躁的看了过来。

    “呵呵……什么意思,也就是你这么个蠢东西还以为那老女人是个好人。哼,她给我们的增长异能的药早就脱离了她可控制的范围了,原先从一个月发作一次,到现在仅隔五天就会发作一次,能撑到现在,全靠那舒缓剂控制着,难道你还察觉不到吗,我们的这一条命早就岌岌可危了。”郁棋眼中带着嘲讽的看着他,在这个全部都是自己人的情况下,他更加肆无忌惮了。

    “不,不可能,博士还会有办法研制出新药的,只要我们能听话——”瑞洪瞪着一双眼睛,愤恨的瞪了回去,依旧还坚信着心中的信仰。

    “嗤,所以才说你这人最蠢了。哦,也对,你吃下这药的时间比我们迟,距离我们现在这状况时间还早,所以感受不到下一秒就会死的恐惧了,啧啧……。这么说起来,这才是你有恃无恐的原因了吧。啧,你以为你能等的到那老女人研究出新药吗,嗤——做梦倒是还快点儿。”郁棋薄唇挑着,看着他的眼神甚至还带上了几分怜悯。

    “郁棋,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既然蓝博士能研究出增长异能的药,肯定也能研究出抑制它副作用的药来的。”瑞洪神色带上了几分疯狂,声音增大,似是掩盖自己之前那一瞬间的动摇。

    “呵呵……。”对此,郁棋也只是笑笑,那双桃花眼中的嘲讽未变。

    见着他这样的表情,瑞洪一时间情绪有些失控,挣扎着看向他旁边的林雨辰,试图从他那里得到些信心,脖颈上泛起的几道青筋显示着他的激动的心情,“雨辰,林雨辰,你快说话啊,你之前不是也相信博士的吗,你只要告诉我,你依旧相信,我肯定会在博士面前帮你们说好话的,博士要是高兴了,肯定会给你多一点的舒缓剂的。”

    林雨辰见着他这副模样,那一贯温润示人的脸却毫无怜悯,甚至带上了几分淡漠,“瑞洪,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以前跟在你旁边是因为蓝博士或许还有那个可能性,可是,三天前的那一次发作,我们已经明显的受到了,就连舒缓剂的效用也不明显了。但是蓝博士依旧执迷不悟,视我们的生命不管,强行还让我们使用异能增长剂,结果呢,呵呵……虽然增长了一级,但是发作时的痛苦也愈加的明显了。我就不信蓝博士不知道。”

    “呵——是啊,她身为这药剂的研发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甚至比我们知道的更清楚,但是她仍旧那么做了,这代表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代表着我们已经被她放弃了,强逼着我们继续服药,这是要让我们彻底的发挥剩余价值啊。该死!”接过话的民佑狠狠的握了一下拳头,他本来就不是个喜欢吃药作弊提升异能的人,要不是那个老女人诱骗他,他怎么都不可能吃下去的,但是现在,懊恼已经来不及了。

    这增长异能的药就像是毒瘾一样,前期一旦不吃,全身心就要遭受折磨,而且这玩意儿可不像是毒瘾,咬咬牙熬着就过去了,它可是会死人的。而到了后期,虽然对它的依赖性减轻了,但总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身体衰败了,以至于没能量和精力再承受那猛力的效用。也就是他们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虽然平时看着好端端的,但是发作起来,绝对是生不如死,只要不服用舒缓剂,那熬过去的可能性极低。

    所以,也因为这越来越近时间的发作,他们现在就像是站在一线之隔的陡峭悬崖上,再往前一步就会摔的粉身碎骨。也让原本选择隐忍的林雨辰彻底放下了伪装的面孔,和蓝博士撕破脸皮。

    当然,对外虽然他们还听从蓝博士的话继续接受挑战,但是对内,他们也达成了一个共识。死亡的威胁已经压迫了他们对蓝博士的敬畏,已经可以毫不畏惧的和她摆脸色了;

    而他们作为蓝博士最新的一批实验体,而且还是被选中的优秀实验体,还有观察研究的实用性,蓝博士不可能轻易地放弃。毕竟搜罗下一批优秀实验体,还有等待他们成长是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的,以博士那样疯狂的研究念头,显然也不可能轻易的放弃。所以,她还会继续提供舒缓剂,但也是在他们几个不识相的人经历过最痛苦,最难受的快要死了的时候才提供的。

    这样的屈辱,无疑,不管是肆无忌惮,性格洋溢的花花公子郁棋,还是温润却带刺的林雨辰,都不可能接受的,甚至是记恨的。因此,双方虽然敌视,但是却又因为需要对方,所以就达成了现在这种诡异的平衡模式。犹如双方制衡的黑白棋子,看上去旗鼓相当。

    但是,这平衡的棋局一旦一方被打破了,那么双方之间的仇恨纷争绝对必不可少。孰强孰弱,都会与之争锋——

    而梵芊菡,就想要做的就是那打破平衡的执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