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妻管严
    ,!

    梵芊菡很满意他们的识趣,“那好,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先回科研院吧,至于你们其他十三人的粉色药剂,尧博士那边还没制作好,要等到下午了。”

    “哦,没问题。”一听到梵芊菡的保证,十三个人脸上的笑意越发的大了,他们的小命可算是有保证了。简直是冲破云雾见天明了啊,那一直沉甸甸压在他们心上的死亡阴影这下子已经消失了一大半了,接下来只等喝下那药剂再看看结果了。

    郁棋作为唯一一个已经喝下了的人,看着几个兄弟的表情,他扬唇笑笑,该感慨一下他发作的及时吗?

    不过他还是希望自己迟一点发作的好,少了一顿大餐吃,他还是挺可惜的。于是,他那双桃花眼眨了眨,默默地将这个愤怒安在了蓝博士身上。

    “不过,让我们回去是想干什么?”林雨辰提出了疑问,那个科研院可不是什么让人舒心的地方。

    “唔,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梵芊菡摸了摸唇角,“就是尧博士对那个异能增长剂非常的感兴趣——”

    林鹤轩站在旁边只笑笑不说话,小嫂子还是这么喜欢说瞎话。他可是确定了这件事跟尧旭濯绝对没有关系的,而且那头发也是昨天才拿到的。不可否认,尧旭濯那小子虽然有点头脑,但是也绝对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夜时间内弄出来那瓶有用的粉红药剂来,那么小嫂子这东西到此时从哪儿来的呢?

    镜框下的眼中精芒一闪,啧……看来小嫂子身上的秘密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啊。

    要是梵芊菡听到了他这句话,一定给他个赞。果然,军师不愧是军师,无论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洋枪大炮,飞艇星舰,没准的还真能被她全弄来。

    “异能增长剂?”林雨辰双眼就是一亮,“这个我这里刚好有一支,之前蓝博士打算给我用的,被我偷龙转凤的给换了。”

    “咦,那正好,给我给我给我。”梵芊菡双眼亮了亮,对这个新来的小队成员表示非常满意,这小子,够机智啊!这下好了,奸商那里可以交差了。

    “嗯。”对这位新上任的队长这热切的态度,林雨辰略感吃不消。而且队长身后的那个男人的深邃幽沉的眼神他也有点扛不住啊。

    于是,赶紧的将东西从空间里拿出来,交给了梵芊菡,然后赶紧的往后退了两步。

    梵芊菡看了他一眼也没在意,随后看着手上那一瓶绿油油的东西,表情略扭曲,这玩意儿就是异能增长剂?看来这颜色也有点诡异啊——

    这下子梵芊菡倒是不嫌弃之前那瓶粉红色的基因平衡剂了,至少比这绿油油的好看不是。

    然后随手的就被她放进了空间,紧接着就见一个精致漂亮的小箱子落在她的手里,往林雨辰那一侧一递,“哝,这个交给你保管,找准时机交到蓝博士的手里。”

    “咦,这个不是蓝博士让我们来偷的东西吗?”丰羽脸含诧异的对着那小箱子看了一眼。

    “嗯,就是这个东西。”梵芊菡点点头。

    “就这么交给蓝博士了?”丰羽脸上带着纠结之色,可是他们明明都知道了蓝博士的目的了,而且那老女人背后居然还有个组织。这玩意儿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的东西,但是他们想要的,不应该轻易交出去才对啊——

    “嗯,交给她吧,这东西放在我这里老是被惦记着,我也难受。而且,谁说交给她了,里面的药剂就还是原来的。”梵芊菡微微颔首,随即扬唇就是神秘的一笑。

    “咦——”一个个双眼一亮。

    随后林雨辰的双眼落在那小箱子上的繁复密码锁上,确实,这锁并没有半点损坏的痕迹,放在一般人手里是绝对不会被打开的。所以这样交回去那位骄傲的蓝博士必定想不到这个已经被打开过了,而且里面的药剂也被偷梁换柱了。

    啧……这一招倒是妙啊!

    林雨辰将小箱子一转手也收回了空间里,随后笑着道,“好,我肯定会找准时机的。不过,这小箱子被我们带回去也得有个说法啊?”

    “唔,就说郁棋那长脸蛋儿甚得我的喜爱,就用他交换了。”梵芊菡勾勾唇,脸上带着点吊儿郎当的戏谑浅笑。郁棋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了,只要随意的检查一下就能发现不妥之处,而且那位蓝博士怕是已经知道郁棋今天会发作了,那他今天完好无损的回去,必定也会引发怀疑的,所以干脆的让他留下为好。

    还在摆弄着自己头发的郁棋:“……”脸上一僵,顿时小心脏受到了惊吓。

    别介啊,要是你没有个吓人的男人他也就接受了,谁叫他是个爱护女性的绅士呢,可是现在你身后的那个男人好可怕,那深邃暗沉的眸子像是要吃人似的,不要哇,宝宝虽然上没有老,下没又小,但是中间还有很多女人没调戏过呢,现在还不想死啊——

    于是,刚从死亡线挣脱回来的郁棋,又体验了一把死亡的危机,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行了,别吓唬他了。”梵芊菡笑着就对着楼炎枭脑门上一拍——

    瞬间全场都安静了。

    闵律风:“……”要遭了要遭了,被人拍了脑袋,这还能忍?

    林鹤轩:“……”事情有点悬,要是老大忍了,那今后的妻奴属性就彻底掰不回来了,妻管严这三个字要注终身啊;但要是不忍,那貌似小嫂子也不是善茬,这要闹起来,媳妇儿跑定了。

    郁棋:“……”那看着好像很霸道很有气势的男人被打了,这是个什么节奏?药丸。求不要牵连无辜啊!他还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冤枉啊——

    然后,全场继续安静如鸡——

    但是,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那男人居然一点也不怒,反而神情比刚才还温柔了好几十倍,哦不,刚才他用眼神威胁别人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温柔。

    “好。”声磁性低沉的声音响起,他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宠溺的就将那还拍在他脑门上的小手抓了下来,放在嘴边亲了亲,“只要你别那么认真看别的男人就行。”

    “嗯,好,你最好看,我刚才就说开一玩笑。”梵芊菡对这男人很满意,默默地做女人身后的男人才是她喜欢的,偶尔吃吃醋,闹闹情绪也是个不错的小情调嘛。

    于是,她唇边带起了轻笑,低头就在他那削薄的唇上也亲了亲,“奖励。”

    “嗯。”顿时,楼炎枭身上的低气压尽散,一双深邃的眸中洋溢着的宠溺更甚。

    林雨辰等十三个新来的人:“……”风中石化!

    郁棋:“……”来人啊,这里有人虐狗,快把他们叉出去。居然比他还会撩,他的世界观有些崩塌,立志于做世界第一花花公子的形象有些端不住了。

    林鹤轩一巴掌捂脸,行了,没救了,看来老大已经彻底的跟妻管严三个字画上等号了。看来以后还得顺着小嫂子才行。

    闵律风:“……”闪瞎他的狗眼,还他威武不凡,霸气凛然的老大来。这虐他这个单身汪的人是谁?

    “哦,对了,华斌——”“奖励”结束,梵芊菡顿时直起了腰,转身看回了那十四人中的一个身上。

    被点到名字的华斌顿时脸上微僵,那张帅气的脸上带着点懵。

    “叫……叫我?”

    “嗯,对,就是叫你。”梵芊菡点点头,随后神色略严肃的看着他,“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我希望不要让钟召云知道。”

    “我——”华斌脸上微怔,“为什么?”

    他虽然和钟召云才认识几天,但是他待他格外的不同,姑且算的上是好吧。他也不是和钟召云无话不说,只是这一次事关性命,所以就因为那人对他好了一点,他才想要也告诉他一声的。可是现在——

    见着他为难的表情,梵芊菡那严肃的脸上带起了几分笑意,“想必你们来这个南方基地应该有听说过钟召云这个名字吧,你们显然也知道他就是那个钟召云。当然,你们还有不知道的是,那个钟召云曾是军火商大当家楼炎枭的叛徒,而我们就是那几个被他背叛了的人,之前将他打成重伤的也是我们。所以,你觉得,这样的关系还能将今天的事告诉他吗?”

    “不……不能。”华斌艰难的摇了摇头,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一缘故啊。

    “嗯,很好。而且他也并不是对你好,而是将你当成替身了,是真心实意,还是虚伪假意,想必你身为当事人应该更清楚才对。”梵芊菡拍了拍他的肩膀,任由着他陷入了沉思。

    “嗯——”半响之后,华斌一脸严肃的应了一声,显然已经有了决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