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鸽子的新玩具
    ,!

    随后,梵芊菡几人就送走了林雨辰、丰羽他们十三个人,并且告诉他们粉色药剂随时备着,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安心的去做卧底。而郁棋自然是被他们留下来了。

    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的,一向洒脱惯了的郁棋,也难得的有了几分紧张感。

    无他,因为对面的一男一女简直虐的他不要不要的,瞧那恩爱秀的,这让他这个只做花花公子,却没碰过女人的人怎么能忍受的了啊,他能申请回避一下吗?

    “喂,花花叔叔,你是便秘了吗?”小鸽子坐在另一个独立沙发上,顶着一张萌萌哒的脸就朝着他看过来。

    “花……。花……。叔叔?”郁棋那张桃花脸上又是一僵,见着这好奇的小豆丁,他顿时有点想打人却打不下手的矛盾感,确实上不上,下不下的,有点像便秘。

    “嗯,花花叔叔需要看医生吗?”小鸽子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看上去格外的纯洁,但——

    小子哎,你可别当我脑残,你黑白大眼睛深处的狡黠笑意是怎么回事?

    不过碍于这小豆丁貌似在他们小队里的地位还挺高的,他暂且的忍了。

    他一双桃花眼抽搐了一下,脸上就露出了个虚弱的表情,“啊,叔叔好像确实有点晕,可能是刚才晕倒的后遗症好像没好,你给我安排一间房间让我躺躺就好了。”

    “哦哦,正好我们别墅里还有一个空房间,小鸽子马上就带你去。”小鸽子一张小脸上也带上了一点“着急”,然后噌的一下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走到郁棋的身边,拉上他的手噔噔噔的就往楼上冲去。

    而郁棋连个不字都不能说,只能一脸憋屈的顺着他的脚步往楼上走去。

    等到两个人影都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内后,闵律风这才爆笑出声,“这个郁棋的表情看上去可真逗。”

    “呵呵呵……小鸽子找到新的玩具了。”林鹤轩推了推镜框,笑的一脸“慈祥”。

    闵律风一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顿时嘿嘿的就笑出了声。就连老实如元魁,也跟着露出了点笑意。

    梵芊菡也勾起了唇角,小鸽子高兴就好。不论是保镖还是玩具,她都能养的起。

    随后就见她眉头挑了挑,伸手拿出了大门控制器,点击开门——

    “这是谁来了?”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闵律风停止了大笑,好奇的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远远的就听到了一阵貌似还挺欢快的脚步声。

    “芊菡妹子——”一道爽朗的声音透过门扉就直接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闵律风套了掏耳朵,嘴角抽了抽,原来是他来了啊。

    果然不到三秒钟,一道军绿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门前。俯一进门,就看到了他那张春风得意的古铜色的俊脸,还有那咧着嘴的一口大白牙,心情好到飞起的样子。

    “哟,你这是好事得逞了啊,昨晚上应该还挺激烈的吧。”闵律风走过去,对着他的右胸膛就锤了一下,对着他挤眉弄眼暗示着,视线就落在了他脖子上,那里还红艳艳的亮着三道抓痕呢。

    “哈哈哈,是啊。”吴军卓原本带笑的脸上此刻的笑意更甚。“有机会的话,到时候请你们喝喜酒啊。”

    “那敢情好啊,什么时候办?”闵律风笑嘻嘻的就勾着他的肩膀就将人带了进来。

    吴军卓也不跟他客气,此刻心情非常的不错,也跟着直接大刀阔斧的坐上了沙发。

    “这个时间还不确定,我原本也是打算在这次丧尸攻城之后在把人追到手的,没想到——主要是那林志斌的小子实在太气人。”说着那原本带笑的俊逸脸庞也跟着一沉,两条剑眉一皱,带上了几分气恼之色。

    “怎么回事?说说——”梵芊菡来兴致了,随手掏了一把香蕉出来,每人分了一根。

    于是一边剥着香蕉皮一边看着他,显然一副看好戏了的模样。

    吴军卓嘴角就是一抽,无奈了一下,随后干脆的也跟着剥了一根香蕉,自己咬了一口。双眼跟着就是一亮,“味道不错,还有吗?我带回去给媳妇儿尝尝。”

    “呵呵呵……可以啊,媳妇儿都叫上了。”

    “那是,既然是我的人了,这名分总得定一下的吧。”吴军卓那张一贯刚毅,偶尔带着点军痞味道的脸彻底的消失不见了,现在笑的傻呵呵的跟个大傻子似的。

    看的其他人顿时就是一阵唏嘘,这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简直比他们家的老大和小嫂子都厉害了。

    楼炎枭也是跟着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一双深邃的眸子在他那脖子上的抓痕上扫过,确实挺激烈的。

    不过,吴军卓可不管他们什么表情,脸上笑呵呵的又看向梵芊菡,“还有吗?”

    梵芊菡也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之前她难道还少往刘上将家送啊,搞得跟没吃过似的。

    随后又从空间里掏了一把递了过去。

    吴军卓这才满意了。

    “哎,这下子可一说说了吧,林志斌那小子怎么了?”元童好奇的顶着一张娃娃脸看过来。

    “哦,这个啊——”一听到这个名字,吴军卓的脸又拉了下来,“这小子之前来勾搭我媳妇儿是有原因的,之前一次被我听到了。”

    “什么原因?”梵芊菡也是好奇?

    “hai,还不是因为那个军火商的糟心玩意儿,我之前听到了他跟他家的那个小三儿在说,说什么红堂主给了他吃,给了他住,就为了让他把访琴勾搭回去,然后好趁势和军方搭上线。林志斌那小子也是个人渣,为了吃喝住,狠心的把那小三暂时赶了出去,然后就来勾搭访琴了。正好,昨天那一幕我也见个正着,我要是还忍,那特么的还是个男人吗?”

    “哦,怪不得。”几人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的吴军卓看起来那么有气势呢,原来是被气到了啊。

    “那你今天来是——”梵芊菡轻抿着唇,潋滟的水眸就看向他——

    “咳,当然是为了那军火商了,尤其是那个红堂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解决那些叛徒啊?”吴军卓说着,脸上严肃的就看着那边坐着的楼炎枭。

    “嗯——”楼炎枭那俊美绝伦的脸上微动,挑眉看了他一眼,“等丧尸攻城后马上就动,那时候所有的人只会顾着劫后余生,和感激军方,至于军火商消失了对他们来说也就没什么了了。”

    “对,基地动荡,势力更新交替,也影响不了什么大局。”梵芊菡跟着赞同的说了一句。双眼微抬,看上去神色有几分浅淡。

    “那就好,你们有这个打算就行了。到时候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吴军卓点点头,显然很满意。

    “到时候你们只管接替军火商手上的权利就行了。”楼炎枭带着磁性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说道。

    “那你们——”吴军卓诧异的看过来,他可不相信像楼炎枭这样的人物会屈居人之下,居然连第二基地掌权都不要了,那——

    “我们打算等这一次将林堂主他们处理了之后就前往北方基地。”另一侧,林鹤轩推着镜框,声音带上了点波动的说道,这一天他已经等得很久了,也不知道北方基地的那个胆小又倔强的小女人怎么样了?

    “哦。”听他这么一说,吴军卓脸上反倒是带上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随后神色有点复杂的道,“据说北方基地现在还是散乱成一团,各方人马各自为政,你们要是去那里的话怕是得费点功夫啊。”

    “哈哈哈哈……放心,就凭我们的实力,那边还有什么能难道我们的。”闵律风的表情有点得瑟,他们现在的实力在南方基地都能傲视群雄了,到了北方基地能差的到哪儿去。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虽然他们确实是挺强的,但是从这小子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欠揍呢?

    ------题外话------

    感谢轻兮幽然、小白的小白的小的票票,么么哒!~

    晚上还有一章,不过很晚了,大概十一半点多了,小可爱们可以等明天再看,么么哒,晚安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