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新的契机
    中华集团对柴油发动机积极扩军备战,旗下还拥有变速器、车桥以及卡车客车主机厂一条龙完整产业链,明眼人都知道未来中国的商用车市场将会是三国割据混战的割据。

    哪三国?

    当然是一汽、东风以及中华集团,到底谁会是曹魏最终一统天下还很难说。

    为何只有这三家拥有逐鹿中原的实力,就因为他们商用车产业链完全打通,可以依靠一己之力完成整辆车制造。

    尽管上汽收购了双龙汽车,在商用车领域积极布局,但跟双龙工会斗个不停无法有效整合,上汽被排除在潜在巨头之外。至于福田汽车、重汽集团、宇通客车、江淮汽车等,只能是偏隅一方的小诸侯。面对一汽、东风这样商用车市场霸主,唯一有资格挑战他们地位的只能是中华集团。

    纵观世界行情,汽车柴油机生产厂都要依赖主机厂生存,像沃尔沃、奔驰、man等都拥有自己的商用车品牌。唯一特例,就是美国康明斯,他们独立于主机厂,依靠对外出售柴油机存活。

    因此,国内独立的柴油机厂家玉柴和潍柴,都喊出了打造中国康明斯的口号,希望能成为像对方一样跨国独立的发动机供应商。

    这个愿望很美好,但要实现起来几乎不可能!

    原因在于一汽、东风和中华集团三国混战,绝不会留给玉柴和潍柴太大的独立生存空间。当市场份额都被三家联手占据之后,玉柴、潍柴两大企业要么另寻出路放弃汽车柴油机市场,要么委身卖给合适的企业成为对方产业链中的一环。

    这样的局面可能不出10年就能实现,冰冷的事实用可以预见的姿态摆在所有人面前。

    回到当前,一汽和东风只使用自己旗下的发动机,玉柴和潍柴的发动机得卖给市场上没有发动机的主机厂,例如中华集团、宇通、福田等厂家。

    中华集团在卡车、客车方面都拥有不菲的份额,卡车有陕汽和红岩的5万辆销量,至于客车方面有1万辆的亚星公交大巴需求。

    在国内商用车这样不大的市场,中华集团属于当之无愧的大客户,因此就算玉柴喊出了停止供应发动机的口号,但却只暂停了一部分供给,还有大部分依旧按合同供货。

    因为如果你真的跟中华集团闹翻,那么市场将会被潍柴吃掉,此消彼长之下,企业可能立马迎来生存危机。

    在市场博弈状态下,韩皓算准了玉柴和潍柴不敢停止供货,就算知道会不断养大中华集团这个竞争对手,他们也必须从自己手中完成销售目标拿回供货款。

    潍柴刚跟自己的老东家重汽集团闹翻,同为齐鲁省的国企,重汽一直徘徊在亏损边缘,而潍柴却凭借发动机高达30%以上的净利润逐年盈利。名义上潍柴属于重汽旗下的发动机厂,但双方在管理上却各行其是,潍柴一直有独立的企图。

    “儿子强过老子,凭啥我要听他的?他们先不地道使阴招处处刁难我们,有本事大家比成绩,谁好谁说的算,不行就分家各过各的日子!”

    被誉为“谭大胆”的潍柴动力老总谭大明毫不忌讳在全厂公开大会上说道,显示出这位把潍柴从泥潭中拉出来的经济强人不甘人后的一面。

    “潍柴依靠重汽成长起来,现在有了一些成绩就想独立门户,这样的思想丝毫不顾全大局,有白眼狼的嫌疑。”

    重汽老总马兴鲁同样在公开场合怼了回去,从政府官员转任国企老总,马兴鲁带领重汽改革走出困局,同样身上带着明星光环。

    双方矛盾起始于重汽不允许潍柴对外出售发动机,要求只为自己配套,而潍柴以重汽无法满足潍柴产量为由,要求对外销售发动机。

    重汽一年销量在2-5万辆徘徊,而潍柴产能达到10万台之多,双方在市场化上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后来在齐鲁政府调解下,重汽允许潍柴对外出售发动机,但要求给自己供货的发动机要比市价便宜15—20%来保持竞争力。

    后来重汽准备跟沃尔沃合作兴建发动机厂,这样跟潍柴又有了竞业摩擦,潍柴想把沃尔沃归于自己门下,而重汽则想另外设立新厂以此摆脱对潍柴的依赖,双方矛盾再次升级。

    一山不容二虎,重汽和潍柴的矛盾积怨已久,齐鲁省政府迟迟下不了决心调整这个怪胎。

    要知道只要一纸文书,就能把两大山头不同意见一方调离,从而有效整合两家国有企业。

    但双方力量均衡,背后又都有人撑腰,在市场经济能者上位条件下,这般奇特的景象就这样出现在齐鲁省内。

    本来一家主机厂加上发动机厂,应该是珠联璧合的一对,但由于企业带头人的不对付,导致双方迟迟不能整合。

    矛盾激化之际,重汽扣下了采购潍柴发动机的应付款,而潍柴则干脆停止了发动机供应。

    没想到在中华集团引发的柴油机乱象没有平息之际,在齐鲁省又上演了一出门户内斗的大戏。

    在可能失去重汽这样大客户前提下,潍柴也不敢跟另外的金主中华集团翻脸。

    就在所有人认为商用车领域即将安静之际,又有惊人消息传出,就是中华集团可能会考虑并购一家合适的柴油机发动机厂。玉柴和潍柴,都是其中可以考虑的目标,以此来打通整个产业链条,同时让地方政府可以获利退出。

    韩皓身上资本的力量开始显现,他承诺工厂和税收保持在原地不变,同时愿意以溢价购买当地政府手中的股份让其退出,以此把柴油机工厂纳入整个中华集团的商用车军团体系。

    当国内商用车即将形成三国争霸局势下,独立柴油机企业未来的前景很是黯淡,这个时候出手套利离开确实符合有关地方政府官员的胃口。

    无论是玉柴还是潍柴,年销售收入勉强达到百亿,跟中华集团这样破千亿收入的巨头相比,属于小角色。

    “产业整合和跨地区并购是国家积极推进的方向,我们中华集团只会用市场化手段寻找合适目标,并不会强求行政手段的拉郎配模式,双赢才是我们最大的追求!”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韩皓并未否认自己在柴油机市场的传闻。

    利用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大背景,以资本优势获得想要的收益,这个杀手锏可是韩皓跟国外资本学来的招数。

    90年代初期破解全国三角债经济困局后,为了改革国企缺乏活力效率低下弊端,国内兴起过一阵“引进外资嫁接和改造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浪潮。这给了许多国外资本抄底中国市场的机会,不少当地红火的企业被政府强行要求跟外企合资,并把控制权拱手交给了对方。

    可以说出发点不错,学习中央传达的成功经验,并且过于相信外方的经营能力,认为“一合就灵”,吃了外国管理经验的灵丹妙药就能拯救一切,这是当时还未完全开放的中国各级政府交的一次学费。

    又或者说,当时的中国人民包括各级官员在内都太过淳朴,被外来资本忽悠了一次,为他们做了嫁衣。

    “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的广告语,曾在国内风靡一时,新飞冰箱也自此走入千家万户。就连韩皓父母家的老冰箱都是新飞这个牌子,现在依旧在服役没有退休。

    这个跟容声、海尔一样做大的国产品牌,在1994年却在外资抄底浪潮中,被地方政府以用外资改造国企名义,把控制权卖给了一家新加坡企业——丰隆集团。

    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新加坡国土面积最小,但却最快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当中国改革开放后,新加坡很快作为应用自己的资本优势,其政府和私人企业开始在中国不断投资,获得的巨大收益足够再造一个新加坡出来。

    丰隆集团主业是房地产,没有管理家电企业经验,但却很会资本投资,其控制家族刚以28亿美金身家被评为新加坡首富。当时新飞冰箱风头正盛又寻求外资合作,它便看准时机进入成为新飞的控制者,期望未来套利离开。

    可惜10年过去,新飞在激烈的家电市场竞争中不断没落,原本一手好牌也被新加坡人打烂。

    当年入主新飞之际,丰隆集团还在中国物色了几家大有潜力的企业进入,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玉柴动力。

    想不到吧,玉柴动力竟然控制在新加坡人手中!

    一家在新加坡经营房地产的企业,来到中国,除了经营电器外,还要管理八竿子都不打不着的柴油机。

    尽管股份上还是国有股份占大头,但拥有玉柴29.3%股权的丰隆集团却拥有对经营活动的一票否决权,其派驻的财务官也拥有一支笔审核权。

    当年玉柴为了跑到纽交所上市,有些像金仰勇运作华晨上市的模仿痕迹,在招募战略投资者时把资金雄厚的丰隆集团引入,没想到吃了没经验的大亏,在资本运作上为了追求上市融资成功太过天真,签了不改签的协议,让新加坡人成为实际上的管控者。

    一直以来,玉柴的管理层以及地方政府,跟新加坡外资方都存在严重的分歧。外资每年要求大笔分红,同时阻止一切再融资高投入扩大市场行为,这让双方矛盾不断。

    每次闹大时,丰隆集团都会利用国际影响力以破坏招商引资条件为由,要求玉柴屈服。

    国家汽车产业政策规定,外资不允许控制国内汽车主机厂和发动机厂,股权比不能突破50%。但玉柴这里,丰隆集团凭借经营和财务否决权实际上拥有了操控玉柴的权力,从侧面突破了国家的产业政策。

    因此,玉柴所在地方政府南桂省,听闻中华集团有意收购后,打算借力解决这个历史遗留烫手山芋问题。

    昨天还大骂对方是小偷,没想到第二天对方就可能成为自己新的主人,玉柴方面感觉到不是自己不明白而是世界变得太快。

    韩皓对玉柴的收购,不单是中新两国首富之争,也成为了中国国内资本跟先期进入中国的境外资本的一次对决。造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