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人生无常
    “爸被车撞了,眼下正在县医院抢救,妈已经拿钱赶过去了。网『.%”

    韩雨见到弟弟,大哭着对韩皓说。

    “轰——”

    韩皓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自己的精神世界支柱塌了一半。父亲韩永福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他出了事一下子让韩皓无从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本来一切事情都好好的,自己买了衣服,晚上父亲回家时就会第一时间送给他当生日礼物。届时,一家人还要谈论自己上大学后美好蓝图,父亲少不了还会唠叨让自己带个女朋友回来探家门。

    所有的一切都很顺利,整个家庭蒸蒸日上,却突然遭遇到如此巨大的变故。

    天有不测风云,韩皓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不行,爸倒下了,现在我就是家里唯一站着的男人,我必须得做些什么,一个来自心底的声音在脑海中大声回荡。

    “皓儿——”

    眼球动了动,韩皓耳边传来姐姐韩雨的大声呼叫,他缓缓回过神来。

    把噩耗告诉了弟弟,就见到他立即一动不动犹如傻了一般,韩雨不知所措只好在旁边大声呼喊弟弟的小名。

    “嗯……姐,你别担心,一切还有我。你……你先去通知姐夫,他在邻居打麻将。我去借点钱,十五分钟后在店里会合,咱们一起出去县医院。”

    经过最初的迷茫后,韩皓大脑里开始有条不紊分析当下的情况,给出合理建议。

    骑上姐夫的摩托车,韩皓飞赶到镇上的储蓄所。

    “抱歉,麻烦让一让,等着钱去医院救命!”

    一进储蓄所大厅,韩皓掏出存折大声喊道。

    平时乡里乡亲,得知韩家出了事,营业员加急办理,刚存进去的5oo元又回到了韩皓的挎包内。

    “谢谢——”

    满头大汗的韩皓走出储蓄所前给所有热心人鞠了一躬。

    回到店里,姐夫庞爱国和姐姐韩雨已经关了店门,合骑另一部摩托等候韩皓,三人会合后分乘两辆摩托车朝县城疾驰而去。

    到了县医院,母亲王桂芬正在不断擦拭眼泪,见到韩皓等人赶来,她便忍不住和女儿韩雨抱在了一起。身为家庭主妇,平时干点农活,王桂芬实在无法独自一人承受忽如其来的意外。平复了情绪,她才开始断断续续向韩皓等人介绍具体情况。

    刚才交警来过,私下透露肇事司机已经被警方扣留,初步判定是他酒后驾驶解放牌货车撞到了对面骑着摩托车正常行驶的韩永福,在事故中要承担全部责任。

    目前韩永福正在急救室抢救,据说情况十分危急,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

    来得太过匆忙,王桂芬只从家里拿了3ooo块钱来医院交费,看样子是不够抢救支出。

    “妈,我借了一些钱先垫上,老爸吉人自有天相,会挺过这一关。”

    韩皓年纪最小,现在反而他成为了众人之中的主心骨,他拿起病历本去收费处交费。9ooo块的赛车奖金,韩皓不能明说,只好以借朋友名义掩饰。

    姐夫庞爱国老实,见世面不多,但有一大嗜好爱打牌,紧急关头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啥主意。

    当初韩雨闹死闹活要嫁庞爱国,韩永福一开始并不同意,他评价女婿养家糊口可以但不是财的料。

    农村人有口饭吃就行,韩永福最终拧不过女儿的执拗,尤其她出嫁时肚子已经有人,只好点头同意了这门婚事。摩托车现正大举进入国人家庭,因此庞爱国修车生意还可以,加上韩雨要养小孩对钱管得严,虽然丈夫好赌点小钱,但总体生活还是往上走。

    “病人需要输血,家属来一下。”

    一名护士急匆匆从急救室来跑出来喊道。

    “抽我的,我是病人的儿子,血型是o型。”

    韩皓急忙自告奋勇走上前。

    “我也去,我是病人的女儿。”

    韩雨这时候也主动请缨,毕竟父亲自小就疼爱自己。

    经过血型比对,最终韩皓合适输血,而韩雨没通过。

    县医院条件有限,血库备用的血量不多,韩永福车祸送来后失血过多,到了医院就陷入了昏迷状态。

    “6oobsp;   抽血室内,护士看到读数正准备拔下针头,却被躺在床上的韩皓阻止了。

    “再抽2oocc吧,生物课学过健康成年人可以承受oocc的量,再说了他是我爸。”

    脸色苍白的韩皓尽量挤出笑容说道。

    “好吧,身体有不舒服,你赶紧说。”

    护士想了一下后回答。

    看着血液不断从手臂流出,韩皓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感觉到眼前有金星在闪,但为了父亲他依旧在咬牙坚持。

    “好了,你躺一下,这里有白糖开水待会喝。”

    这个年轻的小伙一声不吭,脸色白,硬是献了oocc的血量,让这个护士心里都有些感动,因此她的语气不由温柔了许多。

    “谢谢。”

    闭着眼睛调息,韩皓点头感谢了护士的好意。

    没吃午饭,又遭遇精神上的巨大打击,现在还抽了大量的血离开身体,所以韩皓一时半会有些难受,头涨得厉害。

    缓缓睁开双眼,用颤抖的手把床边的搪瓷水杯送到嘴边,韩皓喝了一小口糖开水。

    一阵热浪顺着喉咙下肚,立马感觉舒服了许多,他马上一口气把杯里开水喝光。在床上躺了一会后,韩皓终于感觉眼前的金星消失,头也舒服了许多。

    回到抢救室前,韩雨已经打庞爱国去打快餐回来,中午一家人听到消息没来得及吃饭就赶过来。

    “皓儿。”

    母亲王桂芬看见脸色苍白的儿子回来,赶紧上来挽起韩皓的手臂查看状况。

    “妈,我没事,就抽了点血。爸会挺过这一关,咱们家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亏心事。”

    身为在场的唯一男人,韩皓不由硬着头皮站出来安慰母亲。

    不一会,姐夫庞爱国打了快餐回来,一家四口在过道上囫囵吞枣般把午餐应付过去。有东西下肚,韩皓感觉脸上的冰冷感终于消退,他开始恢复了一些血色。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未知的等待是最痛苦的煎熬。

    直到下午三点半,急救室的大门才打开,走出来一脸疲惫的主治医生。

    “命救过来了,但病人头部遭遇猛烈撞击,一时半会苏醒不了。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说不定在精心护理情况下,病人会凭借坚强的意志苏醒过来。”

    听到命保住了,包括韩皓在内的韩家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只要人还在,其他问题都好办。

    “我爸的情况是不是书上说的植物人状态。”

    韩皓见识多一些,他开口问道。

    “类似吧,因为大脑是很神奇的部位,有人第二天就会醒过来,也有人要花上漫长的时间。”

    本来想说有人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但主治医生为了顾及病人家属感受,还是换了一种表达方式。

    韩家人千恩万谢送走了帮忙抢救的医生护士,连续抢救工作几个小时,他们非常辛苦。手术后,韩永福已经被送往重症病房监护,家属还不能进去探视。要连续观察4小时,如果病情稳定,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看护。

    父亲韩永福住院,肯定需要有家属在医院陪护,韩皓经护士指点,以父亲名义多开了一张普通病床,能够在医院留宿。

    “姐,你陪妈回家休息吧,我守在这里,反正要过两天才能见到咱爸。晚上,你让姐夫帮忙送几件我换洗的衣服过来就好。有什么我会用医院电话打回家通知你们。”

    不自觉当中,韩皓在父亲病倒的情况下,接替了家里主事人的地位,把事情一一吩咐下去。993年,固定电话属于奢侈品,韩永福为生意需要托了关系,花了4999元才安装上。

    离开前,王桂芬悄悄从裤兜里面掏出一百多块零钱给韩皓,算是他在医院的伙食开支。韩皓不想要,但母亲让他不用声张,免得给韩雨夫妻两人看到。

    韩皓身上还剩了o元现金,刚才交费只存了5oo元进去,拽着还保留着母亲体温的零钱,他感到了母亲对自己浓浓的爱,也感受对自己前途的深深迷惘。

    庞爱国骑车载着王桂芬,韩雨则跨上刚才韩皓来的摩托车,三人一起离开了县医院。

    送了母亲回家,韩雨夫妻俩也回到镇上自己的小家。

    “妈妈——”

    一进家门,韩皓的小外甥就冲过来抱住韩雨的大腿,三岁来的小男孩正处于精力充沛阶段。

    安抚一下儿子,便把他打去找婆婆带,韩雨回家找起了存折,父亲病重住院,身为女儿她不能不有所表示。

    “我准备取5ooo块给我妈,算是我爸看病的钱。”

    韩雨转头对丈夫庞爱国说道。

    “那么多!再说你爸家里比我们有钱多了,咱们经济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手头一向来不宽裕。”

    自己一年到头辛苦下来也就攒个一万出头,现在妻子一下子要拿走半年积蓄当岳父医疗费,庞爱国听了一下子接受不了。虽然岳父平时对自己不错,但韩家是韩家,庞家是庞家,现在状况下听起来岳父的后续医疗费少不了要花上一大笔钱。

    “你……我弟弟刚才就找人借了至少5ooo块,你又不是没看到他挎包的钱。我作为姐姐,总要帮忙分担一下吧。”

    本来父亲突遭大难,韩雨已经心急如焚,现在丈夫却在金钱上分得清清楚楚,中让她一时觉得委屈掉起了眼泪。

    “给钱可以,但我不同意给那么多,毕竟咱们家儿子小轩9月份就要读幼儿园了。你弟弟背后是韩家,大家知道他家里有钱,要是换了我们庞家,你看有谁能二话不说借给你5ooo块?”

    妻子落泪,庞爱国硬着脖子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

    两人间,一时开始怄气,谁也不说话,屋内气氛僵了下来。

    “最少3ooo块。”

    最终还是韩雨退让,她报出了心里底线数额。

    “可以。”

    一人让一步,庞爱国同意了妻子的提议。

    回到家的王桂芬同样在翻箱倒柜找存折,一向来都是丈夫韩永福管家里财政大权,现在人倒下了,她必须清点家里的财产状况。手里头两本存折,一本是厂里的财务,另一本是家里的资产,明天一早王桂芬就打算上储蓄所打存折,了解家里的实际收支情况。

    想了想,她又从自己的衣柜夹缝处掏出自己的存折带在身上,上面是她多年来偷偷存下的私房钱,目的就是为了给儿子韩皓娶媳妇用。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桂芬抹了抹眼泪,独自一人虔诚地到自己专门从普陀山请回来的菩萨神像前,烧香祷告祈求菩萨保佑韩永福早日康复。

    不一会儿,韩皓的大伯,三叔和小姑都一起过来,他们也知道了韩家老二韩永福的不幸,本来想到医院看望但见王桂芬回来,便一起结伴上门探望。

    最坏的结果没有生,最好的情况也没有实现,得知韩永福陷入了昏迷状态,韩皓正在医院陪床,同辈兄弟姐妹们都不胜唏嘘,各自放下ooo元后离开。

    傍晚庞爱国送衣服到医院时,却现小舅子不见了踪影,不知道韩皓到底去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