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偶遇邂逅
    韩皓一个人在医院待得无聊,问过护士了解到父亲韩永福病情平稳,看了看天色快到晚饭时刻,便一个人离开医院到县城街上闲逛。Δ』Δ』Δ网 .

    说是闲逛,其实韩皓的行踪一直围着县物资局的宿舍打转,他出了医院大门便鬼使神差来到这里,因为物资局家属宿舍里面住着高三年级男生的梦中情人萧芊妤(读作yu)。

    萧芊妤品学兼优,又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大小晚会主持都是她。韩皓从镇里初中考入县城虎山高中第一次见到萧芊妤时,就在心里惊叹她是自己此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女子。

    原来镇初中里的女同学跟她比起来,真是天上地下,在情窦初开的年纪,萧芊妤早早便占据了韩皓的内心世界。

    可惜萧芊妤一直在学校里都是高不可攀的举止,让韩皓只能在远处旁观而不敢上去惊扰对方。韩皓成绩中等偏上,和重点班的萧芊妤只隔了一道墙,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同样横着一道厚厚的墙,在学校众星捧月般的萧芊妤又怎么会注意到韩皓这个普通班的黝黑高个男生呢。

    高中三年韩皓跟萧芊妤唯一的对话还是生在校图书馆,当时他正在阅览室看书,结果耳边传来了“对不起,同学,麻烦让一让”的天籁之音。

    这个场景韩皓记得非常清楚,当时萧芊妤难得露出了微笑,长长头下高挺鼻梁两侧的眼睛又大又好看,配上她深邃立体的五官搭配,犹如电视里的大明星般光彩照人。

    在梦中,韩皓曾多次重返到这个时刻,可惜在梦境里他同样无法跟萧芊妤多做交流,只是傻傻地看着对方远去。

    高考成绩公布时,萧芊妤以全校第三的成绩考取了浙海大学的王牌专业——英语语言学。据说该专业每年出国留学率都高达榜,993年能到国外留学是一件非常让人羡慕的事情。

    为何韩皓知道萧芊妤的住址呢?

    就因为在高考前不久,韩皓偷偷一路跟随萧芊妤回家,知道了她家的地址。

    对自己的情况韩皓心知肚明,他不敢奢求萧芊妤对自己青睐有加,只是为了却心中的遗憾。

    读大学就各自分飞一方,同一个大城市不同学校,自己再想偷看萧芊妤已经不可能,因此知道了少女的家今后终归有个可以找寻对方的据点。

    其实以韩皓的分数是可以报考省外一所大学新开设的汽车工程专业,名义上是为了离家近一点选择了省城江州读大学,实际他是为了离萧芊妤更近一些。

    “小妤,家里没盐了,你去楼下买两包回来。”

    正在厨房做饭的萧芊妤母亲对她吩咐道。

    “好的。”

    萧芊妤合上书本,从自己的卧室出来,准备换鞋出门。

    “再转一圈就回医院。”

    韩皓心里在自我安慰,他心知自己其实一直在做无用功。

    抬头望向家属楼下,突然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萧芊妤居然真的下楼而来。

    韩皓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居然让他真的等到了对方。

    不过接下来韩皓却立即转身背对目标想找地方躲起来,因为他不敢让萧芊妤看见自己,也不敢上前主动搭话。

    面对一贯来高高在上的梦中女神,韩皓已经习惯了躲在一旁偷看对方,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暗恋吧。

    一个人在角落里偷偷思念对方,明明很想和对方说一声你好,却永远都开不了口,宁愿一直卑微地远远看着对方。

    “上去吧,再不上去就没有机会当面说话了,今天在医院你的表现很好,待会你也会出色应对。记住,你是韩家的大男人。”

    心底里一直有个声音对韩皓大声呼唤,把他从犹犹豫豫想躲起来的状况里拉回来。

    “敢赌未必输,爱拼才会赢。”

    脑子放空,韩皓在心底喊了句虎山人壮胆话,快步向萧芊妤的方向走过去。

    看到萧芊妤走进路边的杂货店,韩皓也随之跟着走了进去。

    店铺很小,萧芊妤很快选好了两包盐,准备走到柜台结账。一旁的韩皓见状,随之拿起一袋饼干也走到收银台前。

    “咦,你不是萧芊妤吗?真是好巧,我是隔壁班的韩皓,韩信的韩,皓月当空的皓,朋友们称呼我是月下追韩信!你好啊,之前我们在校图书馆见过。”

    韩皓装作偶然碰见萧芊妤的模样主动问候,与此同时他心里一直在对自己暗示“不要着急,就当她是来修车的客人对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如同常人一样。

    “哦,你好。”

    眼前突然冒出来一个肤色黝黑的大男生,看上去目光很清澈,知道自己的名字,萧芊妤没有直接拒绝对方,只是冷冷地问候了一句。其实她没听清楚韩皓名字,但“月下追韩信”这几个字倒记住了。

    “我妈说另一种牌子在我们浙海省产的盐好吃一些,便宜又实用,我去给你拿来。”

    不等萧芊妤回话,韩皓就到货架选了两袋另一种牌子的食盐拿过来。

    “相信我,不信你问问老板平时大家来买盐是不是选这个牌子包装。”

    把两袋新盐放在台面,韩皓转头询问店铺老板。

    “小伙子说得不错,当地老年人认准这个牌子,不然我也不会多进货。”

    戴着老花镜的店老板为韩皓做了证言。

    “哦……那我就换这两包盐吧。”

    萧芊妤迟疑了一瞬间便做出了更改决定。

    初战告捷,韩皓越对自己有信心,尤其现在可以近距离闻到身边少女一头乌传来的皂角香味。

    “嗯……这位韩信同学,谢谢了。”

    忘记对方叫什么名字,萧芊妤随口把脑海中的记忆说了出来。

    “客气。”

    韩皓抑制住内心的高兴,女神萧芊妤居然对自己说了谢谢,他故作镇静留下来为饼干付钱。

    待萧芊妤离开后,店老板摘下老花镜,意味深长地对韩皓说道。

    “之前我见你在门前溜达了好久,现在得偿所愿了吧,小伙子。刚才主动配合你,该如何感谢我?”

    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居然一下子就被人看光,韩皓脸上火辣辣,转身到货架又拿了几样零食,算是报答店老板的相助之情。

    “妈,这个牌子的食盐怎么样?原来我拿的是另一个牌子,结果店老板推荐这个说好用。”

    回到家中,萧芊妤故意询问母亲道。

    正在炒菜的母亲李玉梅看了一眼,见正是自己想买的牌子。

    “这个牌子确实不错,前段时间缺货我才换新的,刚才你出门我本想嘱咐你留意看看这个牌子,你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说。”

    得到母亲肯定的回复,萧芊妤才放下了对那个叫韩什么的男生的戒备心理。

    “吃饭了!”

    李玉梅把刚出锅的肉菜盛到饭桌,招呼女儿吃完饭。

    自懂事起,萧芊妤就记得父母两人天天吵架,她只好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捂住耳朵大声朗诵书中的句子以此躲避父母之间的战争。

    初中时,激烈的争吵声终于从萧芊妤的世界消失,与此同时带来的却是家里冰冷的沉默。因为她的父亲萧建平无法忍受和母亲李玉梅在一起生活,主动搬离这个家并以性格不合提出了离婚申请。

    又经过近两年时间的撕扯,父母最终离了婚,萧芊妤跟随母亲李玉梅生活,父亲萧建平负责学费、生活费到她大学毕业。在搬离这个家不久,父亲就有了新欢,拿到离婚判决书后正式和那个女人重新组建了家庭,并申请调到隔壁龙湖县工作,还给她添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小弟弟。

    母亲李玉梅失败的婚姻让她常常以泪洗脸,幸好萧芊妤的学习成绩很优异,给了她极大的抚慰。因此,李玉梅把人生的希望都转移到女儿萧芊妤身上,这让萧芊妤压力很大,也让她早早在心底树立了逃离这个家的愿望。

    一想到考上大学后能够长期住校,萧芊妤居然心里感到即将解脱的无比快感。母亲李玉梅对自己好,这点萧芊妤承认,但她实在不想成为母亲对抗父亲的工具,也不想成为母亲人生的寄托,她应该有自己想过的生活。

    这些心里话,她谁都不会说,也不会写在日记本上,自从知道母亲李玉梅会偷看自己的日记本,她就再没有在笔头上吐露过心声。

    孤独一直伴随着萧芊妤的童年时光,因此不难理解她为何在学校都表现得一贯冷漠。

    “偶遇”女神的喜悦没持续多久,路边摊吃完晚饭回到医院大门前,韩皓又得面临父亲昏迷不醒的现实。

    父亲还躺在病床上,自己却出去找女人,韩皓不由打心底产生一阵自责内疚。

    “韩皓啊韩皓,想想你自己的处境,不要总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现在最迫切做的事情就是守在父亲的病床前期待他尽快康复。你总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其实你不过是构成世界的一粒小分子,渺小而又卑微,平凡而又庸俗。”

    前路漫漫,韩皓不由自主来到了人生的分叉口,迷茫是他当下最大的感受。

    在他回到病房时,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