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医院访客
    来人是家里工厂的两位小组长,他们带着水果和两袋麦乳精来探望韩永?2o??。中Ω┡』Ω网ん.*

    韩皓曾去过父亲厂里,因此对两人有印象。

    招呼两人就坐,韩皓感谢他们能代表厂里工人前来探望。寒暄一会,他们委婉地说出了另一重来意,就是这个月很快要工资了。平时都是韩永福直接负责现金,现在他病倒了,这个事情要有人出面处理。

    普通工人干活拿工资养活一家大小,韩皓理解他们的想法。原来想说明天给他们一个说法,但转念一想还是说三天时间,留给自己家足够宽裕的时间来周旋。

    看到韩皓给了他们一个肯定的答复,不枉费他们在医院等了好一会,见达到前来目的后,他们便起身告辞。

    “唉,一直关心父亲的身体问题,没想到他背后的工厂才是大问题。工厂是一家人的收入来源,全家人都指望工厂吃饭,如果父亲一直醒不过来,厂子到底要如何处理……”

    带着满腹疑问,韩皓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天色刚亮,就被附近病房的家属们吵醒,韩皓也起来洗漱。洗漱完,他跑去探望父亲,守在重症病房门口的护士说其病情稳定,照这样情况看下午经主治医生同意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看护。

    算是不错的开头,韩皓期望父亲下午就能苏醒过来,这样一切的不幸都能马上过去。

    王桂芬一大早就醒来,简单吃过两口热粥后,就在家里不停看时间,等候镇上储蓄所八点上班营业。一边心急如焚想马上赶到医院,另一边还要想先清点好家里的资产状况,等待时间内王桂芬忍受着双重煎熬。

    熬到开门时间进入储蓄所,王桂芬让柜员帮忙打印手中的三张存折,看到最终的数字她也不由惊呆了。工厂的存折金额最多,现在账上还有65万多,家里的资产有2万左右,最少是自己的私房钱一共也有7万出头。

    在国家媒体跨过万元户年代开始宣传十万元户时,自己家的资产已经轻松突破了百万大关。账上现金就有9o多万,还没加上占地几百平的工厂资产呢。这些钱,都是韩永福辛辛苦苦奋斗了几十年得来的劳动成果。

    从家里财产存折取了2万块,王桂芬打算让韩皓把昨天借来的钱还了,剩下的继续打入医院账户。

    韩雨早上来到娘家,现大门紧锁,纳闷自己的母亲去了哪里?在门口等了一会,才现王桂芬的身影。

    得知母亲是去取钱,韩雨也把从家里凑来的3ooo元送上当医疗费,之后母女俩骑着摩托车朝县人民医院赶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王桂芬没有把家里资产情况告诉女儿。

    到了医院,韩皓把早上得到的好消息告诉母亲和姐姐,下午没什么情况父亲韩永福就能转入普通病房。经过一个晚上提心吊胆,一家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三个人坐了一会,王桂芬借口不用韩雨守着,让她回家照顾外孙打她回去。病房内就剩下韩家母子两人,因为这一间病房虽然三个床位,但只有韩皓入住其中,其余两张床铺都空着。

    趁此机会,母子俩都由话要对彼此说。

    “妈,昨晚厂里的许叔和陈叔两人来医院看望,他们顺便提了咱们家工厂月底要工资的事,我说三天后给他们答复。”

    韩皓先把昨晚来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唉,我也是昨晚回家后才想起担心工厂的事情。工资是肯定要结算,大家乡里乡亲。现在你爸一倒,这厂里没了主心骨,这段日子要难熬……”

    现在已经把韩皓当做成年人,所以王桂芬也不瞒儿子,如实说出了心中忧虑。她今天也存了要找儿子商量如何处理家里工厂的事情。就算韩永福醒过来,也得在床上养伤小久,这工厂的运转却不等人。

    “皓儿,这是家里的财产状况,你看一看。我特意打你姐回去,就是不想让她知道详情。毕竟,咱们韩家以后是你来接班。”

    接过母亲递过来的存折,韩皓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如此小心思。

    “哇——”

    心中一惊,韩皓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多的数字,想不到自己家在当地也算是富农了。

    趁韩皓翻存折之际,王桂芬向他介绍了三本存折的区别。

    厂里的资金有65万,足够给工人工资,这是韩皓的第一个念头。家里的9万资产也足够维持开支一段时间,父亲的医疗费暂时也不用担心。至于母亲给自己的7万娶媳妇钱,韩皓觉得现在谈论这个为时过早了吧。

    “昨天你借了多少钱打入医院?妈现在把钱给你去还给人家。”

    王桂芬从包里拿出刚取出的2万块后说道。

    “5oo吧,妈,这事不着急,别人不急着用。”

    韩皓一听,赶紧推辞道。

    “傻儿子,做生意有借有还,你爸为何能开厂就因为信誉好。既然家里有钱,你就赶紧把钱还了。我还没问你到底从哪里借来那么多钱?”

    一听母亲王桂芬要追究钱的来历,韩皓赶紧接过5oo元并岔开了话题,免得被追究下来。

    “妈,咱们家的厂子你说让姐夫姐姐帮忙照看怎么样?”

    韩皓把昨晚睡觉前想好的方案跟母亲提了下。

    “不行,你姐夫是什么人还不知道吗?修下车可以,但管理厂子绝对不行,而且他好打麻将,一下子给一大笔钱经他手,不是把鸡送到黄鼠狼嘴巴引他犯错!你姐姐现在是庞家的人,何况咱们家的厂子,交到外人手上,我实在不放心。”

    王桂芬果断否决了韩皓的提议。虽然见识不多,但涉及到家产问题,王桂芬像母鸡护仔一样死死盯着。

    “那你的意见是?”

    既然母亲断然反对,想必心里早有计划,韩皓想听听她的建议。

    “我想你不是还有一个多月才开学嘛,这段时间家里的工厂就由你暂时接手,我在旁边协助管理。反正现在工人、机器、订单都有,咱们只要按之前的生产情况按部就班就行。说不定你爸过几天就醒过来了,只要过渡好这一个月就行!”

    王桂芬对未来还是挺乐观,她希望自家人处理自家事。

    “学以致用,现在家里就自己一个男人站着,硬着头皮也要上。”

    韩皓在心里想了一下,同意了母亲的提议,他打算暂时接手家里的工厂。虽然一头雾水,但客串修车常和人打交道,韩皓觉得暂时维持工厂的运转应该问题不大。

    既然定下来方针,韩皓打算趁此时间到厂里看一看,总得了解情况才能对症下药。

    当母子俩就处理家里工厂事情达成一致时,突然病房外传来一阵喧嚣,然后就看到一群人涌进来,其中打头的一老一少两位妇女带着三个孩子立马给两人跪下了。

    “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家老沈吧……”

    看到大人哭小孩也跟着哭,一时间病房里哭声阵阵,惹得隔壁病房的病人家属都跑出来看热闹。

    “起来,都说了让你们不要激动,吓到了二婶他们!”

    身后站出一个黑脸大汉,赶紧喝住正在下跪的五人。

    一阵鸡飞狗跳后,下跪的妇女小孩终于被旁人拉了起来,站着一旁直抹眼泪。

    经过现场情况分析,韩皓也知道了对方正是撞伤自己父亲的肇事者家属。原本内心对造成车祸的肇事者深恶痛绝,但看到对方家属可怜的模样,韩皓又不知道到底该怪罪谁。

    “二婶,我刘三啊,小时候你还抱过我。”

    黑脸大汉主动朝王桂芬打招呼道。

    原来他是王桂芬娘家的近亲,是今天来的说客,虎山县说大也不大,撞人的肇事者家庭居然还跟王桂芬也扯上了半分亲戚关系。

    对方沈家开大货车跑运输,日子过得一般,全靠家里男人挣钱回家。

    现在出了事故撞了人,车被扣了,人也被关进看守所,经济来源断了不说,交警那边还说要判刑处理,这让肇事一方的家属慌破了天,赶紧找人找关系来疏通。经人指点,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是到时定罪的一大重要参考,因此她们便打听到具体关系找熟人前来及时调解。

    “唉——”

    王桂芬此时也很无语,一桩车祸,弄得两家人都快到家破人亡的境地。

    沈家拿了万块钱来当医疗费,并承诺今后韩永福的医疗费他们负责到底,只求韩家将来庭审时能出具谅解协议书。

    “我们考虑考虑先吧。”

    看着对方又是下跪又是赔钱,旁边三个小孩还在不停流泪,王桂芬心里一软,几乎答应了对方的请求。不过还是婉转表示考虑考虑,毕竟丈夫没有醒过来,事情总要考虑周详。

    原本不想收下这万块,但对方家属看不收下钱,就立马又准备跪下求情,王桂芬只得拿在手中。

    好不容易送走对方一群人,一地鸡毛乱七八糟,病房里的韩皓是如此感觉。

    “妈,你看?”

    到底原谅不原谅,韩皓还得同母亲商量。

    “还能怎么样,他们都这样了,就当给你爸积德吧。”

    王桂芬一脸疲惫地回答。

    至于将来法院如何判决,这是法律的事情,韩家人只求韩永福早日苏醒过来。

    留下母亲王桂芬在医院守着,既然对方送了万医疗费,韩皓便把自己5oo元再次到县城储蓄所存了进去。

    随后搭中巴花半小时回到自己家所在的沧海镇,韩皓先去姐夫的修车铺,把自己的“中华王”修好,没车真是不方便。

    经过一个夜晚的湿黄豆膨胀,油箱凹陷的地方已经恢复了原状,清洗一番后,韩皓把它安装回“中华王”的身上。

    “咚——”

    灌进汽油,它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气。

    “姐夫,我妈说谢谢你们,拿了那么多钱来医院。”

    临走前,韩皓作为韩家的代表出言感谢庞爱国。

    “见外啥,都是一家人,不帮你们帮谁呢。”

    庞爱国笑着回答道,额头的皱纹一圈圈,很是醒目。

    告别了姐夫,韩皓驱车前往家里的工厂,单枪匹马一个人去安稳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