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临时检查
    正纳闷为何门卫没通报就让这三个人进来,韩皓便看到生产线旁的许叔?2??全名许汉通一见来人便热情上前迎接对方。网┡.

    “韩皓,快过来见见张科长。”

    许汉通赶紧招手让韩皓过去招待。

    见状,韩皓只得带着一头雾水走了过去。

    “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钱江摩托采购科的张科长,旁边是质检科的苏主任,还有这位恕我眼拙应该也是厂里的大领导。”

    为何许汉通如此热情,原来是厂里的财神爷来了,韩家工厂主要的采购方就是钱江摩托厂。

    “老许,这位是我们科刚上任主持全面工作的马科长,他今天特地来暗访抽查供应商工作。”

    被誉为张科长的人主动介绍起围在中间的身材福中年人。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早上我就听到喜鹊叫,原来今天有贵人来啊!差点忘了说,这个年轻小伙子是韩厂长的儿子,叫韩皓。昨天韩厂长很不幸被车撞了,现在还昏迷在医院,所以韩皓暂时到工厂坐镇工作。”

    见许汉通提及自己,韩皓也主动朝钱江厂的三人问好。

    看到韩皓只是一个黄毛小子,福的马科长只是哼了哼以示回应。

    一听韩永福住院未醒,张科长就小声询问马科长是否继续行程。

    “既然来了就看看吧。”

    其实韩家的工厂不大,稍微转了一圈,钱江厂的三位科长走马观花,心思都不在产品线上,花了不到五分钟只是随意看了一下就好。

    韩皓见状,就是邀请他们到厂长办公室坐一坐。

    上了茶,韩皓也不知道说什么,对方三人也不说话,弄得气氛一时很是尴尬。

    “各位领导,我们一定保证按时按质按合同供应产品。现在后视镜的生产已经进入正轨,新开的摩托车外覆盖件模具很快到货,不久我们就能做出样品送到你们那检测——”

    硬着头皮,韩皓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正正经经简单汇报起工作来。

    刚说了一会,就看到许汉通在门口招手朝自己示意有事商量,韩皓只得中断汇报,抱歉地离开一会。

    “小韩,有些事我本来不该管也不该说,但今天既然碰上了就不得不说两句。之前呢,这些钱江厂的领导来,都是由你爸爸亲自接待,我也在一旁看到了些门道。今天啊,他们是检查工作来,又不是检查工作来,你明白吗?”

    许叔的话有些绕,韩皓不明白他的意思是什么。

    “他们啊,其实是来要打点的。这个马科长新官上任,我们这些供应商能不意思意思一下吗?把他伺候高兴了,咱们厂的产品才能有销路。你没看到咱们的熟人张科长都在一旁拼命巴结他!”

    见韩皓书呆子,许汉通急了,赶紧直白地朝他解释道。

    钱江摩托不是国有大企业吗?里面的官员不应该是为人民服务,为何要搞这些歪门邪道呢?

    一贯来在学校接受根正苗红的传统教育,韩皓一时无法适应接受社会中灰色的一面。

    “许叔,会不会是你们想多了。我刚才汇报工作,他们好像听得挺认真……”

    韩皓的话没说完,就立即给许汉通打断,对他的称呼也换了。

    “韩皓!现在事情十万火急,要是得罪了马科长他们,咱们厂每年的采购量就要打水漂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身上有钱吗,按一人ooo元标准,不,马科长得准备2ooo,赶紧准备车马费给人家。”

    韩永福平时对大家挺好,所以此时许汉通为厂子考虑就差光着膀子自己上阵了。

    普通人一个月工资4oo元不到,现在自己一个厂就要给他们ooo元,那么多的供应商,韩皓有些不敢想马科长他们走一圈下来,口袋中将会多出多少油水。

    心中正在天人交战,一边是说要坚决同这种送钱的不正之风斗争,另一边是说不送的话厂子将来倒闭你要负起主要责任,韩皓从未想过刚接手工厂第一天就要面临如此人性考验。

    “你把钱给我,待会我出面打点他们,你父亲醒来后你如实向他汇报,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许汉通恨铁不成钢之际,不得不找了一个妥善方法给韩皓一个可以接受的台阶。

    “唉——”

    重压之下,韩皓不得不默认了许汉通提出的建议。

    身上没那么多钱,必须要到银行去取,父亲办公室内只有ooo元现金不到,韩皓只能骑车去镇上储蓄所取钱,留下许汉通回去招待对方。

    骑着“中华王”奔驰在路上,韩皓感到十分憋屈,明明合同签了,为何还要搞合同外的小动作。此刻的他,从心底更能理解父亲韩永福支撑起这个家的不易。

    来到储蓄所,现人排起了长队,韩皓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插队取了5ooo块出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多分钟。

    回到工厂,他心感不妙,果然办公室内已经人去楼空,钱江厂的三位科长都已经走人,留下许汉通在一旁欲哭无泪。

    “唉……”

    拍了拍韩皓的肩膀,许汉通一声不吭走了出去,只留下呆若木鸡的韩皓在里面待着。

    为何工厂老板的办公室都会在保险箱中放上一笔现金,就是为了应付像今天的这样突情况。很不巧,韩永福前些天拿走了现金没补回来,所以侧面造就了今天的窘境。

    “只要产品质量好,应该不愁销路吧,大不了今后见面再把今天欠的车马费补上。”

    在心里安慰自己,同时韩皓也为不用送钱在心底感到一阵解脱,刚才弄得他天人交战内心焦虑极了。

    原本以为整个世界都是阳光笼罩每个角落,现在却开始现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存在着许多灰色地带,韩皓自小形成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在今天迎来了第一次强烈冲击。

    一辆桑塔纳正行驶在马路上,上面赫然是刚才在韩皓家工厂考察的三位钱江厂科长们。

    “马科长,韩耀厂的老韩,人挺识时务也上道,今天他儿子估计没经验,所以怠慢了您,您不要生气。”

    负责开车的张科长,真实身份是钱江摩托厂零件采购科的副科长。之前韩永福没少打点他,两人关系不错,所以见马科长面色不悦从厂里出来,他找了个机会帮说下好话。至于韩家工厂的名字他们一般简称为韩耀厂。

    “咱们今天主要目的不就是检查供应商情况嘛,既然韩耀厂的当家人倒下了,我就很怀疑他们的产品质量控制力到底如何!刚才你也看到了,他儿子就是个未出校门的雏儿。要是不合格的产品流入我们厂,到时出了问题谁负责!”

    咄咄逼人的态度,表明了马科长此刻内心的不满。

    “哼,还异想天开打起了摩托车外覆盖件的主意,不知道谁给了这个毛头小子如此大的胆量。苏主任,到时他们送来的样品,你可得好好检验,担负起从严把关,不让伪劣产品流入我们厂的重任。至于明年的合同,到时让他老子亲自到办公室找我谈吧。”

    马科长背后靠山很大,不然也不会虎口夺食抢到了工厂采购科正科长这一个肥差。钱江厂现在日子红火,许多省里市里的权贵关系户都托关系调来厂里,一大块肥肉不吃白不吃。谁都知道厂里的采购科科长,说话甚至比一般副厂长都牛,其中的油水也是异常丰厚。

    领导吃肉,自己跟着喝点汤,张副科长犯不着为了韩耀厂的事情得罪了新科长,他觉得自己说了两句好话已经对得起韩永福多年的交情了。

    回到医院,父亲韩永福果然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只不过依旧没苏醒。看上去父亲额头的白似乎多了一些,母亲王桂芬正用热毛巾小心替他擦拭。韩皓坐下,跟母亲简单讲了两句白天在厂里的遇到的事情,也提了遭遇钱江厂来人检查的事情。不过送钱失败的事情他没说,因为现在说了也没用,免得母亲担心。

    为吸取教训,韩皓提出要放万现金在厂里办公室的请求,也说了关于工人工资和采购材料支出的款项,母亲王桂芬把厂里存折交到他手里并告诉了他密码。

    “厂子将来就是你的,现在我只不过提前交到了你的手里,希望你不要让我还有你的父亲失望。”

    王桂芬现在全部心思都在丈夫韩永福的身上,具体工厂的管理她一窍不通,只得把重任落在了儿子韩皓身上。

    接过存折,韩皓感觉到书本上所说的重逾千钧是什么意思,重的不是存折,而是无形中落在肩头的责任。

    第二天,也即993年7月25日,韩皓回高中领取大学录取通知书。为了避免录取通知书丢失,所以填报志愿时老师一律要求大家把通知书地址寄到学校,由学校统一接收放。

    昨晚时,韩皓就隐隐兴奋得睡不着,不是因为能拿到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而是为了能再一次见到萧芊妤而高兴。

    自从上一次和她对话后,韩皓现在心里一想起萧芊妤就浑身通透心跳加,这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受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心里老是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般痒痒不止。

    重点批次和一本批次的录取通知书都到了,所有符合条件的学生在25号将集体回校领取。

    带着熊猫眼,韩皓几乎一夜没睡,他一直在设想白天和萧芊妤相遇时该如何搭讪。

    门卫刚开校门,韩皓就骑着“中华王”来到母校,他不知道萧芊妤什么时候来取通知书,所以他能做的就是第一个到学校然后开始耐心等待。为此,他已经预备好干粮和水,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

    来到图书馆二楼的后门楼梯,韩皓选择这里原因一是能看到每个进出教务处领通知书的人正脸,二是这里偏僻不容易被人现适合自己藏身观察。

    尽管曾在内心自责不关心父亲病情而去寻找女人,但韩皓还是无法抑制自己对萧芊妤的冲动,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看一看就很满足不会生其他事情。

    他自己的入学通知书没去取,就等萧芊妤来时一齐解决,从而达到接近对方搭讪的目的。

    躲在楼梯间的窗户,眼睛不眨地盯着教务处进出的人群,韩皓现了班上好几位同学的身影,但就是没看到萧芊妤的倩影。

    不会是她托别人代领了吧?

    韩皓突然想到了这一个可能性,如此一来自己不就如同一个小丑般傻傻地躲在这里一整天,结果现没有任何收获。

    正在纠结时,萧芊妤终于款款骑着单车来到教务处前,韩皓赶紧撒腿跑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