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初生牛犊
    模具试产工作交给了许汉通负责,韩皓第二天乐滋滋来到图书馆,准备继续上英语补习课。中┡网*.ん

    “昨天交代的课你回去看了没有?”

    萧芊妤一来就直接询问。

    “糟糕!”

    昨天从图书馆回去后,韩皓就一直忙着工厂新产品的样品试产,后来在厂里弄得很晚,回到家就洗澡睡觉。他忘记了还有这一茬事情,怪不得昨晚睡觉前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自己忘记做了。

    心里暗道不妙,韩皓只好老老实实的交代。

    “抱歉,昨天我们家工厂新产品开模测试,所以我把事情忘记了。”

    “学习要持之以恒,我不管你什么理由,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再有下次回家不复习就不要怪我中止补习活动!”

    家里工厂的事情你瞎参合什么,这都是大人做的事,萧芊妤以为韩皓故意偷懒,因此再一次强烈警告他。

    中止补习,就是韩皓现在的最大软肋,因此他赶紧一个劲向萧芊妤表示歉意,信誓旦旦保证今后一定每天完成她布置的课后作业。

    不经意间,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韩皓没想到萧芊妤生气起来如此让人害怕。

    原本他还想把自己以一己之力,促成家里工厂产品升级换代的喜悦告诉萧芊妤,以此证明自己的能力,没想到话没出口就被骂了一顿,韩皓更加不敢提及这个话题。

    “今天口语课取消,你先用一节课时间把昨晚应该复习的地方看完,待会我简单讲解一番。”

    人无欲则刚,韩皓内心中对萧芊妤有着强烈的幻想,所以在两人相处中一举一动都落于下风。反观萧芊妤,她只是把韩皓当成了一个教学试验品,公事公办底气十足,完全进入了教师角色。

    喜欢上一个人,一举一动都察言观色对其马是瞻,不经意间韩皓已经进入了这样的境地。他生怕自己惹得萧芊妤生气,因此老老实实开始捧着《新概念英语》第一册看。

    不知道是佳人在旁,还是韩皓注意力集中,他觉得这书比高中课本要通俗易懂多了,不知不觉进入了状态。

    看着韩皓认真,不时做些笔记,萧芊妤情绪才好转一些,她有些理解为何老师总喜欢学习认真的学生。

    时间来到:3o,萧芊妤又一次在韩皓依依不舍中毅然离去。尽管如此,韩皓已经十分满足,能跟萧芊妤一起学习,这是多少男生梦寐以求的事情。

    下午来到工厂,果然曹大川没见了身影,他真的辞职走人,韩皓惋惜之情很快被许汉通他们弄出来的样品兴奋感冲淡。

    韩皓修车时也摆弄过嘉陵、建设、钱江摩托车的原厂外壳,拿起新样品感觉和它们不相上下,因此他对自家工厂未来充满了信心。

    回到办公室翻开协议,上面注明了韩耀厂的产品如果通过审核验收,钱江厂将开始采购,韩皓仔细看了两遍觉得没有问题后便开始准备送样品去钱江厂检验。

    他找来许汉通和陈典,这两位父亲留下来的得力助手,询问送样品的手续到底如何。

    经询问得知,之前的样品都是韩永福打电话跟张科长说好,然后韩耀厂派人送上门检测。

    既然有惯例,韩皓便打算依葫芦画瓢,打电话询问张科长,让他帮忙联系检测部门。

    依照电话打过去,别人都说张科长外出视察去了,让过些时间再打来。放下电话,韩皓心想张科长他们肯定又去抽检暗访了。不死心打了传呼,依旧不见回电话,韩皓只好放弃了当天联系上对方的念头。

    钱江摩托车厂位于龙湖县,正在虎山县隔壁,从韩耀厂骑摩托的话一个小时左右可以到达。现在韩皓浑身干劲,心里一个劲地想推动新项目上马,他打定主意亲自上门找人。

    第二天一早,韩皓早早起来,把做出来的左侧盖护板5件新样品打包,准备送去钱江厂检验。左侧盖护板的成品率不错,因此韩皓先把其送去检验,至于剩下的4种零件样品也将随成品率提高而相应送检。

    “中华王”一路奔驰,载着韩皓和他的希望赶往龙湖县。

    来到钱江厂,气派的大理石大门上鎏金的龙飞凤舞厂名,让人到此不禁气势弱了三分。

    钱江厂是省属国企,由原来的龙湖机械厂展而来,从95年开始介入摩托车生产领域。到993年,已经成为浙海省的摩托车龙头企业,年销量达到5万辆,进入全国十强行列。

    趁着工人上班时间,韩皓背着包随人流混进了钱江厂内,占地5oo多亩的厂区,宽敞的厂房明亮的办公楼,让他感到大国企的声势。

    一路不断问人韩皓找到了采购科的办公室,正巧张科长正准备从办公室出来,两人撞了正着。

    “张科长!”

    韩皓热情地称呼,今天还真是赶巧了。

    一看韩皓,张科长张全友就立马认出来人是谁,这个毛头小子正是韩耀厂老韩的儿子。他怎么来了,为何门卫没有通报就直接放人进来?

    戴着满肚子疑问,张全友一把拉住韩皓,带他来到偏僻的过道。

    “摩托车外覆盖件的样品?”

    听了韩皓的来由,张全友没想到韩耀厂如此迅就做出了样品。当初韩耀厂介入外覆盖件的生产,不乏自己在其中给出了参考意见,因此张全友了解事情始末。

    “麻烦您看看”

    韩皓拉开背包,拿出了件外壳样品给张全友观看。

    用手摸了摸,经常跟供应商打交道,张全友一眼断定这件样品质量不错。

    “你爸情况好些没?”

    现在采购科都是马科长说的算,因此新配件想进厂必须得打通马科长的关系。所以张全友的第一念头是询问韩永福好了没,他如果来的话拉关系就好办多了。每次来,老韩都会给自己带上一两条软利群香烟,今天看这个毛头小子两手空空就敢进来,真是愣头青。

    “没,还在医院没醒来。”

    对方关心父亲的病情,韩皓不免心里感谢。

    “那天你也看见了,现在我们科换了新领导,所以新件进不进厂都得他说的算。”

    张全友沉思了一小会后说道。

    “那他在办公室吗?正好我现在就去找他。”

    韩皓想迈开腿朝采购科办公室走去,就被张全友拉住了。

    马科长马啸天胆子大,胃口也大,这些天和他一起共事,张全友算是领教了对方的厉害。前两天马啸天在韩耀厂吃了闭门亏,没捞到任何好处,早就对韩皓不满,已经放出话来要让韩耀厂好看。昨天为何没有回韩耀厂的传呼,便是存了这样心思。现在要是知道是自己让韩皓去找他,不得在心里对自己有想法,所以张全友赶紧制止韩皓。

    “马科长现在正在和别的供应商谈合同,这样吧,我给质检科打个电话,你把带来的样品先送去检验。如何结果合格,那么再去向马科长汇报会更有把握一些。”

    为了不让韩皓暴露与自己的关系牵涉到本人,张全友心生一计赶紧打对方离开。

    心想张科长说得也对,自己这次就只带了种新外壳过来,如果等全部5种外壳都经过检验再商量合同会更有说服力。现在又得到张科长的主动介绍,韩皓高高兴兴朝检验科走去。

    看着韩皓离去的背影,张全友内心暗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水深就敢一头扎进来。

    从龙湖县回到虎山图书馆,时间已经o:4o,韩皓急急忙忙跑进阅览室。现萧芊妤依旧在书桌前,他紧张的内心才放了下来,这次为了家里工厂的事情他不得不迟到。

    “抱歉,我帮家里工厂送样品到龙湖县的钱江摩托车,一来一回时间耽误,真是对不起了。”

    怕萧芊妤不相信,韩皓还拿出了钱江厂给出的样品收条。

    瞄了一眼,看到风尘仆仆的韩皓不像说谎,萧芊妤按捺住火的念头,冷冷地说道。

    “你不来课时照算,反正也不是我损失,但是我的教学计划不能停滞,你等会必须利用空闲时间补回来!”

    还以为又会被萧芊妤痛斥一顿,没想到今天她却轻轻揭过,韩皓不由感到庆幸许多。

    放下对工厂样品的杂念,韩皓继续开始了英语补习计划。

    随后一个星期,韩皓又把剩余4种新外壳的样品送到钱江厂检验,回到虎山便开始满怀期待地等待好消息的到来。谁知道近半个月过去了,送出的样品犹如石沉大海,检验结果渺无音讯,韩皓打了好几次电话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让他安心等待。

    摩托车外壳新样品出来后,韩耀厂的工人也对新产品满怀期待,每次韩皓来到厂里他们都纷纷上来打听样品过检了没。钱江厂一直没有结果,这使得韩皓身上无形中背上了沉重的压力。

    许汉通也和冠迪厂联系,就模具的一些小细节做了改进,现在韩耀厂已经初步具备大规模生产新产品的能力。得知钱江厂检验一直没结果,许汉通让韩皓去打通关系,肯定是某一个环节卡住了。

    时不待我,韩皓决定还是主动出击,他在钱江厂刚上班时间找到了质检科。

    好话说尽,韩皓才从一个年轻刚毕业的质检员那里得到消息,韩耀厂的样品卡壳是因为上头有人了话的缘故。要想解决问题,关键还是在采购部那边,就这样韩皓得到了对自己而言异常宝贵的消息。不然依旧蒙在鼓里,傻傻在厂里等待没有结果的未来。

    “非常感谢你,今后有机会我一定报答你的帮助。”

    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现在朝着复杂方面走去,告别了好心人,韩皓心里堵得慌。

    上一次来时张科长就说是马科长说的算,从当时表现来看,张科长对自己家的产品成见不大,看来出问题还是在马科长身上,韩皓很快找出了始作俑者。

    既然来了,干脆就直接杀上门吧。

    “敢赌未必输,爱拼才会赢!”

    韩皓又用虎山人的口头禅激励自己。

    “喂喂,你是谁,怎么乱闯——”

    瞧准间隙,刚好有一个供应商从采购科科长的单人办公室出来,韩皓一个箭步闯了进去。

    突然出现的年轻小伙,让采购科的工作人员大吃一惊,赶紧叫停他的行为。

    张全友目睹了韩皓闯关的全过程,私底下为这个毛头小子感叹——年轻真好。

    韩皓对自己没有任何有实际意义上的“表示”,因此张全友便一直推脱没有指点他到底新产品卡在了哪里。今天看来韩皓是找对了目标,准备直捣黄龙,就不知他如何应付马科长这个吃拿卡要的行家。

    马啸天刚谈妥了一桩对厂里对自己都大有利的采购合同,刚坐下就看到一个年轻的身影闯进来,细看之下,他很快认出了来人是谁。

    他不找来,自己也正要找他谈谈,韩耀厂送检的样品第二次来马啸天就知道了,打电话让质检科扣下就为了让韩耀厂的人来找他。科长马啸天出面打了跟来的科员,把门锁上,屋内就剩他和韩皓两人单独面对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