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病来山倒
    “马科长,您好,我是虎山韩耀厂的韩皓,今天来找你是为了摩托车新覆盖件的事情。网 .半个月前,样品已经送到厂里检测,我想来听一听你的意见。”

    马啸天没有安排韩皓落座或者倒茶,关上门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批阅件,把韩皓晾在一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无奈之下韩皓只好先开口自我介绍。

    “检验样品是质检科的事情,你找我,我无能为力!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就请你出去,不要打扰我工作。”

    放下笔,摊开手,马啸天冷冷地回答。

    面对韩皓这样的毛头小子,马啸天拿出了足够官威来恐吓他。

    “上次您到我们厂里,是我没经验招待不周,我在这里向你道歉。这一次新样品的生产,事关我们工厂2o多名工人的生计前途,麻烦马科长指点一二。我本人还有厂里工人都会对您感激不尽。”

    热脸贴上冷屁股,面对故意的冷落,韩皓忍住内心的愤怒,为了父亲,为了家里的工厂,他不得不低声下气求对方。

    看到之前让自己白坐半天的毛头小子低下头来求自己,马啸天心里感觉爽透了。在他看来,当官不外乎就是权和钱,现在坐在采购科科长的位置上,他两样都享受到了好处。让韩皓低头,就是权力的作用所在。

    “让你们厂的新配件进厂不是不行,只是……”

    见自己的三板斧把韩皓打服了,马啸天开始了求财之道。

    来之前,韩皓就知道对方肯定要求回报,现在正题来了,他准备听对方的条件却现没了下。

    “有什么条件您尽管提,如果可以答应我可以做主。”

    马啸天笑而不语,原本想伸出两根手指头,后来一想马上换成了三根。

    看着马科长伸出的三根手指头,韩皓不确定对方到底想要多少好处费。

    “三千?”

    韩皓开口询问,心想这个价格可以接受。

    摇了摇头,马科长一脸失望模样,三根手指依旧立着。

    “三万?”

    咬着嘴唇,韩皓问出了自己觉得不可能的数字。

    依旧是摇头不语,韩皓没辙,只好一头雾水地等待对方揭开谜底。

    “三成,我要你们这次新合同利润的三成!”

    见韩皓不上道,马啸天直接说出了他的心理价位。

    三成!

    听到这个答案,韩皓简直觉得对方就像一个张大血嘴正等候自己送上门的怪兽,吃人不吐骨头。

    ”每个月保证3ooo套供应量,签半年合同,按现在的市场价供应!”

    眼前的毛头小子正在纠结,马啸天决定加大诱饵。

    韩皓以最低利润测算,摩托车新覆盖件5件套的采购价是6o元,其中利润2o元。3ooo套的话就是6万,现在对方要拿走3o%就是.万的回扣,韩皓在心里感叹这个马科长真是够狠。半年时间就可以从自己家拿走过o万的回扣,更不要说其他工厂进贡了。

    自己家对这个项目先期投资的成本,林林总总加起来至少有3o万,答应了对方的条件基本上等于白打工,仅回本没能多挣到一分钱。因为算上去自家工厂这半年纯利收入有25.2万,但要给工人开工资、交税、管理费用和前期成本折算,简直就是无偿为马科长这样的蛀虫打工了。

    “事情太大,我得回去考虑考虑。”

    韩皓当然不会轻易答应对方,毕竟在学校经手的钱都是以o元计算,现在动辄上万的大金额他得谨慎行事。

    “我给你24小时考虑的时间,现在是9:25,明天你在这个时间点前答复我的提议有效。不然过分钟,我的条件上调%,o分钟的话就是o%。明白了没有?”

    马啸天一副吃定了韩皓的语气,毕竟现在厂里的采购基本他说的话具有重要分量,尤其是外覆盖件这样技术相对不高的副产品他可以做到说一不二。

    不答应对方的要求,自己家工厂投资了如此巨大的新产品没有销量,工厂可能迎来破产。答应对方的要求,自己家就成为帮马科长这样蛀虫白打工的苦力,辛苦到头钱都被对方赚去了。

    更何况,马科长这样**裸要钱的吃相,实在让韩皓在心底里瞧不起他,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他自己光顾自己吃肉,连汤都不给自己喝。

    看到韩皓一脸不快从马科长办公室出来,张全友就知道马科长给他上了一堂生动的社会实践课。

    一路气鼓鼓从钱江厂回来,韩皓来到图书馆又晚了将近一节课,这些天来萧芊妤已经习惯了有一两天韩皓总会迟到的现象,不用说他又是在帮忙家里工厂做事。但韩皓没有告诉过她,自家父亲生的意外,所以萧芊妤并不具体了解韩家情况。

    今天萧芊妤一早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因为每月一次的大姨妈来访。昨晚睡觉晚了,半夜又踢毯子着凉,所以萧芊妤的脸色很不好看。本来想请假不来,但碍于老师的身份她又不好意思,平时一向要求韩皓严格,现在自己却打起了退堂鼓岂不是自打嘴巴。吃过早餐,喝了红糖水后,感觉身体好了一些,于是萧芊妤挣扎着来到了图书馆。

    等了老半天韩皓没来,萧芊妤正想趁机回家,没想到却听到了“咚——咚”声,这正是韩皓摩托车的标志响声,于是她离开的念头只好作罢。

    韩皓原本想又要被萧芊妤责斥,没想到对方只是轻轻说让自己看书自习,这让他有躲过一劫的念头。因为迟到理亏,所以韩皓低着头没有注意到萧芊妤苍白的脸色。

    肚子好疼,萧芊妤忍住疼痛不想出声,正想站起来走动一二,没想到眼前满是金星然后猛地一黑,直接瘫倒在在椅子上。

    “砰——”

    正在自习的韩皓听到响声一看,现萧芊妤闭着眼睛痛苦地坐在椅子上呻吟。

    “萧芊妤,你这么了?”

    一个箭步,韩皓心急地跑到萧芊妤身前关切地询问。

    “痛——”

    用力抓着韩皓的手,萧芊妤捂住肚子回答。

    肚子里传来的胀痛感,让她忘却了男女之别,犹如握住了救命稻草般呼救展现出本能。

    “嗯……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感觉到萧芊妤握住自己的小手冰凉,再一看她脸色苍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韩皓心中大急简单收拾东西后,一把抱起了萧芊妤匆匆忙忙跑下楼。

    迷迷糊糊,萧芊妤感觉躺在一个坚实有力的胸怀中,让她充满了安全感,于是她下意识把头朝韩皓的胸前靠去,紧紧倚住不放。

    “萧芊妤,你坚持住。”

    看到萧芊妤好像要昏睡过去,韩皓一边试图喊醒她一边抱着她骑上摩托车。

    载着一个半昏迷的病人,如何乘坐摩托车可是一大难题。

    韩皓启动车辆后,把萧芊妤扶上后座,然后用车厢里的摩托雨衣把两个人盖住,然后从里面找出绳子把两人的身体紧紧捆在一块,如此一来萧芊妤就能紧挨着韩皓的后背固定在后座。

    “坚持住,马上就好了。”

    “中华王”冒出一阵黑烟,缓慢朝医院方向驶去,韩皓时不时用手扶住倚靠在自己肩头的萧芊妤。

    萧芊妤好像做了一个梦,她感觉自己正坐在白马王子的马背上,幸福地抱住王子的身体,一起奔向快乐的远方。

    虽然意识不清楚,但萧芊妤却随着梦境想象顺手牢牢地抱住韩皓的腰部,把头紧紧地靠在他的后背上。

    正在开车的韩皓觉察到了萧芊妤的动作,以为是她知道坐在摩托车上要抱住自己。刚才着急时刻韩皓没注意,但现在他却感觉到后背上有两团柔软正紧挨着自己,一时之间竟绮念迸生,车头差点撞到了路边的行人。

    “韩皓!你自诩是一个正人君子,现在趁人之危算什么东西!如果身后的萧芊妤知道你如此想法,你有什么脸面见她!”

    心中大喝,韩皓摇摇头把不该有的念头把心底祛除掉,一心一意开车赶往医院。

    朗朗晴空,却有人披着雨衣骑摩托车招摇过市,这成为当晚县城人们的一大谈资。韩皓顾不得路人们投来的怪异眼光,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进口到达医院。

    从图书馆到县医院,韩皓只用了不到5分钟,但他却觉得犹如同过了好久好久。踩下车脚架,把车停稳,韩皓一手把雨衣甩开,此时可见他已是满头大汗。

    急忙把绳子解开,韩皓小心的把萧芊妤扶下车,然后继续一把抱着她冲进了急诊室。

    “护士阿姨,救命,她突然喊肚子疼,晕过去了!”

    看到一位年长的护士,韩皓着急地大喊道。

    见此情况,女护士赶紧推来一辆急救推车,协助韩皓把萧芊妤放了上去。

    “求求你,救救她!我马上去付款。”

    来到医院,韩皓知道钱很重要,赶紧去帮忙挂号并存入押金。

    这个时候,值班的急救医生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女生一头汗躺在推车上,立马上前查看情况。随后,跟着护士一起把萧芊妤推进了急救室。

    韩皓挂完号回来,隐约听到急救室内医生正在对萧芊妤问话,看来她已经恢复了意识。

    焦急地在走廊走来走去,不到一个月,韩皓就经历了两次在医院等待心爱的人急救。

    “护士阿姨,里面情况怎么样了?”

    过了5分钟,看到门打开,刚才推车进去帮忙的护士走出来,韩皓赶紧上前询问。

    “没事了,病人只是一时血压低,输点葡萄糖休息一下就好。小伙子,你女朋友生理期来时,要多关心她,不要让她接触冰冷的东西以及注意休息保暖。痛经的事情可大可小,年轻时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要年老常来医院报到届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亲眼目睹韩皓刚才抱着萧芊妤冲进来大喊救命,年长的护士对这个年轻小伙子奋不顾身守护女生的举动有好感,因此不免多提点他两句。

    “生理期、痛经”这样的名词,韩皓虽然在高中生物课时,听老师简单讲过两句,但又经过班上男生私下传阅《人之初》这样的启蒙杂志,也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谢谢阿姨了,今后我会注意。”

    听到对方说“生理期、痛经”这样的敏感词语,韩皓一个大男生有些难为情,但对方的好意肯定要感谢,尤其她还把萧芊妤称呼为自己的女朋友,这让韩皓心里暗自高兴一把。

    “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小声地询问,看到护士阿姨肯定的点头,韩皓谢过对方后走进了急诊室的临时病房。

    萧芊妤已经恢复了知觉,刚才医生已经把事情经过简单问过一遍,所以她大概了解生了什么情况。手上正在输液,萧芊妤心知应该是韩皓把自己送到了医院,居然因为痛经后晕倒在地,她有些不好意思见到对方。

    正纠结该以什么样的状态面对韩皓,萧芊妤就看到他走了进来,脸上顿时两片红云显现。

    “哦……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瘦肉粥回来。”

    其实不单萧芊妤尴尬,韩皓一走进病房,看到萧芊妤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看着自己,他也顿时难堪语塞忘记该说什么,只好胡乱一个人自问自答说了两句话后就跑了出去。

    得知萧芊妤是因为来例假的痛经引起病情,韩皓不好开口询问她病情如何,因为这话题实在很是敏感。在电视上播放泳装片段都会让人面红耳赤的年代下,可以理解此时人们的保守思维。

    骑上摩托车,到医院门口大排档要了猪肝瘦肉粥,韩皓也趁煮粥机会来了两碗现成的白粥送豆角下肚当午饭。

    这些天,韩皓因为要照顾父亲的原因,经常在这个大排档为自己或者母亲开伙,所以老板也认得他。

    “小伙子,又给你妈送饭啊?”

    听到正把猪肝瘦肉倒入滚烫热粥中的老板问话,韩皓不好直接回答,只得借着抬碗喝粥的举动嗯嗯两声遮掩过去。

    “老板,麻烦帮忙把粥放到冷水中泡一会,太热一下子吃不到。”

    韩皓脑子一动,吩咐老板把刚出锅的热粥放水里晾下。

    今天怎么如此多名堂,大排档老板虽然心里念叨,但依旧听从了指示,毕竟没人和钱过不去。

    用一次性饭盒盛着肉粥,韩皓骑车回到了急诊室病房。

    经过输液和休息,萧芊妤气色比来时要好上许多,此刻正是每天饭点因此她的肚子开始咕咕叫。

    刚坐起来按住肚子,就看到韩皓风风火火走了进来,手上正拿着饭盒。

    “不好意思,回来晚了。”

    韩皓熟练地把病床前的小桌挪过来,把饭盒打开,香喷喷的猪肝瘦肉粥送到萧芊妤的跟前。

    “谢谢!”

    看着韩皓进进出出,再联想他之前的举动,能一个人把自己弄到医院急救,估计他应该费了老大气力吧,因此萧芊妤自内心感谢眼前的大男生。

    “客气啥,你是我老师,弟子服侍老师天经地义。”

    用手摸了摸头,韩皓怪有些不好意思,他已经习惯了萧芊妤对他冰冷凶巴巴,现在突然得到夸赞反而不知所措。

    左手背上还在输液,萧芊妤只好用右手拿勺子开始舀起猪肝瘦肉粥,轻轻吹了一口气后送入嘴里,现温度正好合适,赶紧一口喝了下去。

    不知道是太饿,还是粥做得香,萧芊妤一下子狼吞虎咽吃了好几口,之前一向保持的淑女形象彻底没有了。

    吃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旁边韩皓还在一旁盯着,抬头望去就看到了男生正一副惊讶的神情看着自己,萧芊妤心中一急,脱口而出问道。

    “你要吃吗?”

    话声刚落,萧芊妤就现自己生了严重口误。

    “不不……是你吃了没?”

    第一句话,韩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萧芊妤居然邀请自己喝同一碗粥。第二句话时,他才明白自己之前没听错。

    “哦——我吃过了,你慢慢吃,我去看看摩托车锁了没。”

    两人共处一室,尤其刚才的话题实在是太过尴尬,韩皓找了一个理由退了出来,留下萧芊妤安心喝粥。

    在外面待了o分钟,估摸萧芊妤已经喝完粥,韩皓才进去,现她已经把粥都喝光。

    这时,输液的药水也快见底,韩皓赶紧喊了护士过来拔针。

    “哎哟——”

    在针管拔出的瞬间,萧芊妤不由邹眉头喊了一声。

    喜欢的人黛眉微蹙的模样,让韩皓在一旁看得入了神,跟萧芊妤接触越多,他便越喜欢上这个聪明而又冷漠的姑娘。

    “咚——”

    告诉萧芊妤她的书包在车箱内,不用再回图书馆取,韩皓打算直接把她送回家休息。

    尽管刚才已经乘坐过一次“中华王”,但那是在不清醒的条件下,现在直接跨上来萧芊妤感到有一阵吃力,她在心底暗道幸好今天穿了长裤,不然搭摩托车就不得体了。

    方才她要给回医药费,但韩皓却说没多少钱,先记账到时在补习费里扣除,这让萧芊妤对眼前这个黝黑男生观感好了不少。原本觉得又土又黑的对方,现在仔细看看,好像也不难看,憨实中带着一股阳刚之气。可能是因为相处久了,习惯了韩皓的扮相才如此感受吧,萧芊妤在心底自我安慰。

    “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萧芊妤在脑海中想到了这样一句古诗来衬托自己的想法。

    “坐稳了!”

    韩皓说了一句,然后松开刹车,“中华王”呼啸着向前奔驰。

    习惯了自行车的度,现在突然骑上摩托车,萧芊妤内心在扑通扑通跳。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今天确实是她第一次乘坐摩托车。

    紧张之中,萧芊妤偷偷抓住了韩皓的衣角,以使自己能有安全感。

    如风般飞驰,自由自在地翱翔,萧芊妤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新鲜的这一切,她现自己短短时间内就喜欢上了坐在摩托车上轰鸣前进的感觉。

    “中华王”在物资局宿舍楼前停下,韩皓告诉萧芊妤明天他有重要事情要办,明天得赶去一趟龙湖县,因此补习取消,正好萧芊妤可以在家休息。

    不管有心还是无意,韩皓的话让萧芊妤感受到久违的关爱,心里不由一暖。

    点头以示明白,萧芊妤接过韩皓递来的书包后快步走上楼。

    “砰”的一声,听到关门声确认萧芊妤到家后,韩皓启动“中华王”离开,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找母亲商量,毕竟明天就要给对方一个答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