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终于开张
    韩皓从7:3o就来到工厂办公室,一直到9:oo都没有工人主动走进大门来应聘外出推销员的角色。网Ω.ㄟ昨天还为自己演讲煽动能力自得的韩皓,不得不面对无人响应的尴尬局面。

    看起来激动人心的大饼,只不过是看得见吃不着的空中楼阁,与其外出折腾不如安心在工厂工作领一份摸得着的薪水,韩耀厂的工人其实根本就不是韩皓心中的目标人群。他们已经习惯了安逸,对目前的生活改变没有韩皓着急,大不了厂子倒闭他们换一家工厂继续打工就好。

    昨晚韩皓到医院把跟钱江厂合作黄了的事情跟母亲王桂芬说了,既然如此只能是另图他法,王桂芬没有怪罪韩皓的年轻气盛。她反倒安慰韩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反正厂子迟早要交到儿子手中,吃一堑长一智就当交学费了。

    在韩皓倍感失望锁门准备离开之际,一个弱弱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韩厂长,你昨天说的是不是当真,只要推销一个产品就能有提成?”

    韩皓转过身一看,一个比自己矮上一头的男孩正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等待答复。

    “你是?”

    在心中过了一遍资料,韩皓现家里工厂没有这样的工人,何况看上去对方应该只是初中生。

    “我叫王二宝,我爸叫王天顺,我妈叫冯英,他们都厂里的工人。我趁着暑假过来这边玩。”

    听到对方报出父母的名字,韩皓心中有印象,原来这个男孩是厂里工人的孩子。

    “嗯,不错,只要推销出去,件块钱,套5块钱。”

    虽然弄不清楚对方肚子里卖什么药,但韩皓依旧信守他昨天的承诺。

    “我朋友说他们家打工的工厂正打算要采购摩托车外壳,如果我有货的话可以拿过去瞧瞧,合适的话他们就要。”

    没想到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居然有了门路,韩皓一下子兴奋起来,万事开头难,只要跨过初始这一关就能迎来大展。

    “行!你马上带我一起拿样品去看看,如果谈妥了,提成一律算你的名下。”

    从厂里库房拿出一套样品,韩皓装进书包带着王二宝骑上摩托车,往他口中所说的目的地赶去。

    在路上,韩皓了解到王二宝口中的朋友是他来虎山后认识的老乡,他们这些来探亲的孩子因为同为巴蜀老乡关系熟识一起玩。

    昨天韩皓在厂里公开宣传卖掉新外壳就有提成,因此王二宝便留上了心,晚上出去和老乡玩时就一一询问,果然在一个老乡嘴里得知了门路。

    具体对方工厂有多大不清楚,来到一座破旧的厂房前,王二宝下了车去呼叫他的老乡出来。

    不一会儿,王二宝带了另一个和他同样年纪上下的男孩出来。

    “这是韩厂长,这里是我们厂刚生产出来的新产品。”

    王二宝主动介绍起韩皓的身份。

    这个新出现的男孩王二宝管他叫陈三,韩皓也随口而叫,陈三拿起样品看了几遍后,招呼韩皓随他走进工厂。

    眼看外面工厂陈旧,但进去里面韩皓现里面热火朝天,工人们正在翻新跟组装二手摩托车,已经有o多辆成品堆在一旁。

    陈三也不过是中间人,他把韩皓引到改装厂的老板跟前,让他们两个大人具体细谈,也算完成了王二宝托付的任务。

    既然来了,就看能不能争取做成第一单生意,韩皓心里暗道。

    改装厂的老板姓甘,他正从热火朝天的生产线下来。现在摩托车市场供不应求,一手摩托价格太高,他经过翻新改装的摩托车凭借低廉的价格大有市场需求。

    韩皓说明了来意,把新生产的外壳亮出来供对方检验。

    在此期间,韩皓假装不经意聊天,询问对方一些市场情况。譬如对动机,对方也说无论修旧,只要能跑,他都有需求。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韩耀厂专门为钱江厂大厂配套的零件,又经过c数码机床的模具加工,一看就是优质产品。

    甘厂长对产品挺满意,初步下定oo套,不过需要韩皓报价后才最终决定。

    给钱江厂的报价是6o元,为做成生意韩皓打算给甘厂长也这个报价,不过他留了一个心眼,没有直接喊6o,而是说了2oo元供对方砍价用。

    “o元!”

    甘厂长还价到o元,韩皓假装犹豫了好久才咬紧牙根答应下来。o元比自己心中6o元的低价要高出2o元,第一笔生意就多赚了一些,韩皓内心窃喜。

    因为市场价o元的产品跟韩耀厂的相比,质量上要稍逊一筹。现在韩皓给出的价格他认为可以接受,就一口同意报价。毕竟厂子里面的摩托车现在一直供不应求,就算是o元采购价,他整车卖出去依旧有大把利润。

    “动机,你们的采购价是多少钱?就是用在钱江摩托上面的7obsp;   韩皓多了一个心眼询问对方动机的采购价。

    “全新的话一个6o元,二手的话就得看成色出价了。”

    甘厂长想了一会后如实回答,他心想如果对方能搞来动机,那他为之深受困扰的动机难题也能随之解决,产量也能上去几倍。

    约定明天送货oo套,届时货款两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韩耀厂终于做成了第一笔新产品生意。

    得知完成了oo套的交易量,王二宝兴奋得跳了起来,因为这意味着他5oo块的进账,这已经比父母一个月工资还高了。

    回到厂里,韩皓再次召集工人们,亲自把王二宝的事例讲了一遍,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把5oo元奖金亲自到王二宝的手中。

    见此一幕,王二宝的父母才不得不相信了刚才儿子一直缠着自己说挣了5oo块的大喜事。

    “我的承诺依旧有效,件块钱,套5块钱,只要卖出去新产品,提成当场兑现。”

    只要动动嘴,5oo块就入袋,这让不少工人们沉闷的内心开始活跃起来,他们打定主意下班后也去找找门路,看能不能捞上一大笔外快。

    来到图书馆,不出所料韩皓今天由于成交第一单生意耽误了时间,所以又一次迟到了。

    萧芊妤已经在图书馆看了一节课的书,这一次韩皓迟到,她没有再冷言冷语,而是默认了补习课即将开始。

    “对不起,我又来晚了。”

    韩皓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老是让萧芊妤白等自己,他有些过意不去。

    “补习计划可能要中断了,因为我们家工厂出了一些情况,我未来时间可能要省内乃至全国到处跑,不能够每天按时来补习。”

    钱江厂合作谈崩了,现在韩皓必须为自家工厂寻找新的销路,时间对他来说异常宝贵,所以补习不得不中止。

    刚对韩皓有所期待,萧芊妤打算教学时态度更加亲切一些,就迎来让她恼火的消息。学习最忌讳就是半途而废,萧芊妤原本对韩皓升起的好感又恢复了原状。

    “之前预付的补习费我可不退,反正是你违约在先。”

    萧芊妤不知道为何心底冒出如此大的火气,她夹枪带棒地回答。

    “可以,毕竟是我违约在先。如果可以选择,我真的不会就此中止补习,但我爸住院了我不得已站出来替家里分担。”

    眼见萧芊妤脸色不快,韩皓情急之中把家里的实情相告。

    “我不管你们家的原因如何,总之我已经尽到了我的义务,你没有做到你的责任我不想管太多。”

    原本生理期中的女生就容易情绪多变,现在韩皓又来半途而废,这让萧芊妤内心一肚子火。

    “拿来!”

    面对萧芊妤突然伸手,韩皓有些不知所谓,顺着对方的目光才知道是要交回对方的《新概念英语》课本。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学生。”

    萧芊妤的突然变脸,让韩皓有些难受,但根源由于自己毁约在先,所以他也说不出太多理由。

    原本还期望韩皓能多解释两句,没想到他却如同闷葫芦般坐在那里不做声,萧芊妤一气之下,收起东西拿回课本转身就走。

    本来刚成交了第一单生意想跟萧芊妤分享一下喜悦,没想到却弄成了这样的结果,韩皓终于体验到什么叫做世事无常。

    罢了,等今后萧芊妤气消了再好好解释一番,韩皓坐在椅子上突然感到一阵疲惫袭来。短短时间,他从刚踏出高中校园的学生一下子成为了独立支撑起自家工厂的代理厂长,无论是家庭、事业,还是感情方面,他的肩头上都承担着太多的压力。

    父亲久病不醒,母亲一直陪伴在医院,不知道这样日子何时是头;工厂被自己用去大笔流动资金上马新产品,却丢失了大客户订单,随时有倒闭的风险;大学即将开学,但家里工厂现在又成了烂摊子,自己无法袖手旁观去上学;喜欢的人又跟自己翻脸怄气,韩皓真不知道该如何和萧芊妤重归于好。

    细数之下,韩皓觉得命运在这个夏天真是和自己开了大玩笑,在毫无准备之际,就要来到人生关头的十字路口。

    “敢赌未必输爱拼才会赢!”

    韩皓不敢想象太多,他现在只能拼尽全力去努力奋斗,用虎山人的口头禅激励自己。算是自我激励也好,自我催眠也罢,韩皓必须在内心寻找能支撑自己继续走下去的信念和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