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外出推销
    “钱江厂的动机零件缺货了?”

    在派人大规模采购了6台完整动机零件后,钱江维修部的动机零件供货紧缺了,现在对外是无机可卖的境地。网

    韩皓听完消息后也挺惊讶。

    “会不会咱们的小伎俩被现了?”

    庞爱国担心地问道。

    “照理来说不会,因为我们已经很小心了,何况卖出去的整机也没几台啊?”

    新交付给甘朝祥2台动机,如此小量应该不会在市场中引起波澜。推测还是钱江厂真的没货了,毕竟他们厂没有自己的动机生产线,现在装配的动机据说是从渝州那边采购运过来。

    一个劲猜测没有用,只能是静观其变了,韩皓让庞爱国安心把剩余的动机组装好出售。

    第二天一早,韩皓假装卖家来到钱江厂维修部,询问购买动机零件的事宜。从店员口中,韩皓得知了对方确实仓库没货,正准备从渝州采购回来。对方也在纳闷,为何这个月零件消耗量如此之快。得到这样的消息,他原本提着的心落到地上,只要没被现就能继续从钱江厂这里挣快钱。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赶赴渝州考察的信念,看看传说中的摩托车圣地是怎么样光景。

    回到厂里,就看到苗振华正襟端坐着在门卫室看报纸,门卫见韩皓回来赶紧把他叫过去。

    “他说是厂里新来的技工师傅要见你,我看他像国家干部模样,就让他在门卫室等你。”

    点点头示意知道,同时表扬了下门卫尽责和处理得当,韩皓亲自上前去欢迎苗振华的到来。

    “苗师傅,您这来得太早了吧?我还没心理准备欢迎您的到来。”

    苗振华放下报纸,站起来摆摆手回答道。

    “早日上岗有事做,不然天天看报纸怪无聊。还有以后不要喊苗师傅,多见外,就喊我老苗吧,毕竟要跟着你混饭吃。”

    那行,韩皓也不见外,立马就一口两口“老苗”喊上了,因为他不像牛大伟打心底仰望苗振华不敢造次,何况他还是代理厂长。

    来到二手日本机床前,许汉通、陈典两人知道韩皓新招了技师,也赶过来围观苗振华的测试出场秀。

    日本机床上写的日都在下方用胶布贴上了汉语翻译,尤其一些操作按键下面对应着,苗振华简单观察一遍后,按下开关启动了机床上手。

    然后他从自己的挎包拿出一个圆形钢块,又从口袋掏出一支粉笔,在钢块上画了一个锤子形状。

    随着机床的轰鸣声,划线、锯切、锉削、钻孔、研磨等步骤一气呵成,不到5分钟一把亮闪闪的小锤子出现在韩皓面前。这还不算完,制造锤子剩余的边角料,苗振华再次把它们投入到机床中。在他神奇的双手下,边角料犹如有了生命般在机床上翩翩起舞后脱胎换骨重生,很快一把小开口扳手、两把小锉刀又展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时候,韩皓终于明白牛大伟为何对老苗如此毕恭毕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工具,还是习惯用自己造的,顺手。”

    苗振华拿起小锤子对韩皓笑着说道。

    一旁的许汉通和陈典两人也都看呆了,他们何时见过有人能“人床合一”般随心所欲干活,这简直就是一个艺术大师在表演,举手投足间就显露出长达几十年的深厚功力。

    “厂里还有胶布吗?这机床的日语翻译有些错误,容易误导操作,我来改一改。”

    不等韩皓消化完他上一句话,接下来的话又让围观的众人差点跪倒在地。到底是什么运气,让韩皓招来了这样的一个大人物。

    韩皓心想自己看上去不像电视上演的真命天子,厂里也没什么钱,为何苗振华愿意屈尊来到自己家的小工厂。

    于是他客客气气把苗振华单独带到了办公室,打算聊一聊问问底细。

    “哦,其实我就是觉得好玩,反正退休在家里呆不住。昨天你不是和人争论说要造出中国人自己的摩托车动机吗?我听了挺感兴趣,就想来看看你能不能成功。”

    原来是这般理由,韩皓转念一想,激动地问道。

    “老苗,难道你会造摩托车动机?”

    “不会,说实话我还没见过它的内部构造,一直挺感兴趣了解下。”

    苗振华的回答泼了韩皓一头冷水。

    突然出现的牛人,韩皓必须得问一问来历,因为不寻常的情况下总有不寻常的背景。

    “以前在山里工作,后来厂子撤了,我就打报告退休带着老伴来浙海省跟嫁过来的女儿一起生活。”

    对方不愿意细说,韩皓大概了解是怎么回事,也就算把来历这事揭过去了。

    经过交流,韩皓也了解到像苗振华这样的人,他可以依据设计好的图纸加工出合格零件,但他不能设计出图纸对零件进行明创造。打一个形象比喻,就是苗振华像人的双手灵活能干,但其不能代替大脑的指挥作用,因为它们是不同的领域。

    原来是这样,韩皓终于明白了两者的区别,现在他要研动机,必须找来一个合格的大脑。如果有了大脑和手,那么仿制动机就不在话下。

    韩皓把苗振华带到工厂后边的库房,里面正整整齐齐摆放着从钱江厂采购回来的动机零件。

    “有点意思!”

    听了韩皓对零件来历的介绍,苗振华自言自语道。

    拿起一个曲轴,苗振华仔细研究了一番,嘴里在默默念叨着什么,看上去他开始投入到动机这片未知的大海中遨游。

    他还兴致盎然地站在庞爱国身边,看其如何组装出一台完整的动机,得到允许后还亲自上手学习,不一会就学得有模有样。

    韩皓把苗振华任命为厂里的顾问+总工程师,工资提高到6o元,负责解决一切跟技术相关的问题。

    过了一天,新招聘的牛大伟也顺利到厂里报到,一进厂牛大伟就屁颠屁颠寸步不离跟在苗振华身后,除非韩皓话让他过来。

    看到苗振华真现身在厂里,牛大伟还拉来了他读中专的一个同学,家住省内定海市的祝胜宏。祝胜宏分配去处也不好,被牛大伟一鼓动,便离开了家乡奔向虎山。他一来,立即也成为了苗振华的铁杆支持者,跟牛大伟一起成为了老苗的护卫二将。

    更让韩皓吃惊的是苗振华仔细查看了一番摩托车外壳的生产流程,然后取下c数码机床造出的模具用那台二手日本机床进行再加工,在原本模具的内壁上精雕上细纹,犹如人的毛细血管般精妙。

    把加工后的模具再上机生产,韩皓现一是成品时间缩短了3o%,因为毛细血管结构让塑料冷却度加快。这意味着生产率提高,成本降低;二是外壳产品凝固后就形成天然的纹路,再也不用打磨可以直接上漆操作。

    老天,这6o块请人花得也太值了吧,韩皓看着眼前的景象在心里大喊。

    “怎么样,我就说你捡到宝了吧。”

    牛大伟看着目瞪口呆的韩皓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说道。

    准备上门推销新产品,但又不知道目标厂在哪里,一出大门就犹如无头苍蝇般乱飞,韩皓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他想起来当初在钱江厂时跟别人交换过名片,于是顺着电话打了过去求援。

    轮毂厂的负责人听了韩皓的要求,笑哈哈提醒道国家有专门的摩托车生产企业目录,上面有整车厂和零件厂的地址电话信息,足够满足韩皓的要求了。正好他这里有,如果韩皓要可以转让本过去。

    这个消息可真是及时雨,韩皓原本一眼黑,现在有了这本目录的话眼前的路自然是开拓许多。

    亲自骑车上门取,韩皓握住对方的手不停感谢,《中国摩托车行业名录》里面正有韩皓急需的信息。

    “客气,今后有生意记得照顾老哥就行。”

    歪打正着,韩皓使用了他在生意场上的第一个人脉关系,也欠下了一笔人情。

    韩皓集合他新组建的销售队伍,除了招聘的人外,还多了祝胜宏和王二宝。王二宝尝到赚钱的甜头后就再也不想读书,一心想跟着韩皓干,见此他父母无可奈何之际只能随他去。毕竟儿子学习成绩不好,将来一样是外出打工,满了6岁不算童工,韩皓点头收人后就不再多言。

    上任后第一单生意就是王二宝带来,韩皓跟他聊了聊现他还挺机灵,既然不愿意读书那就跟着自己混吧。

    连同韩皓在内一共6个人,韩皓把大家分为3组人马。韩皓、王二宝一组,牛大伟、祝胜宏一组,剩余的田光明和高波一组,名字在前的人为组长负责计划安排。

    除了推销新外壳产品外,大家还担任着另外的任务,一是打听当地摩托车动机的行情,第二就是上门寻找能够为仿制摩托车动机零件的生产配套厂家。简而言之,除了推销外,还肩负着收集情报探路的重任。

    依照《中国摩托车行业名录》,韩皓打算先从虎山周边开始,他按照地域把周围县市分为3大块,每一组人马负责一个区域开始行动。

    把这本《目录》肢解,每组人拿着对应的内页开始寻址上门推销。

    “师傅,最新款外壳,厂里有需求吗?量大优惠。”

    “动机,你们缺货不?”

    “这个顶杆、连杆、活塞,你们能够做吗?”

    ……

    跟王二宝一起,上了长途大巴换公交,公交不到就打的士,的士不去就打摩的,韩皓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白眼,终于开始逐步了解摩托车这个行业,他对自己进入动机领域的前景充满信心。

    用了5天时间,3个小组终于把浙海省内的目录整车企业及附近小厂基本踏足,除了韩皓小组推销出6oo套外壳外,牛大伟组收获了2ooo套,田光明斩获22oo套。底价维持在65元左右,算上运费啥的挣得不多,但至少保证了工厂在未来3个月内可以开工维持。韩皓对这个成绩已经心满意足了,但最让他关心的还是交上来的情报汇总。

    经分析总结,果然动机很紧缺,许多小整车厂都急需采购,自己家工厂做的外壳虽然不错,但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价格成为采购的关键因素。散落在各地的配件厂,有许多可以制作对应的摩托车动机零件,但质量不敢保证。

    短短5天下来,韩皓就掉了6斤肉,可想而知这些天他的劳动强度,尤其欣慰的是王二宝年纪小但也一声不吭跟着韩皓到场跑,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

    王二宝推销了7oo套外壳出去,算下来提成一共是35oo元,如此高薪刺激他更是浑身充满了干劲。干一次抵得上爸妈每人近一年的收入,王二宝更愿意死心塌地跟着韩皓跑。更不用提牛大伟等人,干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挣到原来工资几倍的收入,更加立志在韩耀厂安家了。

    为鼓舞士气,韩皓特意给推销组每人预支了ooo元钱当奖金,因为按照惯例奖金一般要到年中年底才结算。

    放天假让大家好好休整,因为后天3个小组又要踏上旅程,这一次就是出省推销了。带着相同的任务目的,韩皓组西进渝州市,牛大伟组南下南粤省,田光明北上齐鲁省。这三大省份,都是国内摩托车产业红火的生产基地。

    “咚——”

    放假当天,韩皓骑车来到物资局宿舍楼前。

    自从上次在图书馆跟萧芊妤分别后,他就再也没联系过对方。萧家也没有电话,韩皓只好再次采取守株待兔方法看能不能等到萧芊妤露面。

    这段时间太忙,他都没时间找个机会向萧芊妤赔不是。虽然自己没有做错的地方,但韩皓依然希望不要中断跟喜欢女生的联系。

    可惜他百无聊赖等待了2个小时,依旧没有幻想中萧芊妤出现的身影。来到杂货店,韩皓要了一罐健力宝解渴。

    “小伙子,又是你啊。你等的那个女孩今天一早就跟她母亲到省城大学报到去了。”

    “真不凑巧……”

    店老板的话让韩皓倍感无奈,同一天不同时段,两个人就这样错过了。看来只能今后到大学去找对方,韩皓把计划写上了日程。

    又来了2罐健力宝,算是感谢店老板爆料,韩皓骑车赶去了医院。

    韩永福现在一直昏迷不醒,只能在医院护理维持生命体征,因此在韩皓提议下,在离医院5o米处,韩家租了一间民房。这样的话可以做饭洗澡睡觉,免得在医院看护的母亲王桂芬太累。姐姐韩雨时不时来替换母亲王桂芬值守,让她能够到民房做饭休息。

    休息结束,3个小组各自带着5oo元差旅费,分三个方向奔向了国内三大省份。

    虎山县所处的地级市海州市没有铁路,因此韩皓等人要乘大巴到省城江州去坐火车,去山城渝州市需要39个小时。在火车硬卧车厢上,韩皓意外看到一个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