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渝州之旅
    韩皓看到对方,对方也认出了他,看来世界真小。Δ Ω网ㄟ.『

    “虎山车神韩皓!”

    来人先说出口,看来韩皓的“虎山车神”称号还挺响亮。

    “龙湖郑南!”

    韩皓也认出来人就是之前一起赛车的本田王骑手。

    双方在同一节车厢里的不同硬卧铺位,看到韩皓后郑南跟人换铺,来到了韩皓对面。

    说实话,这是韩皓第一次出远门,领着的王二宝都比他有经验。渝州正是巴蜀之地,王二宝老家就在此地,带王二宝回去也算在当地有向导。

    出门遇老乡,他乡碰旧识,反正郑南就跟着韩皓、王二宝两人混在一块,好打39个小时的路途时间。

    经过简单介绍,韩皓了解到原来郑南居然是钱江厂的副厂长,这一次到渝州是出公差。具体干什么,韩皓不好打听别人的商业机密。

    而郑南也了解到韩皓居然是去渝州市推销摩托车配件产品,还是一位准大学生,真是互相都想不到对方的真实身份。

    得知韩皓是因为父亲出事才顶班打理工厂,郑南不由对他好感进一步加深。

    其实郑南这次出差,也跟韩皓有些许关系,他这一次就是到渝州去商谈明年摩托动机采购的事宜。钱江厂没有自己的动机,只能到处去全国各地采购,脖子上一直勒着绳子吃不饱。

    由于同属国企关系,经过浙海省政府出面协调,地处渝州市的嘉陵摩托厂同意每年高价提供o万台7occ动机。在摩托车供不应求的情况下,o万台明年肯定远远不够,因此厂里派了郑南到渝州谈判,希望能加大动机的供应量。

    本来他准备下个月中才赴渝州,没想到维修部那边打报告说零件吃紧,已经没有了库存,所以他提前出上路,顺带解决零件供应的问题。郑南丝毫不知道零件库存卖光的始作俑者就坐在他对面。

    郑南年纪比自己大,所以韩皓便以郑大哥相称,从他口中得知了许多摩托车行业的内幕。

    例如各地纷纷把摩托车厂作为工业支柱,许多企业不是寻求跟日a本品牌合资就是引进日a本车型生产,9occ动机明年将会是市场亮点,国内厂家的9o——25cc之间排量动机许多都是通过走私渠道进到国内等等。

    “有一次我经人介绍到闽湾省采购动机,我知道走水路进来的货见不得光。但介绍人一再拍胸脯保证合法没事,出了事他一力担着。于是我跟着他凌晨时分开车来到一处海滩旁,一看四处警灯闪耀,立马吓得屁滚尿流,心想完蛋了吧。接下来你猜结局如何?”

    混熟了,郑南也开始讲述一些所谓他经历过的奇事。

    “你们调转车头撒腿就跑,没被抓!”

    王二宝听得入迷,赶紧接话道。

    “没有,我们就大摇大摆地过去,然后把5ooo台动都运回来了。想知道为什么吗?”

    郑南又卖了个关子,王二宝赶紧点头,韩皓也被勾起了兴趣。

    “来路不明的货物当然是被执法部门扣押予以罚款、没收,但罚没的货物终归依法要拍卖处理,因此介绍人就是这一批罚没货物的现场买主。现场扣押,现场拍卖,现场放行。然后他再一转手,实际上货就合法流入了我们工厂,他们只需要动动嘴皮,最终负责买单的就是我。至于运货的船、执法的人、买单的介绍人中间有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反正我合法低价弄回了5ooo台动机,厂里也缓解了‘心脏’危机。”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郑南亦真亦假的一席话让韩皓也大长见识。

    “这样的生意应该维持不了多久吧?”

    看上去多方共赢唯一亏的就是国家税收,所以中央肯定不会置之不理,韩皓出声问道。

    “呵呵,你说的不错,据说上个月底国家就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执法联合行动,打断了许多走私途径。所以,这样看来明年动机市场可要热闹了。”

    为何郑南急着去渝州商讨动机供货协议,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原本遮遮掩掩偷进国门的动机数量大幅下降,僧多粥少,国内仅有的动机产量肯定会引起各方厂家的争抢。

    “为何你们钱江厂不自己研动机?”

    韩皓问出了关键问题所在。

    “唉,一言难尽。”

    这个问题,郑南也难说清楚,国企里面的争权夺利真是不好对外人言。造不如买,厂里领导还有人持有这样的观点。其实厂里早就提出研自己的动机,结果进度缓慢,人浮于事一直未能取得突破,制造出来的动机没通过验证。尤其现在厂里产品供不应求,效益过得去,市里省里空降了许多干部进厂镀金,外行领导内行,就更加没人关心推进动机的项目了。要不是技术水平过硬,郑南也早被排挤靠边站了。

    列车在奔驰,韩皓也得以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见识到各地的风土人情,终于体会到地大物博幅员辽阔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作为行家,郑南也看了韩皓带出来推销的新外壳,结实耐用,尤其工艺细节处理上尤为精细,问了一下价格,性价比很高。如果自己还把控着采购部,那一定会优先采购这批货。可惜自从马啸天来了后,采购大权就旁落,他没有太多话语权。现在动机要不是厂里管得严,郑南跟渝州那边同行关系好,不然也轮不到他出马办事。

    说起钱江厂现状,郑南也是一副无奈,之前厂子从小变大,搞得红红火火,大家劲往一处使。现在省里市里空降了不少干部进来,许多还把持着关键职位,弄得厂里普通工人怨声载道,人心开始散了。就好比,你辛辛苦苦弄出一块绿油油的菜地,现在却闯进了不少蛀虫在菜叶上乱啃,如果不及时清理,整个菜地都会被毁之一旦。但蛀虫却个个大有来头,轻易动不得,所以菜农们就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欺骗自己蛀虫吃饱后会自行飞走。

    韩皓没有知道自己是钱江厂副厂长身份就上来套近乎推销产品,郑南不由对他高看了一分。得知韩皓已经按流程选送样品到厂里检测,郑南便不再多说什么。马啸天现在有靠山都快嚣张到连厂长的面子都不卖,郑南自不会上前自讨无趣。韩皓也不会把自己跟马啸天交恶的事情到处张扬,一切靠实力说话,将来如何变化走着瞧。因此在外壳产品进钱江厂一事上,两人保持应有的默契,只蜻蜓点水没有进一步细谈。

    幸好选择了卧铺可以躺着休息,不然39小时的硬座,韩皓有些不敢想象,实在是太考验人的毅力了。

    从渝州火车站出来,韩皓、王二宝两人就跟郑南分别,毕竟双方各有工作任务,不过约好了回到家乡后有空再聚聚。

    渝州果然不愧为山城称号,抬头就能见到火车站就坐落于山脚下,远处就是浩浩荡荡的长江。依山而坐傍水而栖,习惯江南小桥流水风格的韩皓一来到渝州就被巴蜀之地的豪迈大气而触动。

    韩皓先得找住宿的地点,坐了一个多小时公交车来到嘉陵摩托车厂附近的招待所住宿。凭身份证订了一套双人房,简单洗漱后两人便开始前去厂区推销。

    跟韩皓想象中现代化厂房不同,嘉陵摩托厂呈现出一种历史厚重的底蕴,整个厂区沿用苏联式建筑风格整齐规划,陈旧巨大的厂房显示出它曾经历经的荣耀。

    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兵工厂,改革开放后响应国家号召军转民,嘉陵厂进而转型生产摩托车。94年跟本田公司合作,它引进投产了一代人心目中的经典车型嘉陵jh7o。

    工厂大门外,一辆辆大货车正排队等待着提货装车,侧面反应出嘉陵厂生产的摩托车供不应求。

    来到采购部,里面的工作人员一听是推销摩托车外壳,就不耐烦地把韩皓和王二宝轰走。

    “外壳我们下属分厂承包了,我们不对外采购。”

    一再追问下,对方才给出了拒绝理由。

    “我们做的外壳质量好,又便宜,可以订制并降低成本。”

    韩皓不死心拿出来外壳样品推销道。

    “最烦就是你们这些外地人来推销,都说了不需要。我们厂有规定,只允许采购下属分厂的产品。你们的东西再好都没有用!”

    本来也没寄太大期望能打入产量高达5o万台车的大厂供应体系,不过对方一刀切的死板供应链体系给韩皓留下了深刻印象。菜市场买菜都知道货比三家,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嘉陵厂神秘高大的面纱在韩皓心里扯下了半分。

    从工厂提完货离开的大大卡车上,韩皓看到了基本都是jh7o产品,还有极少数售价昂贵的jh25新品。单凭一款jh7o产品畅销了近o年没有进行大更新换代,韩皓在心里想嘉陵厂吃老本惯了,未来不求变应该竞争力会大幅下降。

    转而来到嘉陵厂的维修部,果不其然这里的动机零件比钱江厂还要多,市场上主流的动机配件都能在这里见到。韩皓来到嘉陵厂生产的7occ动机区域,就是钱江厂采购的型号,现这里也摆放着成套零件。估算了一下价格,现跟钱江厂定价一样都是3oo元成本,其中大有利润可图。

    他心中大喜,岂不是可以在这里克隆钱江厂采购模式,大肆购买动机配件,然后运回虎山去组装。

    韩皓不动声色采购了一套7occ的配件,果然营业员没问太多就把零件找全给了他。

    有戏,按捺住内心的冲动,韩皓在心中形成了一个计划,就是把嘉陵厂的零件搬空,趁时间差挣一笔快钱。

    不过在此之前,他依旧按计划到建设摩托厂考察了一番。建设厂生产的cyo弯梁车,同样引自雅马哈公司车型,跟嘉陵的jh7o一样,也是在94年左右投放市场,成为一代经典国民摩托车。工厂门口停满了提货的大卡车,主流产品还是cyo,它跟嘉陵厂一样面临一款老年产品打天下的窘境。不过建设厂的动机零件定价就紧跟市场行情,韩皓算了一下没有套利的空间。因此,韩皓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嘉陵7obsp;   韩皓来之前,就预计到可能会在渝州找到动机零件套利的机会,所以他把家里的钱都存入了工商银行新推出全国通存通兑的卡上。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之人,韩皓在附近租了一套民房,跟王二宝搬出了招待所就住在这里。棒棒工是山城渝州市特有的劳动工人,由于渝州市区就建在山坡之中,走街串巷需要爬坡上坎,因此货运搬运时需要用到人力帮忙。一根竹棒一对肩膀就是棒棒工吃饭的家伙。

    韩皓采取了在家乡用的方法,以编号对应形式雇佣棒棒工帮忙到嘉陵厂维修部进行动机零件大肆采购,短短5天时间就把卡上金额几乎消耗殆尽,其中包括了庞爱国把手头oo多台组装好的动机套现以及东拼西凑借来的3o万块。

    整整946台动机全套配件,韩皓及庞爱国几乎把全部身家都投入到这一次采购当中,堆满了大半个屋子。

    维修部突然冒出的大批量采购引起了嘉陵厂的警觉,加之郑南正好在洽谈合作时也说了钱江厂经历过同样的情况,经过排查很快大家都现了定价上的漏洞,心想不知道被哪个聪明人钻了空子。这次零件定价上的漏洞反应了大国企嘉陵厂、钱江厂内部体制僵化,对市场灵敏度反应不够,依旧以计划经济思维来应对即将来临的市场经济大潮。

    郑南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物,心想不会那么巧合就是韩皓搞出这样的大事来吧。先在浙海,后到渝州,都有韩皓出现的身影。如果是真的,那他得重新评估这个虎山车神的实力了。

    韩皓当然心知自己的大肆采购会引起对方反应,但想必郑南来渝州说不定就会把钱江厂的情况说明,何况听说来年动机可能会更加供不应求。每次一小口抵不上一次一大口,如果对方及早现漏洞,那么一小口都吃不到。因此,韩皓还是决定先干完这一大票,及早落袋为安。

    更何况自己用钝刀割对方的肉,如何不是对自己温水煮青蛙。组装动机零件的钱来得太容易,会让人沉迷其中,就不会有破釜沉舟研自己动机的决心,韩皓内心其实还有这番考虑。

    在棒棒工现嘉陵维修部的零件采购价提高后,韩皓忐忑的内心反而安定下来,这一大笔可遇不可强求的快钱终于来到收尾阶段。

    当韩皓带着王二宝乘火车托运946套动机零件顺利返回江州之际,前来接车的许汉通告诉他一个不那么开心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