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以牙还牙
    “钱江厂欠的货款迟迟不肯跟我们结算,已经拖欠了22万多。中ΔΔ网ん.『”

    许汉通找了一辆五十铃轻卡到江州火车站接货,路途中他向韩皓汇报了这个消息。

    不用说自然是马啸天搞的鬼,之前一向来两家都合作愉快,为何偏偏在两人翻脸后就卡住货款不放,韩皓一想便了然于胸。

    签了合同,又有收据,对方还是国营大厂,赖账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拖货款倒能狠狠恶心你一把。22万多的货款没回收,再多一个月足以拖垮韩耀厂的正常经营了。做生意的人都知道,维持资金链顺畅是多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厂里的资金全都投入到采购动机零件上,本来就没多少钱,再给马啸天来这么一下,还真是吃不消。

    恶人需得恶人磨,韩皓心想不能老让马啸天这样欺负,必须得想办法还击一二。

    946套动机零部件运回厂里,庞爱国兴奋得手舞足蹈,之前他可是下了极大勇气才四处求援,凑足了自己名额的5万块打到渝州给韩皓大量采购。没见韩皓人影回来,他忐忑的内心就无法平静下来,毕竟这算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投资。现在人回货到,他内心已经在盘算这一笔投资自己能分得多少收益。得出按2o%分成,自己至少能挣个5万块,相当自己辛苦修车4年的收入,庞爱国心里乐呵呵。

    7occ的动机收购价已经开始上涨,比之前提高了3o元钱,反映出市场上动机缺货的传言部分真实。

    出去一趟,韩皓沉稳了许多,不再是遇到事情便一惊一乍的少年。人的气场是可以锻炼出来,现在工厂上下都唯韩皓马是瞻,他不得不压抑自己活泼的一面,尽量表现出和身份相配的气质和举止。短短时间,韩皓必须像一块干燥的海绵一样吸收各种知识能量让自己充实起来,力争足以胜任领导家里工厂展的重任。

    天后,北上南下的两组人马也按时回到了虎山,跟韩皓在渝州推销外壳一无所获比起来,牛大伟和田光明相对要好上一些。他们分别推销出5ooo套和7ooo套的订单,不过均价却降至55元。

    这样的成绩彻底打消了韩皓想凭借新外壳支撑起工厂的念头,新外壳虽好,但在市场上却拉不开和普通制造商的差距,整车厂最看重的依旧是价格因素。摩托车一直供不应求,顾客不挑剔,整车厂也无心在质量控制上花更多的精力和成本。韩耀厂打不进大整车厂供应体系,暂时的技术领先优势无法保持多久,茫茫多的竞争对手迟早会追赶上来。因此韩皓觉得还是得选一个门槛高一些,没有那么多竞争对手的领域展。

    “我决定从今天起,厂里未来的展方向转到研究摩托车动机上。”

    韩皓召集厂里的骨干,宣布了他的决定。

    厂里一侧正在组装动机零件不是秘密,但现在听韩皓说要自己动手研究生产动机,大家都觉得有些不着边际。因为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摩托车动机研的知识,到底要如何制造属于自己的动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摩托车动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绝对是一块大有前途的金矿。我理解你们的想法,我也承认单靠我们这些人是无法研究出动机。但这不是我们就此却步的理由,如果我们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我已经决定把全部身家都投入到这一次尝试中,就算失败至少也给后来人指明错误的方向,让他们不再重蹈覆辙。”

    韩皓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说出如此大论,这些话听上去有些煽情。

    “谁敢说我们就一定不会成功呢?大家畅想一下,如果我们能研出属于自己品牌的动机,路上奔驰的摩托车用上我们的产品,该是多么自豪的一件事情。届时动机一响,就是黄金万两!你们别笑,这是完全可以预见的事情。”

    看到韩皓做出手捧黄金的动作,围在身边的人忍不住笑。

    “一个好汉三个帮,犹如我们老韩家的祖宗,兵仙——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因此,我需要你们的帮忙。敢赌未必输,爱拼才会赢,我韩皓决心把全副身家压上赌一把,就不相信弄不出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动机!你们当中,愿意跟我干的人请过来!”

    韩皓走到中间伸出了右手,手心朝下,等待其他有意接力的人盖在上面。

    “算我一个。”

    牛大伟被韩皓的话说得热血沸腾,反正现在光脚不怕穿鞋,他也没有什么好失去,他第一个响应韩皓的号召。

    有了牛大伟的带动,祝胜宏、王二宝、高波、田光明等人分别走上前伸出了右手叠加在一起。

    年轻人的玩意,许汉通和陈典两人对视一眼,笑了笑也把手盖在上面。这个娃娃代理厂长还别说,在鼓动人心上真有一套。

    最后,还剩下厂里的高级人才苗振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他。

    “老夫聊少年狂,我来这里就是想看看属于咱们中国人的动机长得怎么样。”

    当苗振华把手放到最上方时,韩皓的摩托动机研团队终于宣告成立。统一了思想,接下来就是要落实到具体行动中。

    韩皓说要研动机已不少时日,为了进入这个领域,他昼思夜想至今终于有了一个初步计划。

    研究动机离不开技术人才,所以现在韩耀厂的当务之急是要找来动机方面的人才。因此,韩皓许下重酬,谁能推荐到专家人才一律有奖金拿。他明白,光靠现在韩耀厂的技术储备,无法胜任研的要求。

    其次,经过多次组装嘉陵厂的7occ动机配件,韩皓已经现3oo多项个体零件,其中大部分都是外厂采购,嘉陵厂主要生产其中不到2o%的重要零部件,如左右机体、气缸盖、曲轴连杆、活塞等。因此,接下来原本的推销团队的任务就是到全国各地寻找7occ动机配套的零部件,尤其是给嘉陵厂配套的原装厂家最好。

    再次,韩皓准备对嘉陵厂自产的左右机体、气缸盖、曲轴连杆等进行仿制,这个工作由苗振华负责指导。这些都是加工难度大并控制动机性能质量的关键零件,掌握了它们仿制动机就不在话下。

    整个计划主导思想,就是零件有成品的就采购,没有的就开始准备仿制,充分利用虎山周边乃至全国摩托产业配套的优势,尽快把7occ动机仿制出来。

    研究动机的战略已经定下,但眼前还需要解决22万货款的问题。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韩皓必须要了解马啸天到底什么样的人。找到他的弱点,才能针对性的下手。

    打听马啸天的情报,想必同为钱江厂的郑南更了解。打了传呼留言,不一会郑南就回电话过来,在火车上两人结伴同行有了一定交情。

    韩皓没有明说,只说是一个朋友被欠了款,根源就在马啸天身上,希望能打听下这个马科长的情报。

    “他最怕老婆,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靠老婆上位。丈人是省计委领导,不然也不会顺利空降到钱江厂了。”

    马啸天凭借后台硬在钱江厂飞扬跋扈,郑南早就看其不顺眼。韩皓借口他人,但郑南也猜出来问者是谁,因此乐意把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一说明。

    销售团队是韩皓一手组建,可以说是他的近卫军,因此韩皓丝毫不忌讳在众人面前把厂里被人整了的情况全盘托出。看看大家能有什么好办法把欠款要回来,谁有能力要回来的话给以奖金2ooo元。

    “这好办,我有办法!”

    牛大伟举手接过了这个看上去艰难的任务。

    第二天,钱江厂上班高峰期,大门口出现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在门口举着牌子,上面写着“马啸天玩弄女人感情,弄大肚子翻脸不认人!”

    其中“马啸天”三字用大红笔写着,分外醒目,远远就能被人一眼看到。钱江厂的工人、干部路过时不停指指点点,互相交头接耳,不一会采购科长马啸天玩弄女人的丑闻就在厂里四处传播。

    “什么!老子什么时候搞大过别人肚子?”

    在宿舍还没上班的马啸天,接到心腹从办公室打来的电话,恨不得把刚买的大哥大摔在地上。

    “你赶紧带人去把她轰走!”

    看到厂内部有一伙人恶狠狠赶过来,见势不妙的大肚子孕妇搭上早在一旁等候的摩托车扬长而去。

    “混账!”

    赶到办公室,一路上被人在背后指点说三道四,马啸天忍不住大雷霆。刚刚厂长还特地来了电话,让自己注意影响,不然事情闹大不好收拾。这个老家伙,平时一口两口喊自己“小马”,盼着自己带他去老丈人家拜访。现在无中生有的闹剧,他居然信以为真,马啸天越想越气。

    “喂喂——现在马科长不见客!”

    门口传来一阵喧嚣,不一会马啸天就看到一个粗壮的年轻人笑眯眯闯进自己的办公室。

    “马科长,别来无恙啊,家姐早上在厂门口站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这种滋味我看着都难受。”

    刚想找出幕后黑手,现在对方就自投罗网,马啸天叫停手下工作人员,关上门看看这个粗壮的年轻人到底为何有恃无恐。

    “你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目的为了什么?”

    马啸天坐在办公椅上,犹如随时准备起致命一击吐着舌头的毒蛇般冷冷地问道。

    “我们韩耀厂的工资就要不起了,所以我姐姐和肚子里孩子就快饿死,我只好来找马科长聊聊天。如果这里解决不了,我想我姐恐怕得去省计委门前,江州市财政局门前静坐了。”

    省计委是老丈人所在单位,江州市财政局是家里母老虎所在单位,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一旦闹大,吃亏的永远是自己,马啸天顿时冷静下来思考得失。

    当初从省里一个普通小干部空降到钱江厂,还是自己老婆在老丈人面前求了好久的结果,如果破事传到丈人的耳中怕会立即把自己调走。目前在钱江厂,要权有权,要钱有钱,厂长还一个劲巴结自己,山高皇帝远,所以马啸天真舍不得离开现在的位置。

    还以为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要来搞自己,没想到却是小小的韩耀厂弄出的名堂,马啸天为自己差点阴沟翻船而擦了一把冷汗。在事业一片坦途之时,这个韩耀厂犹如一只苍蝇冒了出来,让自己眼见心烦忍不住想给其一点颜色看看。卡住韩耀厂结算的货款确实是马啸天所为,他只是为了想让那个年轻的毛头小子跪着前来求自己。没想到对方也能使出这样的狠招反击自己。

    “如果我说不知情你们货款的事情呢?”

    马啸天假装糊涂,牛大伟却不为所动地回答。

    “那我们只好买车票到省城了。”

    犯不着跟这样的小卒子死磕,马啸天分清轻重之际,心里下了决定。

    “厂里货款可能有流程在走,我待会亲自替你们去催催。”

    事情是自己授意引起,但马啸天却不会当面承认。

    “4小时,你有4小时处理。过了分钟货款不到账,我们江州见!反正厂子破产,我们活不了。光脚不怕穿鞋,谁不让我们好过那他也别想轻松。”

    牛大伟不想跟他废话太多,马啸天语气软下来就说明抓到了他的软肋。

    “小伙子,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力求挽回一些场子,马啸天色厉内荏地大声说道。

    “马科长,我们厂长说了,今后跟你井水不犯河水,永远也搭不到一块,不会再见了。”

    牛大伟回头摆摆手,关门扬长而去。

    见此情况,马啸天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拿起电话吩咐财务马上打款,省得夜长梦多。

    想不到牛大伟上午出马,下午钱江厂的货款就打了过来。真是神了,一群人围在牛大伟身旁,听他得意洋洋地吹嘘。

    “我们中专学校的原校长,就是被人用这一招搞得焦头烂额最后灰溜溜下了台,现在我还记得他老婆得到消息后到学校大吵大闹的场景。所以,天下怕老婆的男人本质上都一样,一招鲜通吃!”

    大肚子的孕妇是牛大伟以5o元天找人假扮,算上守在一旁的护卫,一共花了他3oo元现金。

    韩皓在一旁看着牛大伟,心想怪不得古人常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但一群人就能翻山倒海,自己要成就一番事业必须依靠各种人才帮忙。

    到场兑现了2ooo元奖金给牛大伟,韩皓独自启程前往省城江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