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新生进校
    993年9月日,是浙海工学院开学的日子,韩皓此次启程到学校是为了办理休学手续。Ω Δ 网

    现在自己决心上马摩托车动机,父亲又昏迷沉睡在医院,所以韩皓无法脱身就读大学,休学一年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考虑。

    “妈,我准备休学一年,现在家里、厂里都离不开我,等爸醒过来后我再去读大学。”

    韩皓把自己的最终决定告诉了母亲王桂芬。

    “唉,是妈还有你爸拖累了你。皓儿,如果你选择去读大学,我们不会怪你,毕竟事关你的前程。”

    这些日子,韩皓进进出出打理家里工厂,初步上手维持着厂里运营。王桂芬也找过许汉通等老员工了解情况,知道儿子有天分做得不错。

    “都一家人,妈你这样说怪怪的,没有你和爸,我一个人活得再好有什么意义。何况我只是休学一年,明年再去读大学而已,你就当我复读高三再考一年得了。”

    儿子长大懂事许多,王桂芬便不再反对,让韩皓自己决定他的人生。

    乘坐公交来到学校,校门没有韩皓想象中大气,只是跟普通的国有单位一样,在门口挂着“浙海省工业学院”的黑字白底牌匾。

    报到日,许多新生和家长络绎不绝进入校门,韩皓也随着人流走了进去。

    进去后现另有洞天,校园内绿树成荫,面积比虎山高中要大上许多倍,宏伟的教学楼、图书馆、室内体育馆就屹立在校道两旁,显示出大学里浓厚的书香底蕴。

    韩皓决定为自己先挂号入了学籍再去办理休学手续,因为害怕提出休学会被学校拒绝录取,所以他拿着录取通知书依靠指示到收费地点排队交费。学费64o元,住宿费24o元,一共花了o元,韩皓终于拿到印有自己学籍编号的学生证,意味着他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了。

    “老师,您好,我想问下办理休学手续要怎么办?”

    韩皓交完费后,开口询问道。

    “休学?你身体有毛病吗?”

    见韩皓摇摇头,这位戴着眼镜的中年老师看了一眼他后继续说道。

    “没毛病休什么学,那么多人想读大学都进不来呢!要珍惜来之不易学习的机会,你去校教务处问一问吧。”

    依据路牌,韩皓找到了校教务处,出示刚领到的学生证后说明了因家庭情况想休学一年的请求。

    “拿上表,到系里签字,系里批了后再到这里来!”

    校教务处老师对休学请求见惯不怪,找出一张表让他到机械工程系走流程。

    到了机械工程系办公楼,韩皓找到了系教务处老师,再把休学一事说了一遍。

    得知韩皓休学不是由于个人身体原因,而是因为家庭原因,何况他还把学费付了,面临相对复杂的情况,系教务处老师把他带到了系主任办公室,看看系主任如何说。

    “小伙子,你的入学成绩不错,为何要急着开学第一天就休学?可以先在学校里试着呆上一两个星期再决定不迟嘛。”

    系主任江昭平正好有空,于是请韩皓坐下,打算详细了解这个新生的想法。

    韩皓只好把家里的情况如实又说了一遍,尤其家里工厂需要自己亲自坐镇,所以无法脱身上学。为证明自己说法,他早有准备让县医院出具了父亲病情证明,不但把家里营业执照等资料带了过来,还让母亲写了一封同意休学的信。

    “中国一向来都崇尚孝道优先,有你这番心意想必你父亲可以很快苏醒过来。这样吧,你的休学请求我批准了,但我个人私底下给你一个建议。就是尽管不来上学,但你应该做好上大学的准备。既然你费用都交了,就把大一的课本带回家,空闲的时候自学打基础。当然,如果拿课本回去的话,书费就不退其他费用还是全部返还给你。倘若你对自己能力有把握的话,我还有一个更好的建议。”

    为了父亲和家庭自愿休学一年,这样优秀的品质在江昭平看来难得可贵,不免对韩皓起了爱才之心。

    韩皓听了觉得第一个建议不错,带课本回家自学很合适自己,现在还有第二个更好的选择,于是他赶紧点头准备聆听。

    “大学不同于中学,讲究的是修满学分就可以毕业。前些天,教育部召开了教改会议,提倡要转变办学思想,大力推进教学改革。我有一个想法就是对某些有天赋成绩突出的学生可以允许跳级,只要修满学分通过考核即可。你可以参考这个思路,就是不办理休学。系里特许你不来上课,期末你有资格来参加考试,通过考试的话学分照算。如此一来,两全其美,既允许你在家照顾家庭,又有机会赶上同学的进度,不过你要比同龄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这个建议真是人性化,韩皓一听就决定接受这个提议。

    江昭平和他约定好,先试一个学期,如果韩皓期末考试挂科太严重,就恢复休学的计划。

    离开办公室前,韩皓自肺腑朝系主任江昭平鞠了一躬,感谢他对自己的厚爱之情。

    “去吧,待你父亲醒来后替我向他问好,感谢他替我们系培育出如此懂事的学生。”

    古人常说,良师益友,得一足以。

    这两天,无论是江昭平,还是牛大伟,都让韩皓从心底感到幸福,他们给了他继续奋斗下去的勇气。

    背着一书包沉重的课本,韩皓离开工学院,乘坐公交来到浙海大学。

    浙海大学是国内有名的重点大学,跟工学院这样的普通本科比起来,简直就是古代小姐对比丫环,在浙海人心目中享有崇高盛誉。

    当初在物资局宿舍楼下,韩皓就打定主意到大学校园寻找一直喜欢的萧芊妤。

    高大的汉白玉牌坊上,“浙海大学”四个大字映入眼帘,果然不愧是国内名校,稳坐省内高校联盟第一把交椅。校园内的学生跟浙海工学院相比,每个人走路时都昂挺胸,显示出身为天子骄子的自信。

    韩皓只知道萧芊妤就读于外国语学院,但是不知道她的宿舍楼在那里,只好试试一路询问找过去。

    “同学,你好,请问外国语学院大一新生的女宿舍在哪里?我给我妹妹送东西。”

    当你请求别人的时候,最好加上一个过得去的理由,不然别人很大几率会拒绝你。韩皓干过推销,因此懂得如何开口达到自己目的。虚构一个妹妹身份,会更容易让人接受。

    本来就是学生模样,而且韩皓看上去像个正经人,所以在热心同学指点下他来到了大一女生宿舍楼下。

    “老师,您好,请问外国语学院的萧芊妤同学住这里吗?她父母委托我替她捎点家乡特产给她。”

    在宿管室,韩皓询问值班老师道。

    “我是浙海工学院的学生,今天刚报到。”

    看了韩皓出具的学生证后,值班老师才开始帮忙查看住宿名单。不一会,她查到了萧芊妤的名字,于是用宿舍楼的大喇叭通知。

    “4o宿舍,外国语学院的萧芊妤同学,请到宿管室,有人找!”

    一连重复了2遍,就听到楼上宿舍有个清脆的女生喊道。

    “4o,来了!”

    韩皓一听,知道是萧芊妤的声音,他赶紧低头看了下仪表,整理衣衫让自己看上去更精神。

    “咦,怎么是你?”

    走下楼后,萧芊妤看到韩皓的身影很是惊讶,她万万没想到对方找来这里。

    “好久不见,我今天到学校报到,顺路过来看看你。”

    再次见到萧芊妤,韩皓感觉心跳加,他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后回答。再多的骄傲,再多的自信,在暗恋的人跟前,总会被轻易破去坚硬的铠甲,直击最真实的内心。

    “萧芊妤!”

    韩皓刚说完,就听到四楼传出3位女生的合喊,因此不由抬头往上看。

    “哈哈——”

    看见了韩皓的真面目,应该是萧芊妤同宿舍的女生们纷纷捂着嘴巴笑。她们就是想知道来寻找萧芊妤的人到底是谁。

    萧芊妤一进大学,就凭借出众的外貌和冰冷的气质,得到大家的极大关注。私底下,她已经被誉为外国语学院的新晋院花候选人之一。

    当听说有男生来找她,同宿舍的女生们岂能放过这样的八卦好机会。现在终于看到来人是一个晒得黝黑的男生,长得不算很帅,但至少比路人高上一点点水平,脸上还略带羞涩的神情。要打分的话,颜值身高应该可以过及格线6o分,但想冲破7o分无望,放在浙海大学就是茫茫人海中的普通一员。

    “别理她们,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萧芊妤把韩皓叫到走廊里面,如此楼上的人看不见他们踪影。

    “我给你带了些老姜和红糖过来,我妈说虎山产的老姜功效好,配上龙湖糖厂的粗红糖一起喝,对女孩子身体好。上次我提出中断补习,是我不对,这份礼物就当我给你赔罪之礼。”

    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用报纸精心折叠过的包裹,韩皓把它交给了萧芊妤。之前萧芊妤因例假不适而送医的经历,一直印刻在韩皓的心中,因此他不着声色从母亲口中得知了秘方,特意骑车去为喜欢的女生购买礼物。

    “难道你不喜欢吗?”

    见萧芊妤迟迟不说话,韩皓有些忐忑地问了一句。他原本以为萧芊妤看到礼物会非常高兴,感谢自己的细心周到,没想到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

    “好吧,礼物我就收下了,但今后我不喜欢你不经我同意就到宿舍来找我,这样影响不好。”

    来到浙海大学,萧芊妤犹如进入了全新的世界,许多有趣的事情,出色的同学,自由的生活都等着她去体验。在她看来,韩皓已经是她旧生活的过客,现在面对全新的生活,她不想再跟这个看上去有些土气的男生有过多牵连。尤其现在校内已经有许多优秀追求者对萧芊妤大献殷勤,她的品味提高了许多,一般的男生都入不了她眼睛。

    “哦……那——那打电话总可以吧?我打算继续学习英语,到时遇到问题希望你能指点一二。”

    韩皓想起了在不远处宿管室看到的3部电话,当时正有一位女学生在和亲友电话交流。虽然萧芊妤让他今后不要来找她,韩皓心中有些难受,但他心想说不定女生有什么苦衷,便想出了另一个法子接近对方。

    正想拒绝,但看到韩皓眼中渴求的眼神,萧芊妤心一软,点头同意了他的请求,心想接电话大不了今后借口人不在就好。

    看到萧芊妤终于不再拒绝自己,韩皓内心好过许多,心想只要慢慢来对方会感受到自己的真心实意。

    韩皓特意在午饭饭点时间来找萧芊妤,存了让对方请吃晚饭的谋划,毕竟老乡高中同学来找,都会表示一二的吧。

    “那个,我听说浙海大学食堂的饭菜比我们工学院好吃……呵呵。”

    他特意主动引起这个话题,就想让萧芊妤客气请吃饭。

    “哦,我不觉得有什么好吃。出门往右边拐,走3oo米就是了,你自己去亲身体验吧。我先上去了!”

    尴尬地假装无所谓,韩皓大大方方目送萧芊妤上楼,只觉得内心空荡荡。不过离开时,他还是去宿管老师处抄了电话号码才离开。

    “芊妤,居然有什么好东西要人亲自送到楼下呀!”

    一回到宿舍,舍友们便叽叽喳喳围了上来,盯着萧芊妤手中的包裹不放。

    “哦——我妈让人带的土特产,据说女孩子每个月那几天时有特殊效果。刚才那男的是我们家邻居,今天到工学院报到,特意帮带过来。我看分量挺多,等会给你们每人匀一份”

    萧芊妤不自觉就想出了一套说辞,力争澄清跟韩皓的关系。

    “我还以为是你藏在家里的男朋友呢?刚才我还和她们俩争辩说,你绝对不会看上这样普通的男生。”

    “我觉得刚辞这男生虽然不帅,但看上去人挺精神,气质不错。”

    “瞧瞧,哟,有人春心荡漾了啊!”

    面对舍友的调侃,萧芊妤待她们安静下来后认真地回应。

    “本姑娘的要求很高,刚才的那位还远远达不到及格线,所以你们谁有需要,我可以免费当一回红娘。”

    ……

    韩皓没有在浙海大学食堂用餐,饭菜是否精美,和自己无关,只和在一起吃的人有关。现在独自一人,他想了想,还是赶时间坐大巴回虎山吧。

    因为,刚才田光明打来传呼说找到了动机领域的专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