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寻求助力
    现在韩皓最渴望的就是动机领域专家,赶回虎山后他顾不得舟车劳顿,赶紧叫来田光明询问对方的简历如何。『Δ』网 .*

    郝一山,大专化,钱江厂的正式工,据说他对摩托车动机有一定造诣,现在正属于钱江厂的动机研团队主管。

    田光明绕了几圈关系,终于联系上对方,等韩皓回来后便打算上门拜访。

    事不宜迟,韩皓买了水果和一条烟当礼物,连夜跟田光明来到了郝一山的家。

    “一山,你好,这两位朋友说有问题想请教你这个大才子。”

    中间人是郝一山的小学同学,因此由他带着韩皓、田光明两人一起到家里做客。

    “你们好,欢迎,欢迎。”

    郝一山有些纳闷,自己一个小工人,怎么会有人专门来找自己,不过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他还是热情迎接对方进家门。

    住在两室一厅的宿舍楼,客厅一台2寸的彩电,国产冰箱、洗衣机一应俱全,看得出郝一山相对来说属于收入不错的工薪家庭。

    韩皓先介绍自己和田光明的身份,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进入话题,而是随意跟郝一山闲聊电视上放的新闻。待火候差不多,韩皓才真心向郝一山请教,研一台摩托车动机需要什么工艺技术。

    谈到摩托车动机,正是自己工作的领域,郝一山侃侃而谈,说出了不少门道。

    国内不少厂家已经有能力生产的机子没有外方的技术支持纯自主研的厂家一直没能成功,包括钱江厂在内都只差一口气就能攻克技术难关。钱江厂仿造的动机虽然能动起来,但很快就坏了,根本上不了路。

    “我们厂准备研7occ的动机,不知道郝工你能不能提供帮忙?”

    听了韩耀厂只是一个小工厂,几乎没有技术人才,郝一山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了韩皓。

    “动机,我们钱江厂那么大的厂都弄不下来,建议你们甭想了,省得浪费钱。”

    “我们下了大决心,拆解了嘉陵7occ的零件,只要针对性仿制关键零件就可以采购其他零件组装了。”

    韩皓向郝一山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关键性零件不是那么容易弄好的,我们钱江厂就在机体、活塞上折腾了好久没有进展。动机不是你照着样子就能仿制出来,其中的材料构成、工艺流程等还有许多路要走。小伙子,听我的话,趁早收手还来得及,动机不是你们能玩得转。”

    郝一山听了韩皓的话,更觉得不靠谱,反过来劝韩皓不要瞎折腾了。

    一时之间,两人就动机的问题你来我往进行了激烈交锋。

    郝一山用自己的工作实践证明动机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才能成功,韩皓则认为7occ动机技术是rb二三十年前技术,现在国内的技术工艺肯定可以达到要求,只要找准方法就能突破。

    越听越不是滋味,韩皓的话中带有二三十年前的技术,钱江厂投入巨大却突破不了,郝一山觉得他是故意上门挑衅。为维护自己工作的尊严,郝一山带着情绪跟韩皓斗起了嘴。

    最后,中间人和田光明只好起身劝和,上门做客却和主人吵起来,实在不成样子。

    面对固执的郝一山,韩皓只好先悻悻告辞,本想邀请对方出山加入,却碰了一个大钉子。

    “韩皓,你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一些?”

    回程路上,田光明开口问道。

    尽管身为厂长,但韩皓却待大家如同兄弟一般,并没有什么架子,因此彼此间也直接以姓名相称。

    “冲动是有一些,但我也想趁机敲醒某些沉睡已久的脑袋。既然上门请教,那么交流就会有来有往,说不定郝工现在也有所顿悟。毕竟大包大揽关上门研已经不合适时代潮流,我们要充分把社会合理资源为我所用,谁说我们就不能四两拨千钧。”

    知识分子都是朽木脑袋,包括韩皓也一样,有时候用力敲敲会更灵光。郝一山在国企待久了,思维方式一时转换不过来可以理解。

    送别来客后,郝一山坐在客厅沙,回想了一下韩皓所说的话,其中并无完全没有道理。钱江厂现在研自己的动机一直上不去,除了上头重视不够外,确实没有科学利用资源,全部东西都想自己造,结果都造不好。就拿一个活塞来说,打了报告上去申请购买进口机器,结果3个月都没有下。要是找配套厂生产,说不定早就样品到手试验多次了。申请增加部门人手的报告,也一直没有批复下来,厂里现在重心根本不在研上面。

    韩皓所说要整合社会资源可不是光说不做,次日他带着苗振华来到了虎山一家压铸厂。社会精细分工,许多个体各司其职,专业化生产可以降低成本。像这家压铸厂就购买了压铸机,专门替人生产毛坯件。

    “老板,你好,我们韩耀厂准备生产动机,这样的机体毛坯你们能够生产吗?”

    把动机箱体部件那给压铸厂的老板看,韩皓就看到了该老板摇头示意无法做出来。

    “这个摩托车的动机配件太复杂,我们厂没这个技术能力。”

    此时,四处打量了一番厂里生产设备的苗振华出马走上前。

    “如果把这些去掉,只是做高低位粗加工,例如这样的设计,减去复杂的孔体结构,你看如何呢?”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草图,苗振华把自己设想好的方案对工厂老板询问。

    “嗯——这样就简单许多,如果模具好的话,我想问题不大。看你们这个动机外壳应该是铝合金,如果要弄的话你们得提供具体金属材料参数。”

    韩皓一听有戏,立马精神起来,赶紧接话道。

    “我们准备生产摩托车动机,如果样品合格的话至少年销量5万台,现在正寻找合格的零件供货商。我看你们厂生产设备不错,你考虑下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合作。技术我们负责提供,你负责帮忙样品生产,成本我们两家共同承担,将来产品开成功,你们厂作为独家供货商。你想象一下,在我们虎山那么多压铸厂,如果只有你们能生产摩托车动机的毛坯,将来是多大的市场。如果你不想,那我们只好去找下一家愿意合作的工厂了。”

    先给出诱人的大饼,用未来交易现在,韩皓目前就是把这些零件厂拉上自己的大船,尽量借助他们的力量一起研仿制。

    韩皓出技术又愿意承担一半成本,压铸厂的老板确定韩耀厂身份后,便点头同意了这个合作请求。只要付出不大的代价,就能拼搏一把未来的大单,一般有见识的老板都会勇于接受。

    再次来到冠迪厂,韩皓心情反而没有第一次来时那么激动,冠迪厂的负责人薛勇诚依旧到门口迎接。

    走到车间里面,又看到了3台闲置的c数控机床,看来冠迪厂的经营确实不是很顺利。这样最好,才给了韩皓讨价还价的机会,他这次来就是想和冠迪厂谈一笔双赢的交易。

    韩皓先抱怨了一番,在冠迪厂委托加工模具生产的外壳在市场上不受欢迎,销量不理想,这让接待的薛勇诚脸色有些尴尬。他知道韩耀厂花了重金找冠迪厂设计模具,想不到结果没达到预期。要是传出去,就更没人愿意花高价来寻找自家厂加工模具了。

    “韩兄弟,你说有大生意要和我谈,到底是什么?”

    薛勇诚赶紧把话题一转,跳过刚才尴尬的局面。

    “薛厂长,我看你这c数控机床一直闲置,不如我们两家做一笔交易。你把闲置的台数控机床租给我,我用来生产急需的模具,如此你们能充分利用机器设备,得到合理的回报。”

    买不起上百万的c机床,但是可以去租啊,韩皓脑子可没那么死板。

    “兄弟,你这是说笑话吧?c数控机床需要专门的人才操控,我就算给了你机器,你也不会操作啊?万一弄坏了,我也不好交差。”

    出租机床的主意不错,韩皓给了自己好点子,薛勇诚心中不由一动。出租可以,如何出租又是另一回事。

    “薛大哥,咱们算是老客户了吧,上次你提前要货款,我可二话没说把钱给你,结果直到现在还收不回成本的十分之一。这件事你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何况我办事从来不会让伙伴吃亏。操作机床的人我当然准备好了,不信的话,让老苗露两手给你看看。”

    苗振华现在就算韩皓的底牌,需要的时候往往能起到关键作用。来之前,他特意问过老苗,对c数控机床操作怎么样,得到没问题的答复后,韩皓才敢理直气壮上门。

    薛勇诚想阻止,但韩皓拦住他说坏了由他全额赔偿才罢手。

    看着苗振华啪啪在c数控机床摆弄了几下,熟练进入了操作系统,还调出菜单简单编了个小程序,用机床加工出一个精致的小锤子。

    此般薛勇诚这才确定韩皓的确是有备而来。

    又是小锤子,老苗到底多爱锤子,韩皓拿着这个刚出炉的小锤子舞了舞,觉得还挺顺手,随手放入了自己口袋。

    “韩兄弟,你透个底,要c机床到底干什么?”

    得知韩皓要准备研摩托车动机,薛勇诚也被吓着了,从外壳一步到动机,这跨步也太大了吧。

    对旁人的反应,韩皓已经见惯不怪了,动机看上去是很复杂,但拆解下来并没有到无法仿制的地步。

    最终经过来回砍价,双方终于达成以o万块/月的价格租借,租期至少3个月起算。韩皓交了一个月租金,就把这台c数码机床搬回了韩耀厂。本来薛勇诚不同意把机床搬走,想让韩皓派人来冠迪厂干活,却被他以容易泄露商业机密拒绝了。又是讨价还价,双方都有合作的意向,最后韩皓允许薛勇诚定期派人到韩耀厂监督设备情况才了结此分歧。

    看到集中车铣刨磨钳为一体的三轴联动数控机床,刚从中专毕业的牛大伟和祝胜宏流了一嘴口水地摸了又摸。他俩读书时只在课本看过c,就连学校都没有实物,现在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苗师傅,想不到您连这个也会摆弄!”

    依照苗振华的年纪,大半辈子都是涉及传统机床,牛大伟想不到他连数控机床都有所涉及。

    “活到老学到老,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机床我玩了一辈子,依旧觉得刚入门。新玩意出来总想搞明白,白天晚上都念着,于是琢磨捣鼓两下就上手了。”

    至此,牛大伟、祝胜宏两人就开始充当起苗振华的助手,协助他利用c数控机床制造摩托车动机箱体、曲轴、活塞等关键部件的模具。

    一个星期后,韩皓又带着田光明来到郝一山的家做客,他还带来了一件刚仿制出来的曲轴产品。

    “这是你们只用一个星期就做出来的东西?”

    看着手中的曲轴,郝一山不可置信问道,这个东西钱江厂用了整整3个月才弄出来。

    “今天下午5点钟刚出的产品,我马上拿来让您来帮忙参详下。”

    有了c做出来精细模具,很快曲轴样品就在一家合作的加工厂生产成功落地。

    “唉,上次的争论我语气有所冒犯,请你们多多体谅,我也是恨铁不成钢。”

    一个星期过去,郝一山也心平气和许多看待问题。

    “郝工,我当时情绪也上头,同样也给您道歉,希望这事就此揭过。我们这次来呢,还是想请你出山,到现场指点我们研究。工资的话,保证让您满意。”

    韩皓也是求贤若渴,现在仿制步骤是初现曙光,但将来要进一步自主研吃透动机技术,没有专门的动机人才肯定无法成功。就算7occ仿制成功也长久不了,因为未来两年是9o——25bsp;   钱江厂虽然问题很多,但有私企无可比拟的身份待遇、工龄、退休、医疗等,如果去韩耀厂一切等于从头开始,这对刚年过四十的郝一山来说不啻于跨越天险。如果不走,至少在未来几年,郝一山都能生活无忧,但在钱江厂的未来他现在就可以预见。去了韩耀厂,这基本相当于用全副身家赌了,赢了家财万贯,输了就前功尽弃。

    郝一山已经在钱江厂内研究动机多年,有一定的技术积累,研过程中可以避免走许多弯路,因此韩皓迫切期待他的加盟。

    坐在沙上,韩皓忍不住抖起脚,这显示出他内心的激动,就等待郝一山开口答复。

    谜底马上揭晓,不知道郝一山是否答应加入韩耀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