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落寞背影
    “啊——”

    独自一人站在虎山顶峰平台上,韩皓对着空旷的山谷大喊,想要把内心所有的郁闷都一一泄干净。『中 Ω『Δ 网』.

    喜欢了三年多的姑娘,就这样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现在韩皓的心里不知道有多郁闷。

    打开摩托车厢,里面2罐健力宝还是当天在萧芊妤楼下买的,韩皓拉开拉环仰头就灌,任凭饮料随嘴角流淌进自己的胸口,寒风吹来让他感觉阵阵刺骨,以此麻痹自己痛苦的内心。

    “韩皓,你就是个大傻瓜!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哈哈——”

    韩皓现自己已经哭不出来了,因为泪水刚才在路上都流干了,什么叫欲哭无泪,现在他就是欲哭无泪的状态。

    “凭什么你喜欢别人,就要求别人一定要喜欢你?

    其实你内心早就察觉她不喜欢你,一直都是你胡搅蛮缠对方!

    你不是真心喜欢她嘛,现在萧芊妤有了喜欢的人,你应该为她感到高兴。

    住嘴,只有我才是真正喜欢她的人,其他男的都没有我真心,跟着我她才会幸福一辈子!

    为什么萧芊妤要看上你,人家是重点大学本科生,长得又漂亮,学习成绩又好。你呢?一个普通本科生,长得又不帅,现在还不知死活把家里的钱都折腾干净,全家人都被你害惨了!她要是跟了你,肯定吃一辈子苦!

    她的男朋友高大又帅气,家境也比你好,如果再让萧芊妤选择oo次,答案都是一样的结果,你永远都是出局的那个!

    你混蛋,你闭嘴,动机是我经过充分论证的结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扛。我知道萧芊妤看不上我,但我至少努力过,我勇敢地追求过!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我真的有那么差劲吗!

    ……”

    躺在摩托座椅上,灌了2罐健力宝的韩皓分裂出两个人格在激烈交战,不一会儿他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长期精神紧张加上今天强烈的精神刺激,已经让他的大脑不堪重负,借着健力宝开启了保护模式,暂时昏睡过去。

    “我真的很努力了……”

    在梦中,韩皓依旧在为自己辩解。

    “嗖——”

    过了o多分钟,一阵冷风吹过来,韩皓打了一个寒颤苏醒过来。

    “啊嚏——”

    感觉头炸裂得厉害,韩皓一脸打了3个喷嚏,才回过神来想明白自己身处何方。

    “唉——”

    依旧感觉心痛,但理性思维已经回到大脑,韩皓开始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办,尤其是o号机的研徘徊不前的大难题。

    “自己怎么把母校给忘了呢?浙海工学院不是有好多专家学者嘛,可以去校园请他们帮忙啊!”

    误打误撞,反而让韩皓在虎山顶峰突然醒悟过来,现在动机研一直卡壳,可以再去请专家嘛。

    一拍脑袋,韩皓觉得有戏,现在材料设备都不缺,就差技术指导了。

    郝一山已经尽力,韩皓明白,他必须得再次去寻找强力外援。

    “咚——”

    听到中华王回来的声音,小狗三一赶紧从窝里跳出来,摇头摆尾迎接主人的回来。

    “还是你最无忧无虑。”

    韩皓蹲下来轻轻摸了摸三一的头,流着鼻涕若有所思说道。

    第二天一早,韩皓带着黑眼圈来到工厂,宣布给研团队放三天假好好休息,然后他公布了自己要去工学院寻求外援的计划,以免给大家造成厂子快倒闭的误解。

    背着一台o号机,其实经过无数次试验,这样的o号机已经快堆满半个屋子,都是试验过后的失败品。o号机不是指一台机子,而是同一个批次型号的统称。

    经过四个多小时奔波,中午时分韩皓来到了省城江州。工学院和自己关系最熟悉的就是机械工程系主任江昭平,韩皓想也没想就直接找到了办公室。空手而来不像话,韩皓便在虎山车站门口买了一大包蜜桔,眼下正是蜜桔新上市时节,虎山蜜桔在附近比较出名。

    到了办公室,现大门紧闭,韩皓便出示学生证后询问隔壁老师,得知江昭平外出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就等吧,目前寻找母校专家帮助是韩皓唯一的救命稻草,他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研团队,这次绝对不能空手而归。

    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等了好久,天色已经快暗下来,周围办公室的老师也关门下班,江昭平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韩皓已经利用这段时间打盹了好几次,毕竟舟车劳顿加上昨晚没睡好,人处于乏困的状态。

    在韩皓准备寻找住宿地方,打算明早再来的时候,一声车响,他看到了江昭平从车上下来的身影。

    “江主任,您好。”

    一看是韩皓,江昭平意外而又亲切,边打开办公室大门边笑道。

    “我在校门口碰到系里的老师,听说有个学生坐在门口等了我一个下午,没想到居然是你啊!韩皓,对不对,我们系的特招生之一。”

    见江昭平还认得自己,韩皓原本忐忑的内心放松下来。

    “江主任,我是来找你救命的!”

    顾不得客套,韩皓赶紧说出了今天来的目的,并七手八脚从背包拿出了o号机。

    一面仔细观察o号机,一面倾听韩皓的讲述,江昭平想不到自己的这个学生居然如此大胆敢折腾复杂工艺的摩托车动机。

    难得有一个人愿意聆听自己的讲述,韩皓干脆一股脑把整个研过程的艰辛都痛痛快快说了一遍,讲完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身为机械工程系主任,江昭平大概还是了解省内摩托车企业情况,连钱江厂都弄不出7occ动机,可想而知韩皓现在遇到的困难之大。

    “坦白而言,你要为这台o号机立即找到药到病除的医生,我敢说整个工学院应该没有。毕竟教学跟研之间,还是不能划上等号。”

    江昭平的一番话,让韩皓心里一沉,若是江昭平说没有,那工学院就真的没人能帮忙了。

    “不过,听了你的介绍,我倒是有个老同学可以推荐给你,他应该有办法解决你的难题。”

    柳暗花明,江昭平的话又让韩皓燃起了希望。

    余航,江昭平的大学好友,沪江交通大学内燃机专业毕业,现任沪江幸福摩托车厂副总工程师。他毕业后被分配到铁路部门做技术员,后来出国援建了非洲坦赞铁路,回国后几经辗转进入了沪江市幸福摩托车厂工作至今。

    自己喜欢的中华王就是由沪江幸福摩托车厂生产的25oa型摩托车,韩皓心想不会那么巧合吧。

    “最主要余航也是海州市人,某种意义上算是你的老乡。他在6年的时候曾研出一台小型摩托车动机,为此得过奖。”

    病急乱投医,何况江昭平口中的这个余航听上去确实符合要求,韩皓迫不及待想去寻找对方。

    看着韩皓心急的模样,江昭平笑着说晚上给余航打电话帮韩皓引荐一下,到底最后成不成还得看两人见面详谈情况。

    真是太感谢了,韩皓又一次向江昭平鞠了一躬,感激他能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刻伸出援手。

    “蜜桔给余航带去吧,我记得他挺爱吃这个玩意。”

    出门前,江昭平拿起韩皓带来的蜜桔说道。

    “江主任,您留着吧,余总工跟我回虎山后天天蜜桔伺候着!”

    韩皓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绑,也要把余航弄回虎山去。

    走在校园上,看着周围同龄人在象牙塔内无忧无虑学习,韩皓不由打心底羡慕他们,可惜自己走上了现在这条路再也无法回头。

    “讨厌,有人在看着呢!”

    一对年轻的大学生情侣从他身边走过,男的张嘴要求女的帮喂零食,甜蜜的氛围让韩皓低头赶紧离开。

    “唉——”

    韩皓背着书包,鬼使神差般坐上了前往浙海大学的公交车。

    虽然他亲耳从萧芊妤嘴里得到了有男朋友的消息,但他心想会不会是喜欢的女孩为了摆脱自己故意撒谎。想到这个可能性,韩皓两眼放光,他又在心里分析了一下,结合种种过往,觉得对方欺骗自己的可能性很大。只要萧芊妤还是单身,那自己就还有机会,韩皓在心里暗暗鼓劲道。

    原本死去的心又开始重新活络,韩皓觉得萧芊妤才上大学两个来月,应该不会如此迅就结交男朋友,以她的眼光至少会挑一挑吧。就算自己现在不够优秀,将来研制动机成功的话,挣到一大笔钱足以进入她的法眼了吧。

    以证实自己的想法,韩皓决定偷偷溜到萧芊妤的宿舍楼附近观察。为抓紧时间,韩皓就在路边买了一笼小笼包当晚饭。来到浙海大学大一女生宿舍楼下,找了一个相对偏僻的转角位置,眼也不眨地盯着宿舍大楼的出口。

    月初,正是深秋时节,韩皓来江州穿的衣服不多,他双手紧搂在胸前,忍受着夜晚寒风的肆虐,耐心地在进进出出女生中寻找熟悉的身影。

    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被韩皓守株待兔般又等到了萧芊妤的出现。

    他看到了她独自一人走出了宿舍大门,背着书包似乎准备去自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