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仁义忠孝
    眼见萧芊妤独自一人走出宿舍大楼,看来自己的猜测极大可能正确,韩皓起身准备偷偷跟在萧芊妤身后去看看喜欢的女孩是如何自习。Δ Ω网ㄟ.『

    但接下来一幕却让他呆若木鸡,韩皓清清楚楚看到萧芊妤微笑着挽起了等在路边一个高大男生的手臂,两人之间紧挨着的亲密程度毫无疑问说明了双方男女朋友的关系。

    “哈——哈哈——”

    自己所谓的合理分析都是异想天开的无用功,萧芊妤没有说错,她确实已经在大学有了男朋友,韩皓在心里无力地大笑。

    “祝你幸福!”

    眼神最后定格在萧芊妤的脸上,韩皓毅然转身离开,既然她已经有了意中人,自己何必还要在这里徒增烦恼呢?

    心好痛,明明告诉自己要豁达坚强,为何内心依旧难受得要命,难道这就是失恋的滋味?

    别傻了,你只是单相思,连恋都没有恋过,何来失恋一说。

    韩皓回想起自己曾多次偷看萧芊妤的瞬间,当时的感觉是如此美好,现在更能衬托出现实结局的残酷。

    如同行尸走肉般韩皓随便坐上了一辆公交车,两眼无神地望着车外,他的心却不知道飞到哪去,也许早已经丢在了浙海大学校园内。

    “大男人何患无妻,为何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知道,整整3年多时间,萧芊妤早已经占据了我的内心,要忘记她谈何容易?

    废物,你想想现在肩上的重任,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研团队,想想所有帮助过你的人,你为了一个女人而逃避你的责任吗?

    道理我都明白,给我一些空间和时间,让我一个人好好待会,独自舔弄伤口吧。

    蠢货,她不懂得珍惜你,是她的损失,你要赶紧忘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把精力专注投入到邀请人才的正事中去。

    ……”

    脑海里,两个韩皓人格在不断交锋,各种想法充斥着他的内心。

    付出不一定会得到回报,尤其在感情上更是如此。总有一个女人会让青涩的男孩褪去外壳进化为成熟的男人,这其中掺杂着许多喜怒哀乐的故事,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有着成熟男人独特的印记和图腾。

    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自己奋不顾身想爱的人,却没能展现出最好的自己,最终与对方失之交臂。这是许多情窦初开少男少女的必经阶段,韩皓也不会例外。

    “小伙子,终点站到了,该下车了!”

    一个声音把韩皓拉回到现实,举目望去整个车厢空空荡荡,只剩下公交司机和自己一个人。

    看了一下表,已经将近晚上9点钟,距离他上车已经过去了个多小时。

    感谢司机的提醒,韩皓又坐上了始车回市区,来到江州汽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明天一早就出去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沪江市。

    小旅馆的单人间内,摆放着一台4寸的黑白电视机。

    洗完澡后,韩皓打开电视,正好是晚间新闻时段,他听到播音员念出中央通过《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其中的鼓励展乡镇企业,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小型国有企业允许出售给个人集体也可以实行股份制合作,这几大方面引起了韩皓的关注,因为这事关他的切身利益。

    国家鼓励展乡镇企业,不就是要扶持像韩耀厂这般的企业嘛,韩皓在心里分析道。这可能意味着未来几年,乡镇企业将会迎来展的春天。

    3个多小时长途大巴,韩皓来到了久负盛名的十里洋场沪江市。果然不愧为大6第一大经济中心,和江州市相比,明显更加繁华高楼林立,路上四个轮子的小车呼啸而过。

    为赶时间,韩皓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一台红色夏利两厢轿车停在路边。o.元的起步价中等价位,听说韩皓要去幸福摩托车厂,司机高兴接了大单一路上和韩皓聊天。

    他说他原来也有辆幸福摩托车——xf25a型号,是沪江市幸福摩托车厂跟泰国资本合作生产的仿本田cg25车型,现在两轮换成了四轮,简直就是天渊之别的享受。

    “四个轮不但遮风挡雨,开出去还倍有面子!”

    夏利司机很自豪地对韩皓说道。

    作为一个机械迷,大学原本还想报考汽车专业,韩皓当然也很希望能拥有自己的小轿车。看着司机潇洒地摆动方向盘在人流车流中穿行,韩皓打定主意过了这段艰难时期,他也去考个小车驾照过过瘾。

    听司机说开出租挺挣钱,他自费购买的这辆夏利,不到两年就回本了。韩皓心里冒出念头如果厂子破产,他就来沪江市开出租挣钱还债。

    55元车费,司机少收了零头,韩皓来到了幸福摩托车厂。幸福摩托车厂同样门前停满了拉货的大卡车,xf25a型号摩托车正在整车往外运。看来全国各地,摩托车都供不应求,无论在浙海、渝州还是沪江。

    在门口传达室等待,因为有了系主任江昭平的引荐,所以余航很快从厂里出来会见韩皓。

    头乌黑,声音洪亮,身板健硕,余航一点都不像就快5o岁的人,看上去就三十多岁模样。

    余航也在打量韩皓,黝黑的脸庞上稚气未退,疲惫的姿态中眼神透露着坚定,背着一个大书包,一看就是农村大学生打扮。

    江昭平只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学生想当面请教问题,余航并不知道韩皓如此年轻。

    双方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给对方留下了意外印象。

    现在是饭点,来者是客,又是老乡,所以余航就邀请韩皓到周边小饭店就餐,边吃边聊天。

    连续奔波,早上只吃了3个馒头就上大巴,韩皓也不客气,拿起碗就大口扒饭。

    余航正在不留声色观察韩皓,他心想这个小伙子算是一个耿直的年轻人。

    肚子里有东西,韩皓有了精神,开始从书包拿出o号机,请求余航的指点。

    “好家伙,居然敢仿制本田的动机技术!”

    余航看到o号机实物后感叹韩皓的胆大包天。

    韩皓也不相瞒,简单把自己拉起团队整合资源进行仿制的计划说了一遍,尤其还把现在o号机面临的停滞不前困境详细论述。

    看着o号机上面精致的零件,可以说韩皓的仿制技术已经达到了原件99%功力,尤其一些关键高难度部位零件居然也仿制了出来,余航对韩皓团队的能力不由评价高了一分。

    “你们团队中有一个做零件的高手,如果不是你说是仿件,基本可以充当原厂件使用了。”

    苗振华的手艺,余航这个行家一看便知。

    当韩皓把苗振华七级钳工跟c机床说了后,余航连说怪不得,想不到眼前青年居然能招揽到如此能工巧匠。

    鼓起勇气,韩皓向余航表达了希望他跳槽的意愿。

    “余工,我知道你是有大智慧的人,现在我们走仿制动机的道路,将来肯定是要自主研出拥有中国自己知识产权的产品。昨晚新闻上报道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将来我们中国一定会有大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日a本的摩托车品牌占领中国市场吧。我知道你在沪江幸福厂工资待遇都不缺,生活也很美满,但我们家乡海州还有许多人在田地里刨食。现在国家要力展乡镇企业,正是改变我们家乡面貌的大好机遇,因此我斗胆代表家乡人民邀请你回去建设家乡,为改变家乡的经济面貌做贡献。”

    “我前半辈子折腾了许多年,现在老了也想安定下来,你送过来的大帽子我可不敢戴。实话实说,我在幸福厂待得还可以,你刚才说的理由不足以打动我。我可以帮你研究下o号机的故障解决,但跳槽真的不要再提了。”

    余航微笑着拒绝了韩皓的邀请。

    韩皓无奈,对方答应帮忙研究o号机已经是一大让步,他只好暂时收起了继续招揽的心思。不过他抢先把饭钱付了,上门请教哪能让余航这个长辈出钱请自己吃饭。由于余航要赶回厂上班,韩皓只好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约定晚上再到余航家研究o号机。

    午睡时,韩皓在床上辗转反侧,他在想到底如何才能打动余航跟自己回去呢。

    到了晚上,韩皓按照地址买了水果,背着书包来到余航家里。三室一厅,各种家电一应俱全,余航家可洋气多了。

    余航把韩皓拉倒楼下的杂物房,这里被他改造成小工作室,韩皓在里面看到了各种工具。

    他小心翼翼把o号机一一拆卸,韩皓主动充当了助手角色。

    “初步来看,零件的工艺还可以,要想找到确切原因必须到现场做实验分析排查。”

    高技术产品就是建立在无数测试和数据之上的产物,韩皓明白不可能光看看就能找到o号机问题根源所在。

    “余工,你中午说我的理由无法打动你,现在我再说下心里的真正想法,如有得罪请多多见谅。”

    韩皓决定下一剂猛药来尝试说服余航跟自己回虎山。

    “在6年你就独立研究出小型摩托车动机,但将近年时间过去你再也没有能拿出新作品。余工,你老了,你的雄心已经不在,你开始向现实妥协,学着小富即安,再也没有当初热血沸腾舍命援助非洲的勇气!

    或许你会为自己取得的一点点成就而骄傲,但在我看来,你的一身才华就此荒废,龟缩在一亩三分地上沾沾自喜,就是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

    你自己研出来的小型动机被束之高阁,眼睁睁看着自家工厂里日a本货大行其道,难道你就不心疼自己的孩子被人活活扼杀在襁褓之中?此为大不仁!

    为何你们幸福厂手上一大把好牌却打得稀巴烂,幸福25oa在国内起点多高,结果最终沦落为和外国人合资推出25a,仿制的还是本田车型。中国人自己的车型一辆都没有研过,作为厂里副总工,你对得起国人的期望,对得起自己的内心吗?此为大不义!

    人生短短几十年光阴,国家培养了你,你却满足于现状,没有到最需要你的地方去!当民族需要你的智慧来迎头冲破国外技术封锁的时候,你退却了!纵观你有千百种借口,但摸摸你的心,是不是没有了为国尽忠的勇气。此为大不忠!

    家乡人民需要你去贡献才智,有了你的帮助,将来就能带到成千上万人的就业,他们都将因为你的一念之差生活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你却对此视而不见,此为大不孝!

    如此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还有何脸面回家乡见父老乡亲,有何勇气面对自己当初在国旗下许过的誓言,有何底气大言不惭对我说没有打动你自己的理由?”

    随着韩皓的话语越来越尖锐,余航气得浑身抖,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怒冲冠大喊。

    “够了!你给我出去,出去——”

    韩皓见状,扭头就走,整个工作室就留下余航一个人七窍生烟气个不停。

    其实韩皓没有离开多远,就在门口不远处,他有些忐忑不安。下午在小旅店,他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这招激将之法。

    过了o多分钟,工具房内传出余航冷静下来的喊声。

    “进来吧,我知道你一直在外面。”

    “对不起,余工,我也是一时激动,为了厂里的工人和跟随我的团队,我不得不出此下策。

    韩皓一进来先低头道歉道。

    “算了,人说当头棒喝惊醒梦中人,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我必须知道我跟随的是一个有大前途的人,你必须把自己对未来的想法对我说一说,不然我宁愿做你口中的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

    挥了挥手,余航示意韩皓就坐。

    事到如今,韩皓也把他苦思冥想多时的展计划说了一遍,同时结合他的见闻,国家政策一一对应分析。虽然他的想法有些天真有些粗糙,但余航还是听出了希望,听出了未来。

    余航说需要时间考虑,韩皓独自一人回到了虎山,原本满怀期待迎来救星的韩耀厂团队们顿时失望泄气。

    难道o号机真的永远就是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