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商标荣耀
    得益于有余航、苗振华和郝一山这样的业内专家,他们三人连同研发团队成员一起讨论设计了韩耀厂的摩托车发动机生产线。本着关键设备进口,通用设备国产的原则,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仅用1500万就能形成3条生产线,年产量20万台发动机的生产规模。而且其中最神奇地是这种生产线是柔(性xg)生产模式,可以在70和90发动机中切换生产。

    跟大国企全(套tao)进口发动机生产线不同,韩耀厂的生产线中用人力替代了不少机器自动化的过程,大大减少了成本。例如其中的自动运料小车和自动加工机器人等,韩耀厂结合实际用了低成本的工人手工((操cao)cao)作来替代。从生产角度看,当然是大规模自动化机械化要好,但必须得看菜吃饭,韩耀厂只有那么一丁点资本,无法如土豪般上最先进生产线,只能精打细算过(日ri)子。

    不到3天,钱江厂的500万定金就打到了韩耀厂的账户上。有了这一大笔钱,韩耀厂的发动机生产线建设正式启动。

    生产线需要进口的专机,如生产缸头的卧式三面双工位钻镗专机,生产箱体的回转式四动力头交换专机,以及5台c数控加工中心,还有苗振华指定购买的一台高精度专门模具c数控机(床chuang)等清单目录,都已经交付到钱江厂。由他们厂出面采购回国,预计用时45—60天左右。

    韩皓还要说服之前提供了样品的压铸厂、活塞厂等合作伙伴升级他们的设备和生产线。为此他提出了入股方案,就是由韩耀厂出资一部分,原厂老板也出资一部分,大家风险共担,一起改造生产设备及生产线,以满足将来韩耀厂大规模供货需求。

    之前承诺过样品成功后就会采购他们的产品,所以韩皓并未食言,他打算扶持这些零件加工企业和自己一同成长。为表现诚意,他特意出资入股,并草签了将来的采购合同。见此,压铸厂、活塞厂等加工厂的老板同意了韩皓的入股请求,他大概占据股份在30左右。

    苗振华带着牛大伟等人到国内机(床chuang)厂考察并采购合格的国产设备,虽然国产货精度差一点,使用寿命短一些,但(性xg)价比高,使用上完全达到生产标准。韩耀厂在关键设备上采取进口,但通用部分还是用国产货,可以极大降低投资成本。而且随着国内摩托车产业的蓬勃发展,许多机(床chuang)厂都针对(性xg)投入资源研发了不少专用机(床chuang),物美价廉的产品用起来有时候并不逊色。

    生产线不能够说凭空变出来,需要采购机器设备,同时还要安装调试,还要培训工人,韩皓预计整个工厂的生产线估计要到1994年4月中旬才能试投入生产。

    自从知道韩皓研发成功了70发动机后,庞(爱ai)国就老是闷闷不乐,尤其听到韩耀厂准备大规模上马生产线,已经获得了钱江厂500万定金后,他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本来自己至少能在其中占据10的股份,现在好了,关键时刻撤资跑路,5万本来可以变成50万,现在一分钱都没有。

    “你这些天怎么老喝闷酒,孩子在旁边都看着呢!”

    韩雨见丈夫老这样唉声叹气,忍不住说了他几句。

    “都怪你,本来我(挺tg)看好发动机项目投资,被你在耳边一吹风,结果把几十万都吹没了!”

    妻子的一番话,正好引燃了庞(爱ai)国的火气,加上有些醉意,他直接埋怨起韩雨来。

    “还说我!当初是谁一个劲夸我聪明,现在又开始赖我!当初你连这5万块都不敢去找我弟弟要,还不是死皮赖脸求我去讨!你要脸,难道我就不要脸了吗?”

    因小失大,谁知道弟弟韩皓居然最后关头放手一搏成功了呢!韩雨也满肚子郁闷,现在丈夫把过错全推到自己上,她也炸开了锅立即反击。

    父母吵架,弄得小孩在旁边吓得哇哇直哭,后来家婆进来把孙儿带走,只剩下庞家夫妻两人在里面怄气。

    韩皓不知道姐姐家的事(情qg),现在他正在医院陪(床chuang)。发动机研发成功,现在又和钱江厂合作,韩耀厂今后的路一片坦途。

    “爸,咱们家工厂今后彻底转型了。先生产发动机,等规模上去后,咱们也开始弄摩托车。到时您到国内出差旅游什么,都能见到咱们家工厂产的摩托车。这(情qg)景想想都让人兴奋,您说是不是啊,老爸?”

    母亲王桂芬到出租屋做饭,韩皓一个人陪在父亲韩永福病(床chuang)前。难得父子俩单独相处,以前父亲工作忙到处跑,两人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加之中国式家长教育,韩皓几乎没有跟父亲韩永福说过心里话。现在有机会了,韩皓就把厂里的变化和趣事一一说给昏迷的父亲听,既希望唤醒父亲也随便为自己减减压。

    “唉,真正当厂长管理那么多人,还要时刻考虑厂子的出路,我才知道您以前是多么不容易。以前您常说不要‘只见贼吃(肉rou),不见贼挨揍’,现在想起来真是亲(身shen)体会。付出虽然不一定有回报,但没有付出就肯定不会有回报。您放心,咱们家韩耀厂一定会顺顺利利办下去,到您醒来后说不定都不敢相信这是一手创办的工厂。”

    谈及自己现在的作为,韩皓还是心中有一种成就感。虽然自己差点把韩耀厂弄破产,但最终还是熬过最艰难的黑夜迎来了光明。

    “我现在已经是正式的大学生,刚过去的期末考7门课我只挂了2门,分别是高等数学和中国革命史。作为自学兼职大学生,这个成绩还可以,反正系主任江昭平同意我补考及格后继续当前模式学习。挂科的原因很简单,这两门课程我几乎没时间看,实在太忙了,只好考前抱下佛脚就去考。我会利用开学前的时间好好复习,争取补考过关。还有,之前……”

    韩皓停顿了一下,又想起了父亲之前对自己读大学找女朋友的调侃。

    “我之前喜欢的女同学,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原本还想等你醒来后,带她到咱们家做客,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qg),你儿子不够优秀,人家看不上……不说这些伤心事了,祝她幸福吧。总之,这段时期我经历了许多事(情qg),也成熟了了不少,您就安心养病早(日ri)醒来吧。”

    谈到萧芊妤,韩皓总是心中一痛,只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才知道要忘记他/她是多么难办到的事(情qg)。既然对方已经有了男朋友,那韩皓就不会再上前去纠缠,就让时间来冲淡这一切吧。

    发动机生产出来,需要自己的名号,就是商标,证明是韩耀厂的产品。韩皓经余航提醒,决心要为自己家的发动机取一个好听的商标。

    “韩耀?”

    像一个人名,听上去不够大气。

    “荣耀?”

    咦,这个不错,韩皓想到的“荣耀”两字觉得不错,其他人听了也觉得符合厂里特征纷纷同意。

    于是“荣耀”就正式在工商部门登记,成为韩皓名下的发动机品牌。一个大写的r字就是品牌的标识,小规模新出厂70发动机也开始印上r字的logo。

    还有10天就过年了,依照惯例工厂都会这个时候放假,让家在外地的工人提前回家。现在发动机生产线还没有上,后视镜、外壳生产也没有多少订单量,韩皓便打算照旧给大家放假回家。过年前放假,大家最关心的当然是年底奖金问题。

    有了500万在账上,虽然这笔钱要用来购买设备和采购原料,但韩皓还是拿出一笔钱来发放奖金。他召集了工厂所有人一起召开了总结大会,主要目的就是表彰发动机的研发团队。

    有了核心技术,才能傲立在时代潮头,这其中研发团队功不可没。

    “众所周知,过去一年我们韩耀厂面临了很大困难,也取得了很大成就。尤其是从一家只生产技术含量不高的外配件,成功迈进了生产高科技附加值的发动机领域。这归功于在座所有韩耀厂人的努力,让我们为不甘平凡勇于奋斗的自己鼓掌!”

    啪啪——

    韩皓的话让大家心中都深有共鸣。

    “我们取得的成绩,更应该感谢像余老、苗老和郝工这样放弃了优越待遇加盟我们韩耀厂大家庭的专家,谢谢你们!”

    啪啪——

    随着韩皓的点名,三人依次起立感谢大家。

    “还要感谢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研发团队,正是他们(日ri)以继夜的辛勤劳动才换来了我们‘荣耀’1号机的初啼!”

    ……

    在韩皓嘴里,每一个参与发动机研发的人名都一一点了出来,他用自己亲(身shen)参与的体会诉说着研发过程的不易,感谢所有功臣的付出和汗水。

    “我曾说过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所以,今天我兑付我当初的承诺,决定为研发‘荣耀’1号机成功的功臣们发放奖金。”

    余航贡献最大,他获得了一等奖,奖金5万元。苗振华在模具中贡献突出,荣获二等奖,奖金3万元。郝一山获得了三等奖,奖金1万元。至于跟随郝一山从钱江厂出来的4个人,以及牛大伟等参与了研发过程充当助手的一律优秀奖,奖金5000元。

    至于工厂的普通工人则每人1000元奖金,相当于近3个月工资了。

    奖金发完,整个厂里都喜气洋洋,谁不高兴拿了大额奖金回家过年。

    余航自打来到虎山,还没有回过沪江市一次,真的把韩耀厂当成了他的家。5万块奖金对他来说分量(挺tg)多,当初在幸福厂奖金发放都是几百元计,现在韩皓直接以万元论,余航说实话有些兜不住。何况他来韩耀厂,还真不是为了钱,主要冲着韩皓说的理想前景而来。

    “余老,您就拿着吧!光明正大靠脑子挣钱心安理得,我还怕您嫌少了呢!”

    韩皓骑车把他送到虎山车站,临别前对他说道。

    当余航一路奔波回到沪江市的家,拿出如同砖头般大小的5万块时,家里人原本冷淡的态度立即变得(热re)(情qg)起来。

    之前一直不理解、不支持余航跑去虎山,现在发现去了虎山还真是大有收获。短短时间就拿回了5万块,这在钱江厂是绝对无法想象。国企大锅饭,每个人之间的工资奖金都差不多,要拿几万块出来奖励技术领头人,绝对在厂里掀起轩然大波通过不了。

    “厂里培养了你,要讲风格讲奉献……”

    此时基本上国企技术人员就是这样待遇结果,要像韩耀厂这般重奖是不可能。

    知识分子常说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手中有了米在家的腰杆确实直立许多,跳出体制后余航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

    “哇,这么多!”

    当郝一山的妻子蔡淑华拿着1叠钞票数了又数,她脸上笑开了花。

    “我们厂长说了,这只是第一批,将来新产品研发成功,会再发第二批奖金。所以,我说离开钱江厂咱们家换房子就有希望,没说错吧?”

    郝一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挺tg)着腰杆在妻子面前说话,想不到韩皓还真信守承诺,给大家发放了超出意料的奖金。

    “波——”

    萧淑华用力在郝一山脸上吻了一下,奖励他劳苦功高。

    “老夫老妻了,还这样。”

    虽然郝一山一副苦瓜脸,但内心早已经乐翻了天。

    在韩耀厂能干喜欢干的事(情qg),还能挣到大把钱,算是人生的一大幸福,他心里同时想道。

    韩皓经过研发过程的曲折,更加明白人才的重要(性xg)。古有千金买马骨,今有他用高额奖金收买人心。他需要许多人才来辅助自己,对真正有才之人的待遇他绝不会小气,因为这是成就大事者必备的气度和(胸xiong)襟。

    年前,韩皓还接到了镇政府让他去县里领奖的通知,名目是虎山县十大杰出青年获奖。韩耀厂发明的发动机通过省级专家验收,这足以写进县里年终的工业成绩汇报,因此他被提名为十大杰出青年并不为过。

    有总比没有好,韩皓骑车来到县政府大楼,看了下时间发现自己来早了,就在大楼四处逛逛。看到一间会议室门口贴着一行大字,他想了想便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