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十佳青年
    “虎山县党员发展对象培训班”

    看到这个牌子,韩皓见没人在门口把守便溜了进去。因为在他在门口隐约听到里面正在讲述长征故事,《中国革命史》期末挂科,他正好要学习一下相关知识。看了一下时间,距县十大杰出青年颁奖会还有半个小时,韩皓正好在此休息等候。

    里面黑压压坐了一大堆人,至少在60人往上,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倾听一位年逾40岁中年男子讲课。

    “刚才那位同学说的不错,长征其实就是红军作为一群流寇一路被国民政府军追着打,差点就全军覆没的路程。

    真正伟大的东西,不是从胜利到胜利,那只能叫强大;真正的伟大一定是从弱小到强大、从幼稚到成熟、从失败到胜利、从落寞到辉煌,这才是伟大的真实成长曲线。

    对你们大家来说,长征可能就是一个在电视上被讲烂了的革命故事,或者只是一个考试中必考的考点知识。但对我们国家民族来说,长征是一个涅槃般的大熔炉,进去的是矿渣出来的是钢铁,许多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从此脱胎换骨真正变成了民族脊梁……”

    中年男子讲述了许多真实历史小故事作为佐证,这让原本偷溜进来旁听的韩皓一时忘记了时间听得津津有味。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等下我还有个会要出席,谢谢大家今天的支持。”

    看了一下表,中年男子结束了他的授课。

    “啪啪——”

    现在响起了(热re)烈掌声,大家都为中年人的精彩授课而喝彩。

    “感谢中央党校的胡一鸣教授,也是当下在我们虎山县挂职县委副书记的精彩党课教学。希望同学们回去后好好做总结,明天把课后小结交到我这里来。”

    一位似乎是班长的青年干部走上台,匆匆忙忙说了上述这番话。

    “我要更正一点,现在我只是副教授,离教授还差一个副字,还有继续进步的空间。”

    正在收拾讲义的胡一鸣抬头说了这样一番话。

    “哈哈——”

    底下入党积极分子们都报以善意的笑声。

    “怪不得讲得如此精彩,比高中时政治老师昏昏(欲yu)睡的说教强多了,原来是来自中央党校的教授,把课本中简单的一句话带出如此多背景故事。”

    韩皓想不到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居然打开了一个全新世界的大门,对《中国革命史》的兴趣不由大增。

    随着人流韩皓走出了教室,来到即将开始的虎山县十大杰出青年颁奖现场。

    在签到处,韩皓找到工作人员报到,还出示了自己的(身shen)份证。

    “韩耀车辆研究所,韩皓。”

    工作人员核实他(身shen)份后,带他来到事先准备好的座位。

    看着旁边一同获奖的人,他们中有政府工作人员、工人、教师、护士,另外还有发家致富的农民,以及像自己这般的小老板。

    韩皓友善向他们点头致意,毕竟能混到虎山杰出青年应该都有两把刷子。没想到,大家看到他如此年轻,应该算是众人中最小的一位,只是略微回应并刻意保持着一定距离。

    县里对这个颁奖会还(挺tg)重视,书记、县长等大小领导全部出席,刚才上课的挂职副书记胡一鸣也在。

    洋洋洒洒两位县里父母官讲了一大堆,随后主持人宣布获奖人事迹时,韩皓才稍微提起了一些精神。

    政府工作人员是见义勇为救了落水儿童;工人是拾金不昧把巨额现金原物归还失主;教师是主动到偏远山区村小学支教;护士是路遇居民休克晕倒主动采取急救措施挽回病人生命;农民是带领全村人搞起了大棚蔬菜种植发家致富……

    终于轮到自己,韩皓心想不知道县里是如何评价自己。

    “高中毕业的杰出青年韩皓,他找准市场切入点,以自主研发精神召集人才队伍,共同研发成功国内尚处于自主技术空白的摩托车发动机技术。此项技术已通过省级专家验收,有望在农历新年后投入大规模生产,预计全年销售额将破亿元大关!”

    一面有样学样如其他获奖者般站起来向观众挥手,韩皓一面在心里忍不住骂娘。

    “天,谁写的稿子,我可没有说过要破亿元大关啊!镇政府里面的人还真敢吹,把自己厂几乎写成了县里将来的工业支柱企业!生产线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上次镇里打电话来自己谨慎只说了可能会过千万,现在居然直接翻了十倍,真是把自己往火里烤啊!”

    一听销售额过亿,旁边获奖的人在看韩皓的神(情qg)完全不同了,刚才还是冷冰冰有些保持距离,现在个个眼光中多了亲近之意。改革开放,一切向钱看的观念开始随着市场经济浪潮形成而深入人心。尤其在虎山,你嘴巴说得天花乱坠都是假,能弄到真金实银才是个货真价实人物。

    “那位韩皓同志,你们厂当真有如此大的发展潜力?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县里要好好扶持一把,说不定你们今后就是我们虎山的钱江厂!啊——对不对?”

    敢毫不顾忌随意插话的当然是县里一把手书记大人丘孟桐。

    众目睽睽下,韩皓只好站起来,现在工厂只是处于筹备阶段,来年的事(情qg)他怎么敢打包票。

    “丘书记,您好,多谢您的关心和县里的大力支持。现在我们工厂还处于起步阶段,希望能承您贵言,为县里经济发展做贡献。”

    不亢不卑,韩皓想了一下后得体地回答。

    “白县长,年后我看县里得派人到这个韩耀厂看看,不能够让好苗子埋没嘛!”

    书记大人转头对(身shen)边的县长大人白建功说道。

    一把手发话,那么下面人肯定是得严格执行,因此韩皓没想到开个会还能引来政府部门的关照。现在他烦恼的事(情qg)之一就是寻找新厂房,希望年后这个事(情qg)能得到妥善落实。

    就连一向来在台上超脱的胡一鸣都不由多看了韩皓两眼,年纪轻轻敢折腾工业高精尖领域,没有真材实料无法玩得转。

    经过这个插曲,颁奖大会照常进行,韩皓隐然已经成为会场中的焦点人物,就连县电视台的摄像机都专门对着他的坐姿拍了好一会。这让韩皓在镜头前不由(挺tg)直了腰杆,装出大义凛然的模样,要不然上了电视一副挫样就对不起观众了。

    走上主席台接受奖状的时候,韩皓看准了位置和别人换了一下,正好是胡一鸣为他颁奖。

    “胡教授,您好,明天您还来上课吗?”

    想不到韩皓称呼自己为教授而不是书记,胡一鸣对他的印象加分不少。

    “明天下午3点,我还有一节课,你也是准备入党的积极分子?”

    胡一鸣边递奖状边开口问道。

    “不是,我只是路过旁听,觉得您讲得(挺tg)好,就想来学习学习。”

    韩皓不好意思回答道。

    “继续努力,明天见。”

    举手示意韩皓跟其他获奖者一起转(身shen)接受现场观众的祝贺,胡一鸣简短回应他。

    下台前,书记、县长两人还特意和韩皓握手问候,鼓励他大胆干,力争实现过亿的销售目标。

    现在中央刚宣布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全国上下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努力发展乡镇企业,虎山县的主要领导们觉得韩耀厂可以作为一个成功典型,从而(热re)心关注。

    原本打算自己闷头摆弄自己的算盘,现在一下子县政府凑了上来,韩皓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反正自己遵纪守法,依法纳税,(身shen)正不怕影子斜,韩皓心里想。

    晚上,在虎山人民医院单人病房内,桌子上摆放着一台17寸的黑白电视,正在播放虎山新闻。

    现在厂里经济宽裕,韩皓为方便母亲陪(床chuang),便出钱让父亲住进了高级的单人病房。费用当然比之前的多人房要贵,但这对韩皓目前来说不算什么。单人病房拥有自己的卫生间,还加了陪(床chuang)家属的副(床chuang),韩皓为此买了一台电视放这里,方便母亲打发时间。

    当韩皓拿回1993年度虎山十大杰出青年的奖状时,母亲王桂芬忍不住擦了擦眼泪,儿子是越来越懂事,也越来越出色。现在就剩家里的老头子没醒过来,要是他苏醒了,韩家就一切雨过天晴了。

    到了新闻点,韩皓便拉了母亲一起观看虎山新闻,让她看看自己的上电视的新鲜样。

    果不其然,第一条新闻就是县领导出席十大杰出青年颁奖大会。

    “妈,你看我就坐在那个位置!”

    韩皓眼尖,在一群人之中找到了自己,连忙指给母亲看。可惜镜头切换太快,王桂芬没来得及找到,就又切到丘书记讲话画面。

    “又有了,又有了!”

    随着播音员的读稿,等了一会画面终于又来到韩皓的镜头,他马上又让母亲赶紧收看。

    这一次,是韩皓笔直地坐在椅子上认真倾听书记讲话的画面,还连续给了3秒钟。

    “看到了,看到了,皓儿,我跟你爸都看到了。”

    王桂芬亲眼看到儿子出现在电视中,满怀激动地回答。

    想不到自己在电视中看上去还可以嘛,韩皓在心里暗自得意。

    “这一次虎山县获奖的十大杰出青年代表了各个领域杰出人士,以韩皓为代表的十位青年们以无私奉献……”

    当出现集体颁奖镜头时,播音员直接念出了韩皓的名字,把他列为十大杰出青年的领头人物介绍。

    “好,好啊……”

    看着儿子在新闻中如此出彩,王桂芬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看到儿女在人生道路中表现出色是每一位父母最大的欣慰。

    韩皓出现在虎山新闻中,当然被许多人所关注。

    “韩皓舅舅上电视了!”

    韩雨的儿子指着电视上出现的韩皓镜头抬头对父母说道。

    “唉,我弟弟现在算是功成名就了。”

    摸了摸儿子的头,韩雨有些黯然说道,她还是无法从发动机项目撤资的(阴y)霾中走出来。

    “多想想未来吧,将来你弟弟发达了,总不会不拉咱们家一把。”

    庞(爱ai)国倒是找了另一个角度切入,至少心里不会难受太多。

    尽管在寒假里找了两份家教,但随着农历新年临近,大家都筹备过年,萧芊妤不得不返回了虎山家中。

    她正和母亲李玉梅在沉默中吃晚饭,突然看到电视新闻中出现了韩皓的镜头。还以为是自己眼花,萧芊妤随后听到了播音员念出了韩皓的名字,同时画面中韩皓的(身shen)影也出现在一群获奖的人当中。此时,萧芊妤才真正肯定韩皓居然真的当选了虎山十大杰出青年。

    不是吧,这个肤色黝黑长得不帅的男生,这个在自己面前经常连话都说不通顺有些唯唯诺诺的男生,这个自己从未正面看过连电话都懒得接话都不想多说一句的男生,他,现在居然成为了十大杰出青年!

    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快,萧芊妤突然想到这一句歌词。几个月时间,韩皓就犹如换了一个人般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

    萧芊妤想搞明白到底韩皓为什么会获得十大杰出青年,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qg),可惜电视新闻只是提了一下名字,没有具体说明发生了什么事(情qg)。

    带着极大的好奇心,萧芊妤决定改天抽时间到图书馆看看县里出的通讯报道,有没有相关信息可供参阅。

    第二天,韩皓下午3点准时来到县政府大院,继续旁听胡一鸣的党课。

    “实事求是,建立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敢于挑战的大无畏精神……”

    这些枯燥的理论在胡一鸣的嘴里纷纷变得生动活泼,深入浅出,韩皓觉得有趣多了,不知不觉投入其中。

    在讲课结束后,韩皓还主动上前询问了胡一鸣关于《中国革命史》的某些疑问。他还斗胆向胡一鸣要了联系方式,以便今后上门请教。

    得知韩皓居然还是一名在读大学生,胡一鸣更加青睐这位年轻小伙子,他不单但欣然把联系方式给了韩皓,还应邀届时亲自到韩耀厂考察一二。作为从京城到地方挂职的高级知识分子,胡一鸣看问题更加全面有深度,韩皓想借助外脑为自己的工厂把把脉。

    “咚——”

    大年三十下午,韩皓骑车来到了县物资局宿舍楼下的杂货店,店老板还记得他亲切打了招呼。

    从店里选了两包盐,这正在当初自己推荐萧芊妤购买的品牌,韩皓若有所思一步步走向结账台。

    功夫不负有心人,萧芊妤终于从图书馆的通讯报道中找到了有关韩皓的消息。发明了摩托车发动机,有望销售额过亿,萧芊妤不由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作为一名大学生,她明白如此一来韩皓肯定会从丑小鸭直接化(身shen)为白天鹅,自己辛辛苦苦做家教所得还比不上对方随意伸出的一个手指头。

    她开始后悔自己不应该粗暴拒绝韩皓的联系,若是现在还一直保持着联络,那么……

    “芊妤,你去帮忙买包盐吧!”

    接到母亲指示的萧芊妤,穿上衣服走下楼,一步步朝杂货店走过来。不知道她即将在杂货店内遭遇到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