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八方来客
    韩皓带着一袋蜜桔来找系主任江昭平,除了感谢他一向来照顾外,还存了另外的心思。

    “要我帮忙推荐一些毕业生?”

    江昭平惊讶地看了一眼韩皓。

    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敢想,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了。现在国家虽然开始提倡双向自主择业,但从浙海工学院毕业的学生基本还是国家包分配。其实也不能说是包分配,主要是各种国企、研究所和机关事业单位到学校要人,系里享有一定的推荐权,学生一毕业就基本被人抢光了。

    近两年开始陆续有一些刚进入中国的外企前来要人,但像韩皓这般民营企业小厂敢进大学校门的一个都没有!因为大家都知道,毕业生不会选择去条件艰苦的小企业,就算去了也留不住人才。

    “你呀你,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你过来看看这份名单。”

    从江昭平手中接过名单,韩皓发现上面都是机关单位、国企、外企这些大企业单位提供的就业岗位。只要机械工程系的毕业生愿意去,对方就立马接收。自己的韩耀厂跟他们这些大企业大单位比起来,犹如街边寒酸的小乞丐。

    “原来母亲说读大学包分配居然是真的!”

    这是韩皓的第一个念头。

    “江主任,我想问下这些单位里最(热re)门的都是那些?”

    面对韩皓的询问,江昭平想了一下,笑着回答道。

    “大国企、外企,大家选择去的地方多,因为给的待遇高。至于机关单位,大家都嫌弃钱少事多,想去的人反而不多。怎么,你该不会为自己毕业打算盘了吧?”

    系主任的询问当然只是调侃,韩皓心知肚明,他不服气说道。

    “我们韩耀厂也能给毕业生高待遇,还能学到不少知识本领,将来企业也大有发展前景,我觉得我们厂并不弱于名单上的企业。为啥我们就不能到系里招人?”

    这有一些赌气的成分,韩皓自己也知道韩耀厂跟名单上的任何一家比起来,就算自己选也不会考虑。但自己说得也不错,韩耀厂里面的确能学到好多东西,毕竟现在主攻的都是国际先进技术领域。

    “这样吧,你让老余带人来我们学校弄个讲座,讲讲你们搞出70发动机的过程。一是学术交流,二嘛,到时你们能吸引毕业生跟你们走,系里绝不阻拦。”

    脑子一动,江昭平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行!”

    韩皓自作主张替余航答应下来,毕竟大家现在都对人才求之若渴。

    补考了高数和中国革命史,韩皓觉得发挥不错,应该可以通过及格线,因为他可是埋头学习挑灯夜战了一个多月。跟当初期末考试一头雾水比起来,现在的试卷难度相对降低不少。

    回去跟余航把讲座的事(情qg)一说,他想了一会便同意了,招不来人就当跟后辈们分享一些经验也好。韩皓这样的年轻人有活力感想敢做,余航了解当下大学生就业倾向,一般青年心比天高不经过社会打磨很难来韩耀厂这类的乡镇民企。先试试吧,就当还江昭平一个人(情qg)。江昭平一直说是他把自己推荐给韩皓,才有了展现自我的发展平台,余航在心里念道。

    余航自打过年回去,碰到了不少厂里的老朋友,大家都问他(情qg)况如何。研发成功70发动机的消息局限在浙海省有影响,由于韩耀厂还没有上生产线,产品没有对外销售,所以沪江市这边并不知晓具体(情qg)况。

    但他还是把在韩耀厂干活的现状说了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余航针对(性xg)向一些朋友介绍了发展前景,看看能不能拉一些助手回虎山。听说余航已经搞出了70发动机,年后还要上马90发动机,这些人都一副不敢想象的姿态。为何在幸福厂时还一事无成,到了浙海省乡下就摆弄出来如此大阵仗,大家约定好年后要亲自来虎山参观学习。

    今天周末,就是余航在幸福厂的6位前同事们结伴前来考察的(日ri)子。

    听说了这件事,韩皓就让人租了一辆面包车到车站迎接远到的客人。余航为厂里做出了突出贡献,韩皓必须为他撑起脸面,好好招待这些来宾。

    来到韩耀厂门口,这些前同事们都不敢相信余航就在这样的工厂里面弄出来发动机,整个工厂还不如幸福厂一个配件车间大。

    直到走进工厂里面,看到了机器在生产发动机箱体部件,工人们正小规模组装一台台发动机,来自幸福厂的人才相信余航所说不假。

    进入专门的研发厂房,里面各种设施、配件一应俱全。尤其亲眼看到了荣耀1号样机后,大家自此被余航所折服了。听说韩耀厂的70发动机是仿制产品,前来参观的人都是业内人士,知道就算是仿制已经是大为不易,因为就连幸福厂都没就此进行过尝试。厂里用的发动机都是合资方提供的技术,生产线生产的都是国外知识产权的发动机,每一台都要给外方授权费。

    看到郝一山等人正在小组讨论技术事项,几位参观的人不由驻足旁听。听到关键处,甚至有人亲自下场参与讨论,2号机样本研发的点火装置正是他所擅长的领域。没想到他这一插嘴,还真激发了在场人的灵感,困扰郝一山多时的点火装置难题就此迎刃而解。

    轮到余航介绍起2号机半成品,这是由1号机加以改造弄出来的产品,从理论分析90魔改完全可行。简单听了余航讲解后,这些人又开始了现场讨论,从技术角度论证到底70改造90是否可行,有哪些技术门槛需要克服。

    智慧的碰撞,灵感的火花,不一会郝一山等人也加入进来,大家就2号机现在面临的困境一一列举出来分析讨论。

    韩皓想不到余航请来的前同事个个都(身shen)有绝活擅长某一个方面领域,例如有人专门研究曲轴,有人在箱体上有所见长,他们在细分领域上知识面很深,加上余航这样的领头人一总结,许多问题解决方案就冒了出来。

    原本2号机样品估计还需要1个月的开发量,有了这些外援助力加入,时间缩短了三分之二,照这个进度发展,一个星期就能完成样品。

    之前安排好到镇上酒楼招待午餐也改成了工作快餐,所有人都意犹未尽在研发区内头脑风暴般攻克一个又一个技术难点。看着大家兴致勃勃讨论技术难题,韩皓心想国企里面还是有许多高水平人才,为何就容易埋没才能了呢?以这些人的水平,幸福厂仿制发动机应该不成问题,结果现实却是一无所有。想不明白,韩皓只能把其归结为机制问题。同样的人和物,换了机制便产生了不同的变化。

    可惜周末只休息一天,韩皓不得不提醒来宾们他们回程的发车时间已经临近,再晚就赶不上回沪江的大巴了。

    一边是归期将至,一边是讨论问题正在兴头,大家都感受到久违的畅快,尤其有一种学以致用的成就感。

    “唉,真舍不得走,但明天一早要回厂里上班。”

    老一辈人对自己要求很高,没有大事(情qg)绝不会轻易请假。看下时间,确实得准备离开回沪江。

    “刚才这个问题我回去研究研究,到时打电话给你再好好讨论一二。”

    另一位来宾念念不忘刚才跟韩耀厂技术人员争论的问题,决心回去后再研究弄清楚。

    韩皓和余航一起把他们送上了返回沪江的大巴,离别前韩皓送出了欢迎他们前来虎山工作的邀请。

    不用全职,周末时过来兼职也好,按时计费,韩皓不放过任何一个挖角的机会。

    回程的大巴上,前来参观的6个人开始都不说话,全部在思考和回味今天在韩耀厂的所见所闻。

    “眼见为实,老余现在是越活越年轻,他可远远走在咱们前头去了。”

    有了第一个人打开话题,其他也都纷纷加入进来。

    “90的发动机应该很快就能研究成功,据余航说马上还要对电启动进行攻关,真是听得我心痒痒,恨不得也加入他们的队列!但一想到在国有工厂干了一辈子,要放弃职称、工龄、退休保障,尤其是千里迢迢跑到乡下待着,伸出去的脚立马就缩了回来。人啊,真是越老越胆小咯。”

    “心理关容易过,但家里人这关难闯啊!现在都快熬到退休年纪,家里人不支持咱再折腾,唉”

    韩皓和余航送出了邀请,到底别人来不来谁也不敢肯定,毕竟不是谁都有余航这样的魄力。

    余航这边找帮手暂时没有下,苗振华这边却收获颇丰。

    2天之内,连续4名据称是苗振华的徒弟前来韩耀厂投奔他,他们中包括了电工、钳工、车工和漆工。最低等级五级,最高达到了六级,都属于工艺匠人级别。

    “之前我来这里只是觉得退休无聊想随便找点事(情qg)做。现在韩耀厂正是用人之际,得知他们目前(情qg)况过得一般,我觉得还不如过来跟着我干,毕竟看上去咱们韩耀厂比那些破厂强多了。”

    苗振华先向韩皓做了简单说明,然后又转头对这些徒弟说道。

    “以前怕耽误你们前途,你们说要来帮忙我没同意。现在看厂子还是有发展前景,所以就把你们叫过来了。既然来了,就好好干,不要丢了我的脸!”

    这个时候,韩皓才发觉一向来笑眯眯和气待人的老苗居然还有如此严厉一面,俨然一位大师傅在教育小徒弟。

    与此同时,韩皓也从来人口中得知苗振华居然是八级钳工,怪不得个个徒弟都对他服服帖帖。

    “八级什么,退休前我就是七级职称而已,八级是我的师傅级别享受待遇。只不过厂里念我干了一辈子,退休前临加了一级算提高待遇罢了。”

    怪不得普通机(床chuang)会用,数控机(床chuang)也会弄,苗振华一直都出乎意料地把各种看上去不可能的模具搞出来,原来他还自动隐藏了实际能力。

    韩皓当然对这些人才都(热re)烈欢迎,现在他要大力研发新产品,正是用人的关键时刻来之不拒。何况他们都有苗振华亲自作保,质量不会差到哪里去。

    在韩皓为新加入的人才们安排落脚点时,韩耀厂迎来了一位县里大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