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目录之困
    韩皓跑去省机械工业厅目的就是依法申请摩托车整车生产许可证,就是行内人所说的进目录。

    从1989年开始,中国开始实施《汽车、民用改装车和摩托车生产企业及产品目录》管理办法,未进入该目录的企业产品一律不能在市场上销售,公安部门凭目录和出厂合格证办理上牌手续。国家机械工业部汽车工业司统一管理汽车、改装车和摩托车的目录登记工作,公安部依照目录实行上牌管理。每年目录更新2次,方便企业更新自己最新上市的产品。

    要想生产的踏板车能在市场销售,韩皓就必须想办法让自家企业挤入目录,给产品上准生证。拿着目录管理办法研究了一下,韩皓觉得上面要求的技术、研发、人才和售后要求自己工厂都能够达到。尤其是不少于3000万投资和10万台生产线的硬指标,韩耀厂现在的能力可以一步到位。因此,他就想来问问到底企业要上这个目录如此申请。

    92、93两年,全国摩托车企业遍地开花,正式进入目录的企业从1991年增1家,突飞猛进到1992年新增17家、1993年狂增25家的大跃进局面。其中1993年还出现了22家目录外生产企业,连同目录内一共增加了47家企业,这导致当年中国摩托车产量达到了335万台,正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一的国家。

    1993年,官方初步统计全国一共有153家摩托车厂在生产摩托车。整个摩托车市场一下子大爆发,所有生产的企业都赚得盆满钵满,导致国家在1994年开始决定对摩托车产业开始了宏观调控。

    手段主要有二:一是开始对摩托车增收10的消费税,把摩托车列入了奢侈品行列。这一刀重重砍在国有摩托车企业身上,导致企业利润大幅缩水。二是对摩托车目录开始清理和严控,原则上不再增加新的生产整车企业。

    “国家现在开始调整摩托车产业,原则上不再受理新企业的申请。省里正准备迎接中央部委前来检查落实情况,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看你们厂的发动机新进入了零件生产目录,哦,是钱江厂推荐上去的,你们就好好生产发动机得了。”

    在省机械工业厅,韩皓的一腔热血遭到了重挫,想名正言顺生产踏板车的路子被堵上。韩皓第一次感受到了国家政策的威力,犹如一道高高的门槛立着,把无数像自己这般的创业者挡在门外。门槛里面的先行者凭借国家政策有意无意的保护,一个个都吃得满嘴流油,只剩自己在门槛外眼巴巴流着口水羡慕。

    敢赌未必输,爱拼才会赢,韩皓想起了虎山人的老话。国家政策虽然犹如一道红线,但虎山人却习惯了政策红线两侧来回跳舞。

    虽然工业厅的答复让他感到泄气,但韩皓相信还是可以找到变通的渠道。因为虎山就有一个榜样——甘朝祥,他的改装厂现在越做越大,生产的摩托车可以流通上牌。

    “甘厂长,咱们合作那么久,这个忙你务必要帮一帮。”

    韩耀厂的发动机一直稳定持续供应给甘朝祥,因此韩皓直接找到他请教,到底他是如何搞定目录这个大难题。

    “很简单,就是买目录!我们厂跟南粤省鹏城市的一家摩托车厂合作,用他们的目录名号进行销售,每一辆车给厂里400元的贴牌费。”

    鹏城市与东方明珠香港一水之隔,那边的人头脑灵活,卖目录收贴牌费就是他们发明的招数。

    全国150多家摩托车生产企业,1993年只有嘉陵、建设、轻骑3家销量突破了50万辆,幸福、南方、金城、钱江等突破10万辆大关,行业前20名几乎集中了全年产量的90。剩下130多家企业瓜分不到10的市场份额,就算一些新企业因产能未能跟上,但换算下来还是有许多企业实际上处于资不抵债的破产阶段,年产量屈指可数根本无法独立存活。

    这些身在目录内的濒临破产企业,许多就靠卖目录存活,凭借市场好光景吸血苟延残喘。甘朝祥所合作的鹏城工厂,现在就完全靠卖目录为生,去年估计有超过千万的收入。

    “天,还能够这样!”

    一向来遵纪守法的韩皓听到这样变通的手法,不由想到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谚语。这有些冲击他的世界观,自己想遵纪守法堂堂正正申请目录不得其门而入,市场上却有大批贴牌的黑户通过购买目录走偏门上了户口。

    “韩老弟,看来你也想搞整车!说的也是,要是我有发动机在手,我也会上整车,毕竟挣得更多。可惜我没有目录,不然光卖目录给你,我估计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甘朝祥看着韩耀厂从一家小五金厂现在突然爆炸式成为一方诸侯,提货时他已经到过虎山工业园看过对方的新厂房。啧啧,真是羡慕,不过他早过了红眼病年纪,现在做好自己的小生意就知足了。他心知要是韩耀厂上马整车,那数量绝对不是自己小工厂能企及的数字。

    “老哥给你一个建议,要是你铁了心上整车厂,干脆去收购一家破产的目录企业算了。我就知道南方那边有新厂是这样干的,省事一了百了,免得像我还得担惊受怕,哪天别人不卖给我目录。”

    一向来跟韩皓合作不错,觉得他人还可以,甘朝祥语重心长给了建议。

    谢过甘朝祥的好心,韩皓骑车回到了厂里。

    回到办公室,韩皓召集了包括余航在内的骨干开会,把自己打听到关于上目录情况说了一遍。

    “改革开放不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嘛,我们厂上整车项目,就是为了让广大人民群众早日骑上物美价廉的摩托车。中央有关部门的意见有时具有时代局限性,我们厂不要把眼睛盯着上面,而要埋头看着下面。市场需要什么,人民群众缺少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这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余航现在浑身充满了干劲,听说省里不给上整车项目,他首先提出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嘛,既然大家都打擦边球,那说明市场有需求。如果可以购买到合适的目录,我觉得这事可以干!”

    擦了擦眼镜,郝一山也表态同意上整车项目。

    “余老说得不错,现在都说要解放思想,用市场经济思维考虑问题。我觉得吧,咱们生产摩托车提供了就业,增加了税收,满足了人们需要,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为啥别人能干,我们就不能干,这本来就不公平。”

    ……

    尝到了摩托车发动机带来的甜头,大家都一致赞同继续上整车项目,毕竟干出一番事业是所有人共同的追求。

    见此,韩皓亲自拍板准备购买一家濒临破产的目录企业,套用他们的名号来生产自己的踏板车。

    到底要找哪一家企业呢?

    韩皓等人找来新出版的《目录》,对着在目录内的企业一个个研究,看哪一个企业合适收购。

    自己的摩托车,韩皓其实一直在想用什么名字的商标,是继续使用“荣耀”品牌,还是另起其他名字。

    其实他一直都有个心仪的名字就是“中华”品牌,要是自己生产的摩托车能叫“中华车”就好了。

    可惜这个美好的愿望无法实现,因为从1983年开始实施的商标法规定,不再允许使用跟国家名称相近的字、图案等作为商标。

    所以虽然“中华”这个商标没有摩托车厂使用,但韩皓想注册却没办法。至于1983年之前的注册商标,跟国名相关的可以正常使用。像“中华”香烟、铅笔、牙膏等这些是早期注册商标,可以正常使用。

    满怀遗憾,韩皓翻看着摩托车目录,突然发现一个眼前一亮的名字。

    “华夏牌摩托车”

    想不到没有“中华”,却有一个“华夏”,这车韩皓都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品牌。

    嗯,这个牌子不错,炎黄子孙华夏儿女,“华夏”也是我们中国人的尊称。

    当韩皓把这个“华夏牌”征求大家意见,所有人都一致同意这是好牌子,如果能够收购这家厂,目录、商标一举两得。

    看了一下地址,这是一家位于苏吴省锡州市下面的县级国企,韩皓准备就拿其作为收购目标。

    坐长途大巴,韩皓带着郝一山前往锡州市所辖的锡北县,拥有“华夏牌”的摩托车厂就坐落在此。

    来到这家叫“锡北摩托车厂”的工厂,破败的外墙无形中诉说着这家工厂的落魄,但不大的车间内依旧传来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门口停着10来辆刚生产出来的农用三轮车,目录上的两轮摩托看不到踪影。

    以跟厂长有合作事宜相谈,门卫把韩皓和郝一山两人迎进了厂区办公室。破旧的筒子楼,厂长办公室就在二楼,韩皓进门看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

    得知韩皓两人从浙海省前来,这位头发花白的厂长先表示了欢迎。

    “不行,我们工厂是老一辈工人的心血,出售工厂想也别想。只要有我在一天,厂子就永远属于我们自己工人所有。”

    原本以为韩皓他们也是来购买目录贴牌,没想到竟然是准备收购自家工厂。这位脾气耿直的厂长直接一口回绝,并不客气把韩皓和郝一山请出了大门。

    “这老古董还真是犟脾气,自己的厂子都快黄了,咱们好心好意救活他们厂,还被人直接赶了出来。”

    有些拉不下面子,郝一山忿忿不平说道。

    韩皓也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剧烈,不过他安慰郝一山道。

    “郝工,要是你听到别人想收购我们的工厂,估计你也是同样反应吧。”

    查询过资料,这家工厂属于县有国企,归锡北县管理,韩皓两人决定到县政府问问。

    来到招商局,表达了想收购“锡北摩托车厂”的意愿,这可惊动了县里的领导。

    摩托车产业在全国红红火火,但在锡北却半死不活,这家在60年代建立的工厂,当初靠手工敲打出来一辆仿制两轮摩托红火了一阵,并取名叫“华夏牌”。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缺乏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制约,厂子一直没做大,反而越发困顿。前些年一直靠县里投入资金生产农用三轮摩托车维持着,近两年情况稍微好转,靠倒卖目录有了额外收入不用县里再补贴。

    韩耀厂在国内并不出名,但韩皓拿了两张省里、市里报纸关于工厂的报道,还带上了营业执照复印件,以此证实自己的身份实力。

    别人老板前来合作投资都是开着小车,哪有像韩皓这般坐大巴过来。幸好这些报纸和营业执照复印件帮了大忙,不然锡北县工作人员还以为他俩是骗子。

    “收购我们县的摩托车厂?那你们准备出价多少?将来是否还在我们锡北县生产摩托车?现在厂里工人如何安置……”

    一连串问题问得韩皓都有些发懵,他原本就是打算把工厂的目录和商标购买带走,至于原工厂到底要如何处置他真没好好考虑过。

    目录和“华夏”品牌商标都是无形资产,韩皓主要目的就是冲着这两者来,到底要如何出价他也搞不懂。但他留了心眼,没有说自己是为了目录和商标过来。只说有意和锡北厂合作,如果条件合适他可以考虑在当地投资生产线进行生产。

    第一次接触,双方都没能触及自己关心的项目。

    但韩皓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如果条件合适的话,锡北县愿意把工厂出售。

    到底工厂要卖多少钱,锡北县也无法确定,因为一不小心会背上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问其到底能够出价多少,韩耀厂方面又含糊其辞,又说要经过评估后才能确定。

    像锡北摩托车厂这样的国有中小企业改制,在苏吴省已经开始有试点,一些本省的乡镇企业,开始对经营困难的国有中小企业进行兼并重组改造,取得了一定成果。

    现在韩耀厂属于跨省兼并重组,在当时政治背景下,把虎山县政府拉进来,两地政府出面协调会更加稳妥一些。

    不知道虎山县政府愿不愿意为韩耀厂出头,韩皓带着满腹心事返回了浙海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