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驾照圆梦
    “这是好事,县里当然会大力支持!小韩厂长,想不到你年纪轻轻,脑子倒挺灵活。只要对虎山经济发展有利,我们县委县政府就全力支持。待会我就让县招商局跟锡北县方面联系,看看大家坐下来如何把事情谈妥。”

    韩皓试着到县委找了一把手丘孟桐,没想到书记大人很快会见了他。听完韩皓打算跨省兼并摩托车厂上整车项目,丘书记高兴地拍着大腿表示支持。

    “我就知道你们厂肯定会上整车项目,光靠发动机挣不了大钱,整车才能卖高价,这样一来今年产值过亿应该没问题了吧?”

    书记大人还惦记着过亿产值,弄得韩皓都不好意思告诉他预付款都已经过亿趴在公司账户上了。现在虎山工业园除了韩耀厂一家发动机拿得出手外,其他都是小零件配套企业,没有整车生产厂。丘书记做梦都想着能有一家大的整车龙头企业,来带动摩托产业一条龙配套企业的落户和发展。

    “我们尽力生产,完成丘书记您的指示。之前我们公司申请乡镇企业包税的试点,不知道县里讨论得如何?”

    由于中央提倡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因此出台了一系列税收配套政策,简而言之就是企业包税制。每年缴纳定额税费,多出部分政府不管,算是对乡镇企业的政策鼓励。韩皓得知了这个政策,赶紧打了报告要求试点。

    “县里会议专门讨论了你们厂的申请,我记得去年你们营业额好像才不到300万,今年情况如何还不好说。因此,我自作主张给你们厂加了个0,以3000万产值计税,算是县里对你们期望。你看如何?”

    听到包税制试点已经通过,只以3000万销售额缴税,韩皓连忙点头感谢县里的支持。相比嘉陵、建设、钱江这些国企大厂,韩耀厂从一出生就属于轻装上阵,没有退休人员包袱,在税负上也享受更多的优惠,因此可以在市场经济中保持极强的竞争力。

    这一趟苏吴省之行,韩皓感觉厂里应该购买几辆小车,一是方便出行,二是办公需要,彰显实力。

    正好1994年初国家发取消了小轿车控购审批手续,企事业单位等购买小车不再需要向政府部门打报告申请,可以直接到市场上购买。起源于1988年国家由于物价闯关失败导致国家经济混乱,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因此国家开启了对轿车等大额价格商品控制购买,以求压缩开支的政策。此项政策在平抑物价、治理经济环境中起到积极作用。到了1993年底,由于国家经济形势好转,中央决定废除控购审批轿车的政策。

    在这样大背景下,中国轿车行业迎来了春天,据说国家已经决定支持个人购买小轿车,不日即将发布新的汽车工业产业政策。

    看着手中拿到的国产小轿车报价目录,韩皓不禁吸了一口气,轿车行业相比摩托车行业可贵多了。

    富康、捷达、桑塔纳定价都在17万左右,夏利便宜一些也要10万块起步,其他小众品牌如标致505、切诺基四缸定价也要17万。最便宜的是微型面包车,如大发、昌河标价4万6开头。

    进口车就更贵了,日产蓝鸟30万,本田雅阁、丰田佳美都是5万,深受国人喜爱的丰田皇冠49万起。

    相比工薪阶层400元月工资,一辆轿车他们几乎要一辈子不吃不喝才能买得起。

    连韩皓这样的暴发户都觉得一辆汽车贵,他实在舍不得花几十万去购买一辆汽车。按理来说,像他现在的身份,弄一台皇冠来坐坐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光现在的发动机预付款,已经足够工厂盈利几千万了,而这只是5万台发动机的订货量。去年这个时候,韩皓手头有个几百上千块已经是心满意足,但现在手握几千万的现金他却感觉焦虑。因为新的发动机生产线已经在大手笔采购,还有将来踏板车生产线也是一大笔投资,手中的钱随时可能一下子就花光光。

    将来有机会就自己生产普通中国人都能够买得起的小轿车,犹如摩托车一样,让国产品牌轿车进入千家万户,韩皓心中不由冒出了这个理想。但现在,他要先搞定能合法生产摩托车的事情。

    在浙海省,由于靠近大众桑塔纳的大本营沪江市,所以普通行政用车几乎一水的桑塔纳。因此,经过考虑韩皓决定购买5辆桑塔纳轿车,自己、余航、苗振华各一辆专车,剩余2辆供工厂员工使用。另外,还购买了2辆17座的依维柯和6辆昌河微面配套使用。

    “想不到我也能享受一把厂长级别的待遇,现在看来下海到虎山,是我人生中做出的正确选择之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以后回沪江市也方便多了。”

    余航把辞职称呼为下海,是许多国有干部离开体制的一种自称。他没看错人,韩皓不但在研发上投入很大,而且不亏待对企业做出贡献的人。古人常说,士为知己者死,能有一个知人善用的领导,是一个搞技术人才的福气。

    在沪江市幸福厂,只有厂长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专车,就算副厂长用车也需要到办公室排队申请。得知过不了多久自己能在韩耀厂享受到专车待遇,余航感到心满意足。

    车辆采购需要时间,桑塔纳由于太过热销预计1个月才能到货,反倒是昌河微面有现货,依维柯需要等1个星期。

    韩皓也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到驾校学习考驾照,直到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连摩托车驾照都没有,正好一起搞定。

    昌河微面开回来,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情,整个韩耀厂团队,除了苗振华和他的一位钳工徒弟会开车,其余人都没有驾照不会开。

    男人天性对机械的东西就感兴趣,尤其还是汽车这种工业明珠,用不了半天时间,包括韩皓在内的年轻人就在工厂预留的空地上操控着昌河车转来转去。

    其实跟摩托车很像嘛,需要踩离合挂档给油才会有动力,方向盘就是摩托车把手,开车还需要经常看后视镜,韩皓一边开着小昌河转圈一边在心里总结道。

    “小韩厂长,你天赋不错,至少从我这里是可以出师了。”

    自从虎山一把手丘书记把韩皓称呼为小韩厂长后,整个工厂上下突然就接受了这个称呼,大家见到韩皓一律照此称呼。因为听上去亲切,而且也切合实际,毕竟韩皓现在满打满算也就19岁多。

    作为韩皓汽车驾驶的首个客串师傅,苗振华拍了拍车窗,示意他已经通过了考核。

    不过韩皓想真正上路,还得老老实实去驾校学习,通过资格考试拿到驾照后才能开车。

    由于国家开始要求放开驾校管理,兴起了一股社会办驾校的热潮,因此韩皓跟厂里其他人一起,每人缴纳了2400元报名费,7天后就直接去考试。

    本来汽车驾照是1900元,但由于韩耀厂准备上摩托车整车项目,因此韩皓便要求大家必须得有摩托车驾照,为此多花了500元增驾。为鼓励大家,韩皓答应厂里报销一半费用1200元。

    考试中,尽管只在驾校练习了2次项目,但韩皓还是凭借出色的表现一次性通过了全部考核,成为当天所有考生中成就最好的学员。

    厂里其他人例如牛大伟、田光明等,不幸挂科没通过,厂里一同报名的16个人中包括韩皓在内只有3人通过考核。

    “说好的交钱就过,怎么还有考试不及格的说法!”

    满怀期待,结果却没考过,回去路上牛大伟不由抱怨道。

    “就是,我一个同学在他们家乡,交了钱就给证,连考试都不用去。”

    “车开得动,就是那些考试项目例如半坡起步等不熟悉,要回去好好练练。”

    ……

    大家七嘴八舌在讨论今天考试的情况,7天时间不到就去考试,确实急了一些,考不过也很正常。

    但同样学车时间,韩皓却以优异成绩通过了考试,这给他又带来了头上光环。

    “小韩厂长,你可真厉害,我们在底下看你考试,连考官都问你是不是开车好几年了,这次是特意来补驾照。”

    听到夸赞,韩皓在心里暗乐,咱毕竟可是虎山车神,传出去挂了科,面子往哪里放。

    当然,韩皓不会承认自己凭借厂长之职,有事没事用厂里的小昌河微面练习过多少时间。

    天赋重要,但汗水也不可少,一个人的成功绝不会随随便便就有,只不过外人没有看见他的辛勤付出罢了。

    “吱——”

    昌河小车停在了家门口,韩皓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开车回家了。在没有拿到驾照前,苗振华不允许厂里人私自无证驾驶小车,就连韩皓也不能例外。安全驾驶,人命关天,韩皓对此深有体会,因此坚决支持苗振华的决定。

    “爸、妈,我回来了!”

    父亲韩永福早已经出院,现在正在家里静养,韩家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由于同意承担韩永福的医药费,积极赔偿韩家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醉酒撞人被关押的肇事司机最终被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四年执行。

    不用到监狱服刑,可以继续在外面养家糊口,也算是对得起他老婆和儿女当初到医院跪求韩家原谅的付出。

    “汪——”

    听到韩皓的声音,家里养的小狗三一率先摇着尾巴从客厅狗窝跑了出来。看到主人,它一个劲地围着韩皓直跳,经过大半年时间,狗狗已经长大不少。

    韩皓又喊了两声爸妈,结果发现没人在家,不知道父母跑到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