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父子之争
    在家里看书等了好一阵,韩永福和王桂芬两人才结伴而回,脸上透露出喜色。

    “爸妈,你们去哪里了?”

    合上书本,韩皓赶紧上来迎接。

    “去你姐姐家,你很快又将多一个小外甥了!”

    母亲王桂芬忍不住把韩雨怀了二胎的消息告诉韩皓。

    “真的?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

    韩皓一听,惊讶地问道,又多一个外甥的消息让他也很高兴。

    “怀胎三个月前要保密,现在时间刚好满了三个月,我跟你爸昨天才收到风。今天下午有空,我们俩便趁散步机会去看看你姐姐。”

    搀扶父亲韩永福坐下,韩皓却听到一个令他不怎么高兴的消息。

    “皓儿,你姐说想让你姐夫到韩耀厂工作,换个轻松点的活干,毕竟老修摩托车也没个盼头。我当时高兴,当场替你做主答应了她的请求。你看有时间带你姐夫到厂里去一趟,认认路!”

    韩永福坐在椅子上,拍着儿子韩皓的肩膀说道。

    “你爸当时光顾着高兴,一口就应了下来,我本想说回来跟你商量一下,但他说这是小事一桩没问题。”

    说到这里,反倒是母亲王桂芬站到韩皓角度出发,不免把当时情况复述了一遍。

    姐夫庞爱国老实,做事还可以,但爱占便宜的小念头简直跟姐姐天生一对,尤其爱好打牌这让韩皓很不喜欢。要是他能改掉打牌的坏习惯,年收入肯定能多翻一倍,多少宝贵的时间精力都在牌桌上挥霍掉。

    庞爱国想进韩耀厂,还要求轻松一些的工作,这可真是一时让韩皓犯了难。韩耀厂现在蒸蒸日上,就因为自己公私分明,赏罚利落,大家都为着同一个目标奋斗。

    要是随意安插庞爱国进厂,岂不是坏了厂里的规矩。若是不答应,现在父亲刚康复岂不是给他内心添堵。脑海中两种声音在不时争斗,韩皓一时间无法抉择。

    “爸,现在韩耀厂进厂都有严格规定,只有通过了考核才能正式上岗。而且人事这块并不是我分管,姐夫要进厂可以,但必须依照规章制度通过面试来执行。”

    韩皓决定以退为进,搬出工厂的规章来充当挡箭牌。

    “听你妈说,我病重的时候你姐夫送来了3000元治疗费,这个人情你可不能不认。何况现在厂里情况那么好,就算养一个闲人又有什么关系。你姐可是你亲姐,大家说起来都是一家人。虽然我之前也有些瞧不上你姐夫,但实践证明,他还是可以信任,至少对你姐可是真心实意。你不是说准备购买小车成立车队嘛,就让你姐夫去坐办公室管车队就好。”

    看到自己的提议被韩皓以软钉子顶回,韩永福说着说着不由提高了声调,似乎非得把这件事情落实不可。因为亲自在韩雨两夫妻面前打了包票,事关自己的面子,韩永福决定要用家长的权威逼迫韩皓点头。在韩永福看来,自己家的工厂招收一个人还不是厂长说的算。

    “爸,厂子要做大做强,必须建立规章制度第一的观念。古人常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作为厂长,更不能带头以身违反规定,不然今后厂里管理怎么办?如何能够服众?姐夫要进厂可以,但必须按照规章办。”

    被父亲这么一压,韩皓的犟脾气不由上来,死活不同意回答道。

    “一个小小的忙,你就上纲上线!我建立韩耀厂的时候,你小学还没毕业,说起管理工厂难道我还比不上你?”

    拧不开面子,韩永福气得有些发抖,自己醒过来后唯一的一次介入工厂事务,就让韩皓毫不留情顶了回来。

    “行了,行了!你们爷俩,本来一件大好事,现在反倒演变成了坏事。你们都各退一步,现在厂子韩皓在管你就让儿子做主。还有皓儿,先让你姐夫试试,不行再多给些钱劝退。”

    眼见父子俩怄气,王桂芬赶紧上前做起中间人说和,免得伤了父子俩的感情。

    看到父亲动气,韩皓心里也有些后悔,之前父亲昏迷时自己还曾说过今后不要多惹他生气,想不到今天却为了姐夫的事情和他斗气。

    但让韩皓拉下面子向父亲认错,他又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于是借口准备睡觉,回到了自己在楼上的房间。

    小狗三一看到韩皓上楼,它也摇着尾巴跟着主人上去。看到脚底下三一在摇头晃脑像是讨好自己,韩皓心里想还是小狗容易满足,没有人类那么多烦恼。

    “你呀你,皓儿现在已经长大成人,有自己的主见,你应该把他放在同等的位置考虑。要是他不分青红皂白硬塞给你一个他朋友同学什么,至少你心里也不会舒服吧?”

    韩皓离开后,母亲王桂芬不由劝了韩永福几句,也算为儿子开脱。

    “朋友同学跟姐夫比,关系上亲疏有别,总不能拿来对照。”

    平白无故跟韩皓吵了一架,韩永福也有些后悔,只不过为了一家之长的尊严,他打了哈哈过去。何况他认为企业大了,女儿求上门,就当多养一个闲人,算不得什么大事。古人还常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呢。同等条件下,一个外人和姐夫相比,当然还是姐夫更值得信赖。他想不明白韩皓读书读到书眼去了,有些不懂人情世故。

    在庞家,姐夫庞爱国把头放在韩雨略微隆起的肚子上倾听,想要感受肚子里的小生命反应,却一无所获。

    “现在还早着呢!听不到什么。”

    韩雨摸了摸丈夫的头,一脸幸福地说道。

    “你说你爸答应的事情,有没有着落?”

    现在韩耀厂风风火火,庞爱国便想蹭下沾沾光,他不好意思对韩皓说,便拜托了妻子韩雨出面。

    于是便有了姐姐韩雨放出风声,引来父母上门探望,从而有了把庞爱国进厂这一请求告诉给韩永福的经过。

    “我爸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办到,从小我们家就是如此规矩。放心吧,我弟弟肯定拗不过我爸,你就等着上班的好消息吧。”

    韩雨知道自家具体情况,让丈夫安心等待。她吃准父亲好面子的软肋,聪明地耍了小手段果然得逞。

    庞爱国虽然开了一间小修车铺,但说出去是修车的终归不登大雅之堂。现在韩皓发达了,顺手拉一把姐夫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韩雨心想有了弟弟的照顾,庞爱国应该出息多了。

    韩家父子今天争吵的导火索虽然是姐夫庞爱国进不进厂,但却埋藏着产权归属的根源。

    韩皓原本打算只是代行管理工厂一年时间,待父亲醒来后就把工厂交还到他手中。但现在厂子突然做大,而且也有了更长远的发展目标,依照父亲今天的态度,韩皓真不敢想把新工厂交回父亲掌舵会是什么模样。

    因为他发现自己和父亲之间,在企业经营的观念上,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韩皓打算建立现代管理制度,吸引各方人才做大做强。但韩永福却认为凭借自己多年经商的经验,足以应付一切问题,他的管理方法没有过时,养一两个闲人并不会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转。

    从道理来说,韩耀厂是属于韩家的产权。但到底是属于韩永福,还是韩皓的,现在有些说不清楚了。

    老韩耀厂无疑是属于韩永福的,因为他是产权所有人,营业执照、土地产证、银行存折都是他的名字。但从韩皓开始注册“韩耀车辆研究所”开始,用的就是他自己的名字,包括搬迁到工业园的全新工厂用的都是韩皓的名义。

    也就是说从法律名义上新的韩耀厂属于韩皓一人所有,但这个新的工厂是从旧的工厂继承发展而来。按理来说,韩永福在新工厂也占有份额,但这个份额到底多少,估计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韩永福才40多岁,身体康复后不可能就此退休颐养天年。毕竟还是当打之年,他肯定还会重新出山做些事情。

    现在韩皓就面临这样的困境,全新的韩耀厂是他一手带大,眼见走在康庄大道上,让他离开他舍不得。底下的人也不会同意他离开,更不会同意换成韩永福来带领他们继续前进。

    要做成中国民族的摩托车品牌,甚至今后还要进军汽车行业,这是韩皓早已经为自己定下的人生目标。现在距离这个遥远的目标已经有了一线曙光,韩皓又怎么会轻易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事业、亲情之间的羁绊纠结,让韩皓一时无比烦恼。

    这个时候,韩皓才想起来为何当初注册发动机研究所的时候,苗振华嘱咐自己用韩皓的名字登记注册。

    姜还是老的辣,之前苗振华就预见到自己现在遭遇的困境,早早替自己埋下了伏笔。

    “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古以来帝王家都无法解决。但这种产权问题,我觉得还是越早厘清越好。真要问我对策嘛,未雨绸缪,开诚布公,徐徐图之。”

    当韩皓就此问题向苗振华请教的时候,他饶有深意地说了上述一番话。到底要如何化解这样的矛盾,就得看韩皓的悟性和智慧了。

    仔细思考了一番后,韩皓拿起话筒拨通了庞家的家庭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