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兼并成功
    庞爱国这些天都乐呵呵,双喜临门,不但妻子又给自己添了一个孩子,而且在韩耀厂的面试已经通过。

    面试时韩耀厂的苗总工看上去很是威压,问了几个问题庞爱国都答不出,反正东扯西拉他用仅有的知识大概蒙混了过去。

    韩皓给了他两个选择,一个是下车间,踏踏实实从生产线做起。以他的经验,当个小组长绰绰有余,以后走技术路线,发展前景广阔。第二个是搞行政,坐办公室,负责调配厂里的车辆以及维护保养。

    不假思索,韩雨和他一致决定选第二个,车间多辛苦当然是坐办公室舒服。

    穿着西装革履,庞爱国准时来到韩耀厂报到。

    在人事部,给了他一张工牌和厂规说明,庞爱国开始正式上岗,出任韩耀厂车辆管理小组代组长一职。他第一天上班,韩皓没有露面,因为其正在锡北县进行收购事宜的谈判。

    “才这么点?”

    在人事处,庞爱国才知道自己一个月工资才540元,还不到自己开修车铺的一半。不过他只是在心里念叨,想着有机会再打探其他人收入情况如何。

    车辆小组现在有司机3人,其中1人是余航的专职司机,因为余航没空去学车不会开车,厂里为照顾他特意为其准备了专人专车负责。其余2人是厂里常备司机,谁要用车不会开就由他们顶上。厂里鼓励员工外出办事自己开车,报考驾照包销一半费用,以便减少冗员。

    庞爱国一来,立即得到3位司机的热烈欢迎,谁让他是顶头上司呢?尤其在庞爱国不小心透露自己是厂长的姐夫后,这种气氛达到了顶峰,怪不得一进来就能做到这个位置,原来是上头有人。

    得知厂里报销汽车驾照一半费用,庞爱国立即准备报名,毕竟作为汽车管理小组组长总不能不会开车吧。

    第一天上班事情不多,庞爱国更多是听3位司机介绍厂里情况,做做用车登记分配好车辆使用预约。

    “怎么样,第一天当领导感觉如何?”

    回到家,韩雨迫不及待上来问道。

    “感觉还不错,手底下暂时有3个人可用。只不过工资低了一些,才540块一个月。”

    面对妻子询问,庞爱国老老实实回答。

    “不错了,至少比镇上吃皇粮的多。年初加了一次工资,他们一个月才420元出头,再说年底不还有奖金嘛。晚上吃完饭,跟我回家看看我爸,感谢他的帮忙。哦,今天我弟见你了没?”

    求人矮三分,本来跟弟弟韩皓正常的姐弟关系,现在牵涉到丈夫进厂工作,韩雨不由在心里有些惧怕这个成长飞快的弟弟。

    得知韩皓出差,韩雨反而松了一口气。了解到弟弟当时并不愿意庞爱国进厂,是父亲一手压了下来才妥协,韩雨心中一直有一个疙瘩。

    “今后你好好干,干得好了我弟弟才会继续提拔你,毕竟你可是他的姐夫。”

    晚上夫妻二人联袂来到了韩家,韩永福见状很是高兴,简单询问了下庞爱国的工作情况后便放下心来。韩皓果然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办事,韩永福多日来的焦虑暂时安定下来。

    不单是韩皓,韩永福也在思考自己的未来。现在韩耀厂在儿子手中风生水起,自己康复后又将何去何从,这是父子之间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韩皓跟着虎山县工作人员一起到锡北,继续就收购当地摩托车厂进行谈判。这一次,韩皓明显有备而来,他聘请了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对锡北摩托车厂的资产进行盘点。弄清楚对方的家底,他才能开价收购。

    锡北县早就想把这个包袱甩掉,因为县里这些年一直补贴,就算当下摩托车红火的年代,这个厂挣到的钱仅够发工资,没有资源继续投入进行新产品开发工作。

    得知县里想把摩托车厂卖掉,锡北摩托车厂的厂长袁克成急得不行,他为此组织了工人集体到县里上-访。

    “袁克成同志,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要想想,与其现在厂子继续要死不活;不如和投资商合作,他们承诺将投入大笔资金对生产线进行改造,迎来新生。厂里的工人只要通过考核,一律全部继续留下工作,不会造成你担心的失业情况。还有,你要明白摩托车厂不是你个人的企业,是国家所有,县里对企业资产具有充分的处置权!如果你继续不配合县里工作,组织上将考虑另外选择合适同志来替代你的职务!”

    锡北县的一把手杜军平特意召见了袁克成,让他不要在投资商来的时候搞小动作。不换思想就换人,出售摩托车厂已经得到了市里上一级领导的认可。

    “县里如果加大投入,我有信心把这个厂搞上去。这个摩托车厂可是我们两代工人的心血,就这样卖了,我如何有脸面回去见他们。”

    面对一把手提出换人的胁迫,袁克成丝毫不退缩,他苦苦哀求县里不要卖掉这个凝聚着两代工人心血的工厂。

    “哪你说县里要投入多少,你们才能做出一番成绩?”

    对袁克成保卫工厂的举动,锡北县委-书记杜军平可以理解,但他必须得做通对方的思想工作,这是为了顺利出售工厂的必要之举。

    “200万,不,只要60万,我们就能改进现在的农用三轮车生产线。我们生产的‘华夏’牌农用车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给我们时间一定可以打响牌子。”

    现在工厂一线职工有62人,还有143名退休职工,几乎是1名在职员工供养2名退休职工,沉重的包裹已经让工厂失去了造血能力。好不容易靠出卖目录贴牌,每年挣个60万,基本全部用到了发工资上面。面对书记大人的询问,袁克成狠心把预算一压再压,只求县里支持60万现金足够对现有产品进行更新了。

    “我记得前年你好像也是这样说,县里给了你们100万,后来呢?”

    杜军平毫不留情把之前的现实摆出来,前年县里给足100万后摩托车厂依旧活不起来。

    因为这笔钱基本都用来补发工资和采购原料,用在开发新产品上几乎一分没有,袁克成不由低下了头。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今天厂里有了额外收入足以应付工资开销,县里给的钱这次一定用到实处。”

    虽然红了脸不好意思,但袁克成还是尽力争取。

    “60万!哼——浙海来的投资商初步承诺,如果收购顺利,他们将拿出600万来改造生产线,同时全部负担厂里离退休职工的养老工资等待遇。”

    要是韩皓听到,肯定会说这个条件大家现在还没有谈妥,书记大人你怎么就这样言之凿凿了呢?

    “真的吗?”

    听到财大气粗的浙海人提出这样的条件,那袁克成觉得也还可以接受,毕竟他最担心的就是对方拿走了目录,不再理会包括离退休工人在内的职工们。要是大手笔投入改造,那厂子真有活过来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抵触心理就没有刚才那般强烈。他最害怕有二,一是厂子的传承断在自己手上,二是工人们得不到妥善安置。

    “你回去做好工人们的思想工作,县里严格意义来讲就是你们的娘家,哪里有娘贱卖崽的道理。放心吧,县里不会让厂里吃亏。要是觉得县里处置不好,你们再来大门口骂我!”

    好不容易打发走袁克成,书记杜军平揉了揉太阳穴,面对这样的老工人代表还真不好做思想工作。

    要想顺利收购锡北厂,取得厂里管理层和工人的支持是重要助力。韩皓为此特意把所有在职员工62人,连同10名退休职工代表一起组织大巴运到虎山参观。一是展示自己的实力,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二是让他们接触最新的生产设备,为今后工厂改造打下思想基础。

    “这真是不可想象,咱们工厂和这里一对比,简直就是原始社会状态。”

    看到韩耀厂宽敞明亮的生产车间,发动机生产线上多台国际一流水准的c加工专机,在工人熟练的操作中发动机源源不断落地,锡北厂来的人接受了一次全新的心灵洗礼。

    厂长袁克成这时终于承认,锡北厂被兼并可能并不是坏事,要是把这些先进的设备搬到锡北该是如何幸福的光景。

    自此,厂里工人也开始热心支持和韩耀厂的兼并工作,期盼早日实现并入韩耀厂开启新生。

    经过初步评估,锡北摩托车厂有形资产大概在250万,这还是加入了土地以及厂房基础后得出的结果。至于现有的生产线,还是60年代的基础上修修补补,像样的机床都没有多少台。拖欠银行贷款一共300多万,这都是县里出面找来的银行资金。

    1993年工厂生产的“华夏牌”农用三轮车年销量不足600辆,年收入不足300万,利润才25万。历年到现在,拖欠着供货商的货款多达120万没结清。加上卖目录得到的60万,去年总盈利一共85万,基本只够发工资和还部分利息。至于拖欠的货款和贷款,基本上年年挤牙膏般今年补前年帐慢慢一点点还。

    至于无形资产,摩托车目录和“华夏牌”商标。目录现在每年能收入60万,但这不是长宜之计,如果国家严令打击,说不定明年就没有了。这真还不好评估,只能以3年计算追加到200万。提及“华夏”商标,这个牌子一直没有做出来,又用在农用三轮车上,估计只能评选个县级名牌。到底值多少钱,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家对牌子这个东西认识不足,对韩皓来说“华夏牌”很值钱,但他也可以重新注册一个牌子使用。无论是锡北县,还是锡北摩托车厂,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固定资产上面,对无形资产明显估价不足。最后,“华夏牌”作价88万,算是讨了一个吉利数字。

    严格意义来说,有形无形资产加在一块,锡北摩托车厂已经资不抵债,处于破产状态。

    最终,经过将近2个月不懈谈判,锡北县终于跟韩耀厂达成了出售协议,主要如下:

    1、韩耀厂将以现金万收购锡北摩托车厂,取得100产权,包括厂房、生产设备、账上资金、目录和商标等。

    2、韩耀厂负责接收锡北厂的一切债务,包括货款和贷款,总计6万元。经银行和债权人同意,在3年内逐步还清。

    3、韩耀厂承诺全盘接收锡北厂的在职及退休职工,对他们进行妥善安置。

    4、在未来3年时间,韩耀厂要投入不少于500万元的生产改造资金,对工厂设施进行升级换代。同时承诺,每年保证工厂至少有万产值,县里依此指标定额征税。

    总而言之,韩皓用了将近2000万的资金收购了锡北厂,取得了急需的摩托车生产目录和“华夏牌”商标,还在锡北县获得了将近5万平方米的工厂土地。说贵也不贵,因为按照生产1万辆车缴纳贴牌费300万计算,只要产量超过7万辆就能够回本。现在自己有了目录,生产多少都是自己说的算,而且彻底打通了上下游产业链,提高了利润能力。

    锡北县获得了万现金收入,这是县里从建厂之初到现在将近27年对摩托车厂投入的所有金额,当然这没有计算通货膨胀。毕竟60年代的1000块,跟1994年的1000块在购买力上天差地别。他们还甩掉了锡北厂这个包裹,仅是143名离退休职工就是一大笔财政支出。至少在3年内,得到3000多万的gdp,算是一大政绩。还开创了跨省合作模式,企业+政府一起双双联合,打造出新的企业改革模式。如果将来锡北厂获得新生,那么带来的税收、就业依旧是一大笔意外的财富。

    首笔600万现金打入了锡北县的财政账户,过户手续开始办理,韩皓也名正言顺成为了锡北摩托车厂的新主人,待所有手续完成后剩余的200万才会最终汇入。自此,他完成了自己在整车生产上的关键布局,有了目录在手,终于可以放心上马踏板车生产线了。

    在准备踏板车项目时,姐夫庞爱国终于还是惹出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