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父子分家
    随着韩耀厂业务蒸蒸日上,用车的需求继续增加,因此韩皓特批了再次购买5辆昌河微面的申请。这种微面不但可以载人,还能运货,而且价格便宜适合韩耀厂当前发展的需求。

    庞爱国作为车辆管理小组组长,购买车辆的事情自然由他经手。入职将近3个月,韩皓也把他的职务转正。姐夫庞爱国的工作虽然不出彩,但也勤勤恳恳维持正常运转。

    没想到这次庞爱国拿了购车款28万元后,故意支开韩耀厂其他人,借口约了车商明日一早再去付款提车。由于其身份是韩皓的姐夫,所以大家也没在意太多,便把28万交由他保管。

    第二天,厂里一起去提车的人四下找庞爱国没有见其上班,赶紧打电话到他家里询问。韩雨接电话纳闷问道,不是昨天就去市里提车了嘛,丈夫晚上都没回家。大家又打了庞爱国的传呼机没回应,在工厂周围寻找也没有见人影,这下人们开始慌张起来。

    28万可是一大笔巨款,毕竟大家月工资才420元出头,于是赶紧上报把消息捅给了韩皓。

    不会是绑架吧?

    姐姐韩雨现在还大着肚子,韩皓不敢让她知道,这事只能由自己出面处理。

    于是他打电话找到县里一把手丘书记,把自家姐夫携带巨款神秘失踪的事情说了一遍,恳求县里帮忙出面找一找。

    韩耀厂现在就是虎山县的明星企业,韩皓的电话可谓分量很重,书记大人赶紧找到县公安局的领导,要求优先调查这个事情。

    可能牵涉到巨额钱款的刑事案件,县公安局为此调集了大批人马开始调查。经过大半天的折腾,走访中有人爆料说一早在虎山车站看到庞爱国上了去江州的大巴。最终,晚上七点半在江州火车站虎山公安将庞爱国当场拦住,这才解开了谜团。

    原来庞爱国在韩耀厂上班比较轻松,手痒便经常去打牌。这段时间一开始手气很顺,赢了不少钱,但前几天开始却连输了不少。不但连本都赔进去,还欠了别人将近3万块。输了那么多,他不敢跟妻子韩雨说,心里老想着如何翻本。恰巧厂里购车他能经手28万巨款,庞爱国想着用这笔钱继续赌一把,翻本赚回3万块就收手,到时人不知鬼不觉一举两得。

    听说他要玩大点,一起玩牌的几个人又准备好了牌局。那天晚上他先赢回了2万块,后来就一直输,直到输红了眼为翻本不但把28万公款输光,还倒欠现场其他人一共22万。

    牌局散了后,庞爱国才如梦方醒,知道自己闯下大祸。28万货款没了,还写下了22万欠条,想到家里大腹便便的妻子和幼小的儿子,他唯有跑路一途。打算跑到外地找好落脚点后,他再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到了江州火车站,捂着兜里仅有的一百来块钱,庞爱国左思右想不知道要买票跑路去哪里。直到最后被虎山警方找到,才乖乖上了警车跟着回虎山。

    人没事就好,钱的事情好说。但韩皓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拜托打电话来通知自己情况的虎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帮忙继续往下查查。自己家姐夫一向来都是百十来块钱的牌瘾,怎么这一次搞出如此大单的事情。

    “放心吧,韩老板,我们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

    韩耀厂在虎山已经打出了知名度,跟韩皓这样的大老板建立良好关系,也是副局长一大目的。更何况这件事还是县里一把手直接交办,当然要办得漂漂亮亮。

    人找到了,韩皓当然第一时间打电话感谢丘孟桐,要不是他出面自己家要想及时找到庞爱国可比登天还难。人在社会中,总要求人帮忙,人情债就是这样诞生。人际交往就是有来有回,下次丘孟桐让韩皓帮忙他便不好拒绝了。

    韩皓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姐韩雨,毕竟她还挺着大肚子,免得动了胎气。本着教育庞爱国,尤其是将近50万的欠款总要有一个说法。于是他让公安把庞爱国先送回自己家,决定和父母商量事情要如何处理。

    “唉,真是不争气!”

    父亲韩永福听了庞爱国的事情,忍不住重重拍了一下茶几,差点把茶杯甩出去。庞爱国是自己一手送进韩耀厂,现在出了这样的大事,韩永福脸色很不好看。

    这样事情可大可小,私自挪用公款,大的可算刑事犯罪,小的只要把钱补上也就既往不咎。但除了28万货款,居然还有22万赌债,以庞家的家产哪里能拿得出这样多的钱来还债。

    “可怜的雨儿,怎么摊上这样的老公。”

    王桂芬一听,唉声叹气抹了两把眼泪,替自己女儿和她肚子里孩子可怜。

    “事情已经发生,还是想想如何善后吧。”

    韩皓原本只想庞爱国至多会在工作中出些差错,到时自己在找个机会把他晾晾,让他自己受不了辞职。没想到入职不到3个月,庞爱国就玩了一把大动作。

    “爸,我错了,我鬼迷心窍,一时糊涂。”

    一路上回来,庞爱国心里想了许多,现在最关键就是找到有分量的人帮忙自己说情。无疑,韩永福就是最合适的人。

    于是,他一进家门,就自动跪倒在地上,狠狠打了自己3个耳光,祈求韩永福帮忙。

    “你先起来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好说说,看看有什么补救措施。”

    看到一脸憔悴的庞爱国进门就跪,还把自己嘴角打出了血,韩皓上前搀扶着他起来说话。

    “韩……韩厂长,我错了,你看在你姐姐跟肚子里未出生的外甥面上帮一帮我们。”

    本想喊“韩皓”,但喊不出口,庞爱国只好依据在工厂的规矩称呼韩皓。本来一切事情都狠美满,想不到现在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

    对着韩皓一家人,庞爱国把自己近段时间的经历一一说明,大致跟公安转述的一致。

    让母亲带庞爱国下去洗漱吃饭,今晚他就先住在韩家,韩家父子开始讨论起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我怀疑你姐夫是不是中了别人的圈套?照理来说他不该犯下如此大错。那么多年都没出事,为何现在就惹上大事了。”

    韩永福依照多年经商经验分析出这事不寻常。

    “我也这样想,所以拜托了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继续帮忙往下查,看看是不是真有人设局。毕竟一下子敢借出22万给姐夫,不了解他背景的人绝对没有这个胆。”

    韩皓也赞同这个猜想,庞爱国的出事太过蹊跷。

    “爱国当初是我硬塞进厂的,现在他出了事,严格意义来说我也有责任。现在他惹了祸,我们必须帮他擦屁股,就当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家人有难,能帮还是得帮一把。”

    谈及要如何处理庞爱国,韩永福先定了基调。

    “钱财都是身外物,只要人没事就好。钱我可以给他垫上,但他必须要深刻反省并接受教训。厂里的人估计现在也知道了一些内情,毕竟虎山没有不透风的墙。总之,韩耀厂他肯定是不能待了,我会让他自动辞职。至于欠款,我帮他还,但也要让他写上借条给我慢慢还,算是警钟长鸣留个纪念吧。”

    自从得知事情经过后,韩皓便有了上述处理主意。

    “也好,就让他长长记性,在家好好反省一段时间吧。还有你姐姐那边,待事情调查有了结果后,有时间我们一起找她谈谈。罢了,不谈这件烦心事。皓儿,我们父子俩有多久没有好好谈心了?”

    韩皓不追究并替庞爱国收尾的态度,得到了父亲韩永福的赞同,他接着问出了令韩皓有些惊讶的问题。

    “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在我印象中还是高考前我们聊过一次。”

    摸不着头脑,韩皓想了一会后回答。

    “那今天我们就聊聊真心话,就当是父子之间的坦诚交流。现在韩耀厂在你手中发扬光大,作为你的父亲我感到很自豪,为有你这样能干的儿子而高兴。想必要你放手再回大学校园读书,你肯定是不愿意吧?”

    面对父亲韩永福的询问,韩皓勇敢地望着父亲点了点头。

    “是的,韩耀厂现在就是我的理想,我不打算放手,因为厂里有许多跟我一样的人正朝着共同的目标奋斗。我不会中途离开背叛他们,打造中国人自己摩托车产业是我们的梦想!”

    韩皓很坦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韩永福。

    “如果我是你,应该也是这样的回答,毕竟你是我的儿子。好了,关于韩耀厂的未来我们各自有不同的想法,因此我们得想个办法一劳永逸解决。现在我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心也早就痒痒想回到工作岗位。何况40多岁就像一个退休的老头待在家,实在是闲不住也浪费资源。对于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我有一个提议,就是亲父子明算账,算清楚家当后父子分家。自此,你可以继续率领你的团队继续前进,我也能继续回一亩三分地开创自己的事业。”

    父子之间迟早会有这样的对话,韩皓想不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还是由父亲主动提出。

    “我也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虽然我们在经营理念上存有分歧,但大家希望韩耀厂发展壮大是一致的目标。”

    开诚布公的交流,对划分韩耀厂的资产,父子俩之间居然没有任何不适,也许这是各自心中都认可的选择。

    “我只要求恢复到我昏迷前的资产情况即可,也就是把韩耀厂旧厂交回我打理,还有韩耀厂的商标名号属于我。毕竟这是我当年想了好久的名字,已经有感情了。”

    虽然现在新韩耀厂已经发展到数千万的资产规模,但韩永福却只要求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现在韩耀厂离不开旧韩耀厂打下的基础,现在的发展也有你一份功劳在内。这样吧,我把旧韩耀厂原封不动交还给你,另外给你1000万现金当做补偿。今后你可以用这1000万作为资本,实现你自己的规划。”

    光把旧厂给回父亲,韩皓拿大头,他心里也过意不去,因此在父亲提出的条件上他加了额外的现金补偿。

    “长江后浪推前浪,1000万足够买下好几个旧韩耀厂了。好吧,就这样决定了,我们父子俩就以这个条件分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将来在商场中看谁能走得更远吧。”

    父子之间,太过计较显得别扭生分,韩皓提出的条件严格意义来说很公平,韩永福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想不到庞爱国弄出来的风波,反倒成了韩家父子解决产权纠纷的引子,经过坦诚交流,韩皓和父亲韩永福就资产问题达成了一致。

    韩皓打算使用刚收购的“华夏”品牌,将自己的新工厂改名叫做“华夏摩托股份有限公司”。

    在公安的强力介入下,第二天韩皓就了解到整个事情的真相。

    庞爱国自从到了韩耀厂上班,在外四处吹嘘自己跟韩皓的关系,以大老板的姐夫自称。一般人听了他的话,当面恭维几句也就算了,但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就招惹来祸端。

    他们故意引诱庞爱国打牌加入赌局,让他先赢后输,几个人合伙起来设局坑他。为何敢大手笔借钱给庞爱国赌,就是吃定了他家里人有能力替他兜底。他们不怕庞爱国跑路,到时就拿着借条上庞家催收,不怕韩家不出手帮忙。

    在公安火眼金星注视下,分开审讯只用了一点手段,这帮人就全部招了。拿到了钱款还没来得及分赃,就被公安一锅端掉,谁让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在**机关的铁拳打击下,一切不法分子都是乌合之众。

    输掉的货款28万原封不动返还给韩耀厂,不,应该称呼为华夏厂了。所写下的22万欠条也作废,终于摆平了庞爱国惹出来的祸事。为此,华夏厂特意送了一面大锦旗给县公安局,韩皓还以个人名义向刑警大队捐赠了一台桑塔纳小车,感谢他们这一次的帮忙。

    事情得到圆满解决,韩家父子俩一起来到庞家,把事情经过讲述给了韩雨。听到庞爱国惹出那么大的事情,韩雨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打了丈夫好几下。自己辛辛苦苦铺就的路,庞爱国却半路翻了车。幸好有弟弟出面,不然几十万的外债,想想就能让人绝望,目前自己家一年收入才1万多。

    经历这样的事情,庞爱国还是老老实实修摩托车吧。不过韩皓承诺将来华夏厂生产的摩托车,可以让庞爱国在本地代销,算是他对姐姐一家的变相支持吧。

    刚换了厂名,负责研发的余航那边研究就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