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虚位以待
    看着华夏厂犹如丑小鸭变白天鹅般短短时间发展壮大,郑南当初的预感一一变成了现实。跟钱江厂相比,华夏厂无论在核心竞争力,还是在体制人员素质上,都一一占了上风。

    一家拥有自己发动机的企业,还会不会为卧榻之侧的企业提供粮草,彼此之间会不会直接竞争,这是钱江厂现在管理层最为关心的问题。

    当初签订合作协议之时,郑南还暗自高兴为钱江厂争取了最大化利益,可没想到对方也从钱江厂身上获得急需的养分,从此一飞冲天。

    “当初签订的合同,我们厂肯定会按时按量完成,请你们不用担心。中国的市场份额很大,容得下我们两家优秀企业。对于你们提出预定电启动发动机的要求,我们厂会优先考虑,但现在生产线调试以及供应商供货情况都不明朗,所以我无法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在相等条件下,我们会优先考虑像钱江厂这样的合作伙伴。毕竟喝水不忘掘井人,咱们都是浙海省的老乡,一起把事业做大做强是大好事。”

    对钱江厂要求预定电启动发动机的请求,韩皓暂时打了太极,现在刚通过审核,何时能大批量下线真说不准。

    “希望华夏厂能信守承诺,在新产品面世时能优先考虑我们钱江厂的供货。还有,我们想知道你们上的整车生产线,生产的是什么产品?”

    郑南也挺无奈,自己在的企业存在短板,如今受制于人怨不得别人,都怪厂里对研发工作不重视。这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现在国内摩托车市场火热,只要一辆整车落地就根本不愁卖,到处是拿着钱准备提货的客户。不好好利用现在的市场好时光,打好内功补全短板,到时一旦市场转冷,首先倒下的就是像钱江厂这样没核心技术的厂家。

    现在华夏厂要上整车项目,钱江厂最担心就是面临同质化竞争,要是华夏厂也生产跟钱江厂一样的产品事情就麻烦了。

    “商业机密,我暂时无可奉告。但我依旧还是那句话,中国的市场很大,足以容纳我们两家企业。渝州有嘉陵、建设双子星,我们浙海也能有两家大企业。”

    虽然开放了整车生产线供专家等人参观,但由于只是半搭子工程看不出生产什么车型,所以华夏厂的新产品一定程度上属于保密状态。面对钱江厂的试探,韩皓滴水不漏地回答。

    见此,郑南也没办法,毕竟两家都生产整车,一定程度上属于竞争对手关系,不可能毫无保留告诉你。不过韩皓却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郑南,要和他进行私人会面。

    “好了,郑厂长,聊完了公事,我们再来聊聊私事。不知道你对我们华夏厂怎么看?”

    “你们工厂起步高,拥有很强的发展潜力,还有出色的研发团队,这都是我很佩服你们的地方。”

    跟韩皓有着不错的交情,因此郑南也坦率说出了他的看法。

    “如果我诚挚地邀请你加入我们华夏厂,你觉得如何?”

    听到这话,郑南心中一震,不等他消化这个信息,韩皓继续说了下去。

    “我打听过你在钱江厂拥有很不错的口碑,工人们对你都很服气。良禽择木而栖,我觉得你在钱江厂还没有充分发挥出自己真正的能力。现在我们华夏厂正准备上整车项目,从朋友角度我可以透露给你我们瞄准的是踏板车方向,就是目前在市场上非常流行的水货踏板车。现在国内市场还没有厂家反映过来,我们到时上市就是第一家国内生产类似产品的企业。这个市场前景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想不到韩皓居然把商业秘密以私人身份告诉了自己,表明他对自己足够信任。公是公,私是私,这是郑南自己当初说过的话。代表钱江厂询问,韩皓没有回答,但以郑南个人身份,韩皓主动告诉了他谜底。

    “我需要一个熟悉工厂管理的人替我分担工作,毕竟论及日常管理,你肯定比我要出色。只要你来,华夏厂的日常管理将由你说的算,严格意义讲你将成为一名真正的厂长。而我将摆脱琐碎的日常工作,将精力放在思考企业未来方向方面。我相信,华夏厂能给你一个更高的平台,充分发挥出自己百分之两百的能力。在这方面,我们的余航总工程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至于待遇方面,年薪10万,年底奖金另算,配备一台桑塔纳,一部手机,总之不会让你吃亏。我们团队的目标是成为国内最好的摩托车生产企业,为中国人造出物廉价美的国民车。我希望你也能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一起为这个伟大的目标而奋斗。”

    像郑南这种人,光以物质条件吸引是挖不来的,他有着自己的信仰和追求。因此,韩皓便说出自己真正的理想目标,希望借此打动他加盟。在跟郑南的接触中,韩皓发现他是一个优秀的工厂管理者,有着丰富的行业经验,将来上整车生产线最需要这样的人才加入。

    现在自己一个月工资才610元,算上年底奖金每年总收入在3万元左右。现在韩皓直接开出了10万元年薪的待遇,还搭配专车、手机,年底还有奖金,要说郑南不有些心动是不可能。尤其是韩皓给他描绘了一个伟大的目标,这个目标在钱江厂很是遥远,但在华夏厂却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要放弃工龄、正处级待遇、养老保障等来到华夏厂,他不得不考虑许久。自从92年伟人南巡,中国爆发出第三次最激烈的下海潮,近两年郑南的不少朋友都毅然离开了体制或者停薪留职下海扑腾。可他却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因为国家培养了自己,他一直准备接替钱江厂正厂长的班。现在老厂长还有3年时间才到退休年纪,本来自己接班一向来内部公认。不过自从厂子火了起来,省里市里对厂里的人事插手愈发严重,马啸天得以空降下来就是明证。目前,郑南真的不敢保证,3年后钱江厂的正厂长职位一定属于自己。现在,韩皓承诺华夏厂长之职虚位以待,郑南的心开始乱了。

    “感谢你的邀请,这件事情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我需要时间好好考虑。”

    郑南不会立即决定是否接受邀请,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思考。

    “别让你的忠诚害了你,做人和做事不一定非要绑在一个地方。”

    离开之前,韩皓说出了让郑南深思的一句话。

    回到家,睡觉时郑南老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韩皓这一句“别让你的忠诚害了你”时刻萦绕在他的脑海中。

    “你是不是心里有事?”

    郑南妻子莫小虹觉察到丈夫的不对劲。

    “今天华夏厂的老板邀请我过去,年薪10万,配手机、专车,年底奖金另算。”

    实在睡不着,郑南便把事情原委说了一下。

    “条件高得让我都动心了,看来我老公还是挺厉害的嘛。不过我想这应该不是你烦恼的地方吧?”

    多年夫妻,莫小虹了解郑南的性格,他不是看重物质条件的人。

    “坦白来说,华夏厂的发展潜力我认为确实比钱江厂好,而且在华夏厂没有现在厂里的破烂事多,大家都是一心一意干实事的人。但钱江厂培养了我,要我离开工厂将来可能和老东家打擂台,我过不了心里这一关。今天离开时,对方说了这样一句话:别让你的忠诚害了你!弄得我现在心神不定,毕竟跨出这一步再想迈回来就不可能了。”

    老闷着在心里郑南也难受,便趁机听听枕边人的主意。

    “别让你的忠诚害了你,这句话说得挺有哲理,适合你这样的榆木脑袋。”

    丈夫的前途当然得由他自己决定,莫小虹只是当好一个倾听者。

    “唉,本来以为一辈子就这样过了,但人生无时不在选择中,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啊!”

    叹了一口气,郑南闭上眼睛好好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看看自己的未来到底走向何方。

    弄出了电启动项目,韩皓强制给余航等人发奖金休假,他们自从过年回来后就一直埋头在研发实验室中,天天加班攻克项目难题。

    人不是机器,作为后勤主管韩皓必须保证自己的研发团队劳逸结合。

    “吱——”

    挂着虎山牌照的桑塔纳小车开回了沪江市幸福厂的宿舍区,余航从车上下来,这一幕被许多前同事都看到了。

    “哇,老余现在可真是不得了,派头跟厂长一般。”

    “当初我们还笑话人家,现在你看看,手机、小车一应俱全,据说去年底他拿了好几万的奖金回来。”

    “要是我能像老余这样发达,一辈子就无憾了。”

    ……

    余航没有听到这些讨论自己的话,他一进家门就发现妻子儿女都恭敬地在家里等候自己。

    “爸,厂里还新给你配了这个东西啊?”

    一见余航手中拿着的手机,他儿子立即抢了过来查看。

    进入1994年,手机,号称大哥大,开始在国内流行。有钱的老板们都卸下了bp机,腰间别上了手机。明晃晃沉甸甸挂在腰间,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用上了手机。2万一部的手机可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是一种身份的象征,韩皓为了业务方便,给公司主要领导配上了手机。

    “厂里说为方便联系,就给我配上了。今后你们有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每个月有300块话费报销。”

    自从离开幸福厂,余航发现自己的家庭地位越来越高,说的话也一言九鼎,以前妻子儿女哪有现在这般态度。

    当他从包里再次拿出电启动项目成功获发的8万块奖金时,家里人几乎把他当成皇帝般对待,生怕言语上冒犯了他,毕竟当初他去虎山可是差点跟家人决裂的局面。

    树挪死,人挪活,现在自己可谓算是一帆风顺了,余航心里想到。

    韩耀厂终于还是再次开张了,韩永福回到自己发家的地方。许汉通和陈典两位旧臣也随之回来,继续跟随韩永福开创事业。虽然他们在华夏厂干得也可以,但韩永福一召唤两人商量了下就结伴而回。和韩永福搭档多年,已经产生了感情,相比华夏厂两人在韩耀厂受重视程度更高。现在华夏厂都提倡高学历人才,两人初化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尤其管理上更加严格,让上了年纪的他们萌生了退意。

    有了韩皓给的1000万,韩永福底气更足了。现在他得考虑韩耀厂今后的发展方向如何?

    韩皓建议他给华夏厂生产配件,只要质量通过验证,华夏厂可以采购韩耀厂的配件产品。

    但韩永福并不想寄生在儿子工厂上发展,他内心其实有口气,想自己独立发展做出成绩来给韩皓看看,其实你爸水平也不差。

    不过现在虎山大环境下,要想在机械领域有所作为,还真离不开摩托车行业。

    手中有了1000万,韩永福再看后视镜、保险杠这些技术含量不高的东西就看不上眼了。发动机他自觉无法涉足,于是他把目光投到了车灯行业。车灯技术含量中等,还要求有一定资金实力,韩永福就打算从此处开始他的人生又一次创业。

    有了韩皓做榜样,韩永福也决定到外地寻找合适的技术人才,通过研发带动工厂的发展。

    顺便一提,华夏厂的红火发展自然也让不少亲戚朋友,托人情找到韩永福请求他帮忙安排进厂工作。但韩皓上一次在姐夫庞爱国问题上的决然,后来又闹出庞爱国挪用公款的事情,韩永福便不好意思向儿子开口,打算把这些人都安排到自己的韩耀厂名下。当然他也不是来者不拒,还是经过了自己的一番考核,留下了一半人。

    现在韩皓的翅膀已硬,尤其工厂又在县城工业园,加之跟父亲韩永福在事业上的微妙关系,他最终选择搬出了父母家,自己在县城买了一套二手的两室一厅居住。后来又购买了一块80平方米的地皮,开始建设三层半高的小楼房,作为自己的新住所,预计要一年时间才能进去入住。

    其实,更多的时候韩皓还是吃住都在工厂里面,毕竟员工宿舍已经落成,他拥有自己的一套单人宿舍。

    尽管搬了出来,但韩皓还是尽量每周抽空回家吃饭一趟,见见父母两人。在饭桌上,韩皓也跟父亲形成了默契,绝口不谈工作相关的事情,交流主要都是一些无关大雅的趣事。

    当研发团队还在休假的时候,韩皓在华夏厂门口亲自迎接一位贵客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