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形象顾问
    底下人拿着一本《半月谈》,激动地对韩皓大喊出大事了。

    韩皓问清楚始末,才知道由新华社主办号称中华第一刊的《半月谈》刊登了一篇以华夏厂为典型的章。

    《创新之路——0型乡镇企业异军突起》,作者就是刚调回首都任职的胡一鸣,章以华夏厂短短时间崛起为例子,举例说明创新研发在未来市场经济中的重要性。凭借技术的超越,可以让企业实现跨越性的发展,从而一举跃居行业前列。依靠灵活的机制,对人才的高度重视,大手笔投入研发,使产品跻身国内一流标准。在中国茫茫多的乡镇企业中,浙海省华夏厂率先实现了进化,成为0版本的乡镇企业代表,体现出澎湃的发展潜力。

    发行量高达400多万份的《半月谈》,属于中国官方的时事政策解读权威刊物。能登上其中的企业,无一不是极具代表性的行业代表,想不到胡一鸣的投稿居然很快通过审核发了出来。

    “短短半年时间,从一百万到一个亿,华夏厂上演了属于他们的商业奇迹。造就这个奇迹的魔法之手,就是创新研发……”

    读到这些字,韩皓不禁有些汗颜,自己的成功有些歪打正着,当初就想把父亲留给自己的工厂救活。尤其是从一百万到一个亿的飞速跨越,真的太具有鼓动性和诱惑性,他并不想公布这样的数据出去。

    “嘀嘀——”

    手机开始响了,韩皓看了下是县里书记大人丘孟桐的座机。

    “小韩厂长,你们厂现在可真的出名了,县里已经接到不少外地政府企业申请到华夏厂参观交流学习的电话。还有省里、市里的记者也正往虎山赶来,他们都想亲自采访一下你这个乡镇企业的新偶像。”

    一向来自己都习惯了闷声发大财,现在突然暴露在公众的目光当中,韩皓不是很习惯这样的局面。

    丘孟桐很高兴华夏厂能全国扬名,这意味着虎山也得到了全国上下的关注,他也有更多机会暴露在镁光灯下。

    “胡老师,您可把我害惨了,现在蜂拥而至的记者和参观人员都在赶来,我可真不知道要如何处理?”

    韩皓谢过丘书记的关心后,直接拨通了胡一鸣的座机号。虽然胡一鸣回到首都,但还是和韩皓保持着良好的个人关系。

    “哈哈,这是好事。一是你和你们厂可以无形中打了一次广告,省了不少钱。二是让你锻炼跟媒体公众打交道的能力,毕竟在中国,企业和媒体、政府的关系要处理好。

    不过说实话,这篇章我写得比较匆忙,本想校验后给你看过再发,没想到被编辑部先发了。事情毕竟因我而起,有一些建议我想告诫你:无论什么荣誉都不要让自己迷失,记住你的初心,做好企业才是一切安身立命之本。企业家离开了企业,就一无所有,无论他当初多么辉煌。

    我有一个朋友,他在沪江市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对应付记者有一套,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让他指导你如何出现在公众面前。”

    事已至此,韩皓根本没有应付媒体的经验,只能听从安排他拨打了胡一鸣广告公司朋友的电话。

    “老胡刚才把你的事情跟我说了,他的面子我不能不给。但我丑话说在前,我们替你把关公众形象以及应付媒体,需要支付一定费用。看在老胡面子上,这笔费用我给你打个5折,6个月8万块,要是你同意我们这就过来。”

    6个月8万块,韩皓一听心想什么公司业务居然收费如此之贵。但因为是胡一鸣介绍,他对胡的人品是相信不会坑自己。于是韩皓打算问得详细一些再做决定。

    “我想问下,这8万块是广告费用,还是什么费用?是对我个人,还是整个企业形象而言?”

    “我们负责的是你和你企业的公关,就是塑造维护你们的良好形象。广告宣传当然需要,除了正面宣传,还需要消除你们的负面形象隐患。例如那么多媒体过来,我们会替你安排新闻发布会,回答什么问题不回答什么问题,你个人穿着、形象、谈吐等这些方面都由我们负责。简而言之,我们就是一个化妆师,把你和你的企业打扮得漂漂亮亮见人。美a国总统克林顿知道吧,他身边就有一个形象团队跟着,塑造出风度翩翩的总统形象。”

    对方在电话里还挺耐心,向韩皓解释了大半天到底他们是做什么事情。

    半年8万块,多也不多少也不少,韩皓决心还是试试看,毕竟胡一鸣介绍,因此答应了对方请求。

    下午,县里宣传部打来电话说有记者准备到华夏厂采访,询问何时安排时间接待。韩皓客气地让手下回话,说今天没空,明天再给县里回复。工厂大门已经有好几拨记者拿着相机、摄像机在拍摄,韩皓只是让保安盯着,并未驱赶他们的行动。

    现在他只期望着沪江来的广告公司人员赶紧到位,因为无论是自己还是华夏厂都没有应付媒体的经验。

    傍晚,一辆金杯面包车风尘仆仆来到了华夏厂,来人正是沪江市的广告公司人员。

    来人一共有6个人,2男4女,他们还拖着几个大行李箱,阵仗还挺大。

    这个时候韩皓看到了跟自己通话的广告公司老总,他年纪比韩皓要大上一轮,在35到40岁之间,穿得非常时髦。

    “你们好,欢迎来到虎山县。”

    对方也为韩皓的年纪而感到震惊,想不到这次服务的对象仅20岁出头。胡一鸣当初在电话里只说了是自己的小老弟需要帮忙,而且大家提起乡镇企业的老板至少也是30岁打上。

    工厂宿舍里准备了客房,因此韩皓带他们安顿下来后来到饭堂吃饭。因为现在发动机生产线一日三班倒,饭堂开到晚上10点才关门,方便交接班的员工吃饭跟宵夜。

    在寒暄之后,一位拿着笔记的女工作人员就开始了对韩皓的采访,其实就是了解调查自己的客户目标。倾听韩皓到底希望达到什么效果,他的意愿是什么等等。

    “我并不喜欢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太多,毕竟我们公司只是取得了一点点成绩,希望闷声发大财是我期待的结果。现在记者来了不少,我希望能体面地打发他们走,同时不影响我们公司的正常运营。总之,就是希望尽快平息这一次事件,我跟我的公司都不希望一直暴露在镁光灯下。

    除了应付记者,我们还得应付外地要求来参观学习交流的政府企业之类团体,我希望你们也能帮忙想个法子看看如何妥善应对。跟媒体、政府的关系,我们希望能保持良好状态,但又不希望一直受到打扰。”

    韩皓很坦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只希望一切恢复平静。

    “放心吧,你的要求很简单,我们对此很擅长处理。明天由我们和县里接洽,安排一个新闻发布会,到时由你简单回答几个问题。所有的问题我们都会经过过滤和演练,敏感问题将不会出现在会场。至于前来参观交流的团体,你只要公布按人头收取一定费用后,他们就会大幅减少,直至消失不见。”

    广告公司的老总程凯回应道。

    其实他的公司全称是公关广告咨询传播公司,但中国人只知道广告两字,因此他便随之而去。

    “对参观交流的人收费不是很好吧?”

    韩皓提出了他的担心,怕影响公司的声誉。

    “放心吧,国外公司很流行对参观企业的人收费,毕竟这需要人力成本应付。你可不希望每天都要派人陪着不同的人重复一样工作吧,天天来蹭吃喝都赔死你们。何况,我们只是一种计策,实际应用中可以灵活调整。我们许多客户就是用这招摆脱了麻烦,恢复了平静生活。”

    程凯一一回答了韩皓的问题。

    “如果可以,我不想出席新闻发布会回答问题,我个人希望保持低调,毕竟人怕出名猪怕壮。”

    深思熟虑后,韩皓决定不抛头露面。

    “为什么?你想想看,一个20岁出头自我奋斗成功的亿万富翁,该是多少年轻人的偶像。不需要你做任何广告,全国所有媒体都会免费替你宣传,届时你将很快名扬天下。到时你就是华夏厂,华夏厂就是你,人们只要一提起你就会不自觉联想到华夏厂,少了多少广告费用。而且有我们替你把关形象,积极健康的青年成功企业家,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无法企及。”

    见到韩皓,程凯心里就已经有了大致勾勒,如果能打造出来一个成功的商界偶像,那对自己从事的事业来说是一大骄人战绩。

    “我哪里有那么多钱,过亿的说法只是销售额,而且钱都是公司的,我个人资产没什么钱。爬得越高,摔得越重,现在的我不想成为什么偶像,我只要恢复以前的生活。”

    越想越对,韩皓觉得自己还是安心做一个平凡的人,什么商界偶像离自己的世界太远。

    “唉,多可惜的一块璞玉,硬是明珠暗投。我的建议你先收着,说不定将来有一天你会明白自己是多好的资源。国外许多知名企业家,他们的名声甚至盖过了自己的企业,自己就是一块金字招牌。行,客户就是上a帝,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这次我们就按你的要求办。将来有机会,我再替你好好规划,打造出一个中国的经营之神。”

    在程凯等人的安排下,华夏厂正式聘请他的公司为形象宣传顾问,全权负责打理韩皓及其工厂的宣传事宜。

    2天后,在华夏厂的会议室,召开了媒体新闻发布会,由程凯公司的一名女员工临时充当了新闻发言人,宣读了公司关于此次事件的声明并回答了记者提问。来自全国各地大大小小将近20家媒体的记者,一起出席了本次发布会。

    主题思想就是现在华夏厂只是取得一点点成绩,成绩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支持和企业自身对研发的重视投入,今后会继续努力为国家做贡献。同时也希望媒体朋友和其他团体不要打扰到企业的正常运转。此外,还澄清了关于老板韩皓成为亿万富翁的传闻,这些只是企业的销售额,届时利润将全部继续投入到研发工作当中。

    虽然在专业公司帮助下,韩皓处理了媒体和参观团体的打扰,但各种县、市、省甚至国家的个人荣誉还是接踵而至。市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代表、杰出创业青年、工商联执委、省政协委员、全国青年联合会……让韩皓应接不暇,幸好胡一鸣提前预警,让他没有太过在意这些荣誉。

    马啸天早上一到办公室,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厂里流传副厂长郑南实名举报自己的小道消息已经不少日子,为此马啸天这段时间特意低调了不少。他总感觉眼皮跳,像是有大事要发生,从而他喝了不少茶水以求平息自己内心的惶恐。

    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几个生面孔,厂长巩卫强站在他们身后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马啸天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马啸天同志,根据举报材料,我们希望你协助调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马啸天被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的消息一下子在钱江厂传遍,不少人绘声绘色地向其他人讲述自己是如何看到曾经不可一世的马啸天瘫痪着被拖上车的情景。

    郑南也被一群兴高采烈的员工们包围,他们纷纷感谢这个一身正气的副厂长把厂里的蛀虫拉下马。

    勉强应付着大家的欢呼,郑南看了看自己抽屉里的辞职信。事到如今,也该是自己离开钱江厂的时候了。

    马啸天倒了,不知道会牵涉到多少人,郑南在钱江厂也无法立足。

    听到马啸天终于翻了船,韩皓不由也感叹天网恢恢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的道理。

    与此同时,山城渝州市那边传来了很不妙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