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整车试产
    当华夏厂在摩托车发动机领域一路策马奔腾之际,在身后一直有追兵紧随其后,渝州市作为国内摩托车三大重镇之一,突然引爆了发动机的市场。

    这一次的主角并非嘉陵、建设这样的大国企,而是众多民营小作坊企业,在发动机丰厚的利润驱使下,他们纷纷杀入这个领域,终于从发动机领域撕下了一大块口子。

    一夜之间,至少有60多家民营小作坊企业掌握了发动机的生产技术,而他们的源头都来自于北方易初摩托车公司旗下的产品。市场上传言有三:一是北方易初在渝州大肆订购发动机零件,致使关键部件技术外泄,人们可以很轻易在市场上找到零件组装。二是北方易初的发动机全套技术图纸外泄,一夜之间在渝州市传了个遍,许多小作坊掌握了技术图纸纷纷仿制。三是渝州有几家小企业联合一起破解了北方易初的技术,在他们的有偿转让下众多企业纷纷跟风进入市场。

    不管真实原因如何,现在渝州市场出现了发动机的大爆发,无数杂牌发动机充斥其中。更恐怖的是看到了其中商机,正源源不断有新的企业进入,每天都有好几家发动机企业挂牌成立,似乎预示烽烟四起的战国时代来临。

    “做工比较粗糙,功率输出不足,能正常使用。跟我们厂的产品比起来,要落后半个身位,但不能够轻视。因为他们很快就能追上我们的步伐。”

    韩皓赶紧差人到渝州购买了几台新出的发动机拿回来测试,看看自己的市场竞争对手表现如何。余航得知消息后,赶紧带着团队对这些发动机进行了测试,得出了上述结论。

    这可真不是好消息,华夏厂刚进入一片蓝海领域,还未充分享受到高利润,生产线都没有建完满负载生产,突然就涌入了一大群野蛮人杀进来。

    “看来我们得加快新产品的研发了!”

    有了追兵,全体研发人员又感受到了紧迫感。

    接下来的战略方向主要如下:

    1、突破踏板车cvt离合器的技术难题,力争尽快实现产业化。

    2、在基础上开始自主研发、发动机。

    3、对市场需求极大的铃木gs125发动机进行仿制。

    稍微乐观一点的消息是渝州这边的小作坊生产能力不足,华夏厂至少有3个月可以享受市场的红利。此外,在电启动技术上,华夏厂依旧是国内除合资企业外唯一的掌握者。这项领先的技术,确保了华夏厂在野蛮人包围的情况下,可以错位优势竞争。

    巨大的摩托车市场,犹如看不见的怪兽张开大嘴般,把这些新冒出来的小作坊生产的产品源源不断吞噬,整个发动机市场价格依旧稳定,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个堤坝挡不住源源不断地野蛮人涌入,价格体系迟早会一溃千里。

    华夏厂研发大楼又开始了灯火通明的非常态化,在众多技术人员加班加点下,踏板车cvt离合器的技术难题被一一攻克,标志着样品可以落地。

    “突突——”

    架上试机时,离合器开始了稳定工作,再也没有之前的皮带磨损情况发生,加速减速过程中传动皮带和普利盘灵活配合。

    与此同时,实装的摩托车样车也开始在厂区试验场上来回跑圈测试。时间已经等不及,一般都是先室内架上试机后再开始装车实地测试,面对渝州方面给出来的压力,韩皓直接要求并线测试,以求减少时间。

    发动机市场即将面临众多竞争者,只有上整车项目才能获得市场溢价,最大化赚取利润。整车发动机生产线已经安装完毕,供应商也准备就绪,就待传动系统落地,就能试生产。

    “欢迎欢迎,今后你就是华夏厂的总经理,手机和配车都准备好了,今后我们就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一起为理想而奋斗。”

    郑南终于决定加入华夏厂,他把马啸天送入了牢房,钱江厂也没有了容身之处。

    马啸天据说牵涉案值巨大,贪污受贿数额达到200多万,成为浙海省小官巨贪的典型。一个普通工人每月工资420元出头,他依靠权力挣到了许多人几辈子都无法企及的收入。

    “救他?都怪你一心纵容你丈夫,现在他的案卷已经到了省委a书记的桌前,谁敢救他?他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你,更害了我!”

    在省计委担任主要领导的马啸天丈人,面对女儿的请求,不由火冒三丈地回答。这个女婿胆大包天,一下子闯出如此大祸,不但害死他本人,还连累到自己。现在已经传闻四起,说是自己支持女婿在底下大捞特捞,家里藏着上千万的赃款。本来自己仕途有望更进一步,现在平安退休落地已经实属不易。

    据悉钱江厂原厂长巩卫强因管理不力已经被上级勒令提前退休,另外2名副厂长也被省纪委带走,上头将很快委任新的厂长到来,整个钱江厂管理层属于人心惶惶之中。

    郑南打了辞职报告上去后,上头挽留了他2次,因他去意已决不得不同意了他的请求。当然在离任时,郑南请求组织对他进行了离任审计,证明自己清清白白离开。

    总经理一职卸下,韩皓就行使董事长职权,对企业的重大方面进行把控,而日常行政类事务都由郑南负责处理。余航属于研发总工程师,对研发团队负责;苗振华属于生产总工程师,对生产团队负责,他们两人享受总经理级别待遇。

    总经理待遇就是专人、专机、专车,配备专职秘书,公司提供手机、轿车服务。初定年薪10万元,年底有浮动绩效奖金等。

    “我会竭尽全力,不辜负你的信任,把华夏厂变成中国最好的摩托车生产企业。”

    郑南上任就推行了三把火,把华夏厂烧得火热。

    第一大举措就是推进国际上刚兴起的iso9001认证体系,把华夏厂打造成规范化的管理标杆。他的建议得到了生产总工苗振华的大力支持,于是华夏厂开始引入国际通行的iso认证管理标准。

    得益于华夏厂的大手笔投入,苗振华从全国各地网络了一大批中专、高中毕业凭以上的毕业生,他们将一踏出校门就接受国际最新的标准化iso体系培训。

    一张空白的纸往往能画出最符合画家期待的形象,无论是年轻的华夏厂,还是稚嫩的毕业生,都给了郑南和苗振华无限的发挥潜力。

    第二把火是对采购零部件配套体系进行阳光化公开,要求每一项零件都必须要货比三家进行对比后采购。建立采购委员会对零件进行评估一票否决,把采购人员手中的采购权收回公司,不再由单一的人说得算,而是由采购委员会把关。采购人员从权力很大的决定者变成执行者,杜绝营私舞弊的机会。

    第三就是建立健全财务管理体系。把财务权都收归公司,完善财务报告系统,精确到每一天的收入开支都要及时记录汇报,以供管理层参考。推行预算制度,以现金流量为重点,对生产经营各个环节实施预算编制、执行、分析、考核。落实内控和审计机制,对经营风险,生产控制成本等进行有效参与预警。

    经过郑南的初步试水,整个华夏厂的管理面貌焕然一新,朝着正规军方向大踏步前进。

    10月中旬,姐姐韩雨终于诞下了一个女儿,为此韩皓特地送上了大红包。此时,华夏厂仿制光阳豪迈125的踏板车——华夏牌公主系列(简称华夏公主)正式通过了专家组验收,取得了量产资格。

    华夏公主踏板车采用了电启动发动机,外观基本和光阳豪迈系列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logo品牌名称不同。

    定价9元,仅为进口豪迈125一半的价格,一经推出立刻在引爆了浙海省踏板车市场。

    首批多台试生产的整车,全部被一抢而空。

    预付款下定,现款现货,韩皓定下的规矩让浙海省的经销商们乖乖排队打钱。

    华夏公主,瞄准的就是女性市场,因此在取名上韩皓也极具针对性。果不其然,看到价格不过万,许多女性上班族立即对华夏公主踏板车产生了购买冲动,纷纷询问经销商何时进货。

    庞爱国拿到了30台指标,出厂价是9300元,卖掉一辆转手就能挣到500元。甚至有人愿意加价300元,只求能尽快骑上这种新潮的踏板车。

    不到一个礼拜,30台华夏公主就一扫而空,庞爱国口袋也多了将近2万块的收入。

    真是太暴利了,一辆车都快顶得上一个月的月工资收入了,但标价9元的华夏公主依旧许多人询问排队等候。

    首批车的热销更加坚定了韩皓的信心,他决定趁现在整个市场没反应过来,迅速扩大生产规模,占领庞大的中国市场。

    整车年生产量10万台太过保守,韩皓决定扩建把生产线产量提高到20万台,同时再上20万台的整车生产线,力争到1995年6月份华夏厂的年产量能达到40万台。对锡北厂的生产线早已经开始改造,预计明年3月份就能投产。采用ckd模式运送整车散件到锡北县,在锡北工厂进行组装,到时年生产量也将达到15万台。

    为配套整车项目,发动机生产线也需要跟上,因此在拥有了50万台发动机产能的基础上,韩皓又上马了30万台的生产线,力争使自己明年能具备80万台发动机的生产能力。

    一下子上马如此多生产线,韩皓并未一味挤占自己的资金,而是在郑南的建议下使用银行的中长期贷款建设。看到华夏厂现在产品供不应求,而且还有抵押物,所以银行们都纷纷慷慨相助,为华夏厂的扩大生产规模提供大量贷款资金。

    凡事预则立,韩皓已经把明年当成是华夏厂跃居一线大厂的决战时刻,他必须要趁摩托车市场红利未消退之际,大力抢占市场份额发展壮大华夏厂的实力。

    照现在的销售趋势看,嘉陵、建设、轻骑厂今年的销量都将突破75万,成为国内市场当之无愧的霸主。明年的话,它们三强都有可能冲击百万台大关,此消彼长,华夏厂必须保证55万台跃居第二梯队,跟在第一梯队身后。

    光靠华夏公主一款车就想打天下实现55万台车的目标不可能,因此新的华夏王子踏板车已经在研发当中。跟公主相比,王子明显是针对男性市场,它的动力总成完全一致,但在外观上多了棱角体现阳刚之气。届时,公主、王子将主打踏板车市场,力争拿下该细分市场份额第一。

    韩皓给它们的销量目标是45万台,那么剩下10万台又将是谁来担当重任。

    华夏厂还有一个秘密研究项目,就是以铃木王gs125进行仿制的跨骑式整车。为何之前发动机仿制要选择gs125而不是本田的cg125呢?

    原因有二:一是gs125属于链条机,适合华夏厂一贯来在发动机技术积累,同时技术比cg125要更先进。二是铃木王在中国的骑跨式男装车市场上受欢迎程度最多,其带有跑车风格的造型符合目标人群年轻人的胃口。

    因此,以铃木王gs125动力、构架仿制的车型,除了外观略微改进显得更加时髦外,本身没有太多区别。想必铃木王gs125高达2万的售价极大提高了门槛,到时华夏厂继续将以万元以下的价格冲击市场,必会分得一大杯羹。

    在今年7月份,轻骑集团刚和铃木公司达成协议,准备在中国市场铃木王gs125,但他们的预计投产时间却需要2年时间。

    因此,这给了华夏厂极大的市场机会,10万台的市场份额实现起来应该不难。

    果不其然,渝州一百多家的小企业生产了50万台发动机,导致了发动机的价格雪崩。市场无法消化如此多数量同类型发动机,从2元/台一路狂跌,2400——2200——2000——1680元。短短3个月时间,价格来到了成本价附近,整个发动机市场被弄得一塌糊涂。

    幸好韩皓早预计把产品方向放到了电启动发动机上,凭借技术优势依然把持着高达3200元/台的价格体系。就算是发动机,华夏厂凭借稳定性依然售价依然在2200元/台徘徊,溢价还是比一拥而上的渝州货要受市场肯定。不过的发动机出厂价到是受到打压,下降了300元,利润大幅降低。

    但在踏板车卧式发动机和cvt变速器上,华夏厂依旧具备优势,属于国内自主企业独家掌握,为来年的整车大比拼奠定坚实基础。

    在韩皓踌躇满志之际,一个来自京城的电话打断了他的行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