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沙龙聚会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失礼失礼!”

    一进门,程凯就高举双手告罪,为何他要求韩皓退票,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场聚会。┡学迷ww%w.Ω.

    招标会后,程凯突然冒出一个点子,就是组织一批中央喉舌到地方采风,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巡礼中国民族工业22强”,以此对应在央视招标会上一掷千金的企业。

    他这个主意立即得到几个中央级媒体朋友的支持,于是通过私下联系,大家组织起这一场沙龙聚会,顺便商量此事的具体落实情况。

    为何中央级媒体如此热衷这件事情呢?

    除了题材确实新颖有新闻价值,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央视日进斗金,身为同行的他们不可能不心动,甚至有红眼病的心理。

    下海潮再一次涌起,一切工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因此单位创收也成了为本单位职工谋福利的重要途径。毕竟现在全国上下兴起一片经商热,无数地方政府直接或间接办理了许多经营性公司参与市场竞争。媒体除了政府财政拨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广告。既然22家公司能让央视大口吃肉,那么兄弟媒体喝汤分一杯羹也是合理诉求。

    来人的确都是手握实权的喉舌级大人物,人民日报采编室副主编、新华社国内经济新闻采访部主任、央视《东方时空》制片人、《经济日报》经济部主任……

    大家齐坐一堂,共同论道,也是中央媒体圈的小范围交流会。

    韩皓微笑着向程凯介绍的一位位掌握中国喉舌权力的媒体人问好,同时互派了名片留了交情。

    程凯做人确实没话说,收钱公道做事额,当然还有很大原因是看在胡一鸣的面子上。一般这样的圈子许多人想花高价都无法触及,但程凯却特意为韩皓引荐。

    “大家都是我的老师,今天我就是来当学生学习。”

    不亢不卑,韩皓表现出来的举止完全不像一个暴户般的乡镇企业家,更像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企业家。他身上知识分子的味道,在一群中国高级知识分子群体熏陶中不自觉显露出来。

    对巡礼活动达成一致意见后,媒体沙龙开始了。主要环节就是每个人上去简短演讲5分钟,然后再留出5分钟问答,题材不限,这被他们称之为思想的碰撞之旅。

    果不其然,高级知识分子的思想层次很高,大家探讨的问题都是事关国家政策的走向。农民到底苦不苦、吸引外资到底好还是坏、如何跟外国同行交流、经济建设跟环境保护如何取舍、地方政府治理实情如何……

    每个问题都是这些高级记者亲身经历或者耳闻,大家拿出来跟同行分享。

    程凯也上场做了如何进行危急公关的处理,尤其是政府部门该如何应对突性大规模群体件。

    韩皓不得不承认,短短一个多小时,他的眼界见识一下子开拓不少,能执掌中央喉舌牛耳之人果然不同凡响。

    “韩皓,你也上台讲讲。”

    待在场媒体人都讲完,程凯鼓动韩皓上台也说说。今天程凯带韩皓来,一方面是他为本次沙龙聚会买单,二是让其在这些媒体人面前露脸。

    要想让高傲的知识分子尊重你,你必须在知识领域让他们觉得你可以被尊重,不然你就只是一个负责买单的冤大头,连泛泛之交朋友都算不上。

    “中国民族工业的展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得尊重客观的经济展规律。日a本、韩国的汽车产业都是从模仿开始,模仿入了门,才能进一步谈及改善,然后在改善中展出自己的创新。不可否认,现在我们大规模进口国外的生产线和技术,一定程度上取得了跨越式展的成果。从五六十年代产品直接大跨步赶上了九十年代潮流。但我们不能成为国外倾销产品的代工厂,而要抓住机遇学以致用,打造出自己的民族自主品牌,才能让消费者真正得利。”

    韩皓接下来用摩托车动机举例,说在国内仿制厂家的冲击下,进口动机的价格已经降低了25。现在摩托车动辄一万多两万块,他认为迟早价格会回落到国民能正常承受的水平。

    “民族自主品牌到底如何界定?到底是全部零件都用中国人自己产,还是所有技术都只能中国人自己设计明,才能算是自主品牌呢?我个人觉得,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前提下,只要由中国人主导,世界为我所用,知识产权属于自己,就能称之为民族自主品牌。那怕这个东西的所有零件都来自海外,但只要由中国人设计整合,一样是民族产品,因为这种整合能力就是一种最大的知识产权。例如波音公司的零件基本都是全球采购,但最终波音这个品牌,我们还是认可它是属于美国人……”

    一开始还有些结巴,自从程凯告诉韩皓要参加这样的思想交流沙龙,韩皓就早早准备好腹稿,以便需要自己登台亮相。想不到准备好的东西果然派上用场,韩皓越说越自信,把自己心里想的东西一股脑说了出来。

    在谈及知识产权时,韩皓有些贼喊捉贼的感觉,自己一方面在大声述说知识产权,但实际上自己却对国外先进产品进行了大规模仿制。完全从零起步不可能,你只能借鉴走捷径先进门,然后再慢慢展研创新形成自己的知识产权,这是后达国家赶达国家的必经之路。

    想不到这个在央视一掷千金拿下标王的华夏摩托掌门人,还真不是暴户,肚子里有一些真才实学。

    “我想问下,你真的只有2o岁,没读过大学吗?”

    新华社国内经济采访部主任李国安在问答环节率先举手问,从外界只言片语传闻中,这个年轻老总是一个没读过什么书突然找到金山般的暴户。

    “我即将21岁,眼下在浙海省工学院读大二。由于系里批准,所以我属于半工半读状态。因为太忙,上个学期挂了科,估计这个学期还得挂,补考老师见到我估计都不需要核准身份了。”

    “哈哈——”

    韩皓幽默的回答让在场人士不由笑出声。

    “我拜读过李主任您的章,对您大力呼吁展中国私人轿车产业政策的看法我十分赞同。但凡达国家无一不是建立在车轮之上,远的如美国西欧,近的如日a本韩国,都是我们的榜样。中国提出要建设小康社会,那么车轮迟早会普及进入千家万户。现在不是坐轿子时代靠人脚抬,而是靠机械车轮滚滚向前,快步迈入小康社会。”

    “我现你虽然是做摩托车的,但嘴里却一直离不开汽车,是不是以后要打算进军汽车产业啊?”

    想不到一时畅快所言,韩皓不小心把心底里的秘密漏了风。李国安现了韩皓的倾向,特意问道。

    “现在我专心做好摩托车,至于今后会不会两轮变四轮,就只好交给未来回答了。”

    “汽车行业不是那么简单,我一路来见证了中国汽车行业的展,国家倾尽全力才勉强搞出一点成绩。私人造车我个人是不看好前景,你还是不要贸然涉足为妙。虽然比摩托车多了两个轮,但其中困难负责程度就连一个国家都难以承受。如果介入汽车零部件行业还可以,你们浙海省的万向集团就干得不错,万向节占据国内市场大半。就连他们这种在汽车行业沉浸多年的企业,都不敢轻言造汽车,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李国安看韩皓挺入眼,他语重心长劝道其不要轻易杀入汽车行业,死在这里面的个人太多了。摩托车行业来看也算是朝阳产业,如果华夏摩托在这里有所抱负,也能闯出一片天空。

    谢过李国安的好意指点,但韩皓心中的造汽车梦却没有被打倒,反而更加激起他不服输的性格。到底行不行,试试才知道,何况自己一早就立下造汽车的意愿,早早放弃不明智。

    韩皓接下来又回答了其他人的提问,这个时候大家已经不再把他看成是买单的冤大头,而是起了结交之心以朋友相称。

    “有机会我们虎山再见,到时待我尽地主之谊款待大家。”

    离别时,韩皓对这些媒体大咖们打招呼道。

    “各位哥、姐,你们明年的个人广告任务小弟全包了,可不能分给外人了啊!”

    程凯抱拳对这帮高级记者们说道。

    由于单位需要创收,所以基本上每个记者头上都分摊了拉广告份额的任务。本来记者本职工作就是采访写稿,现在又加了拉广告,真是有些不伦不类。但在时代大背景下,每个机关单位都尽力搞创收,知识分子们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手里沾上了铜臭味。

    程凯的出现就很适时地化解了大家在清高和搞钱间的矛盾,主动帮忙把广告业务承揽过来,解决了媒体喉舌的后顾之忧。

    程凯这般,一是巩固了和中央媒体朋友的关系,二是为自己广告公司拉来了独家资源。

    像“巡礼中国民族工业22强”举动,虽然带了有偿新闻的味道,但由于程凯出面协调,所以中央媒体们只需要认真到基层采访工作。至于广告投放都由程凯帮忙搞定,大家心照不宣,一举两得。

    他搞的不是有偿新闻,而是新闻植入,这也是程凯自诩高明的地方。

    华夏摩托肯定也会在这些媒体的广告位投放广告,当然不会像央视这般巨大,但蚊子腿肯定要有。

    “紧抱央视的大腿可以,但也要留意其他的小腿也需要招呼到,不然小腿也能把你踩死。不搞好其他媒体关系的话,他们成事可能不足,但败事绰绰有余。媒体在美国被称为第四权力,紧挨着立法、司法、行政权力之后,其中蕴含的能量不能小看。谁轻视了它,最后都死得很惨。”

    自此央视夺标之后,韩皓又跟程凯公司签订了新的代理合同,以每年6o万的报价聘请他们公司为华夏厂的独家形象顾问,负责一切媒体打交道和形象塑造事宜。现在看来这6o万花得真值,程凯有机会就对韩皓言传身教,当然这前提是韩皓是个可塑之才。

    忙完这些,韩皓立即赶回虎山,因为厂里正有大事需要他来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