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六章 除夕之夜
    “哈哈,骗你们的!”

    看到大家都停下动作不约而同望向门口方向,那名喊话的男生一副诡计得逞样子洋洋得意。ww w.『.

    觉是恶作剧,萧芊妤内心不由一松,两只紧握的拳头顿时分开,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害怕见到韩皓。如果真要追究起来,两人只是短时期的师徒关系,自己也从未给过韩皓任何不应有的暗示。

    “刘阳,这种玩笑你也开,净拿大家开心呢!”

    几个女生看不过眼,站起来一起对着喊话男生就是一顿胖揍。挨了好几记粉拳后,刘阳赶紧告罪求饶。

    “我看大家话题老是围着他,说不定人家在哪个地方逍遥快活呢!”

    就此一闹,聚会的同学便逐渐把话题转开,互相聊起了进入大学的各种生活,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刻。

    韩皓此时虽然围着灯红酒绿,但他还真没有逍遥快活,在都跟各界人士打交道过程中,他视野陡开,褪去了不少青涩,看待问题更加现实和成熟。这些都是书本无法读来,都要靠自己的人生阅历参悟,慢慢沉淀积累以致顿悟。

    央视标王身份给韩皓很大的知名度,人家一听说他是标王华夏摩托的老板,都欣然给了几分面子。而他也开始学习如何在名流圈里应酬,逐步褪去自己暴户的形象。没错,一炮而红,在都名流达官贵人眼中韩皓就是暴户的形象。但没人敢小看暴户,因为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钱的多少已经逐渐成为衡量一个人成就的标准。英雄莫问出处,成功莫问来路,在风云际会的年代,无数中华精英卷入改革开放的大潮奋勇搏击,成就一段段佳话传奇。

    “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

    “抱歉,我有个朋友过来,要去打个招呼。”

    ……

    身为年轻新贵,在莺红燕语灯红酒绿的社交场合,韩皓成为了许多女性的狩猎目标。必须承认她们无论容貌还是身材,都乃上上之选,但韩皓却机智摆脱了她们的纠缠。因为他心中一直有一个姑娘存在,虽然她的形象已经日渐模糊,但韩皓已经习惯了用她来严格要求自己的私生活。

    端着红酒杯站在都知名酒店的高层阳台,韩皓看着眼皮底下灯火通明的城区,心却不由飞回了虎山。

    想到自己曾为了一个女生奋不顾身,内心小鹿乱撞的模样,韩皓脸上不由露出了笑意。那时候的自己,是那么单纯,敢想敢做,反而现在再让自己重复一遍,估计会束手束脚下不了手。

    他的眼前又出现了当时自己躲在楼道口,透过窗户看到阳光明媚的校道上,一名身穿白衣长裙的长女生骑着单车款款而来,生如夏花宛若仙子。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

    老狼这《同桌的你》自从第一次听到,韩皓就深深喜欢上了它,也许这唱出了他的心声。

    “愿你在遥远的地方一切安好。”

    韩皓望着夜空,心里暗自祈祷道。

    在目睹了萧芊妤挽手男朋友的那天晚上,韩皓就知道她喜欢的是谁?因为在路灯下,他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曾经在自己眼睛里出现过的目光。只不过她看的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他。

    相比一年前,韩皓现在已经可以坦然接受这样的事实,自己并不是世界的主角,萧芊妤拥有喜欢上其他人的权力。

    过去的就过去吧,让一切都随风逝去,韩皓已经不再执念心中的女生,尽管她依旧存在自己的内心之中。

    “咚——”

    年三十,韩皓终于从都回到了久别的家乡,他抽出时间再次骑着“中华王”来到物资局楼下的杂货店。

    抬头看到韩皓,店老板似乎毫不吃惊,好像早知道他会来一般。

    “这就走了吗?说不定待会你等的人就下楼来了。”

    韩皓依旧只拿了两包盐,掏出现金结账。

    “不了,我只是来买盐,我妈还在家等着我买盐回去呢!”

    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韩皓骑车离去,丝毫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正在帮母亲做年夜饭打下手的萧芊妤仿佛听到了楼下“咚咚——”的摩托车声音,她心里第一念头居然是会不会韩皓来了。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越是否定,但脑海里想要一探究竟的念头一直在徘徊,萧芊妤忍不住终于来到阳台往下看。

    一片空空而已,哪里来的摩托车,萧芊妤为自己的举动而好笑。同学聚会听了太多韩皓的消息,自己有些幻听罢了。

    为何还要在大年夜当天跑到物资局宿舍楼下,韩皓也说不清楚,他总觉得是一种仪式使然,以此纪念自己终将逝去的青春。

    “小妤,年后妈妈要调到市里工作,到时我们家就搬到海州市去了。”

    物资局属于计划经济产物,成立于5o年代的它已经不再适应时代的需要,机构改革进行了裁撤合并。因此,母亲李玉梅也托了关系调回市里,离开虎山这个伤心地。

    “哦——”

    萧芊妤应了一声,默默地吃饭。

    相比冷漠回应,她内心却掀起了波澜,要离开自己成长了2o年的虎山,心里真是依依不舍。在虎山,萧芊妤留下了太多回忆,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好的就是自己辉煌的学生生涯,不好的就是小时候父母吵架给自己留下的心里阴影。

    本来萧芊妤还想就此时机向母亲坦白自己在大学已经有了男朋友的事实,但被搬家话题打断,她也就没有了继续汇报的心情。

    “皓儿,你回来了!”

    听到车响,王桂芬知道儿子回来吃年夜饭了。

    小狗三一见状,一溜烟跑了出去迎接自己主人回来。由于韩皓新家没建好,加之工作太忙,所以三一就留在了老家让母亲帮忙养。

    “乖——”

    好一阵子没见到韩皓,三一看到主人回家高兴地撒腿欢跳,这狗还挺聪明知道谁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相比去年的冷清要好多了。

    “感谢菩萨保佑,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

    经历了家中意外,王桂芬更加珍惜全家人在一起的普通日子。

    “爸、妈,祝你们身体健康!”

    韩皓拿起酒杯敬酒。

    “万事顺意!”

    韩永福拿起杯子回敬道。

    吃过年夜饭不久,庞爱国一家四口就分骑着两辆摩托车前来做客。现在日子过得好,一连开了2家华夏摩托专卖店生意红火,庞爱国知道是韩皓给了这一切。因此,跟小舅子搞好关系是他最看重的事情。这不,刚吃完饭他就拉着老婆儿女以探望双亲名义来到韩家。

    “爸妈,这野王八是我一个朋友从乡下收购来的,绝对正宗野味,据说很罕见的东西。适合长辈进补,滋阴壮阳,我特地给你们带过来。”

    庞爱国手中拿着一个网兜,上面正有一只黝黑色的大王八在张牙舞爪,看上去得有8、9斤重。

    “这王八长这么大,估计得要2o年,都快成精了。爱国,你快把它放下,这可吃不得。年轻人不懂事,过两天找个好日子到水库把它放了。”

    经过韩永福这一次意外,王桂芬是愈迷信。当初她在菩萨面前可是求了好久,期盼奇迹的出现。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王桂芬必须信守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多积功德。

    庞爱国没想到自己费了好大心思找来的大王八,刚一亮相就被王桂芬要求放生了。

    他第一念头是望向韩皓,看他的意见如何?

    见韩皓点头示意他照办,庞爱国于是赶紧把网兜解开,把大王八放到院子的大水缸中。

    “妈,您找个好日子,到时我亲自开车跟你去放生,免得大仙怪罪。”

    吃和放之间,庞爱国收放自如,这一切都取决了韩皓的眼色。

    无形中,韩皓已经在整个家族里处于话事人的位置,过了父亲韩永福的影响力。

    大家一起看了春晚开头,庞爱国刚出生3个月的女儿就哇哇大哭,似乎要准备回家睡觉了。韩雨捞起衣裳准备喂奶都不管用,小外甥女就是嗷嗷哭着。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孩子都累了。”

    韩永福见状,准备打女婿一家走人。

    “哦,我差点忘了,小宝还没有名字,我说想让家里唯一的大学生帮忙取名。”

    庞爱国突然想起妻子对自己说的事情,想让韩皓帮忙女儿命名,这样可以拉近跟小舅子的关系。

    故意说大学生,一是显示要化高的人来取名,二是跳过韩永福这一关。毕竟一般都是长辈取名,有了大学生的名头可以名正言顺找韩皓。

    “我?”

    韩皓也没想到这个任务会落到自己头上。

    看到一家人都盯着自己,他想了一下硬着头皮说出了个名字。

    “庞思雨,怎么样?”

    “庞思雨——”

    在场众人都在心里默念,感觉名字朗朗上口,符合女孩子特征。加之又蕴含着庞爱国思念韩雨之意。

    “好,果然不愧是大学生,就是有化,以后小宝就叫庞思雨了!”

    这个名字确实好听,又是韩皓亲口确定,庞爱国就把女儿的名字定了下来。

    神奇地是,听到母亲用庞思雨这个名字叫自己,刚才还一直大声哭闹的小外甥女居然睁大眼睛四处张望,对着韩雨莫名地笑了起来。

    辛苦了一整年,韩皓终于在最后一天迎来了难得的放松时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