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东瀛见闻
    踏上日a本,韩皓现脚下的土地跟自己想象中有很大不同,街道上一尘不染,人们间彬彬有礼,整个社会运行得井井有条。 ΩΩ Ω 学迷ww『w.ん.

    身为亚洲最早提出脱亚入欧的国家,日a本工业化基础已经过百年,跟正准备全面融入世界的中国相比,好比成年的大人跟小孩般差距巨大。

    “小日a本搞经济还真有一套,这新干线可比咱们国家绿皮车强多了!”

    在飞奔驰的新干线上,连一向板着脸的苗振华都忍不住夸赞东瀛邻居的技术厉害。

    “咱们国家就是自己瞎折腾太久,现在终于统一思想齐心向前看,我觉得咱们埋头展几十年,迟早有一天追上小日a本的展步伐。”

    余航手上翻看着一本美国人描写日a本的书籍《菊与刀》插话道。

    “当初到都天京,觉得这就是心目中的大都市,但在东京上空透过飞机窗口才现山外有山。地下连绵不绝的城市群,此起彼伏的高楼大厦,这才是达国家大都市的霸气。古人常说坐井观天,要不是这次走出国门亲眼看看世界,真有一种夜郎自大的观感。”

    郑南一番话说出了一行人的心声。

    对日a本,大家是从小听到大,估计许多国人第一个认识的外国名字,就是小日a本。影视剧中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日a本鬼子,在中国国土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尤其一向来领先世界的中国,在一百年前被自己的学生揍得鼻青脸肿,差点面临亡国灭种之险。这种民族间的仇恨,要想化解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更何况,日a本在二战战败后,已经成为美国在东亚的看门狗,时刻警惕监视着中国的重新崛起。被美国阉割了的日a本,只能一心一意展经济,期待用经济占领世界后来挣脱美国套在自己脖子上的项圈。

    所以无论中国人,还是日a本人,在谈及政治历史问题时,总是无法达成一致。多年来,一直都是政冷经热的局面。政治上交流冷淡,但经济上由于中国巨大的市场,使得两国间的贸易往来频繁。

    从中国现在摩托车市场合资对象几乎一水的日资四大品牌就能一叶知秋,十几亿人的庞大市场,让日企们纷纷进入中国赚取大量利润。

    “落后就要挨打,实力才能赢得尊重!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咱们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刚起步,大家继续奋斗吧。”

    出了国门,韩皓心中的一点骄傲自满也随风而去,华夏摩托在国内取得的成绩放在国际上一点都不够看。从日系四大厂商的反应就能知道,对来自中国某个乡镇企业想申请合作研摩托车型的建议,他们纷纷表达了婉拒。理由无一不是在中国已经有了合作伙伴,现在暂不考虑新的合作方。

    华夏厂提出的建议连日系四大厂商的管理层桌面都没有到,就已经被下面的经理驳回。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精明的日a本人怎会不知道。因此,就算和中国摩托车企业合资时,提供的都只是成熟车型的图纸技术,对于新车型研流程根本没有提供合作机会。连正宗的合作伙伴都无法享受的待遇,华夏厂贸然前来当然不会有好结果。

    此次出国考察韩皓拜托了天京的朋友牵线搭桥,由驻日使馆的工作人员帮忙联系日方企业,由于华夏厂只是中国一家新兴起的乡镇企业,没有政府背景,因此日方对韩皓的来访并未太过重视。技术合作是不可能,参观工厂也需要在公众开放日跟团进去,简而言之就是把华夏厂一帮人当成是普通的中国游客。

    看了日程安排,华夏厂一行人只能赶在铃木厂开放日参观,因此便坐上新干线赶往铃木总部静冈县滨松市。日a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所以静冈县相当于静冈省。

    “富士山!”

    新干线经过富士山下,许多游客都拿出相机纷纷透过车窗拍照。从东京到静冈,新干线只需要一个多小时。25o多公里的时,又快又稳,新干线真是大和民族的一大骄傲。韩皓心想国内6o公里时的铁路,将来要是换成像新干线这样的高铁该是多好的事情。

    使馆的工作人员给韩皓推荐了一个华人导游当向导,由他带团参观旅行。导游姓张,来日a本已经将近6年时间,先是留学后来就留在当地工作生活。现在来自中国的旅行团、考察团众多,许多留日的华人都改行当了导游。精通汉语、日语,熟悉东瀛化的导游很受欢迎,而且中国人往往回去前都会大肆采购,带团的导游收入颇丰。

    “韩老板,还有十多分钟我们就到滨松站,到时会有车来接我们到酒店休息。我想问下你们晚上要安排什么节目活动吗?”

    国内许多团体都会在晚上出去体验日式化,例如艺妓表演、集体泡温泉这类节目,因此导游特地询问道。

    “不了,我们旅途奔波,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参观。”

    韩皓一心想着明天参观工厂的事情,对其他额外活动一口拒绝。

    此时,铃木公司的掌门人铃木修也接到了来自中国的电话。铃木修是上门女婿,他娶了铃木创始人的孙女得以接班庞大的铃木集团。铃木进入中国市场,就是在他一手推动之下进行,此外他还力主进入了印度市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战略家。

    电话是新华社高级记者李国安打来,李国安作为随行记者,曾跟随多支国内官方汽车工业代表团赴日考察,之后铃木大举进军中国,在铃木与中国的互动中,他和铃木修建立起良好的个人友谊。

    韩皓带团赴日,就是经过他的帮忙牵线,由于华夏厂的行程比较急,所以他便拜托了驻日使馆的朋友帮忙接待安排。到了东京,韩皓出于礼仪告诉了李国安自己的行程,感谢他的帮忙。得知使馆的工作人员安排了前去铃木工厂参观,他便抽空打了私人电话给铃木修。

    李国安作为中国官方的高级记者,能得知许多一手消息,看待问题也站在高处自有心得。因此铃木修重视跟他的私人关系,从秘书口中得知了李国安来电,便找来翻译听听他有何指教。

    “铃木桑,韩皓君是我们中国年轻一代的企业家代表,他视野思维都非同一般。明天他就要去参观你们工厂,希望你能派人多多指点。”

    铃木修已经65岁,所以李国定依照日本人称呼用上了敬语。韩皓作为国内年轻一代的企业家,身上有着一种大将之风,对经营企业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因此李国定不由心存提携之意。按理说,像韩皓这样年纪轻轻便成功的人,许多都会忍不住年少轻狂。但韩皓却心怀若谷,沉稳低调,表现出完全不符合年纪的成熟。

    “国安君,感谢你的来电,对来自中国的朋友我一向是热情欢迎。能让你亲自打来电话,我倒很有兴趣见一见你们国家的青年才俊表现如何。还有,我们也很久没有见面喝酒了,有时间你来日a本我来好好招待你。”

    政冷经热,铃木集团在铃木修的带领下进入中国,取得了很大成就。无论是摩托车,还是微型车,铃木在中国都是响当当的牌子。

    “会长,您真要会见那个没什么名声的中国人吗?他的企业刚才我让人打电话到中国了解下,并不是很出名,属于刚起步的阶段。而且明晚你还有跟议员的约会,我觉得……”

    挂了电话后,得知铃木修要亲自会面中国人,他的贴身秘书向其进言道。

    “藤原君,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作为国安君的朋友,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我的朋友。还有像你这样轻视中国,看不起中国人,其实是非常愚蠢的思想。中国拥有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化,本质上他们跟我们大和民族一样,属于非常优秀的民族。中国在世界上领先了几千年时间,只是近一百年落后,但我相信他们迟早会再次迎头赶上。看问题不要着眼当下,而是要站在历史的长河中思考,一个领先了几千年的民族,会就这样一蹶不振吗?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迹,说明华人化圈具有独特的优越性,在我看来中国迟早会成为我们可怕的竞争对手。无法确定的是,这段时间到底会需要多少年?”

    铃木修难得把自己对中国的看法说出来,看在秘书跟随了自己二十年的份上,他不得不指点一番。

    “会长,既然中国迟早要成为我们的对手,为何我们还要到那里投资,给他们先进的技术?”

    一方面知道中国人会成为对手,另一方面又提供技术武装他们,秘书有些想不明白。

    “我们不去,欧美人会去;我们不给,欧美人会给。何况中国那么大的市场,如果你不参与进去就容易被主流经济边缘化。相比中国人,现在欧美国家才是我们大和民族最大的竞争对手。就像鲜美的河豚一样,明知道有毒,但我们国民依旧前赴后继品尝,就因为无法拒绝它的美味。拿下中国市场,我们才能抗衡欧美国家,不然依靠我们狭隘的国土无法提供足够的消费能力,我们就不能升级我们的技术。我这一代人对比中国同龄人还是处于领先位置,明天正好我有机会瞧瞧中国下一代的青年才俊到底有何不同,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通过一路辗转联系,电话终于打到了韩皓房间,铃木公司正式邀请华夏厂的代表团参观访问,这还真出乎了他的意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