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欧洲取经
    铃木在中国有两种合作方式:一是以单一车型技术引进,提供该车型的生产线和技术图纸,在国内市场生产。Δww『w. .例如广受国人喜爱的金城ax1oo摩托车就是如此模式,铃木只卖图纸和生产线不涉及深层次合作。第二种就是合资企业,由铃木和国内厂家以合资方式,共同成立股份公司合作,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属于深层次的合作方式。1994年铃木跟轻骑集团合资,成立轻骑铃木,共同生产铃木王gs125等车型,预计1996年2月份在国内上市。

    铃木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基本一水的军工企业,都是响应8o年代军转民趋势由国家牵头跟铃木公司合作而来。

    现在铃木在国内摩托车领域,东南西北中都有战略布局,东有轻骑、南有大长江、西有望江、北有长岭、中有金城,五大合作伙伴无一不是大有背景来头企业。

    汽车领域,也是跟军工巨头合作,1993年跟长安集团合资成立了长安铃木,生产奥拓、羚羊微型轿车。1994年跟昌河集团合资成立昌河铃木,主打微型面包车,准备引进铃木的agon-r车型(即北斗星车型)。昌河汽车现在热销的ch1o1o,就是华夏厂购买的昌河微面,原型车就是铃木的st9ok引进改造而来。

    1994年,占据中国微型汽车9o以上份额的7大生产厂家,除了五菱引进三菱l1oo和华利引进大85o系列外,剩下5强长安、昌河、松花江、飞虎、汉江都是引进铃木技术车型改造升级而来。此外,由于历史原因1992年中国兵器集团引进了奥拓的生产技术和设备,分别让旗下4家企业:长安、江南、江北、秦川厂统一组装生产奥拓车型。所以中国市场上常见的奥拓小车,一共有4个妈,其中长安做得最好当属大妈。

    在中国的产业布局,充分体现了铃木修的战略意识,作为进入中国最早的日本汽车企业,铃木起了一个大早来赶集。1995年,日系汽车巨头丰田、本田、日产、三菱等都在中国国门外张望,铃木集团依据跟中国政府的友好关系拿下了2个汽车合资生产厂的名额。不可谓没有先见之名,具体展如何还得让时间来证明。

    因此,韩皓作为华夏厂的掌门人,他没有提出与铃木公司合资的幼稚提议,铃木在中国两大合资名额已经用完。但引进生产线,依照铃木公司在中国展的策略,应该有得谈。华夏厂只引进某一种车型进行消化,建立起自己的汽车拼图。

    1994年7月份,中国政府正式公布了《汽车工业产业政策》,其中提出了鼓励私人购买轿车,同时明确了外资汽车企业进入中国最多允许2家合作伙伴的政策规定。

    这份政策件出台,让许多国外汽车巨头蠢蠢欲动,都在为进入中国广阔的市场做准备。加之看到大众汽车在中国尝到了甜头,通用、福特、丰田、本田等纷纷寻求机会进入中国轿车市场。现在他们纷纷与中国各地政府谈判,寻求合适的合作伙伴。

    美国、欧洲、日a本市场已经饱和,下一块未开的汽车新大6就在中国,谁在中国市场抢得头筹,谁就能领跑下一个世纪,毕竟离2ooo年新世纪到来还有不到5年时间。

    《汽车工业产业政策》的出台,严格意义来说也堵死了像华夏厂这样民营企业进入汽车领域的门路。跟摩托车实行目录管理一样,汽车行业同样实行目录管理,没有进入目录的企业不允许生产汽车,也不能上牌上路行驶。

    华夏厂想进入汽车领域,肯定得绕过目录,极大可能像摩托车一样兼并目录上的汽车企业,为此韩皓还得慢慢谋划。

    现在,他的重心还得放在摩托车领域上,毕竟在摩托车领域,华夏厂也属于后来者,根基很浅。

    虽然在铃木公司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至少跟铃木方面有了交流,如果今后需要合作也铺设了基础。

    坐在飞机上,看着下方日a本的都市群越来越小,韩皓感觉日方能从二战后以战败国身份重建家园,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强国,值得我们中国人学习他们的地方很多。

    华夏厂考察团的第二站将直飞意大利,那里也拥有许多摩托车世界知名品牌,如杜卡迪、比亚乔等。其中比亚乔旗下的vespa品牌应该被最多中国人熟知,因为风靡世界的经典爱情片《罗马假日》中美丽的女主角赫本在影片中游览时乘坐的就是vespa125踏板车。

    跟日a本四大品牌在全球摩托车民用市场攻城拔寨比起来,欧洲的摩托车厂商步步退却只好固守高端市场,在中低端市场丢盔弃甲。因为跟便宜、美观、耐用的日a本车比起来,欧洲生产的摩托车竞争力实在不高。除了b、杜卡迪在高端市场有一定市场份额外,其他厂商日子都不好过。

    比亚乔在1993年在南粤省跟一家中国厂商佛斯弟合作建厂,由于水土不服,生产出来的产品并未有太大影响力。但它至少对中国市场有一定了解,所以接到华夏厂的咨询后很高兴欢迎其来访,并对合作研车型一事很感兴趣。这也是为何韩皓在日a本吃了闭门羹,心里却并未太过在意。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日a本人不卖,意大利人卖,因为他们的日子实在不好过。

    跟日a本现代化大都市比起来,意大利保留许多了艺复兴面貌的建筑,许多建筑都有上百年的历史,去工业化明显。工厂们都转移到像中国这样的展中国家,只为降低成本参与世界范围的竞争。

    比亚乔公司属于家族企业,公司经营一直掌控在比亚乔家族手中,现任掌门人比亚乔四世。在他的带领下,比亚乔中规中矩,面对日a本人的进攻,他拿不出太多的办法应对。

    现在中国市场已经成为世界上摩托车最大的市场,年销量过5oo万台,远远过了欧洲市场。意大利摩托车产量占据欧洲的一半以上,但市场却在不断萎缩。

    面对华夏厂的来访,比亚乔公司希望能跟华夏厂进一步合作,在中国市场有所作为。欧洲的产品不合适中国人的审美,踏板车显得娇小玲珑,不符合中国人大气宽敞的观念。因此,韩皓并不想跟比亚乔建立合资公司生产其产品,只希望能引入摩托车设计研的设备和流程。

    比亚乔在中国的工厂投资巨大,3o万辆整车和3o万台动机,一投产就陷入亏损当中,产品滞销卖得很不好。价格太贵,油耗太高,车型不接地气,成为阻碍其在中国市场展的重要因素。

    中国工厂的亏损让比亚乔四世寝食难安,在中国投资是在一手力推的大举动。没想到搭上中国这艘飞展的大船,比亚乔几乎成为唯一亏损的外资品牌。看到日资品牌在中国大赚特赚,比亚乔四世的内心苦涩无法言语。现在华夏厂找上门,就算只寻求技术合作,他也会尽量答应,只要中国人能给钱,技术都可以卖。只求能在中国回收一些投资,年底在董事会能有所交代,家族里面已经有股东要求卖掉企业套现,因为公司利润逐年锐减。

    “我们希望先进行设计开方面的合作,针对中国市场设计出专门的产品。要是完全照搬欧洲的产品到中国,容易水土不服。我了解到你们公司已经在中国投资建厂,如果我们研的产品成功对你们在中国公司也会有所启示。而且研的风险基本全部由我们承担,你们只需要提供技术咨询指导服务,我们将以市场的价格来购买。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们将在意大利寻找其他厂家,甚至独立的设计工作室帮忙。想必几千万人民币的生意,在意大利我们能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

    正式谈判中,韩皓拒绝了比亚乔要求合资的要求,他只希望进行技术引进。但他话也没说死,后来补充了如果合作愉快的话,不派出今后进一步合作的可能。

    “韩,你是一个很厉害的商人,完全掌控了谈判局势。我承认,我们比亚乔公司在中国做得不是很好,确实也需要从你们这些本地人才处寻找一些灵感。你提议的联合研,我代表公司大概同意你的请求。但在价格上,我们需要进一步协商。”

    比亚乔四世没办法,现在他有求于中国商人的资金。何况,如果有了华夏厂成功案例在先,说不定其他中国厂家也会找上门。

    本来韩皓只同意给技术咨询费和人员培训费,但比亚乔坚持要由他们提供硬件和软件,要把整套流程的费用都挣了。最终,韩皓见好就收同意了比亚乔方面提出的要求。双方达成协议,比亚乔公司以25oo万人民币的价格,协助华夏厂建立一整套摩托车开流程体系。包括电脑服务器、cad软件、油泥工程、数控机床等软硬件设施,同时还要帮华夏厂培训出一支合格的设计团队,整个合作期限12个月。风洞实验室和试车场这些不算,主要就是设计开整车流程。

    至此,韩皓终于实现了从一味仿制迈向自主研的前端领域,成为国内摩托车行业最先踏入现代化设计开流程的厂家,在战略方面走在了前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