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省长视察
    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贸不活,说的就是浙海省现在的施政方针。wwΩw.ん.在稳住农业同时,大力展工业和对外贸易,是浙海省领导层的共识。

    浙海省由于先天资源不足,又是沿海靠近台湾,所以国家在考虑工业大项目布局的时候,往往会略过浙海省。因此,浙海省现在基本都是依靠轻工业和商贸业支撑全省财政收入。但展工业大项目的念头一直徘徊在省领导心头,动辄上亿投资的大项目带来的收益是再多小企业所不能比拟。

    摩托车产业近几年异军突起,先有了个钱江摩托,现在又出来了一个华夏摩托,更不用提他们身后还跟着许多杂牌小厂。因此,浙海省长到海州市调研的地点之一,就定在了华夏厂。

    作为新贵,现在华夏厂几乎成为了浙海省的代表,人们现在说起浙海省,许多反应都是你们出了哪个什么华夏品牌摩托车。华夏摩托也挺争气,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马绝尘,在踏板车市场占据了先机。

    丘孟桐这两天有些心神不宁,越是到省长来考察的时刻他越是心浮气躁。华夏厂可以说是在他一手推动下蓬勃展起来,现在迎来了省里经济主官的视察,说明自己做出来了政绩。仕途上,谁不想芝麻开花节节高,不断往上升迁。现在虎山经济展迅,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大桃子,他又害怕自己被人摘了桃子。

    “不要着急,等虎山升了市再走,厚积薄。”

    虎山书记大人在心里安慰自己道。把虎山从一个县变成一个县级市,更能说明自己的能力体现出政绩。

    为何有的企业最喜欢领导来视察,因为领导一来就诉苦,便能要来政策和资金补贴等。平时难办的事情,有了高层领导一句话,说不定就迎刃而解。

    韩皓这次遇上省长大人,他的目的倒不是要补贴政策,而是希望探一探口风。省里对华夏厂上马汽车项目如何看待,在中央严控汽车项目落地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省里的配合掩护,汽车项目很难上马。

    警车开道,中巴车上下来了省长王朝晖,戴着黑框眼镜头向后抹,他跟电视看起来憔悴不少。领导干部也是人,尤其岁数上去,舟车劳顿不轻松。王朝晖是从沪江市调任浙海省的干部,据说在经济建设上颇有见地。

    在一群干部的护拥下,王朝晖走进了华夏厂大门,韩皓等人在门口迎接领导的到来。

    例行化公式握手,韩皓见到了55岁的王省长,以及海州市主要两位领导,丘孟桐跟在他们身后。

    参观工厂流程略去不谈,王省长兴致不算太高,在看到厂内外国友人时打醒了几分精神,得知华夏厂和国外联合设计研,才说了一个好字。

    汇报时,韩皓特意提及到铃木公司考察,羡慕对方能从摩托车进入汽车领域展。

    “我们跟国际同行比起来,还属于小学生的水平。但现在国际产业转移,给了我们后来居上的机会。摩托车行业现在厂家众多,竞争激烈,说不定我们有一天也要走上铃木的路子,从两个轮变成四个轮。希望省里到时能给以一定支持。”

    “汽车产业属于中央一盘棋,现在扶持三大三小汽车企业,我们在实际工作中要贯彻中央的意图。小韩厂长,你们厂刚进入摩托车领域没多久,现在搞好摩托车就是大功一件。至于汽车,目前看来条件不成熟,去年国家要求新建汽车企业不少于15亿的投资,你们实力达不到,而且国家政策也不允许。”

    三大三小企业是汽车行业的通称,三大是指一汽、二汽、沪汽,三小是汽、津汽和广汽。它们都是国家允许的汽车定点生产企业,都与外国汽车企业合资,得到中央在资金、政策上大力扶持。

    王朝晖对汽车产业有一定研究,现在各省份都在准备上马汽车项目,寻找国外企业合作,他当然也有所耳闻。浙海省现在没有上规模的汽车企业,只有2o来家改装厂和专用车生产企业,汽车整车领域几乎为零。改装车和专用车生产企业,主要生产救护车、运钞车、邮政车、清洁车和箱式货车等。这些厂都是利用其他整车厂生产的整车进行后续改造,例如在在轻卡后面加上保温车厢这些,算不上什么真正汽车生产企业。

    同等条件的人相比容易产生落差,即俗话说的人比人气死人。省与省之间也存在对比竞争,现在浙海省周围的兄弟省份纷纷上马或者已经有了汽车企业,只有浙海省是一片空白。

    北边的直辖市沪江市,早已经有了大众进驻,现在正和通用眉来眼去,迟早要拜堂。苏吴省虽然没有进入三大三小,但南汽也是汽车业老将,跟菲亚特集团早在引进依维柯时就暗送秋波,成亲也是指日可期。西北方相邻的安淮省也早有汽车企业,淮海机械厂生产的飞虎牌微型车、江淮厂生产的江淮牌客车都全国知名。更厉害的是安淮省已经把轿车产业定为951工程,就是九五计划1号工程,打算整合省内汽车企业,从国外引进二手的福特动机生产线,进军轿车领域。西边的赣西省早有了昌河汽车,成功和铃木集团合资,在国内汽车版图占得一方先机。最后只剩下本来的难兄难弟,南方接壤的闽南省,现在也都有了自己的小算盘。他们已经和台湾的裕隆集团签约,准备引入得利卡车型。

    转头望了一圈,就剩下浙海省一个孤家寡人没有涉及汽车领域,其他兄弟省份都已经基本尘埃落定。省内早已经有呼声说浙海也要有自己的汽车产业,主张引进外资汽车企业入驻,展自己的汽车品牌。王朝晖不是没看到展汽车的好处,虽然中央一再强调要展三大三小,不允许地方政府上马汽车项目,但除了西北边疆省份外,几乎所有的省份都把汽车行业写入了重点展产业。不少省份早已在暗自动手,先上马项目再说,准备生米煮成熟饭。

    现在倒是一向来自诩为改革先行者的浙海省,迟迟下不了决心,犹犹豫豫想干又不敢干。这跟王朝晖有一定关系,因为他的省长之位得来太过意外。本来从沪江市调任浙海,他是准备出任副省长一职。只因为原本的浙海省长属地观念过重,在选举时被代表们差额了下去,居然把他选上了正职,差点闹出大事故。虽然中央承认了本次选举有效,王朝晖坐上了正职位置,但他由于资历和人脉关系,在浙海省无法施展手脚。

    总之,浙海领导层因为这次事件,如履薄冰了2年多,头上感觉一直有中央在盯着,不敢做出太过越线的事情。因此,展汽车业虽然也在领导层面谈论,但谁都不敢出头承担结果。在其他省份纷纷上汽车项目,只有浙海省岿然不动静如山。

    王朝晖是从沪江市出来的高级干部,自然知道汽车被誉为工业明珠能带来多么大的收益。他心里也有腹稿,就是按照沪江市跟大众合资模式,考虑由国企出面跟外方合作。但浙海省汽车基础实在太过贫瘠,除了万向集团这样的知名零部件企业外,整车企业几乎没有。王省长有一个打算,就是把省内的农机厂拿出来,看看能不能和国内合资汽车厂建立分厂。他选目标当然是沪江大众汽车,浙海省可以不要自己的汽车品牌,但只求能拥有自己的汽车厂就好。简而言之,就是不求其所有,只求其所在。

    因此,对华夏厂这样的民营小企业想展汽车,他打心里不看好,也不会对此支持。

    没想到王省长居然直截了当拒绝了华夏厂的请求,这让韩皓有些郁闷。他之前研究过,旁边各个省份都在上马汽车项目,身为一省经济主官的省长居然无动于衷。

    “我们不用省里出钱,只需要精神支持就好。成了就是省里的功劳,失败就由我们自己扛。”

    韩皓当然不死心提议道。

    “小韩厂长,你们要展汽车业的热情我很感动,但感性不能替代理性。坦率而言,省里也希望展汽车业,但模式上主要考虑跟国内三大三小合资建分厂为主。咱们省汽车工业基础先天不足,唯一优势就是有不少汽车零部件配套企业。我们不要固守陈旧观念,以为一定要自己弄出什么名堂才算成功,把优秀的别人拉到我们这里建厂一样可以产生效益,带动税收和就业。你们华夏厂将来过嘉陵、建设这些老前辈,就已经为我们浙海人争光了。摩托车行业大有展前途,你们要一步一个脚印展。”

    既然谈到了汽车问题,王朝晖便顺带把自己的施政理念谈了谈。

    “王省长,那我们先研究研究汽车,总可以吧?将来做汽车零部件应该没问题吧?”

    看来省长是不会支持自己造车,但韩皓还是想办法迂回一些试探。

    “搞研究是可以的嘛,零部件也可以弄,将来汽车生产厂进来总需要配套生产商。”

    勉强挤出微笑送别了省长离开,韩皓心里挺郁闷,满以为省里会支持自己造汽车,想不到却吃了闭门羹。

    在他意兴阑珊之际,却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