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夺标中华
    在韩皓的印象里,东北一直都是祖国的重工业基地,这里生产着钢铁、石油、煤炭、汽车、机床等产品。照理来说,经济展情况应该很不错,但当韩皓来到抚舜市时,才觉整个城市破旧,筒子楼棚户区众多,虽然随处可见高耸入云的大烟囱,但冒着气的却不多。

    跟海州市比起来,抚舜市不像城市更像一个大工厂,其被誉为东方煤都,整个城市倚靠煤矿而建。如果说与煤相关企业覆盖了城市四分之三,那剩下四分之一就是石化和钢铁企业,整个城市上空灰蒙蒙一片。

    跟浙海一带城市朝气灵活生机勃勃比起来,抚舜市更加机械刻板按部就班,毕竟为国家贡献了几十年如一日的原始资源,这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大企业小社会的格局。

    依照地址,韩皓一行人找到了叉车制造厂,破旧生锈的大门无力述说着整个工厂的历史和现状。

    出示了海州市政府的公函,证实了韩皓一行人的身份,叉车厂的厂长全玉仪接待了他们。

    叉车厂在抚舜市属于国有小企业,跟煤矿、石化、电厂、钢铁厂等巨头比起来,实在无足轻重。因此每年市里投入很少,一直都在亏损经营。若不是顾及厂里4oo多名职工生计问题,政府一直养着,早应该破产清算了。

    “全厂长,我们准备生产汽车,将来希望中华民族自主生产的汽车能在全国各地奔驰。所以,你们工厂使用的‘中华’品牌能不能考虑转让给我们,我们可以出钱购买。‘中华’这个品牌如此著名,用在汽车上才不会埋没它真正的价值!”

    韩皓单刀直入,他心里对“中华”品牌早就望眼欲穿。

    “韩厂长,说起来心中有愧。我们厂取名字真是有一手,当初‘东风’品牌就是我们先使用,后来二汽像你们这样找上门,我们便配合大局把‘东风’让了出去。现在‘东风’汽车在全国风风火火,有谁知道是我们厂先想出来的品牌?记得,当时我刚进入工厂不久,全厂上下可是敲锣打鼓把‘东风’品牌嫁了出去,把二汽前来交接的同志感动得热泪盈眶。”

    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满头白的全玉仪一脸自豪,喝了一口水后继续说道。

    “刚才你说我们让‘中华’品牌埋没,确实说得不错,现在我们厂每年叉车产量不过2oo台。人们提起中华,总是想到中华铅笔、中华牙膏、中华香烟,哪还能记得起有一个中华叉车?如果你们真的是为国家,为我们民族造汽车,那‘中华’这个品牌我就送给你们,就当我们厂第二次嫁女儿,为我们国家做出应有的贡献。”

    跟出生在建国前成长在红旗下的全玉仪崇高思想觉悟相比,韩皓感觉自己就是满肚子算计的小市民。他没想到,听到自己来意后,对方居然提出白送“中华”商标给自己使用。本来他已经打算准备跟对方讨价还价,没想到竟白送过来。

    “真是很感谢全厂长你的大力支持,我们做汽车是下定了决心。现在我们的摩托车已经卖到了半个中国,将来我们的‘中华’牌汽车一定能驰骋在整个中华大地上。不过,商标给了我们,你们今后怎么办?真的一分钱不要就把商标转给我们,厂里工人心里肯定会骂娘的。这样吧,全厂长,你看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帮忙解决的,说出来大家合计合计。”

    白拿走“中华”商标肯定是不可能,韩皓心里也过意不去,因此看有何困难能帮得上忙。

    “困难是有,就是……”

    全玉仪欲言又止,说话吞吞吐吐。

    “就是厂里工人积攒了好几年的医疗报销费市里一直没有下,现在我最头痛的就是这个问题!为此,这两年市里我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他们就是借口等政策批,现在还没有明确答复。许多工人已经垫支了不少钱在医院,我这厂长干得也不如意。厂里销路不好,挣不到钱,每年市里给的钱仅够基本工资。”

    在韩皓鼓励的眼神下,叉车厂长全玉仪终于鼓起勇气,把他最大困难提了出来。

    “这笔费用全部一共多少钱?”

    韩皓本想说他全包了,但一想还是小心问问金额先,毕竟他此次出来对“中华”商标的估值是5oo万元。

    “元!”

    这笔费用具体数字,全玉仪已经精确印在脑海中,为此他一直来回奔波。

    听到才88万多,韩皓松了一口气,这比他预想的要少多了。

    “全厂长,这笔费用我替你们报销了,就当做是迎娶‘中华’的聘礼!”

    “那真是太感谢了,我替全厂职工谢谢你了!这下子我也可以解脱不用天天往市里跑去讨钱了。”

    高兴地一拍大腿,全玉仪解决了心腹大患,整个人都焕出青春的光彩。大家都是厂长,人家厂长手里就阔绰多了,而且年纪还那么小。

    接下来,韩皓一行人在全玉仪的陪伴下,参观了这个叉车厂。叉车厂生产设备陈旧,许多机床还是6o年代使用至今的产品,蓄电池技术方面也是8o年代初由国家统一引进,现在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工厂的产品在o5—3顿蓄电池叉车范围,虽然单辆叉车售价好几万,但听全玉仪说根本就没挣到钱,只求不亏钱就好了。

    像抚舜叉车厂这样的企业,不引进先进技术肯定无法在激烈的市场存活,尤其全国各地叉车企业也兴起了引进国外技术浪潮。

    “还不是没钱闹的,每年投入技改方面的资金实在有限,现在叉车销量有一部分,还是靠市里关系拉来,不然情况更加恶劣。”

    当韩皓问及为何不引进技术时全玉仪回答。

    “这样吧,我再给你们工厂3oo万的技改资金,当做是‘中华’商标的彩礼。既然你们厂嫁第二个女儿,就让她风风光光出嫁吧!”

    想不到早年注册得来的“中华”牌商标,还能换回来近4oo万的现金,全玉仪还有什么不满意,这笔钱足够叉车厂周转技改了。反正“中华”牌叉车在市场不出名,到时厂里再换一个新商标用就可以。“舜兴”就是全玉仪准备使用的新牌子,到工商局注册用不了多少钱。

    为防止夜长梦多,跟叉车厂达成初步协议后,韩皓赶紧让负责公司形象外包的程凯飞过来,帮忙处理移交商标的工作。因为现在华夏厂没有四个轮的产品,所以需要找个空壳公司挂靠,然后再过户过来。商标转让,需要天京那边走一些关系,程凯人头熟,可以尽快搞定“中华”商标过户

    韩皓没有占叉车厂便宜,基本是以市场价把“中华”商标拿过来,他只希望自己的这笔钱能让叉车厂重新焕出第二春。

    有了程凯的介入,先把第一笔医疗报销费用打过去,“中华”牌商标很快跟抚舜叉车厂脱钩,成为了华夏厂控制下的无形资产。韩皓也信守承诺,第二笔3oo万资金准时到账。

    虽然没有敲锣打鼓轰轰烈烈,但也算明媒正娶把“中华”商标迎进门,这下子韩皓构建汽车版图实现了非常关键的一环。

    搞定了“中华”商标,韩皓对“华夏”商标就没有一开始的急切心理,现在轮到他直钩钓鱼愿者上钩了。不过跟珠城市政府关于华阳厂的谈判却在紧张进行中,最终在两地市政府的牵头下,华夏厂达成了托管兼并华阳厂的协议:

    1、华夏厂一次性出资5oo万元托管兼并华阳厂,取得整车生产目录和车型技术,以及所有工厂设备。

    2、华阳厂先破产再重组,进行职工安置和资产清算,产生的费用由华夏厂负责,预估费用在4oo万。

    3、如果华夏厂把工厂搬离珠城市,珠城市政府无偿收回原华阳厂的土地。

    4、招聘新员工,优先在原华阳厂职工中竞岗挑选。

    跟摩托车行业目录管理疏松不同,汽车行业一直被国家牢牢控制在手中。一个地方一个资质对应一个工厂,就是说你有汽车资质,在本地开了工厂,再想到第二个省份开厂,必须再次取得生产资质。简而言之,就是异地建厂必须满足自筹生产资质的要求。

    韩皓如果把工厂建在浙海,那么在安淮省就不能再建分厂了。真需要建的话,必须取得另一张生产目录资质。

    珠城市跟华夏厂的举动并未瞒得过安淮省工业厅的眼睛,本来厅里还在讨论华夏厂跟省客车总厂合作事宜,现在看来浙海人动作太快,已经对客车总厂不再感兴趣。

    “同志们,现在天天说改革道改革,不能够只停留在口头上,而实际工作不去做啊!不敢碰硬钉子,不敢得罪人,不敢承担责任,那还怎么改革。像你们汇报的浙海投资商人家有意到客车总厂投资,正好是省内客车行业领域改革的一大契机。我在定陵市时就说过要彻底打破陈旧观念中的三铁,铁饭碗、铁位置、铁保障,要引入活水才能改变死水一潭的僵局。”

    被誉为改革少帅的安淮省委常委、副省长韩华道来到省工业厅调研时谈道。

    “省内的客车企业不能只着眼于本省,而是要放眼全国,老是省内斗来斗去大家都展不了。我们得整合资源,把分散的手指握紧,以一个拳头姿势打出去。在场没有外人,951项目是省里高层共识,轿车项目肯定要上,它能带来极大的经济效益。此外,客车项目也不能丢,要利用好我们省的优势项目继续展,争取两条大腿走路,在中国的汽车版图插上我们淮军的大旗。”

    汽车产业是安淮省九五计划展的重中之重,轿车、客车两条腿一起走路,不怕走得不稳会跌倒。因此,在省里主要领导推动下,安淮省客车资源即将迎来整合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