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一汽见闻
    有了生产资质,也有了汽车商标,但要想真正生产汽车,八字还没有一撇。跟摩托车行业不同,汽车行业更加高端,技术要求更高,韩皓还得为生产微面准备厂房、技术、供应商和人才。这其中,人才是最关键的因素。

    现在华夏厂,拥有生产汽车经验的人几乎没有,要从一穷二白中凭空展汽车行业,真是难上加难。

    虽然华阳厂拥有一些生产微面经验的工作人员,但在韩皓介入之前许多有真才实学的骨干早已经流失,剩下的都是经验有限的职工。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至少生产还是得依靠他们。可要跨省跑到浙海省工作,原本剩余的技术人员又少了一半。许多人早已经在珠城市安家落户,上有老下有小,一般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因此,许多人都拿了买断安置费在当地另找工作,只有3o多名职工跟着韩皓来到虎山。

    在这样背景条件下,招募合适的汽车生产人才是韩皓工作的战略重心之一。

    汽车人才在哪里?

    当然就是在国内各个汽车生产厂,韩皓只需要挖来骨干,再从摩托车厂调来熟练工人经培训后就能形成一个生产汽车的团队。

    但是骨干难挖啊,人家在自己企业干得好好的,谁愿意去一个还没建起来的民营企业。之前,挖摩托车人才韩皓已经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现在汽车人才更是难挖。

    为此,韩皓飞去了都天京,一是当面感谢替自己拿到“中华”商标出了大力的商标局李处长,二是向沉浸在汽车行业多年的新华社高级记者李国安请教,如何才能尽快聚起一只人才队伍。

    “你还真的准备进入汽车行业?生产资质怎么办?”

    韩皓做东,一起邀请了李处长和李国安来设宴款待。当听到韩皓介绍自己准备进入汽车行业,李国安激动地问道。

    一向来,李国安都挺欣赏韩皓,但眼下在他看来华夏厂进入汽车行业就是一步臭棋。

    “是的,不信你问问在座的李处长,就是在他的帮忙下,我取得了梦寐以求的‘中华’汽车商标。”

    看到商标局的李处长含笑点头为韩皓作证,李国安不免信了几分,接下来他继续听韩皓讲述。

    “一切顺利的话,明年这个时候说不定我们厂的微面就可以上市销售了。至于,生产资质嘛,我还是照搬了摩托车借鸡下蛋模式,到安淮省找了一家叫华阳厂的汽车企业……”

    韩皓也不相瞒,把自己如何取得汽车生产资质的过程说了一遍。

    听完韩皓居然如此绕过了国家政策进入汽车生产领域,李国安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跟死板脑袋的大多数人比起来,韩皓的鬼点子实在太多了。

    “你呀你,敢在汽车行业这样干,估计你是全中国第一个!我还从未听说过私人企业敢来造汽车,你看看全国那么多汽车厂,无一不是国有企业,背后都站着国家的身影。像你收购的这个华阳厂,也属于集体市属企业。当年我还曾为其写过一篇章,说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没想到现在它落到了你的手中。微面厂你准备投资多少钱?现在微面国内竞争得很是激烈。”

    “2个亿吧!”

    看到李国安听到2个亿的反应不像很赞同,韩皓心里想自己已经是往高了说,他估计投1个亿就好。

    “2个亿,在汽车行业翻不起什么波浪啊。昌河汽车,前两年光对生产线进行两期技术改造就贷款了3个亿,还有五菱汽车当初引进三菱车型也用了3个多亿。说实话,你要进军汽车行业,我依旧持反对意见,怕你白白往水里扔钱。”

    李国安皱着眉头回答,自己在汽车行业沉浸了多年,见惯了行业起伏。反倒是韩皓初生牛犊不怕虎,硬是往大坑里跳,李国安只好再一次劝说。

    “李主任,现在我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如果这1个多亿打了水漂,就相当于我替后来者交一次学费,到时你可以把我失败的经验写下来。总之,汽车行业我是非进不可,今天我找你就是让你帮忙我出主意,如何找来急需的汽车人才。”

    自己千辛万苦才拿到了汽车行业的敲门砖,韩皓肯定不会这个时候放弃。当初跨入摩托车行业时,也有许多人不看好华夏厂的未来,现在工厂产品供不应求不是狠狠地打了那群人的脸。

    国企是国企,民企是民企,国企一块钱的效果也许民企只要5毛钱就能做到。而且韩皓并未像国企大厂这般,一下子建设规模就是以1o万台为标准,他的理念是滚动式展,先上马1万台微面的生产线,如果效果好再慢慢改造扩产。这样的话,前期投资不用很多,财务压力也没那么大,依靠华夏厂的自由资金完全可以支撑。依照他的估算,只要6ooo万启动资金就能够把厂子搭建起来。

    “唉,有些事,明知不可为之而去为,到底是狗熊还是英雄,只能由时间来证明了。既然你决心已下,那我只好不提此事。至于你问我去哪里寻找合适的人才,我倒是有一些线索。现在国内汽车巨头纷纷找外商合资,一些年纪大的职工纷纷被提前退休,因为合资厂并不需要太多人员。他们年纪大,知识有些跟不上时代展,便成为合资的牺牲品。干了一辈子汽车,最后跟外方合资,看到展自主汽车业的曙光,他们却被提前退休了。许多人都对中国汽车有着深厚感情,我觉得他们依旧能够光热。正巧你需要找师傅领进门,找他们这些人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三大三小”汽车企业在与外方合资时,提前退休了许多老工人。他们许多才5o岁出头,依旧是中国汽车业的宝贵财富。

    可惜合资厂中外方直接提供了现成的技术和标准,国内汽车厂基本沦为代工工厂,好比上汽大众连一颗螺丝钉的改动都要不远万里到德国修改。尽管中方技术人员一再证明,现场德方技术人员也觉得螺丝钉位置不对,但修改依旧要回到德国。因此搞技术研的团队、许多上了年纪的高级技工纷纷被转岗或退休,这些人中间蕴含着许多有用之人。

    果然不虚此行,李国安凭借在业内深厚的人脉关系,给韩皓推荐了一汽、上汽的一些老专家,他们都曾参与过“红旗”和“上a海”牌的研工作。

    “能帮的我都帮的,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希望你能给了一个大惊喜,狠狠在我脸上打一巴掌。”

    看着韩皓离去的背影,李国安在心里默念。作为一个长期跟踪中国汽车行业的高级记者,从改革开放起,他见证了历了中国汽车业展的决策过程和重大事件。每次他撰写的关于国内汽车行业的内参都能摆上最高领导层的桌面,据说一次副总理级的领导召集汽车行业官员开会特意询问他到会没有,得知他坐在台下后才令正式开会。如此可见,李国安身为一名高级记者,在中国汽车行业享有特殊的地位。

    韩皓没想到自己如此之快又回到东北,来的还是中国汽车长子一汽集团的所在地——新京。

    1956年,在苏联技术援助下,第一辆解放牌卡车落地。1958年,经一汽工人不懈努力,第一辆红旗牌高级轿车诞生。1966年,在国家安排下,一汽又负责援建了二汽,把一大批骨干送给了二汽。就连8o年代上汽要和德国大众合资,上汽也从一汽挖了不少人过去。所以说,一汽是中国汽车工业的摇篮一点都不过分。

    带着朝拜的心态,韩皓带着随行工作人员来到了一汽工厂门口,瞻仰这个中国汽车工业的母亲。

    如果说抚舜市是依煤矿而建,那么新京市就是靠一汽而起。东北的城市都是典型的工厂办社会,一个厂长等会就相当于一个市长,工厂有多宽城市就有多广。

    一汽是由苏联援助,所以整个工厂建筑都是苏式风格,庄严大气。目光所及之处,韩皓看到了一大片崭新的现代化厂房在兴建,上面还印着醒目的大众标志,应该就是一汽大众的合资工厂,主要生产桑塔纳的亲兄弟捷达小轿车。据说合资时,把一大片苏式旧厂房铲平后,腾出了地方兴建合资工厂厂房。

    随着桑塔纳在中国国内占尽风骚,捷达也开始登上舞台,开始了兄弟两人的二人转表演。

    如果说一汽是中国所有汽车人目中的圣地,那么韩皓对其当然也充满了朝拜之意,但内心却并未有太多惧怕的地方,反而从心底生出一种要当面挑战对方的蠢蠢欲动。

    我尊敬你,但我并不怕你,反而更期待成为你旗鼓相当的对手。

    站在一汽大门广场前,看着挥毫写下的“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纪念”几个鎏金大字,韩皓感到了伟人对中国汽车行业的期待。

    他接过随行人员捧来的鲜花,表情庄重朝一尊铜像大步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