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乔迁新居
    从东北回来,韩皓得以喘一口气,好好休息两天。

    这半年以来他几乎大半时间都在出差考察,摩托车刚渐入佳境,现在又硬上了汽车微面项目,这其中需要处理的事情真是多到忙不过来。不过虽然很忙,就连回家跟父母吃饭的机会都少了很多,但韩皓却感到很充实,因为他正朝自己的目标一步步靠近。

    “啪啪——”

    阵阵鞭炮声响起,一栋崭新的3层半小楼正式迎来了他的主人。经过一年时间建设装修,韩皓的新家终于落成,今天就是他乔迁新居的日子。

    母亲王桂芬原本找来大师看好的日子不是今天,是大半个月前的吉日。不过由于韩皓一直没空,事情便耽搁了下来。她下了死命令要求儿子务必回来,又找了一个次吉日才推到了今天举行。

    每层8o平方米,一厅两卫三室布局,一楼入户还有一个小花园,后门配备了车库。在虎山来说,这也算是很时髦的豪宅了。内部装修方面,以欧式古典风格为主,显示出端庄典雅、高贵华丽的气息。这些都是母亲王桂芬一手操办,韩皓都没有表过意见。因为他觉得能住人就行,不用搞太多豪华装修。但王桂芬可不同意,她心目中是按照儿子的婚房标准来装修,为此依照电视上看到豪宅的风格选择。

    依照母亲王桂芬的指示,时辰一到,韩皓挑着一箩筐各式贡品,里面有米、油、酒、铁钉、糖果等先走入大门,后面还跟着庞爱国帮忙挑着猪头、全鸡、贡肉等紧随其后。

    在一众亲戚朋友的祝贺声中,韩皓揭开了一楼客厅正中挂着大幅头像的红布。

    “辟邪,牛鬼蛇神不敢进来!”

    对为何要挂这样的画像,一手创办的母亲振振有词,韩皓无奈只好由她去了。

    紧接着,又把头像下的祖宗牌匾红布揭开,韩皓依照母亲指示上了三炷香,表明韩氏家族进一步开枝散叶,这标志着韩皓正式迁入了新居之中。

    今天来的,都是韩家的亲戚朋友,没有华夏厂的员工。韩皓觉得自己的家庭跟工厂还是保持一定界限为好,没必要把二者混淆起来。

    对长辈倒茶敬烟,小朋友就让他们在二楼客厅尽情玩耍看电视,韩皓又感觉到久违的热闹亲情。

    “皓儿,你现在也算事业有成,该考虑媳妇的事情了吧?那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太浪费,两个人勉勉强强,最好是一家三四口才圆满。”

    被长辈们围着,孤身一人的韩皓的终身大事又被他们挂在了嘴边。

    “哈哈,事业才刚起步,而且我还没玩够,不想那么快就找人管。说不定到时我一下带俩回来,好事成双!”

    喜气洋洋的韩皓今天也放开了姿态,跟长辈们有说有笑。

    “娶2个老婆,现在社会可是违法的,搁解放前还行。以前咱们村的地主老财就娶了好几个老婆——”

    “三奶奶,您理解错韩皓的意思啦!他是说肚子里有一个小的,一大一小正好一双,到时婚事一起办了!”

    旁边韩皓的大伯把头伸到有些耳背的老人家身边大声说道。

    “哦,那就最好,双喜临门,配得上咱们韩家的大能人!”

    三奶奶边说边伸出大拇指对着韩皓夸赞道。

    “承您贵言了,三奶奶!”

    作为年过八旬的家族长辈,还能每天下菜地,一向乐行好施的三奶奶是大家尊重的对象。

    父亲韩永福看见韩皓在长辈中游刃有余应对,心想儿子终究已经长大,拥有了自己的一番天地。

    在一派欢庆中,韩皓心里想道自古以来士大夫标榜修身齐家治天下。自己现在修身的话,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积极学习知识,拿到大学凭,应该还算可以。齐家的话,就看现在眼前的景象,孝敬父母尊敬长辈,亲戚间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家里父亲母亲关系挺好,出嫁的姐姐一家人在自己照顾下也得到妥善安置,也应该打个及格分数。治天下的话,现在韩皓可不敢轻言,毕竟现在不是帝王和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时代。不过自己憋了一口气要搞出属于中国人的轿车,力争在世界版图留下中国人的足印,某种程度上也算为国家争光出力。

    有机会小结一下自己的人生道路,韩皓觉得除了感情方面略有失败,但整体上还算走在正确方向。

    谈及感情,韩皓想起萧芊妤不再有心疼的感觉,他有些想不起来她的相貌长得怎么样?印象中就记得自己曾经奋不顾身喜欢过一个女生,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爱情。虽然没有取得预想中的结果,但韩皓却并不后悔,因为只要努力过就没有后悔的说法。

    但这也给韩皓带来了一定程度后遗症,就是他感觉自己好像不再轻易付出感情,也不会容易喜欢上第二个人。虽然现在的他,有不少长得很不错的姑娘对其暗送秋波,但韩皓却总是视而不见。

    因为一是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冲着他而来,还是看上了自己丰厚的身家。二是这些姑娘美则美,但总感觉缺少灵魂,没有让韩皓有一见倾心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若没有青春年少的冲动,又怎会有现在的自己淡定从容。感情的事情,还是一切随缘吧,至少韩皓自己没有刻意追求的打算。

    由于没有请太多的人,都是亲戚朋友,所以乔迁的宴席就直接在新居里摆。底下街道搭起了大棚,直接找来师傅在此起灶摆锅生火,热腾腾的饭菜一出锅就直接端上桌供宾客享用。

    本来韩皓打算到县里最好的酒店设宴,但母亲王桂芬说新居就是要热热闹闹,在里面设宴有气氛,人气旺,还是家里的大盆菜味道好吃。因此,宾客们便直接在韩皓的新居里面大快朵颐,觥筹交错。

    每层一厅三室的大空间,足够同时容纳下好几桌客人,三层楼房一次可同时设宴16桌。

    “来来,多谢大家赏脸光临,敬你们一杯。”

    韩皓随同父母一起,挨桌敬酒,感谢宾客。

    虎山不大,大家都是熟人社会,从小一起长大,谁裤裆里有烂泥巴都知道。好处就是人情味足,坏处就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所有熟人都知道。

    “哎呀,难得大老板亲自敬酒,这杯酒意义非凡啊!”

    现在,韩家两父子一起出现,许多人更多把焦点都汇集在韩皓身上,毕竟他身上的光芒已经无法掩饰。

    二十来出头,就拥有虎山最出名的企业,产值过亿,成为当地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在整个社会价值观考量转移到以经济为中心时,拥有巨额财富的人往往就是大家心目中的能人和成功者。

    “六表舅,你就不要拿我这个晚辈寻开心,今天没有什么老板不老板,大家都是亲戚朋友,只有长辈晚辈之分。在这里,我辈分最小,大家都是我的长辈,我先干为敬!”

    一夜暴富起来的人,再看平时的穷亲戚总会有许多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而一般的人身边冒出了暴户,心里除了羡慕之外还会带着一些嫉妒。

    现在韩家就是大家眼中暴富的代表,因此韩皓虽然没有高人一等的心态,但他在处理跟亲戚朋友间的关系时候,得充分考虑对方的感受,尽量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哈哈,小皓的这句话我爱听,我也干了!像你这样识大体,懂礼数的年轻人不多了,难怪你能成就大事业。”

    被称为六表舅的中年男人原本还想借机损一损韩皓,谁让韩皓年纪轻轻就成就了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他自然心里有些不爽。但看到韩皓姿态放得低,表现好便放了他一马。

    韩皓也没办法,人们常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章,他在虎山小地方必须注意影响。因为即使韩皓本人可以不在意,但对父母的影响他必须考虑。父母两人一辈子在虎山亲戚朋友中声誉不错,他不能让外人说闲话影响父母的心情。

    何况,韩皓觉得这样对自己心智也是一种磨炼,人在世上走得太顺,还是需要一些东西提醒自己要谦虚地看路,免得被一颗小石子绊倒,阴沟翻船。

    人毕竟是社会动物,群居生物,个性强烈做自己大家都很向往,但在现实中不得不习惯收敛自己的真实性情。犹如刺猬抱群取暖时,互相伸缩寻找合适的位置免得刺伤了彼此,人际之间相处也是如此。

    “韩皓也岁数不小了吧?看上谁家姑娘我去帮忙做媒!”

    “今年摆新居酒,明年就得摆新婚酒了!对不对,韩大老板!”

    ……

    不出意料,敬酒时所有的关注都集中在韩皓的终身大事上,谁让现在他有了新居,就相当独立出家门自力更生了。

    对这样的打趣,韩皓唯一能做的就是微笑不再言语,一旦说多了就又会迎来更加猛烈的轰炸。

    白天热闹的喧嚣终于褪去,收拾桌椅碗筷装车拉走,凌晨时分韩皓终于爬上属于自己的床,开始了真正一个人的生活。成家立业,是每个男人必经的成熟阶段。韩皓在心里盘算,自己只算是半个成家立业,半成家是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但人生另一半却没有着落。半立业是事业虽然已经起步,在别人看来他已经有用了足以自傲的资本,但韩皓知道自己现在离梦想还有多远。

    随时保持饥饿感,才能有不断前进的动力,稍微自满就会固步自封,韩皓深知自己一刻都不能懈怠。

    当安淮省政府公函到浙海省时,省长王朝晖才知道私底下华夏厂居然不声不吭踏进了汽车业,这让王省长大雷霆。他生气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华夏厂进入汽车领域,而是自己对全省的经济大局控制出了问题。一个足以影响全省经济大局的大项目,居然能在自己眼皮底下堂而皇之成立,自己却一无所知。这让他决心杀鸡给猴看,而华夏厂极有可能就是那只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