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虚惊一场
    省政府派出的经济检查小组大张旗鼓进驻了虎山县,这让丘孟桐对这一突然袭击不免忙于应对。在简单抽查了一两个无关痛痒的企业后,检查小组直接杀到了虎山最大的企业——华夏厂。

    当检查小组一到虎山,有政治敏感性的丘孟桐赶紧向市里求援,看来私底下造汽车的计划还是引起了王省长的反弹。

    因此,在检查小组刚进驻华夏厂的时候,海州市两大主要领导也赶到了江州市活动。市委-书记路然来到省委-书记柳士钊的办公室,而市长薄东风则找到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周南生汇报,两人目的一致就是把海州市上马汽车项目的情况,跟两大主要领导通气,让省里撤回工作组。

    “你们海州胆子很大嘛,不请示省里就敢市里直接上马大项目。现在要挨板子了,就知道到我这里求援!”

    省委-书记柳士钊不怒而威,看着路然说道。

    “柳书记,我们当然听从省里的安排,只不过申报手续需要一些时间,现在正准备呈送省里面。汽车项目,咱们周边省都在搞,如果我们不跟进,错失了展时机,就是浙海全省四千万父老乡亲的历史罪人。您不是说我们浙海省情况特殊,只要是为了求展,可以行使非常手段。何况华夏厂兼并重组了安淮省的汽车企业也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我们作为政府部门没有权力过多干涉。”

    路然迎着自己顶头上司的目光毫不退却说道。

    “好啊你,居然用我自己的话来堵自己的嘴。在我批评你之前,趁此机会,你给我好好说一说你们市里准备搞的汽车项目。”

    汽车行业蕴含的展潜力,柳士钊当然知道,不然周边省份也不会纷纷上马。管理一个省,只能是抓大放小,书记主要把握大方向,对华夏厂具体汽车项目他其实一无所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海州市的这个汽车项目展潜力如何?

    同一时刻,在省委大院的另一间办公室里,也传出了批评海州市的声音。

    “你们海州胆子太大,明知道朝晖同志在大庭广众下说了不支持上汽车项目,还偷偷瞒着他搞下去。现在全省都传遍了你们海州私下干的好事,省里不派工作组下去,权威还如何维护?今后工作还怎么样开展?”

    同为常委之一的常务副省长周南生,一看到海州市长薄东风就主动批评道。

    “周省长,展汽车也是你大力提倡的方向。我们海州一不偷,二不抢,单凭自己的力量展汽车业,没有伸手向省里要一分钱,华夏厂完全是自己的企业行为。现在都说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好不容易事情有了苗头,省里就要派工作组掐掉,这可是很草率的处理方式,很有可能葬送我们省未来的工业支柱。我们海州坚决支持省里领导,维护省里权威,但企业行为真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

    薄东风到省里主要是争取支持,但拒绝不承认抗命之说。

    “没有你们的支持,华夏厂敢这样堂而皇之进入汽车领域吗?展省里汽车业,我是和朝晖同志有不同看法,但这不是你们拆台的借口。”

    周南生也是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所以很清楚底下人的小伎俩。

    “老领导,外来的和尚不一定会念经,何况他能呆多久还是未知数,咱们本地……”

    “好了,别扯其他的话题,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该讨论。华夏厂我也了解过,确实是我们省十分优秀的乡镇企业,短短两年时间就闯出一片天地,要多加爱护。不过你们市里这样搞事,确实引了不良影响,我看你们海州还是老老实实找朝晖同志当面认个错,由我来做中间人说和。”

    周南生是自己的老领导,所以薄东风说话就没太多顾忌,不过他的话刚露出一些其他苗头就被打断了。

    现在省里的一些本土干部都私下猜测,王朝晖估计省长之位干不长时间,将来一年内很可能就是周南生接班。

    王朝晖是沪江市过来的干部,跟沪江关系很好,他一心想让上汽大众在浙海落地。但他的愿望有一个很大缺陷,就是现在上汽大众在沪江工厂产能未满,不可能如此迅就到相接壤的浙海省投巨资设立分厂。真的要建,也只会选择其他地区,而不会在长三角布局第二个点。

    因此,周南生的意见是得展自己的汽车企业,一味等人靠人不是长久之计。但王朝晖说已经跟上汽大众有了良好接触,对方也表现出强烈意愿,加之省长政府一把手的权威,周南生不好太过坚持。

    没想到现在杀出了华夏厂,虽然跟其他省动辄几十个亿的投资比起来略显寒碜,但至少在浙海省开了好头。微面跟轿车相比上不了台面,但毕竟是四个轮,展好了也是一大特色。何况,谁敢保证华夏厂今后不会进入轿车领域搅动风云?有了华夏厂带头,说不定还会有其他企业效仿,那浙海省的汽车工业不就可以展起来。所以,在对华夏厂进入微面领域,周南生是在心里举手支持,同时他也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善意。

    省里一把手柳士钊听了路然的介绍,华夏厂确实没有借助别人之力,单靠自己一厂之力就踏入了汽车领域。生产的虽然是微面,但操作上没有可以挑刺的地方,属于完全的企业行为。没用政府一分钱,亏了算自己,赚了省里得利,最主要是华夏厂不是皮包吹牛公司,说到就会做到。柳书记心里的天平也倾向于让华夏厂自由展,不去瞎折腾它,看其能带来什么惊喜。

    “既然木已成舟,再把船拆了反倒画蛇添足。华夏厂造汽车的事情就让企业自己解决吧,但你们海州这样搞实在让朝晖同志不好下台。我给你们说下情,你们亲自给朝晖同志认错,这件事就此揭过。”

    省委-书记柳士钊也想出了大事化小的法子,让海州市两大主要领导给省长王朝晖当面认错,了结此事风波。

    韩皓本想到二汽公司出差挖人,没想到即将动身之际,迎来了省里的经济检查小组。

    他倒没有太过在意省里来人,毕竟自己造汽车合乎法律法规,没有做出任何出格事情。

    看到丘孟桐一脸神情凝重,他反倒过来安慰县里书记大人不用担心。

    看着韩皓的轻松表情,丘孟桐心里苦水不知道往哪里倒,这个年轻人没经历过政治运动,是不知道政府的威力啊!

    现在省里派工作组下来,摆明就是冲着私下造车一事而来。

    突然冒出来的省工作组,也在虎山引了许多流言蜚语,很多人都在传丘孟桐情况不妙,省里这次来就是查账抓人。也有小部分人认为是虎山经济搞得不错,省里派人起来取经,说不定虎山准备升级县级市,丘孟桐也要升官。

    检查组调取了华夏厂许多资料,包括账本、纳税材料、注册证明、招工资料等,力图寻找出华夏厂违法经营的漏洞。想不到结果却出乎意料,华夏厂居然是典型的遵纪守法好榜样,凭借高利润的收入硬是各项指标都依法合规。韩皓为了做成明星企业,找的人员都是能手,在做账做资料方面完美无缺。找不到漏洞,工作组就一天不走,从江州出时组里就接到了要从华夏厂找出罪证的指示。不要求严重,但要求有,足够上眼药就行。

    王朝晖虽然想拿华夏厂开刀,但他至少明白不能把其弄垮,教训一番便是,主要目的还是警告背后的人。

    先是周南生打来电话,然后又是一把手柳士钊打来电话,两人的意思都很明显,希望放海州一马,毕竟搞汽车产业对全省有利。至于维护权威之事,则是说海州市两位主要领导已经认识到错误,有监管不力之嫌,正准备到自己的办公室认错汇报。

    在这样的场景下,王朝晖不得不见好就收,本来就是跛脚省长,如果再和班子成员杠上,那就没法开展工作了。

    当海州市两大领导走出省长大人的办公室后,远在虎山的经济检查小组也接到了新的指令,让他们返回江州。

    这也让检查小组成员松了一口气,华夏厂账目清晰,守法经营,真要找问题出来反倒有些诬陷之意。接到指令后,他们当晚就启程返回江州,没有在虎山过多停留。

    海州市两大领导在省里活动成功的消息传到了他们耳中,再不走说不定又要成为海州市泄怒气的牺牲品,赶紧走为上计。夹在领导中间,一不小心就容易成为了炮灰。

    送别了钦差,丘孟桐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自己这一次赌博算是赌赢了吧。简直就是提着乌纱帽在赌,一不小心就是满盘皆输。

    “你运气真是不错!”

    看到韩皓一脸无动于衷的模样,知道省里高层博弈内情的丘孟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一场足以影响华夏厂展的风波就此消退,没有对企业造成任何影响,但省长王朝晖心里还是埋下了一根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