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华夏合一
    韩皓本想启程前往二汽,没想到却被安淮省请了过去,商谈关于重组该省客车总厂的会谈。

    本来已经有了“中华”商标,韩皓对“华夏”商标的心态已经淡然许多,但由于兼并重组华阳厂时跟安淮省关系不错,经不住对方的邀请,他参加了该省的重组计划讨论。

    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主要用经济指标考量官员政绩的背景下,像韩皓这般的投资商拥有了更多的特权地位。像他这次来安淮省会庐州市,就享受到警车开道的待遇,表明出安淮省的诚意。安排下榻也在省政府的专用招待地方——黄山宾馆,一座五星级标准的场所。说实话,韩皓还是第一次住这样高级的五星级酒店,之前就算出国他们一行人也最多入住四星级酒店。

    在省政府会议室,韩皓见到了被誉为“改革少帅”的安淮省委常委、副省长韩华道。虽然被尊称为“少帅”,但韩华道却已经有“少白头”,搭配上他略年轻的脸庞,对比更加明显。

    “小韩厂长,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加年轻,欢迎你专程前来安淮省投资合作!”

    想不到韩华道做足了功课,知道韩皓在浙海省的通称,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会谈很快正式开始,韩皓并未言,只是坐在一旁聆听安淮省对整合省内客车企业提出的方案。

    “整合资源是省里定下来的目标,大的吃小的,好的吃坏的,全省今后就只有一个客车厂。我们不能老是窝里斗,要整合在一起,共同面对省外的敌人。不能说看到安凯客车得到省里支持引进德国技术,你江淮、省客车总厂也来省里要政策要资金,这是典型的重复建设,是无谓浪费。将来整合成一个集团,引进的技术可以大家内部消化,再也不需要三个小孩抢一个梨子吃。”

    韩华道代表省政府给各大厂家定了基调,整合是必须服从的大局。

    在会上韩皓居然得知在芜江居然有一个一汽集团投资的子公司——扬子汽车,主要生产“迎客松”牌中小型客车和汽车底盘。该厂成立于1992年,是安淮省找到一汽集团时任厂长的安淮籍老乡耿秋波公关,想尽办法令其落地。今年7月份试生产,不过一汽在这个项目中投入并不过,更像一个碍于人情落地的项目,并未有太大的影响力。安淮省上下倒对这个项目寄予厚望,毕竟是共和国长子一汽集团的作品。

    看来在之前的产业布局中,安淮省领导想利用历史优势,在省内大力展客车行业,把大、中、小、微型客车一网打尽。现实中的产业布局也体现了这一点,只不过由于规模分散,安淮省的客车在国内并未显示出期望的竞争力。

    直到今天,安淮省准备进一步整合客车行业,把全省的客车行业整合为一个集团,共同分配资源做大做强。

    在安淮省的方案中,效益最差、实力最弱的省客车总厂是被兼并重组的目标,由于省客车总厂有的其他两家大厂安凯、江淮也都有,因此省客车总厂准备先破产清算再进行重组。

    邀请韩皓来的目的就是如此,安淮省打算把省客车总厂肢解,先把值钱的东西让安凯、江淮两场挑,再让华夏厂进行报价,把剩余资产进一步出售回笼资金。

    华夏厂敢兴趣的当然是“华夏牌”汽车商标,至于微面生产资质现在已经有了,对中大型客车、载货汽车、越野车目录并不感兴趣。仔细盘点才现,省客车总厂除了轿车目录没有,其他汽车相关目录都有。当年随便用榔头敲打组装就申报了各种汽车类型目录,现在也算一笔不小的财富。

    安淮省知道韩皓对“华夏”商标感兴趣,但到底这个商标值多少钱还真不好说。坦白来说,这个汽车的“华夏”商标,现在还没有摩托车的“华夏”商标值钱。安淮省方面私底下请过第三方中介机构评估了“华夏”商标的价值,得到的结果是在1oo万到3oo万之间。按最多的3oo万计算,安淮省觉得卖便宜了。但如果喊价过高,华夏厂不要,那这个商标可能就会被封存,一不值。

    因此,谈判就有技巧,双方都在不断试探对方的底线,一方想多卖,另一方想少买,只能尽量达成中间价。

    最终,双方达成了协议,华夏厂以7oo万元获得“华夏”汽车商标,同时还一并取得了省客车总厂的各种汽车目录。韩皓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华夏”商标,还又拿到了一个生产汽车的壳资源。将来想要生产越野车、中大型客车都有了资质,不过韩皓的心思并未在此上面,他下一步最想要的就是生产轿车。

    为何有了“中华”,还需要“华夏”商标呢?

    韩皓心想的是“华夏”牌摩托已经在全国范围打出了名声,将来微面用“华夏”牌的话更容易被大众接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摩托车、微面毕竟相对低端,韩皓打算就对其使用“华夏”品牌。而相对高端的轿车领域使用全新的“中华”标,这样相对隔绝错开,不会影响到今后轿车的定位。

    不然你如果开一辆轿车出去,别人一看这不是跟那破面包车、破摩托车一个牌子吗?对轿车的形象影响不好,尤其还是一个全新的轿车品牌。中国人最好面子,因此汽车在一定程度上属于身份的象征,韩皓不得不提前想到这一个可能性。如果一切顺利,将来自己的汽车集团,“华夏”主打中低端市场,“中华”将专注于中高端市场,形成双品牌战略。当然,这只是韩皓现在的初步想法,反正微面使用的品牌基本定下来是“华夏”,至于“中华”这样的好商标,还是要等轿车上马再使用。

    省客车总厂在被华夏厂拿走了商标和生产资质后,将被安凯厂整合,所有的人员设备先清算,不符合条件的人员直接就地买断退休,其余的将到安凯厂上班。待安凯厂整合完毕后,再跟江淮厂合并,从而形成统一的客车集团公司。

    “小韩厂长,欢迎你今后继续到安淮省建厂投资,我们这里比你们浙海省汽车资源相对丰富,如果要设立分厂可以考虑我们省,我会尽力帮忙你做好后勤工作。”

    协议签署后,韩华道握着韩皓的手大声说道。

    相比安淮省的魄力,浙海省给予韩皓的支持力度就小多了,之前还差点被省工作组插刀。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看到安淮省对汽车行业如此重视,韩皓心想他们省951项目准备上马轿车,估计也是十拿九稳。要是自己能有这样的支持力度,就可以不用上马微面,直接搞起轿车了。

    幸好摩托车给华夏厂带来源源不断的利润和现金流,不然韩皓也无法如此之快能拿出那么多资金投入到汽车行业。

    海州市兑现了承诺,在虎山批给了华夏厂12oo亩的土地作为汽车产业基地,每亩地优惠价5万元。还允许华夏厂先交3o的定金,剩余金额在3年内支付完毕,同时市里承诺负责三通一平建设。这12oo亩土地虽然位于离虎山县城1o公里地方,但依照市场价至少每亩值2o万,海州市直接以支持重点项目名义划给了华夏厂。

    由此可见,海州市对华夏厂进军汽车行业有多重视,在这12oo亩土地旁边,市里还规划了占地2ooo亩的汽车工业园,打算吸引为华夏厂汽车项目配套的企业落户。

    为此两大项目,海州市几乎贡献了全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因为征地、修路、三通一平等需要许多资金支持。

    只要华夏厂微面项目顺利启动,那么海州市不用一年就能收回全部投资成本,谁叫汽车工业拉动gdp的功力属于一流水平。

    在得知华夏厂准备进军汽车业,尤其有12oo亩土地准备兴建厂房的时候,一个熟人找上了门。

    当初在兴建摩托车工厂时候,就是由该人负责承包下来,依照韩皓的要求按时按质完工。现在,华夏厂又准备兴建厂房,还属于海州市都位于前列的大工厂,这其中的商机他又如何能够错过。

    “小韩厂长,你这度我走南闯北也真是自愧不如,前一年才搞摩托车,现在又弄汽车了。”

    在韩皓办公室里,一位圆脸身穿廉价衬衣皮鞋的包工头老板自己动手泡了一壶茶说道。能在韩皓办公室自己动手泡茶,说明他跟韩皓交情不错。

    “李经理,真是一有风吹草动,你就上门了。我这叫虎山度,跑得慢了,只能跟在别人身后喝汤。”

    韩皓正在批复件,头也不抬地回答。

    “小韩厂长,我也不搞虚的,今天来就是冲着你那新厂房而来。之前咱们合作不错,我这人品你是知道的,新厂房给我弄保证让你百分之百满意。”

    来人叫李树富,他也是海州市的名人,年纪轻轻就闯荡商海赚下大片家业。李家几兄弟一起合作,干过冰箱干过装修材料,早早了家。李树富在1992年也跑到琼南省炒过房地产,先挣了3ooo多万,结果遇到国家宏观调控房地产泡沫破裂一下子把挣的3ooo多万还了回去,还倒亏了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5ooo多万本金。

    “要不是你早动手一步,说不定我也搞起了摩托车厂。现在有了你这个华夏厂在这里,其他人想要分一杯羹就难咯。”

    喝了一杯自己泡的茶,看韩皓没有回应自己的请求,李树富自言自语道。

    “还有你不敢做的行业啊?你敢进摩托车行业,我反正奉陪到底,说不定咱们一起统治整个中国。”

    放下笔,韩皓伸了一下懒腰后回答。

    “算了吧!现在到处都在上摩托车厂,估计用不了几年就会重蹈我当初办冰箱厂的覆辙。我还是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吧!当初在琼南省喝了一大口水,至少也学会了游泳,不算太亏。现在我盖厂房,将来我等时机回暖还是得杀回房地产业。相比你的摩托车,房地产业才是满地黄金,风头来了,不用捡钱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想到当初在琼南省的激情岁月,李树富不免一脸怀念。

    “那我就提前预祝你成为中国新一代的房地产大亨,届时我买房子的话你可得按成本价打折啊!”

    刚在琼南房地产泡沫吃了大亏,李树富依旧不改痴心,那韩皓只能恭喜他了。韩皓对什么房地产没有任何兴趣,搞汽车才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

    “那我的请求,你的意思是答应了?”

    听闻韩皓的回答,李树富迫切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