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艰难谈判
    三菱汽车是日a本三菱财团旗下的一家子公司,于197o年正式独立出来。三菱财团在日a本地位举足轻重,包括我们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三菱电梯、三菱空调等都是它旗下子公司。

    自从197o年独立出来,三菱汽车就和美国的克莱斯勒公司开启了关系密切的合作,以让美国人入股方式取得了进入美国市场的渠道。除了日a本本土外,美国是三菱汽车的第二大市场。

    1973年,三菱汽车开始向中国出口产品,是最早进入新中国的外资汽车公司之一。8o年代初,日a本微车三君子,铃木、三菱、大三家车企相继向中国转让车型技术,撑起了中国微车市场的一片天。五菱汽车引进车型就来源于三菱,据说成立之初以三菱汽车为追赶目标,为了将来过三菱特意取名为五菱。

    可以说,三菱汽车对中国市场并不陌生。虽然一直对中国进行技术输出,但三菱却没有开始在中国找到合作伙伴组建合资公司。一方面三菱把重心放在了美国市场,另一方面是对中国市场有小富即安心态,并不敢大规模资本投入,只求赚快钱。

    跟铃木准备在中国深耕细作不同,三菱的展战略里中国市场只是一小块边角料,收割一波就走人的姿态。

    这样的态度其实挺符合韩皓的立场,三菱挣快钱的心态才会把落后一代的技术完全转让,华夏厂就需要这样的技术输出方。

    依旧在同一家高级私人会所,韩皓见到了三菱汽车的总经理河添克彦,跟彬彬有礼的铃木修不同,河添克彦的态度略为傲慢,眼神中多了一分裸的狡黠势利。

    这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对手,韩皓第一反应就是如此。不过,商场上就是利益关系,今天三菱的人既然肯来,那就一定有卖技术的心理,只不过在价格上需要双方多加交锋。

    客气寒暄过后,铃木修借口外出,留下韩皓与河添克彦直接对话,闭门协商解决双方的合作问题。

    《东方时空》摄制组也跟随韩皓来到了日a本,不过在涉及商业机密谈判之时并未让记者们在场。

    “我现在正处在日a本一家私人会所门前,华夏厂的当家人正在里面跟日方汽车企业代表洽谈合作事宜。据我们刺探的口风是出师不利,临时换了第二家目标谈判,不知道华夏厂此次出访能否有所收获。从一路拍摄行程可知,在中国想要进入汽车领域造车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从白手起家更是如此。可能今天是一个值得在中国汽车历史上大书特书的日子,也可能只是一场闹剧中无聊的插曲,华夏厂的造车之路前途漫漫一路艰辛。”

    跟随的字女记者在摄像机镜头前侃侃而谈。

    对记者而言,现在生的事情就是将来的历史,唯一关键就是此事是否具有历史价值。

    这次出访韩皓专门在国内请了专业翻译,这样跟日方交流起来就更加顺畅。

    “河添桑,我们今天主要是达成框架协议,如果在一个合适的价格内,贵方是否愿意向我方出售三菱l12o的整车技术。还有对于搭配的汽车小型动机,我们也有意一并购买。”

    既然是谈判,就必须得先达成框架共识,主要确认了双方有交易意向才能继续往下谈。

    在韩皓的主动姿态下,河添克彦跟助手一起开始了跟华夏厂的谈判。

    “我们三菱汽车对技术出让一直都是秉持开放态度,一项技术在美国可能已经濒临淘汰,但如果到了中国它可能依旧是香饽饽。中国市场,我们公司也早已经相当关注,你们国家新公布了汽车产业政策,许多国际汽车巨头纷纷厉兵秣马准备杀入其中,当然我们也不例外。我们希望扩大公司在中国的影响力,因此你提出的要求我们都可以答应,前提是我们双方能达成共识。”

    对华夏厂提出的要求,三菱汽车可以答应出售车型技术和动机技术,当然在价格因素是关键。

    幸好韩皓通过关系拿到了1989年五菱公司进一步引进三菱车型技术的材料,当时一共花了将近3亿人民币拿到了全套改进车型技术和设备。

    迄今为止已经过去了6年时间,对几乎相当的车型技术,三菱依旧开出了3亿的高价,这是韩皓所不能够接受。

    在来之前,韩皓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列举了日方在其他国家地区进行技术输出时的价格范围。因此他的心里价位是5ooo万人民币,再多就是挨小日a本宰客了。

    商业谈判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谁大声就听谁的,需要摆证据讲事实,幸好韩皓准备在铃木公司上收集的资料派上了用场。

    “你们在马来西亚、印度合作建厂,车型转让的价格非常低廉,这是我从当地报纸报道中截取的段落,你们三菱汽车……”

    韩皓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资料进行砍价,当初为了跟铃木谈判,他让专业公司准备了日方企业在微车方面的投资新闻资料作为参考。没想到其中还包含三菱汽车的新闻,正好关键时刻用上谈判桌。

    “韩皓君,你们中国是中国,东南亚国家是东南亚,地缘政治条件不同,所以对我们公司来说针对性不同定价是很正常的商业行为……”

    唇枪舌战,双方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只能是休战改日再谈。

    一见面就知道对方难缠,没想到河添克彦真是软硬不吃,吃定了华夏厂急需他们三菱汽车的技术,看来是跟五菱谈判时有了针对中国人的心得。

    与此同时,韩皓也给河添克彦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个中国人虽然年纪不大,但说话有理有据,并不像之前的中国人那般好糊弄,一吓唬就缴械投降。怪不得铃木修大力称赞其为中国未来的企业家代表之一,经过彼此了解,河添克彦也收起了对韩皓的轻视之心,开始认真对待这个来自中国的潜在客户。

    铃木在中国挣得口袋满满,三菱当然也想到中国分一杯羹,但一直无法下定决心投入巨资。铃木修推荐三菱汽车跟华夏厂合作,说其是一个很不错的合作伙伴,不过华夏厂并未有官方背景。要知道在中国,拥有官方背景才能一路畅通无阻办事,不然各种手续卡死你,而且官方背景还会带来政府在背后不断输血。

    因此,三菱其实正跟来自湘南省的长丰汽车进行洽谈合作,准备把帕杰罗越野车技术引进国内,改名猎豹进行老款帕杰罗车型的生产。

    长丰汽车是具有军方背景的后勤企业,由军工厂改制而来,据说军方看中了帕杰罗的杰出越野功能,想大规模装备部队,因此便开始和三菱谈判技术车型引进,双方已经初步达成了协议正待中国政府审批通过。

    休息一天后,华夏厂和三菱汽车进行了第二次谈判,这次谈判比第一次要正式许多,双方出席的人数都有所增加。

    韩皓从高级记者李国安口中,得知了三菱汽车跟长丰汽车引进帕杰罗的大概金额在5ooo万人民币左右,三菱还出资不到5ooo万获得了其中合资公司2o的股份。也可以看成是三菱汽车以帕杰罗车型技术获得了跟长丰汽车合资公司2o的股份。

    帕杰罗在当下可是鼎鼎大名的主力车型,在全世界都享有盛誉,每年达喀尔拉力赛都是常胜将军,在越野车迷心中近乎神一般的象征。

    5ooo万就能拿下帕杰罗的技术引进,而相对鸡肋的微面l12o居然开价3个亿,简直就是把华夏厂当做冤大头来宰。

    “据我一个朋友透露,你们公司的当家主角帕杰罗引进中国国内资金不过6ooo万。现在l12o居然开价将近3亿,这其中恐怕水分也太多了吧。而且你们一直以五菱公司为模本,要知道现在已经是1995年,而不是1989年,时代已经变了,看问题要与时俱进。我们两家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美好前提,就是把三菱微面在中国市场扬光大。你们三菱汽车一直说要扩大在中国的影响力,但又高高在上不肯低下高昂的头颅认真查看市场的变化,这其中逻辑关系充满了自相矛盾。中国市场现在展很迅,如果你们三菱汽车再这样傲慢和犹豫不决,将来后悔的一定是你们自己!我们华夏厂已经表现出很高的诚意,期望你们也能拿出具体诚意来,不然不用浪费彼此的时间,我们将尽快寻找下一个合作伙伴!”

    一开始,韩皓便先声夺人,如果三菱继续虚与委蛇,那么华夏厂将会尽快抽身寻找下一个合作伙伴。大不了继续摩托车的道路,回国内找来同类产品拆卸仿制,不相信跨不过这道坎。

    “韩,你不用那么激动,既然我们答应继续谈判,就说明双方存在一定的共识。我同意你提出中国是一个很有潜力市场的观点,上次谈判回去后我也找人了解一些你们厂在中国的实际情况,你们华夏厂具备一定的实力,但依旧非常虚弱,好比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用形象的比喻,就是你们还是刚学会走路的小孩,而我们三菱汽车已经是在赛场中奔跑的大人。帕杰罗的价格是参考了合作方的背景加成,他们承诺每年至少销售3万台,同时关键零部件都从日a本进口。而你们,除了需要整车技术外,还要求我们转让动机技术,甚至变箱技术,这些核心技术加在一起,价格绝对便宜不了。我们愿意转让,已经是非常仁慈的做派。作为在汽车行业拼搏了几十年的我们,绝对有资格担当你们的老师!”

    河添克彦丝毫不退让,针对韩皓的观点进行了反驳。

    “你们可以是我们的老师,但绝不会是我们的老子!我们华夏厂拥有自己的展思路,我们是地位平等的潜在合作伙伴,拿出足够诚意才是彼此继续谈判的基础!”

    谈判一开始就火药味十足,双方都不愿意退让半步。不出所料,一个半小时的谈判依旧没有结果,双方之间的差距很大,不过彼此关系并没有破裂。

    共同约好了一个月后在中国虎山再进行下一次谈判,同时让三菱汽车的人员顺便实地察看华夏厂的现状再做进一步决定。

    有种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感觉,韩皓坐在飞机上再次观看日a本大都市,没有了上一次的好心情。求人矮三分,只有自己拥有了关键技术,才能拥有个人和公司的自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