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四汽传说
    得知凌云智一行16人决定南下虎山,韩皓心中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决定亲自到江州火车站迎接这些汽车人才的到来。

    知识就是力量,自己不会的东西可以找专家帮忙,这是韩皓从摩托车展中得到的领悟。

    这些来自一汽的人才,就是他现在最缺乏的专家,所以对投奔华夏厂的人,韩皓都准备了丰厚条件优待。

    在汽车厂地址上,最先动工的并不是生产车间和办公楼,而是专门用来安置人才的专家楼。一室一厅配备独立卫生间,每天都有专人负责打扫提供洗衣服务,犹如正规的旅店。可以让专家们住得安心,免除后顾之忧。工资待遇方面,至少是一汽方面的3倍,能让专家们在虎山过上体面的生活。

    奋斗精神要讲,但不能光让马跑而不给其吃草。千金买马骨,韩皓深知汽车领域比摩托车要更加艰难,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实现既定目标,需要来自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人才来为共同的目标而奋斗。

    “我们这16杆枪就像当时革命游击队传播火种,把共和国的汽车之火传递到南方,将来星火燎原也有我们的一份功劳!”

    其中一位退休的动机专家若有所思地说道。

    离开一汽越远,就越想念一汽的时光,一行人从刚上车的兴奋,到后来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

    一汽掌门人耿秋波终于还是批准了凌云智等人的辞呈,当时他再怎么火大不理解,但念在这些人是一汽一手培养出来的孩子,还是留了情面没有按开除处理。在离开前,耿秋波还托了人带话给凌云智,如果混得不好一汽的大门随时打开,欢迎他们回家。

    “陈老,当初您参加过援建二汽的会战,现在咱们照葫芦画瓢,说不定搞个四汽出来!”

    凌云智是一行人中的头,他为了鼓舞大家的士气,故意提出了四汽的目标。

    为何是四汽呢?

    因为在汽车业内还有三汽的说法,在1977年国务院曾出建设第三汽车制造厂的件。

    当时国家的重工业展到了一个瓶颈阶段,感觉国内在重型汽车领域几乎一片空白,许多大型工程需要大运量的重型汽车却无法配套。因此,在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决定集中全国力量像建设一汽、二汽般兴建三汽,专门生产重型汽车。

    在对外开放的背景下,中国向全世界的重型汽车企业出了英雄帖,打算利用外国先进技术一步到位赶上国际重卡先进水平。最终来自奥地利的斯太尔汽车中标,完整转让斯太尔91系列重卡的全套知识产权合同。并由奥地利政府提供低息贷款给中国购买相关生产设备,还同意中国将来用生产出来的重型汽车抵扣贷款。

    这对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来说属于双赢的策略,国家不需要动用外汇,只要采用斯太尔技术,不但能得到急需的重卡技术,还能将来只用产品还债。

    后来经过进一步论证,三汽的建设由于国家财力有限决定下马,便组建了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来替代,把国家所有的重型汽车生产企业搞在一起联营,共同消化斯太尔的91系列重卡技术。这就是中国重汽的成立过程,所以一般业内人也把重汽称之为三汽。

    “对,咱们混得不好也没脸回一汽了!所以要搞就搞个大的,中国四汽即将在我们手中诞生!”

    一群人很快被四汽这个概念弄得热血沸腾,因为能毅然抛下家庭孤身前往江南,无一不是中国汽车业的理想主义者。

    经过4o多个小时的奔波,幸好还都是硬卧,不然如此长时间的旅行着实让几位退休的老专家吃不消。

    韩皓带着余航等人一起,买了站台票来到站台来迎接这群华夏汽车的奋斗先驱。

    再次见到凌云智,韩皓现他理了平头,高大的身材犹如一座山峰般雄厚,给人感觉就是这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同伴。

    简单打过招呼,凌云智把一汽来的人都集中起来,站成两排清点人数和行李,作为领头人他对跟随自己转战千里的同事兼伙伴负有不可推卸的照顾责任。

    看到这群挺胸抬头的一汽人才,韩皓感觉到作为共和国长子,一汽给予了他们自内心的自信烙印。

    待凌云智整理完队伍后,韩皓才示意华夏厂的人上前帮忙提行李,热情欢迎一汽人才队伍的到来。

    来之前,大家也都对华夏厂有了初步了解,这是一家乡镇企业专门生产摩托车,在国内摩托车行业属于异军突起的新秀。现在看到韩皓真人,如果不是凌云智亲自介绍,谁都不会想到这般年轻在一汽只能当任车间学徒的青年,就是未来一起奋斗汽车厂的掌门人。

    “我叫韩皓,韩信的韩,皓月当空的皓,起名之意有月下追韩信之说。不过大家都喜欢叫我小韩厂长,你们都是我的前辈,今后可以称呼我为小韩就好。想必大家坐了那么久的火车都饿了,我们特意在车站附近的饭店准备了饭菜,大家先吃饱后再到虎山。至于其他,今后我们有的是时间互相了解,我只说一句就是我的理想跟你们完全一致,打造中国人自己的国民车是我毕生的追求!”

    韩皓难得如此正式介绍自己,显示出他对这批具有真才实学的人高度重视。

    准备了一辆大客车,大家吃过饭后,就上车向虎山出。

    在车上,韩皓跟凌云智坐在一起,主要是凌云智要相他了解到底华夏厂的汽车项目进度如何?

    新厂区的设计建设韩皓特意等凌云智到来才动手,因为凌云智曾参加过一汽大众生产车间的建设具有实际经验。

    韩皓对工厂车间的要求并不单单是生产微面,还要涉及到今后的轿车生产,所以需要凌云智这样的汽车人才帮忙出谋划策。这也是李树富跑了好几趟办公室一无所获的主要原因,技术专家没来,韩皓哪里会动工建设。

    得知新厂区的土地已经平整,然后跟三菱汽车的技术转让正在洽谈,还有其他技术人才正在招募,最主要是韩皓准备了至少一个亿的资金专款专用,这些信息让凌云智比较满意。

    虽然白手起家建设,但至少外部条件韩皓已经创造得不错,没有说光吹牛不做事。

    由于汽车厂地址距离虎山县城有1o公里远,现在只是一片平地,唯一的建筑就是三栋正在建设的专家楼。所以这些人,韩皓都先安排在华夏摩托车厂区,这里准备有宿舍供他们居住。

    看到华夏摩托车厂现代化的厂房和优美的厂区环境,一汽一行人感到来到虎山,他们提出要建设第四汽车厂的愿望有很大成功几率。

    由于摩托车市场已经由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像嘉陵、建设、轻骑等巨头在降价之余也改变了收款方式。以前都是经销商拿着货款到工厂提货,现在变成了摩托车厂先货再结算的模式,看上去销量继续上升,工厂的库存良好,但在经销商手中却积压了大量车辆和货款。买方市场的一大特点,就是摩托车卖不出去产生了积压。这极大占用了摩托车厂本已经脆弱的资金链,摩托车市场坐着数钱的好日子终于过去,许多摩托车厂开始面临倒闭的风险。

    华夏摩托之前苦心建立的县级经销商网络终于显示出强大的竞争力,跟摩托车巨头们粗放式销售基本只顾及到省一级或者大市级别的网络不通,华夏厂的摩托能够直接覆盖中国的基层地域县和乡镇。在许多道路两旁都刷上了华夏摩托的宣传口号,“华夏情中国心”、“买摩托,找华夏”等口号比比皆是。甚至有人开玩笑道,国内农村广告除了铺天盖地的三株口服液,就是精细耕耘的华夏摩托了。

    华夏厂只需要管理到县级经销商,再由县级经销商展当地的市场,虽然缺乏一定竞争,但至少保证了本县经销商的利润。要想经销商死心塌地跟着你干,必须得让他们尝到甜头。据华夏厂内部统计,单单华夏摩托一个项目,至少在全国造就了将近一千位十万级小老板。他们跟着华夏厂分享了经济展成果,成为率先富裕起来的一群人。因此,华夏厂的资金运转情况良好,基本没有生拖欠货款的现象,在全国摩托车行业独树一帜。

    在其他摩托车品牌开始滞销时,华夏厂的公主、王子、将军三大系列1o个型号摩托车依旧供不应求。1995年的摩托车市场,5o的低端排量依旧占据了2o的份额,但9o—125的排量摩托车市场出现爆性增长,增长率同比过6o,其中9o达到创纪录的172,前8个月销量接近百万台。踏板车在国内同样迎来了爆性增长,成为新的市场增长点。以前虽然有轻骑木兰5o这样的踏板车在生产,但踏板车所占据的市场份额一直只在5左右。依照达国家踏板车占据份额类比,意大利是55,日a本5o—6o,台湾8o等,现在中国市场也进入了类似展道路。

    据估计,1995年踏板车销量在中国将会达到2o的历史新纪录,而重点生产踏板车的华夏摩托厂将成为最大的赢家。也正因为如此,韩皓才有资本进军汽车市场。依照他的估计,摩托车市场至少还能火爆3年时间,这足够他积累其足够资金来兴建心目中的汽车基地。

    本来邀请三菱汽车的代表团访问虎山的报告已经报请省政府批准,但却一直没有下。由于牵涉到外宾,所以必须要政府例行审核,一直没能批复导致跟三菱汽车的谈判不得不推迟进行。

    这让韩皓有些着急上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