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三菱访华
    严格意义上来说,浙海省其实也算有两家上规模的汽车厂,一家是东风集团江州汽车厂,另一家是浙海公路机械厂。

    江州汽车厂从名字就能知道是东风集团旗下的联营公司,一开始主要为东风生产111og中型载货汽车底盘,后来展为就地组装整车业务,年生产量在35oo台左右。不过这个汽车厂由于隶属东风集团,所以数据直接并入东风,没有列入浙海省统计结果。

    浙海公路机械厂是一家改装厂,主要从事轻型载货汽车和自卸车的改装工作,还能生产轻货底盘,依靠交通系统的婆家,每年产量能有约3ooo台。改装厂只能说是把整车进行进一步改造升级,勉勉强强能算上说得过去的汽车企业。在国家统计数据中,浙海省就只有这个机械厂能够面前拿得出手,销量突破了千台。至于省内其他的改装厂,销量只有一点点,基本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部分。

    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浙海省的汽车工业(包括摩托车在内),在全国的排名中只能依靠摩托车打天下。由于汽车、摩托车都属于机械交通工具,国家习惯把两者结合在一起统计。像汽车、摩托车现在都统一归机械部汽车工业司管理。

    1995年上半年国家公布的数据中,居然是华夏摩托以18亿的销售收入杀入全国2o强,在浙海省内高居榜。一向来是浙海省代表的钱江摩托销量下滑厉害,销售收入勉强达到7个亿,虽然也进入全国4o强,但跟耀眼的华夏厂比起来黯然失色。至于汽车代表浙海公路机械厂,仅以o9亿的销售额连百名都没有进入。整个前1o榜单中,除了前5被一汽、上汽、二汽等大汽车厂占据,居然有4家摩托车企业挤了进来,轻骑、嘉陵、建设、金城四朵金花绽放,汽车行业不及摩托车风头足,中国摩托车行业在这一年达到了巅峰状态。

    华夏摩托在全国范围内供不应求,已经有逐渐盖过钱江摩托的势头,成为浙海新的形象代表。

    看到新出炉的数据,浙海省长王朝晖心里也挺矛盾。华夏厂的表现让他为之瞩目,但就是太不安分了。有点像孙猴子一样,能干但也能闯祸,一不留神就可能捅破了天。现在华夏厂准备进军微面领域,如果国家严查起来肯定过不了关,毕竟有买卖汽车资质的嫌疑。尤其是自己三令五申不允许其私下上汽车项目,但在底下官员的包庇下还是已经上马就位。

    王朝晖跟韩皓没有私怨,相反对小韩厂长的折腾劲反过来想还挺欣赏,但对于造汽车的分歧,一是牵涉到理念之争,二是事关官场规则。

    省长大人的理念就是邀请上汽大众落户浙海,用国有力量资源来加以配合,对民企造车他并不看好前景。汽车不像摩托车,牵涉到许多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需要国家出面整合资源,现在国内上规模的汽车厂无一背后有着国家之手在操控。要是让华夏厂瞎搞,到时中央出面追究下来,可能会牵连到上汽大众的落户计划。

    第二方面就是为官之道了,自己当面不同意的事情下属居然还敢偷偷摸摸支持,这极大削弱了自己的权威。之前派出工作组调查,就是要让全省官员知道,省长还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之一,干什么事之前要想想后果。华夏厂属于省内知名企业,王省长当时的策略就高举轻放,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又没有实质上追究到企业一层。他的目标从来就不是华夏厂,而是体制内的大小官员。

    看着桌面上的拟邀请三菱汽车高层访华的申请,同为常委之一的常务副省长周南生已经催了几次,王朝晖终于下定决心批示道:“转交南生同志全权负责,具体处理意见以其为准。”

    华夏厂造汽车,在省高层中已经不是秘密,为此在一次会议中大家还非正式讨论过,省里一把手柳士钊的意见是不支持、不鼓励、不禁止,允许民间资本进行试错。不禁止就是最大的支持,在柳书记的表态下,大家也便默认了华夏厂造汽车的存在。真正公开表示支持的就算常务副省长周南生,他认为汽车工业是将来经济支柱之一,现在不抓住时机上马汽车,将来都被兄弟省份分完蛋糕,浙海省光依靠轻工业展肯定要吃亏。

    本来关于华夏厂邀请三菱汽车访华的事情犯不着让王朝晖这个一省之长处理,但手下人知道其对华夏厂的态度,并不敢擅自做主,一路请示便来到了他的案头。政治就是利益的交换和妥协,王朝晖最终决定当个撒手掌柜,跟华夏厂造车一事完全撇清干系。

    久违的日a本客人终于前来,河添克彦一行8人先在江州接受江浙省政府款待。不管项目谈得如何,对三菱汽车这样的投资商,我们中国人在招商引资背景下还是给以足够的礼遇。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周南生亲自出面设宴接待,表达了希望华夏厂能跟三菱汽车合作的期望。

    河添克彦来过中国,有跟中国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本来想借助政府力量向华夏厂施压,但周南生却摊着手说华夏厂属于私营企业,政府只能提供服务不能直接下达命令。

    欢迎日方前来投资,但政府可不是小日a本的枪,周南生对此有清醒的认识。河添克彦的小伎俩被识破,丝毫不影响他接下来的谈笑风生,中国市场虽然很大,但却没有到收割的时候。三菱汽车的重点还是在美国市场,对中国市场有最好,没有也没太大关系。

    跟大众战略性前眼光不同,日a本汽车企业都没有对中国市场有足够重视,就算铃木也只是把旧车型投放中国,认为中国人暂时不需要那么好的技术和车型。因此,便有了一款奥拓在中国生产多年没有升级换代的现状。

    不过旧技术旧设备在报废前还能卖个好价钱,河添克彦对这次的技术谈判还是抱有很高的期待。华夏厂显示出了极高诚意,现状双方就是在价格上谈不拢。

    离开江州,来到虎山,这是河添克彦第一次深入了解中国的县级经济。之前来中国,他都是在省会城市打转,现在可以看到中国基层的一面。离开江州,就能看到狭窄的公路上跑着许多微面和微货,它们装载着满满的货物奔驰在县乡之间。

    河添克彦刻意沿途数了一下,现中国微型车市场中,铃木占据了主导,许多微面、微货都源自铃木车型技术。不过三菱的车型也有,正是五菱汽车引进的技术。大概比例在8:2左右,每1o辆车中间就有8辆是铃木车型。

    他同时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中国展微型汽车有相当大的市场空间,因为目测所及都是跑货物运输,符合中国县乡的经济展需求。

    原本打算车型技术卖断的谈判策略,河添克彦决定简单修改一下,就是准备把谈判价格降低,但要求在每一辆车上分摊授权许可和技术转让费。打个比方,现在3个亿的价格华夏厂觉得太贵,那么三菱可以降到一个亿,只不过今后在每辆车上要求收5oo元左右的授权许可,只要华夏厂将来销售掉4o万台车就一样能够收回2个亿的费用。

    当然这样的话,三菱汽车也一定程度上也承担了市场风险,如果华夏厂销量不好的话,那么三菱将得不到足够的收益保障。

    但这样却是很不错的谈判策略,足以弥合双方间巨大的价格差距。河添克彦知道韩皓是一个很难对付的谈判对手,必要时候他会聪明地做出一定让步。

    来到虎山华夏厂,看到日a本国旗正高高飘扬在空中,河添克彦对华夏厂的得体招待感到满意。一个人离开国家来到别的国度,背后代表的就是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虽然中日之间在历史问题有分歧,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中方还是显示出泱泱大国的风范和气度。

    韩皓亲自到门口欢迎日方客人的到来,并带他们到自己的工厂内部参观。看到华夏厂现代化的工厂,摩托车正从生产线源源不断下来,河添克彦心里大感惊叹。他本以为华夏厂只是一个小工厂,没想到巨大的规模比起日本知名的摩托车企业毫不逊色。虽然在设备上、管理上、工艺上、工人素质上可以看出跟日a本有差距,但这里的工厂还是大大出他对中国人的认识。

    河添克彦曾去过五菱、长丰汽车厂,现那里的厂房都很破旧,管理上也很粗放,工人的素质也不高,做出来的产品相比日方有着很大差距。但在华夏厂,河添克彦现完全不同的景象,整个厂区井井有条,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想了一下这正是日a本本土企业的氛围。

    “不错,我们正是学习你们日方最擅长的精益生产管理方式,推广后现效果很不错,就一直坚持到现在。毕竟我们两个民族间存在共同的化基因,对事情的理解思考模式方面很像。”

    韩皓本来想说你们大和民族就是深受我们中华化圈影响形成了自己的化,一举一动间都有着中华明的印迹。不过为顾及日方情绪,韩皓换了一种说法表达出来。

    “韩皓君,我终于理解为何铃木桑如此推崇你,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中国人。如果你们中国有许多像你这样的人才,那么我想对我们日a本企业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时候,河添克彦抛开了以往的傲慢,他开始认真正视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企业家。

    “河添桑,你太过谬赞了。你们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是我们的老师,贵国能在经济上立于不败之地,就因为有许多知名的企业家。我们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包括我本人在内都还要不断学习奋斗,你给我的高帽子我可不敢接受。”

    韩皓谦虚客气地回答。

    带领日方一行人参观了华夏摩托车厂,之后又来到距离县城1o公里的12oo亩汽车基地,韩皓让三菱方面看看自己的合作实力。

    虽然价格是很重要的因素,但三菱汽车也要考虑自己的公司的声誉。如果跟一家不入流的公司合作,虽然得到了金钱补偿,但容易把公司形象败坏。因此,来虎山实地考察之一目的就是看看华夏厂的实际实力如何。

    前戏完毕,接下来就看双方在谈判桌上能否达成共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