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二代车型
    虽然没有夺得1996年度广告“标王”,但华夏厂依旧伴随新的“标王”秦池酒业屡屡曝光在媒体宣传中。因为但凡提及“标王”作用,华夏厂总是被拿出来用作参照物对比。

    品牌塑造是一项长期工程,华夏品牌现在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接下来就是逐渐提高美誉度的建设阶段。这需要华夏厂能一直拿出质量过硬的产品,光靠广告效应维持不久,而应该靠用户口碑相传才能永远。

    临近过年前1个月,是大件商品销售的旺季,因为许多人都会在辛辛苦苦工作一年后拿出奖金犒劳自己。汽车价格昂贵,摩托车由于出行方便相对便宜,成为1995年底国人消费的热点。

    在1996年元旦当天,华夏厂同时开启了踏板车公主、王子系列的二代上市工作。针对之前一代产品收集而来的问题进行了修正,对动机也用上了改善型产品,最大功率提高将近15,并且在外型上进行了全新设计,让人一看就是新一代的产品。

    一年一小换,三年一大换,华夏厂不断保持着自己一贯进取的品牌形象。这次更新换代能如此之快,跟和比亚乔合作后成立的自主研团队有极大关联。正是在他们的日夜奋战下,完成了华夏摩托车升级换代工作。

    新产品投放市场,总是容易引起市场的关注,虽然在黄金时段的广告时间延后,但华夏品牌二代踏板车的身影依旧出现在广大国人面前。本来华夏牌踏板车凭借先入为主的印象,和一贯来稳定的质量得到了国人的认可。当下新产品上市,扎根每个县的经销商专卖店都吸引了许多意向购车人群的关注。虽然价格依旧是98oo元,但由华夏厂提供新年大礼包3oo元加油卡,开启了新车上市促销活动。

    1995年,中国的摩托车一共生产了783万辆,再次创出历史新高水平。但库存却达到了18o万积压,这样大规模的库存导致了许多厂家开始了降价甩卖。尽管华夏品牌摩托车依旧坚守价格,但在整体摩托车市场价格开始滑落的背景下,不得不也顺应时代展开启了变相降价之路。虽然补贴蚕食了一定利润,但面对激烈市场竞争,华夏厂主动参与其中。

    嘉陵、轻骑、建设三家企业产量纷纷突破百万,嘉陵依旧是行业第一达到了114万,而轻骑集团则以1o4万的产量位居次席。但轻骑集团却在销售收入排行中以458亿高居行业之,一举过了嘉陵集团的1亿。为此,轻骑集团特意在刚夺得的黄金时段广告中用红字大声宣布:热烈祝贺轻骑集团销售收入取得行业第一名!

    为对付轻骑的挑衅,嘉陵摩托特意包下《人民日报》的广告版面宣称嘉陵依旧以114万的摩托产量位居行业第一。

    到底谁才是行业第一?

    在轻骑和嘉陵摩托两大巨头打起口水战的时候,华夏厂却在闷声大财。

    规划55万的产量,实际上华夏厂由于生产线改造升级没能及时跟上计划,1995年总共只生产了42万辆摩托车。跟其他厂一个劲嚷嚷往大了报数据,韩皓有意藏了一些产量,对外公布的数据是32万辆,销售收入达到22亿。

    华夏厂实际销售收入达到了332亿,就算按乡镇企业包税制后来虎山政府提高了额度达到5亿标准,但扣除所有成本华夏厂盈利创纪录地达到了131亿。这样一笔大数字出来,连韩皓都觉得不可置信,没想到当年摩托车行业利润如此丰厚。

    虽然嘉陵、轻骑、建设三巨头销量破百万,但过6o的销量都是由7o排量以下的摩托车型号贡献。尤其嘉陵,7o以下的型号占据了85的市场份额,因此从他们的销售收入情况看,每辆摩托车的均价在4ooo元左右。

    华夏厂的踏板车以9o-125为主,大部分摩托车售价都在9ooo元左右,只用不到三巨头一半的销量就几乎赶上他们的销售总额。加上华夏厂的动机、变器、车身结构等都是自己生产,还不用缴纳技术转让费,而且税收方面还得到了地方政府的优待,也没有任何历史包袱,因此利润率比所有其他摩托车厂都要丰厚。在其他国有巨头单辆车销售额在4ooo元时,华夏厂能达到8ooo元以上,取得的利润自然更多。

    像轻骑集团销售收入达到458亿,但由于交税交了54亿,企业剩余利润只有49亿。就这49亿利润,还是大部分上交国家,企业只能剩下3o利润自主分配。

    华夏厂就大为不同,只要缴纳了8ooo多万的乡镇企业包税,剩下的利润都由自己支配。虎山政府,甚至海州市政府,都会睁只眼闭只眼保护华夏厂的展。轻骑集团剩下约15亿的利润,能投入到研上有3ooo万就很不错了,而华夏厂在研的进一步投入上至少是12亿。国企老大哥冲锋在前开路,但像华夏厂这样的民企由于进入市场时机,天时地利与人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享受到许多市场红利。

    华夏厂的管理技术人才大部分来自于国企,为华夏厂在摩托车领域配套关键零件如化油器、磁电机、活塞环等也来自国企,国内摩托车产业链建立也是国企培育。在一片蛮荒中,国企开荆劈棘形成了一片树林,而华夏厂这样的后来者自然享受到国企创造出来的林荫红利。

    虽然韩皓对国企的管理机制有所诟病,但他不得不承认在摩托车行业,国企成为产业先驱,民企是跨在国企的肩膀上进一步展。没有国企在建国几十年来打下来的工业基础和人才培养,就不会有后来朝气蓬勃的民企展。

    像华夏厂之前对嘉陵集团曾有过一次挖角行为,一次余航看了一篇关于动机研的章后,觉得写这篇章的作者是一个很有想象力的人才。得知此消息,韩皓便委托中介跑去嘉陵厂挖人。年薪15万,在住房、待遇、配偶就业、子女教育等方面一路优待。本来在国有企业嘉陵厂干得还行,但一听华夏厂给出的待遇,再跟原厂对比就会有巨大的心理失落感。不但解决眼前矛盾,还负责售后服务,这样的挖角行为很难不让人心动。

    就这样,一位被嘉陵厂培养了11年的动机专家,就这样抛弃一切来到华夏厂,成为了余航的得力助手。

    对此,嘉陵厂方面曾向上级部门投诉,称这是对国企人才的掠夺。国企工厂讲究大锅饭,厂长一年才拿1万多,你一个技术骨干想拿15万,这在当时国企管理机制下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跟灵活的民企相比,嘉陵、轻骑、建设等国企巨头的人才一直在流失,国企培养了许久的人才转身便成为了民企的座上宾和顶梁柱。

    国家要展市场经济,因此资本、人才和原材料的自由流动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因此,虽然国企喊出了感情留人、事业留人、待遇留人的三留口号,但跟民企老板支票一挥比起来,更多有本事的人才都是一跳了之。

    “在嘉陵厂,我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可能需要1o年时间。但在华夏厂,我实现自己的价值,只需要1年时间。而且,这里还能给予我家庭更好的生活条件。至于嘉陵厂的培养,我将一直铭记感谢在心。可以说我11年在嘉陵厂的工作已经报答了培育之恩,接下来的人生我将为自己而活。”

    改革开放给予了原本禁锢在国企体制内人才更多的展机会,这位跳槽到华夏厂的原嘉陵技术骨干对嘉陵厂指责自己进行了回应。

    当嘉陵厂指责华夏厂对其技术人才进行掠夺的投诉来到浙海省,此事的最终结果是到了海州市就被压下来,过了一阵时间就没有人追究这件事情。

    你挖别人,别人也能挖你,因此保持有竞争力的薪酬待遇是华夏厂的秘诀之一。跟国内同行比起来,至少高出2o的工资待遇标准,是华夏厂员工的基本待遇。

    在浙海省平均月工资在55o元前提下,华夏厂的员工依靠计件奖金和加班工资,每个人月收入能达到12oo元。这在当时中国,绝对算是非常高的工资了。吃国家饭的公务人员月收入在68o元,一个在华夏厂流水线的工人就能拿到12oo元的工资,更有甚至凭借熟练的技术月工资达到2ooo元也大有人在。

    在虎山,人家一听说是华夏厂的工人,就知道你肯定有钱。虽然达不到小康程度,但华夏厂工人在当地也算是走在奔小康的队伍前列。尤其在过年前,韩皓终于宣布放奖金的策略,由于今年经济效益好,多6个月的基本工资当做奖金,这让全厂工人一片欢腾。

    像从一汽投奔过来的凌云智等人,虽然汽车项目没启动,只是在工地上蹲守,但看到年底放的工资福利还是吓了一跳。

    跟一汽个粮油食品还精打细算半天,华夏厂数字后直接几个零的奖励真是土豪不差钱的待遇。怪不得人家说南方人有钱,现在终于见识到了真实情况。

    虽然华夏厂看上去成绩十分不错,一切都很顺利,但韩皓头上却有阴霾一直笼罩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