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迟来赔偿
    回到家里,韩皓现家里多了好多份年货,原来都是亲戚好友们给韩家送过来。虎山小地方,人情浓郁,趁年前机会互相送礼走动走动。

    韩家由于父子俩都不着家,人情往来都是由母亲王桂芬做主。为了不让人觉得韩家现在达瞧不起别人,王桂芬主动第一时间提着礼物到各家走动拜早年。尽管有个身家过亿的儿子,但王桂芬依旧穿着朴素,有时间就到自家菜地干干农活,也算劳动筋骨锻炼。

    “自家菜种得安全,不打农药,而且我不种菜没事干,你又不给我弄个孙子来带!”

    想让母亲在家享福,韩皓刚说完就被她怼了回来,一旦牵涉到婚事方面就没下。

    本来大年三十心想韩皓会在家,亲戚朋友们特意选了这个日子来回礼走动,混个眼熟拉拉关系也好。没想到来时,只有老两口在家,韩皓不知外出到哪里去了。坐了一会后,他们只好放下礼物带着遗憾离开。

    平时不烧香,及时抱佛脚,不算心诚。有机会多联络走动,到时如果需要韩皓帮忙也好说上话。

    小时过年,韩皓就最怕去走亲戚,像个木偶一样跟着父母到处送礼。大人总爱询问考试成绩怎么样?在学校表现好吗?弄得他总是一脸尴尬地作答,小孩子也有意识好不好。

    现在长大了,韩皓不由心生恶趣,想把当年自己遭受的痛苦还回到那些大人的孙辈上。不过这样的念头想想就好,还是不要耽误祖国未来接班人的健康成长。

    刚把烟酒递给父亲韩永福,算是孝敬他的礼物,父子俩准备说说话,就听到门口又传来一阵动静。韩皓估计又是谁过来还礼了,唉,在中国人情难却,关系难挡。

    没想到来的人却让他意外。

    “韩老板,你好。二叔在啊,二婶呢!”

    此次来的人正是当初交通肇事撞到韩永福的司机夫妻俩,他们带着一大袋礼物过来,显得风尘仆仆。

    “过来啊!快跟二叔他们打个招呼!”

    招呼身后的丈夫过来,当初带着孩子在医院下跪的妇女现在脸色红润,没有当时憔悴的神情。

    有些畏惧地缩着身子,弱弱地打了招呼,这个司机又躲回他老婆身后,看来他不是很敢面对韩家人。

    听到有女声喊二嫂,王桂芬从厨房出来,见到了来人是谁。

    “来坐坐就好,干嘛还带着礼物。”

    有时候,男人之间还需要女人润滑作用,王桂芬一出来就把现场气氛搞缓和下来。

    “韩老板,抽烟不?”

    司机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想递烟给韩皓。

    现在韩皓已经是虎山名人,司机递烟也是先给他,再转向韩永福。

    “我不抽烟,谢谢了。”

    韩皓客气拒绝后,司机又小心翼翼地递烟给韩永福。

    看到韩永福接过自己的烟后,他原本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挤出笑脸弄得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醒目。

    “二叔,真是对不起您,当时都怪我糊涂,差点犯下大错。多谢你们一家大人有大量不追究,不然我们家就垮了。”

    “唉,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今后好好待你家里人才是正事。”

    韩永福点上烟后,缓缓说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不是对方这一撞,韩皓也不会弃笔经商,韩家也不会有现在的风光。不过这个前提都得建立在自己平安无事基础上,要不然事情不会如此顺利解决。

    “二叔,您说得对,我从那次事件后就再也没碰过酒。为此,我特意向老天立下重誓。”

    司机把他左手伸开,小指头尾部赫然少了一截,想必是他当初立誓时把尾指切掉了,以此来警醒自己不要再犯错。

    这又何必,韩皓看着有些于心不忍,但毕竟是对方自己的事情,他不好说什么。

    “二叔二婶,今天我们来是当面向你们赔不是,还把欠的医药费、营养费这些都结了。虽然你们可能看不上这钱,但这也代表了我们的心意。”

    说完,司机老婆拿出两沓人民币,一共是2万元整,算是对韩永福的经济补偿。

    “这两年欠着你们的钱犹如石头般压在我们心里,没日没夜干活终于攒够了,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王桂芬看了韩永福一眼,2万块可能就是对方所有的家底,到底要不要拿呢?

    “钱我们收下,以前的事就两清了。挣钱是小事,今后注意安全第一。”

    从他们夫妻俩头上长出的白就能知道为偿还这笔债务,到底他们付出了多少。想必他们全家都为车祸的事情承受着压力,韩永福出面收下了钱,算是给了对方一个了断,解脱其精神上的大山。

    百般感谢后,还留下了一份年货,司机夫妻俩满怀喜悦离开了韩家,算是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至少离开时,司机没有进门时的畏缩,而是挺着胸膛走出了韩家大门。

    “老百姓过日子,谁家都不容易。”

    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王桂芬当着父子俩的面说了一句。

    韩耀厂在韩永福的打理下,转型进入车灯行业,还瞄上了摩托车消声器领域。虽然聘请了专家指导,但做出来的产品竞争力不强,加上韩永福经常碍不过情面,招了不少关系户进厂,弄得韩耀厂经营情况一般。如果不是因为摩托车行业大展,韩耀厂还拿到不少小企业的订单,不然早就做不下去了。

    虽然韩耀厂提供摩托车零件产品,但韩皓却要求进入华夏厂的配套一律经过招标评测,按照规矩流程处理。韩耀厂虽然是父亲的企业,但韩皓没有特殊关照,一切按流程走。在华夏厂总经理郑南的把控下,韩耀厂提供的车灯、消声器等都竞争不过其他原有供应商,没有打入华夏厂的配套体系。

    由于摩托车市场火爆,兴起了许多小摩托车组装厂,他们进不了国家目录就买目录贴牌,韩耀厂通过他们至少还能吃上饭,但钱真是没挣到多少。

    得知儿子韩皓今年盈利以亿元计算,韩永福看了看自己的韩耀厂,把当初韩皓给的1ooo万花了一大半,勉强挣到几十万利润。如果当初把1ooo万存银行定期,赚到的利息都多过现在的利润。

    韩皓对韩耀厂并未关注太多,毕竟这是父亲韩永福自己的企业。当初父子俩有过一番争论,现在两家企业都是按照各自的理念在运行,华夏厂越正规展迅,而韩耀厂却还在原地打转,甚至有退步之嫌。

    韩永福现在跟儿子韩皓相处,总是有些不大自然。想以父亲的身份压上一头,但儿子的事业做得太过成功,自己跟其相比处于绝对下风。现在韩皓外出见多了世面,一举一动中具有大将风度,就算在家里气场也很强大。弄得韩永福有些找不准自己的位置,想以亲情拉近两人的距离,又现父子俩间共同话题太少。以前常年在外,韩皓后来又寄宿读书,父子俩间在一起的时间挺少。而且韩皓早早培育出自主意识,依靠家里意见的时候不多。就如高考时报考志愿,基本就是韩皓自己拿的主意。两人现在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经商做生意,但韩永福在家丝毫不想跟儿子探讨这方面的问题,因为他不想从父亲变成学生身份。也只有王桂芬在场时,父子俩才会在邻居家长里短中有共同交流。

    这一切根源就在于韩皓的成长实在太快,他已经越了父亲取得的成就,父子俩的家庭地位需要重新磨合。

    1995年,世界轿车生产前6巨头除了大众外全都迎来了负增长,尽管丰田、通用依旧维持着前两位,但分别同比下降76、113的跌幅,全球轿车市场迎来了停滞景象。

    虽然大众汽车仅以167万产量位居第四,跟头位的丰田255万辆有巨大的差距,但高增长的中国轿车市场给以了大众汽车同比高达1o3的增幅,在同行一片惨淡中显得傲然屹立。

    中国轿车仅生产了32万辆,但大众凭借桑塔纳、捷达一举拿下中国轿车市场56的市场份额。可以说如果除去中国市场,大众汽车也是属于负增长状态。

    因此,全球汽车巨头纷纷把目光投向中国,虽然中国的32万轿车产量在世界范围内不值一提,连排名第1o的巴西汽车产量都有13o万。但占据全球人口四分之一的东方大国,极有可能是下一个轿车展的风口,成为拉动世界汽车再次增长的未来引擎。

    1995年,中国一共生产了各类汽车143万辆,其中微客和轿车成为最大亮点,32万辆轿车产量增幅294,而微客达到了451,产量148万辆。从数据可以看出,中国汽车市场对轿车和微客巨大的需求量。

    华夏厂瞄准微车领域的市场切入点,大有作为,可以说韩皓的眼光很准。只可惜,现在被政策门槛阻挡,和三菱汽车在微面上的合作受到阻碍。

    年后,韩皓又带着人跟随省政府工作人员一起继续到都公关,力争把这个涉外合作项目拿下。

    在努力公关中,华夏三菱项目一度看到了曙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