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出口战略
    ,!

    如果说1995年摩托车市场是混战之年,那么进入1996年就是苦战之年。随着摩托车市场竞争加剧,价格大战此起彼伏,以嘉陵、建设巨头为代表的国企摩托车企业开始陷入了困境,其中以建设摩托最为显著。

    1995年,建设集团还取得了交税4.8亿,利润4.5亿的骄人成绩,销量也历史性达到了百万辆。但进入1996年一季度,建设摩托的销量就开始大幅度滑坡,跟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50%以上。去年压库式冲销量,赊销模式造成了将近8个亿的应收款项,占用了大笔企业资金。当市场已经转为90cc以上排量主流时,建设摩托还固守着80cc排量以下,所生产的摩托车依旧是十年如一日的老产品,cy80再厉害也经不住十年没换代的窘境。于是,在其他厂家纷纷推出款式更新颖、排量更大、性价比更高的竞争产品时,建设摩托的产品开始出现了大面积滞销。

    由于有将近万人的离退休职工,还有国企办社会的医院、学校等,每年建设集团为此至少要负担一个亿资金支出。以生产50万辆摩托车计算,每辆车成本要分摊200元的包袱。就算是打价格战也打不过其他企业,产生了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恶性循环局面。降价是死,亏本经营;不降价也是死,库存积压拖死。

    造成建设集团现状的根本原因还是由于产品规划不合理,对市场反应嗅觉实在太过低下,新产品投放市场和开拓市场的能力实在太弱。在渝州其他民营企业纷纷上马90cc排量摩托车时,建设、嘉陵等国有大厂依旧抱着陈旧产品不放,没有及时调整更新换代自己的产品。cy80、jh70作为两大企业王牌车型,已经在中国摩托车市场奋战了十来个年头,依旧没有组织更新换代。因此,进入1996年,建设集团先是遭遇销量滑铁卢,嘉陵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嘉陵、建设巨头下滑的同时,渝州民营摩帮却开始大举壮大,以力帆、隆鑫、宗申为代表的民营摩托企业,凭借灵活经营机制、没有历史社会包袱、生产成本低和产销对路等有利条件,开始侵占原本国企巨头把持的市场份额。

    不过同属国企三巨头之一的轻骑集团,却在1996年伊始迎风而上,凭借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的广告,以及最主要跟铃木合资引进的铃木王gs125车型上市,迎来了火爆的市场行情。在嘉陵、建设销量下滑的背景下,轻骑迎来了20%以上的同比增长,今年销量极可能问鼎国内第一。

    经调查,5000—0元,是国人对摩托车能接受的心理价位,因此华夏摩托的车型定价主要集中在此范围内。跟国企巨头对市场反应迟钝相比,华夏厂对市场风向的把握一直处在最前段。市场上什么产品好卖,华夏厂就会在随后推出针对性产品。

    得益轻骑铃木王gs125上市热潮,华夏厂的对应仿制车型将军系列也博得了消费者关注。轻骑铃木gs125一上市售价高达16000元,但依旧让年轻消费者趋之若鹜,显示了铃木强大的品牌号召力。只是铃木王售价一半的华夏将军系列也吸引了不少买不起轻骑铃木而转投过来的消费者。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摩托车行业因赊销库存出现了三角债情况。销售企业拖欠生产企业,生产企业又拖欠零部件配套企业,大量资金沉积在流通领域,产生了流动资金荒。库存卖不掉,销售企业回不了款,生产企业回笼不了资金,无法跟零部件供应商结算。

    三角债是让国人闻之色变的毒瘤,前两年在国家大力主导下,才把困扰全国的三角债逐渐清理完毕,现在摩托车行业又有了三角债死灰复燃的苗头。

    得益于在全国以县为基层单位建立起来的直销网络,华夏厂凭借自己的销售网获得了充分的现金流,没有产生被拖欠货款产生三角债的困境。而跟华夏厂一荣俱荣的利益共同体经销商网络,又是华夏品牌在各地开拓市场推广新产品的利器。

    华夏品牌大牌子,在央视等媒体有实力打广告,还能在家门口购买维修,而且产品不断更新换代。所以在其他厂家感受市场压力巨大时,华夏厂依旧完成了有条不紊地销售。以一季度情况来看,经过官方降价促销,同比略为增长,放在整个不利的市场环境下,已经是难得可贵的市场待遇。

    在国内市场承压的基础下,开拓新的市场成为韩皓考虑的要点。尽管国家一再鼓励企业走出去,实现对国外进行产品出口。但1995年中国摩托车对外出口仅有8.86万辆,出口产品基本都是合资公司的国外品牌。例如铃木、本田等合资厂,象征性地把一些中国工厂的产品出口到东南亚,以此实现当初在合资时许下的承诺。

    由于中国缺乏外汇,所以无论是汽车还是摩托车的合资企业,都注明了要求外方实现一定程度的出口额,帮忙国内创汇。因此,这次合资厂零零星星对外出口一些产品,或者是国有企业为博政绩低成本出口产品,没有实际上的出口规模。因此,1995年783万辆的摩托车产量,出口仅占1%左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韩皓把目光投到国外,准备把华夏品牌踏板车对外出口,第一站到底选择哪里呢?

    国外发达国家肯定不行,现在华夏厂的产品并不合适,而且还面临着专利壁垒。依照经济发展程度考量,人均gdp在—3000美元区间,摩托车行业会迎来大发展时刻。找了一圈,韩皓最终发现越南是一个很不错的出口对象。

    虽然跟越南在历史上有过不快,中越双方正式结束战争状态不到7年时间,但是越南却以中国改革开放为师,学习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吸收外资进入国内投资。1995年,越南gdp增长超过了9.5%,人口超过7500万,开始在东南亚各国经济中崭露头角。越南深受中国文化影响,对中国人是又爱又恨,国家组织和社会结构都基本模仿中国。例如越南也是一党制国家,晚上有《新闻联播》节目,国内百废待兴,属于相对较大的市场。但进入越南市场,最大的困扰就是政策因素,毕竟刚打完仗,越南对中国商品的态度极易引发抵制抗拒。

    韩皓决定亲自到越南考察一番,看看能否实现华夏厂出口越南的愿望。在越南毫无关系,需要找一个引路人帮忙。于是,老朋友李国安又派上了用场,韩皓主动联系他请求其帮忙牵线搭桥。

    “出口摩托车,还要到越南?”

    得知华夏厂准备出口摩托车,李国安情绪很高亢,作为新华社高级记者,他在汽车、摩托车行业沉浸多年,深知其中的猫腻。中国摩托车产量虽然连年跃居世界第一,但对外出口的成绩实在不值一提。

    尽管国家大力鼓励出口,但由于国内市场实在太大,国企巨头们都忙着争抢国内市场份额,对国外市场陌生丝毫不感兴趣。想不到现在华夏厂居然作为民营摩托车企业,第一个主动要求吃螃蟹准备对外出口。

    “找了一圈,发现越南比较合适,跟前两年中国情况很像,想必会迎来一波摩托车发展狂潮。国内竞争太大,既然迟早要走出国门,那就趁大家没反应过来我们华夏厂先出去试试水。”

    韩皓跟李国安已经很熟悉,因此说话没有太多遮掩。

    “你的眼光不错,唉,之前我跟许多大厂的老总推荐出口战略,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现在看来还是得靠你们华夏厂来引领潮流。”

    在李国安的帮忙下,韩皓领着华夏厂一行人来到了越南,正式考察这个跟中国南疆接壤的国度。

    来到越南首都河内,韩皓发现这里果然跟国内几年前的情况类似,摩托车是当地城市人主要的出行工具。来到河内,韩皓像是来到了内地南部某个省份的省会,除了高楼大厦少些和身边说话的人讲的是越南语,其他跟中国南部城市没啥太多区别。

    看了当地摩托车牌子,几乎全部被日a本品牌占据,铃木、本田、雅马哈、川崎四大天王都齐全了。日a本由于国内市场狭小,所以在政府扶持下,产品主要都是对外出口为主。越南作为东南亚大国之一,自然逃不开日a本品牌的占领。来到越南,韩皓也对日a本经济的影响力有了更深认识,产品不单在中国市场所向披靡,在东南亚依旧称王称霸。除了摩托车,韩皓还看了汽车,很不幸依旧是日系车的天下,丰田、本田、铃木、三菱等占据了所有公路,偶尔还可以见到一些韩国现代、大宇品牌的汽车。至于中国品牌的摩托车和汽车,根本就不见踪影。

    在酒店看电视,新闻如果不是说着越南语,基本就是国内新闻联播的翻版。电视广告略显贫乏,其中许多都是国外品牌投放的广告,日企在其中占据了绝大多数。

    在中国驻越使馆的帮忙下,华夏厂一行人跟在越华人商会有了接触,尝试看看有无双方合作的机会。

    到底华夏厂的摩托车以何种方式进入越南,是纯进口还是在当地建厂组装,是以代表中国背景的华夏品牌还是另外起一个名字品牌,是否需要复制国内的经销商模式等,都需要仔细一一论证。

    不过有一点韩皓可以确定,越南确实是一个极具潜力的摩托车市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