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重重一击
    虽然自上而下一直提倡依法治国,但在眼下人治依旧是中国最主要的治理方式。

    中国社会的治理是金字塔模式,只要塔尖的顶端人物一发话,下面构成塔身、塔基等各级官员就会一一照办。这种模式最大的好处就是效率很高,令行禁止,但现在韩皓就得为这样雷厉风行的好处而买单。

    加入wto融入全球化已成为中国战略性国策,苦练内功增强国有资本实力以应付全球资本围猎就成为国家最高层关注热点之一。抓大放小,迅速重组国有资本把控经济命脉产业,从而构建起抵御全球资本入侵的坚固防线已经成为最高层共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政策给政策,大型国企开始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超国民级别待遇。在这个观念指导下,主管经济全局的常务副总理发话,要以国企为主导,当务之急优先建立一批大而强的国有企业龙头代表。至于民营资本进入经济命脉行业,国家将暂不考虑。很不幸,汽车行业就是国家瞄准做大做强的关键领域之一。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汽车巨头冲击,国家甚至考虑把一汽、二汽、上汽组合起来,形成一个巨型汽车集团参与世界的竞争。这个设想不是流言,真正已经到了最高层的讨论层面,只不过在国内几大汽车巨头集体反对公关下不了了之。

    因此,在高层讲话吹风出来后,华夏厂近期想从三菱引进微车的项目无形中被判了死刑。至少三年内,中央层面都不会允许这样的项目进来干扰到国企改革做大做强的战略实施。

    中国经济大管家发话,下面自然无条件照办,清理三角债整顿全国金融市场开启分税制改革,为副总理赢得了巨大威望,全国上下都为其铁腕手段而折服。原本依照流程还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出结果的项目,现在一个礼拜不到就得到了否定的裁决,华夏厂的申报不出意外被打了回来。

    经过好几天不懈努力争取,韩皓依旧迎来了事不可为的结果,他之前信心满满的造车之旅还没有起航就遭遇到来自不可抗层面风暴的摧毁。

    得知了华夏厂国内申报的结果,加之三菱在国内合作伙伴的阻挠,三菱方面以华夏厂违约为由主动终止了双方的合作计划。

    “华夏摩托进军汽车计划折戟,一代商界才俊是否马失前蹄?”

    在国内发行量极大的经济报纸刊登了一篇文章报道,对华夏厂的遭遇进行了报道。文章中对华夏厂造车的实力进行了详细分析,无人无设备无技术,宣称国家的决策避免了社会资源无谓浪费。

    这篇文章其实作为企业公关外包负责的程凯,早通过朋友关系得知了其负面方向报道。为此他特意寻找到该报社经行公关,以承诺投放一定数额广告名义,希望报纸撤下这篇文章。

    “无关利益,只为事实,我们只是实话实话!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分析,你们华夏厂想造车都是希望渺茫的事实。不单是撰稿记者,还是我们编辑团队,都觉得文章方向没错。媒体有权力也有责任,把事实真相对广大民众公开。”

    报纸的总编辑坚决拒绝了程凯的公关,亲自签发了这条稿件,因为他们真的坚信华夏厂造车是一条不归路。

    文章一见报,引起了更多媒体的关注,他们纷纷派人前来虎山要求采访,看看这个在摩托车领域崛起的新贵到底如何回应媒体质疑。

    韩皓为之倾注了将近一年时间的微车引进项目正式宣告失败,被韩皓以丰厚待遇挖来的汽车人才一时间也人心惶惶,到底华夏厂造汽车的项目是否继续进行。

    “凌厂长,咱们工作是否还继续进行,说实话弟兄们心里都闷得慌。”

    作为从一汽出来的团队,原本对和三菱合作满怀期待,现在突然得知了项目终止的噩耗,尤其厂内上下传闻华夏厂可能砍掉汽车项目,将来专心立足于摩托车领域深耕细作,他们对自己的未来忧心忡忡。

    汽车场地依旧在施工,聘请的就是曾经承建了一汽大众厂房的设计院负责,基本厂房就是比照大众标准。以凌云智为首的汽车团队,虽然工作还是进行,但明显依旧能感觉到大家有些心不在焉。

    今天在工地上,终于有人忍不住向一直作为主心骨的凌云智发问。他们私下也传阅了刊登在报纸上对华夏厂报道的文章,虽然文中所用资料不准确,但文中眼花缭乱的分析以及国外经验横向比较参考,实在唬得大家心里发慌。

    当初从一汽毅然南下,就是为了造咱们中国人自己汽车的梦想。现在是刚放下枕头准备,就已经有人来掀了床板,连觉都睡不了何谈做梦。

    “干好咱们该干的事情,造车如果那么简单我们还会来这里吗?尽人事,听天命,小韩厂长为造车奔波大伙心里都有数。国家现在不允许,将来说不定就松口了。”

    虽然嘴里略显轻松,但凌云智内心却没有他表现出来合拍,现在的他也找不到韩皓身处何方。

    与此同时,海州市政府大楼一处会议室内,烟雾弥漫,桌上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一旁赫然坐着两大市领导。

    华夏厂和三菱的合作项目正式终止,海州市为此前期投入了大笔财政资金,光是征地三通一平的费用就以亿计算,还特意挪用了其他政府项目财政资金。原本想左手换右手,市里财政资金先垫付,然后等银行贷款下来再填平账目。现在银行方以政策风险太大总行拒绝批准为由,撤回了一早承诺的贷款资金,这让原本财政算是正循环的海州市政府一下子陷入到大额亏空之中。提句不好听的话,过不久说不定海州公务员工资都发不起了。为此,海州市两大领导特意召集了各核心部门手下开了一个闭门会,商议如何应对即将出现的财政危机。

    提了一大通,向省里求援成为最主要的共识,以及对依旧进行中的虎山汽车基地项目暂时中止,不能再往无底洞投钱,待今后财政情况明朗后再做进一步打算。

    待其他官员离开后,整个空荡荡的会议室就只有书记路超然和市长薄东风留下来。

    “老薄,这年头干点实事不容易,这次是我拖累你了。将来省里追究起来,我一个人担着。”

    书记路超然把手中的烟头按灭,长舒一口气后说道。

    “书记,这你就见外了,当初我可是在项目上签了字,省里要打板子咱们一起挨!”

    市长薄东风坦然一笑,原本市里一致看好的项目谁能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政策风险,节骨眼上遇到最高层发话政治风向一下子变了。作为搭档,他和路超然合作不错,虽然在一些问题上有过分歧,但总体而言路超然还是一个比较开明的书记,对事不对人没有搞一言堂。

    相比书记路超然,市长薄东风年龄优势明显,又有学历优势,是省里一致看好的政治明星。现在海州市为汽车项目弄得财政出了大窟窿,作为市长的薄东风真要追究是难辞其咎。对其将来的仕途更进一步绝对有非常大的负面影响。之前说了中国官场是金字塔结构,越往塔尖走路越窄,依旧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之势,要面临更多和你一样优秀仕途人才的竞争。在大家条件一致的前提下,有过执政失误的举措很容易成为被对手抓住的把柄从而在竞争中落败。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只能暂时走一步看一步了。哦,联系上小韩厂长没有,据说他暂时失踪了?”

    叹了一口气,路超然继续开口道。

    “年轻人嘛,一时经历如此大挫折不免要找个地方喘口气,给他点空间小韩厂长会回来的。”

    在这次项目危机中,韩皓已经失联消失了将近一个礼拜,所有电话都统一转到华夏公司秘书处回复——“韩皓董事长因个人原因请假,公司运转一切正常。”

    因此,市长薄东风倒是体谅韩皓,说出了上述一番话。

    “小马,把空调开大一些!”

    从市里开会出来上了小车,丘孟桐就一直觉得身体发热,背后一直在冒汗,因此叫司机把车内温度降下来。

    “丘书记,空调已经开到了最大,要不我把窗户打开,通通自然风?”

    司机小马看了一眼空调,发现早就调到了最高档,自己都觉得有些冷,为何书记却一直觉得热呢?

    “哦,就这样吧!”

    丘孟桐在后座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弄得司机小马不知道该不该开车窗,只好偷偷把副驾驶位置的窗户开了半截缝。

    作为虎山县父母官,丘孟桐知道为虎山汽车基地砸进去了多少钱,县里市里都欠了一大笔债,尤其是虎山更是在自己一言九鼎下把内裤都卖了弄这个项目。现在项目眼见黄了,刚才会上其他官员不敢对市里主要领导提出批评,只好拐着弯对丘孟桐和虎山开起了炮,弄得邱书记一肚子火。

    看来虎山想撤县建市的美好期望是泡汤了,还有现在虎山汽车基地已经建到了一半,要是停下来前期投资基本都打了水漂,这可是虎山承受不起的折腾。因此,刚才在市里会议上,丘孟桐是坚决主张继续进行汽车基地项目的人之一。钱已经砸了那么多,如果这个时候停下来烂尾,那损失就不可估量了。还不如继续干下去,如果华夏厂干不了,可以吸引国内其他汽车厂落户,尽量挽回投资。

    市里已经没钱了,还想着继续往下砸钱,尤其现在中央开始号召国企改革吹风,准备在2000年前完成国企改革盈利的战略目标,邱书记的建议在刚召开的会议上迎来了四面八方的炮火。

    “唉……”

    丘孟桐在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时势造英雄,成败有时就得看老天爷心情任何。他已经预见了自己的结局,待省里市里出台项目处理意见后,做好善后收尾工作就退居二线养老算是很不错的结局了。

    到底是韩皓绑架了政府,还是政府鼓动韩皓一起走上这条断头路,丘孟桐在心里也分不清对错。反正现在双方在中央铁拳挥舞下,都是输家,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

    现在韩皓失踪不露面,就已经说明其现实遭遇。

    相比市里县里一片乌云密布,反倒是省里阳光不错,毕竟要背锅也是下面的责任。省长王朝晖今天心情不错,华夏厂造车项目算是黄了,幸好自己一早表明了态度当了甩手掌柜没有被波及。反倒一直尽心尽力的常务副省长周天南怕是要头疼了,王朝晖已经准备在下次省里大会上对海州这个汽车项目进行点名批评,要杜绝这种不着实际的蛮干之风。

    至于周天南,向省里一把手柳士钊汇报了华夏三菱项目失败后,并未挨批评,反而得到了一句“改革嘛,摸石头过河,总要交学费”的评语。

    到底之前一直风光的小韩厂长去了哪里,这个世界上基本没有人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