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坐而悟道
    在离虎山县相隔近百公里的大山中,屹立着一座被附近人称为云台寺的寺庙,相传起源于宋代一得道高僧为修行所建,迄今已经有九百多年历史。由于地处深山,修的又是禅宗,所以刻意和世俗保持一定距离。云台寺建于千米山峰之上,规模不大,上下山石阶超过999级,平时香客并不多。如果不是政府在附近开发了一个森林保护公园,云台寺更加不为人所知。

    在一个星期前,这里来了一位年轻的香客,跟方丈一番交谈后便在寺里客房住了下来。就连一日三餐都由寺里居士送上门,年轻的香客基本闭门不出,偶尔被寺里其他人见到,也只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客房阳台上远眺大山深处。

    不用多想,这位香客就是消失在大众视野中的韩皓。

    尽管韩皓一再告诫自己不要骄傲自满,但一直以来取得的成就却让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这一次准备进入汽车领域,韩皓为之呕心沥血谋划,几乎是算无遗策地把各方面因素都考虑周全并付出了足够行动。无论是借道收购华阳汽车取得牌照,还是大笔一挥把“华夏”汽车品牌商标拿到手,以及智斗日系汽车厂家拿到三菱技术合作机会,甚至联合省、市、县三级政府一起为汽车项目集体奔走,全部都给以了他足够信心能一举踏入汽车领域发展。

    通过在京内部人士口风,合作项目一度看到了曙光,就待最终宣布批准结果,没想到临到终点却遭遇致命一击。

    这一次打击在经济上对华夏厂并未造成太大的损失,毕竟凭借丰厚利润华夏厂可以扛过这次失败项目。最为关键是对韩皓的心理造成了致命一击,他无法承受项目失败的结果,明明已经如此努力,就差临门一脚项目成功为何最终还是失败了。这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一心想要造汽车的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方向。如果说高考后接手家里生意以来的顺风顺水,给他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和成就感,现在这一次项目失败几乎把他的正能量积累付之一炬。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掌舵者?

    只看贼吃肉,没见到贼挨打。企业的掌舵者一向来为许多人羡慕,只要动动嘴皮子出去和人打打交道就完成了工作安排。殊不知,作为合格的企业掌舵者其身上承担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负责着把控全局方向的走势,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目前全世界都兴起了战略一词,许多企业家也逢人必大谈战略设想,但要真正做得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好比汽车业的巨头丰田公司原本是做纺织机,后来决心进入汽车业,就是一大成功的战略转移。而曾经创造世界华人首富的王安电脑却由于战略失误,固执于大型机而没有迎合个人电脑普及和软件兼容性残酷遭遇到市场淘汰。无情的商场中,走错一步就是满盘皆输,投子认负。

    在韩皓看来,战略就是把控企业发展的方向,在最恰当的时候进入快速成长的领域。就好比当初从零部件企业进入摩托车整车领域,以及现在他所看到的汽车领域,这些都需要他这个企业掌舵者做出战略性的决断。如果全世界都认为你是错的,那一向来自认正确的自己是否还具备足够的勇气来承担一切后果?面对发自内心的询问,韩皓有些不知所措,他很想淡淡一笑说自己无所畏惧,但真实的自己却无法给出这个答案,因为目前的他实在做不到。

    所以,他便有了这一次的消失之旅。

    眼眺远方大山,茂密的竹林覆盖了整座山腰,一阵大风吹过竹海中泛起阵阵波涛。韩皓再一次来到阳台,思索着自己的人生道路,也对世界进行更多的发问。

    “嘟嘟——”

    房门响起敲门声,韩皓回头一看,发现正是云台寺的净海方丈。

    “韩施主,当日你上山时我所给你看的佛偈是否已经有答案?”

    穿着泛白的僧衣,年过六旬的净海方丈笑眯眯发问道,宛如一尊活生生的弥勒佛。

    “看到,猜到,并不是得到。”

    韩皓对方丈行了礼后,大有深意地说道。

    “哦,看施主不再摇头不语,想必是已经有了顿悟。”

    禅宗讲究“见性成佛,不拘修行”,更多地是依靠个人悟道,并不强硬灌输自家观点。净海方丈答应韩皓在此逗留,便是觉得跟这个年轻人有缘。韩皓上山已经是第九天,之前一直沉默不语在深思。想不到今天伊始,他终于开口回答自己的发问。

    “事在人为,这四个字当初您一拿出来,故意让我看到‘事’这个首字,结合墨迹不难猜出整个词语。只不过看到并不等于悟道,也不是得到,因为它只是身外之物。经过这些天的思考,我也终于可以发自内心说出‘事在人为’几个大字,因为它已经是我内心之道。”

    韩皓在说出此番话之际,两眼明亮坚定,不再是刚上山时的迷茫和无神。话如其人,韩皓经过一个多礼拜的思考,明白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信念。虽然之前一直口嚷嚷“敢赌未必输爱拼才会赢”,但这更多的是对一无所有的自己打气之举。现在有了一定成就,肩上责任也更加沉重,再像光脚不怕穿鞋豁出去大干一场的冲动已经被理智所压制。

    “如果我说一切都来不及,那你就放弃努力了吗?如果我说失败是注定的结局,那你就放弃奋斗了吗?如果我说一切都是上天注定,那么还需要人干什么?

    ……”

    许多的“如果”,一次次叩击韩皓的心扉,追寻答案之余,也让他的内心更加强大!

    “知道,想到,并不等于做到!事不可为并不等于事不能为,事不能为并不等于人不去为,人不去为并不等于无用之为,总而言之还是事在人为!”

    韩皓再一次说出了带有禅意的作答。

    “大善!”

    学过相人之术的净海方丈点头叹为观止,果不其然这个一看就不是凡夫俗子的青年见面即入了自己法眼。

    佛渡有缘人,净海方丈见过许许多多前来求神拜佛的香客。平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腿,面对许多香客有些心虚的发问,他总是以“事在人为”回答,但真正听懂并弄明白这句偈语的人少之又少。

    告别并感谢了净海方丈的款待,韩皓头也不回大步走上通往山下的台阶。

    望着韩皓远去的身影,站立山门的净海方丈沉而不语,身边的弟子不由问道。

    “师傅,这位香客是何方神圣,居然让您如此重视?”

    “事在人为,事在人为……为师悟了二十多年道才终于真正顿悟,但此时已经年岁长矣,再回首想入红尘已经晚了。老衲便只好坐守青灯,点度有缘人。韩施主慧心福泽,短短时间能有如此领悟,必将成就一番大事业。我们回去吧,朗朗世间,你我不外乎一粒尘埃,只不过总有尘埃会照得亮一些。”

    当韩皓离开云台寺之际,远在万里之外的英伦半岛,这里正举办一场签约仪式。

    来自安淮省的政府代表跟福特英国公司正式签署购买协议,以2500万美元价格购买福特公司淘汰的发动机技术和一条生产线。同时还约定了“交钥匙”工程,由英方人员负责安装调试,把拆下来的发动机生产线运到中国安装完毕后交给安淮省。这就是安淮省九五计划第一号工程,简称951工程,预示着安淮省在造轿车道路上终于迈出了关键一步。安淮省有了轿车发动机,再造轿车就容易多了,为此他们还拉上了一汽一起合作想绕过国家的轿车牌照控制。

    安淮省虽然也算汽车大省,拥有优秀的客车资源,还能生产一些卡车,但全省上下没有一张轿车牌照,想要名正言顺生产管理目录7字头的三厢轿车几无可能。不过,安淮省上下已经统一了思想,打算先把轿车项目上马后再考虑牌照问题,总不能孩子出生了国家还把孩子塞回娘胎里去吧。

    在周围省份想着法子挤入轿车生产领域之时,浙海省自己的汽车项目却没有任何进展,华夏三菱项目泡汤,又一次在轿车起跑线上大大落后于兄弟省份。

    韩皓一连失踪多日,要说对华夏厂没有影响是不可能,作为掌舵者许多重大决策需要他一一批复定夺。尤其现在华夏厂陷入舆论漩涡,一味地保持沉默不是正确应对之举,但没有韩皓在场拍板,谁都不敢对公司未来发展政策做出过多解释。

    一个伟大的创始人往往就代表了一个公司,幸运又很不幸,韩皓就是这样的人。因此在他消失之时,华夏厂内部一时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虽然摩托车生产线不停工,但众人总感觉失去了主心骨。

    郑南忙得焦头烂额,身为总经理,韩皓不在,许多事务都反馈到他的桌上。但其中不少都是他无法有权限做出批复的事务,因为从他角度出发自己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并不能代替老板决策的角色。

    短短这些天,郑南对韩皓的工作多了更多认识和理解,这个年纪轻轻的老板并非只是当个甩手掌柜就能玩得转那么大的企业。

    为此,他只能不断把超出权限的决策尽量延后,等待赋予华夏厂灵魂的掌舵者回来。

    到底虎山汽车基地这个项目的前景如何,无论是虎山县政府,还是海州市政府,都需要等待一个人的答复,因为所有处理方案都绕不过他的最终决定。

    万众期待中,韩皓的身影终于再一次出现在华夏厂的门口。

    “小韩厂长,您终于回来了……”

    门卫摸了摸眼睛,发现真的是韩皓回来,情绪激动得有些不能自抑。

    “好久不见,你们还好吗?”

    望了望门卫,韩皓又把目光投向工厂大门熠熠生辉的华夏厂名,一语双关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